奇书 >  真千金孕吐闹离婚傲娇战爷掐腰哄 >  第299章 幸灾乐祸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299章 幸灾乐祸

姜行与饶有兴致的坐起身,“什么女人?乌霈铭不是只喜欢男的,怎么可能有女人。”

张牧也奇怪,但那女人肯定和乌霈铭关系不浅,他都好几次在撞见两人出双入对。

“老大,会不会和乌霈铭想开了,打算找对象生娃。”

但也不可能刚好找了个能力不错的女人,能帮忙看管生意,又能给乌霈铭生孩子,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姜行与笑了,乌霈铭真行,一边和他斗着,还能顺带谈对象,他不捣乱倒显得这么多年的感情淡了。

姜行与抬眸看向张牧,张牧挺紧张,担心被凶上一顿。

姜行与却一反往常对张牧笑了笑,手掌重重拍在张牧肩上,“你做的很好,队伍有你我很放心,这阵子辛苦你了。”

张牧有些受宠若惊,眼神附上一丝惊讶。

老大今天好温柔,居然夸他了。

张牧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指,掩饰自己此时的羞涩,说出的话有些结巴,“老大,这都是我该做的。”

老大不在,不就是信任他能把队伍管理好,他不能辜负老大对他的信任。

“老大,要不要我们去打探那女人的信息,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张牧皱着眉头提议。

他不止见过乌霈铭和那个女人出双入对,还撞见乌霈铭身边跟了不少陌生面孔的男人。

他敢肯定乌霈铭还没歇了对男人的兴趣,但他对那女人的表现真让他琢磨不透,他觉得乌霈铭怕是在酝酿大事。

作为老大最得力的助手,他必须帮老大解忧。

刘兴旺也跟着附和,“老大,我觉得牧哥说的不是没道理,还是让我们去查清那个女人。”

姜行与望着屋外,手里把玩着自己的佛像玉佩,“那就交给你们,得了消息尽快告诉我。”

这话把张牧他们激动的,老大的意思是要回归队伍了?

老大终于想到有他们这群兄弟了,他们的好日子要来了。

以后就看乌霈铭那伙人敢不敢和他们叫嚣,要是真敢就让他们老大弄死他们。

敢和他们抢生意,也不想想看自己够不够格。

得了姜行与的准信,张牧立马就去查人,一心想把最真实可靠的结果摆在他们老大面前。

老大好不容易才想着要回来,他们可不能让老大再次跑了。

姜行与在院子多坐了一会儿才离开,离开时身后跟着好几个依依不舍的大汉,那场面瞧着都有些诡异。

姜行与马不停蹄赶到部队,走在萧家的路上,他耳边传来好几道声音。

“你们知道吗?王家那几人遭报应了,看着像她闺女回来报仇的,三人莫名其妙被打晕了。”

话音刚落,现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别胡说,人都走了不可能有这种事发生,现在最有可能就是别人看不过眼把人给揍了,再丢去没人的地方躺着。”

目的是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就想小小惩戒王家母子三人一次。

本就是他们的错,被殴打也是他们活该。

“你们是没看到他们三人被揍成啥样,脸都肿起来了,全身没几块好肉,看着就肉疼。”

他们摇头叹息,谁让王家母子起了歹念。

部队谁人不知姜浅浅父母兄长疼爱人缘又好,不少人看不得她被欺辱。

王家母子的行为不就是往老虎身上拔毛,他们不死谁死?

“少管他们的闲事了,京市不少人想对他们下手,出部队被揍也是应该的,只要人不死就不会有问题。”

“说的也是,不过这事会不会是首长他们干的?”

空气凝滞了瞬间,说话的人被人用手肘捅了捅腰,眼神不断示意。

那人顺着视线看见正对他笑的姜行与,他吓懵了。

这人啥时候来的?咋半点声音都没有,这不是存心让他难堪。

姜行与这混球该不会要把事情告诉首长吧,那他岂不是要完蛋。

他朝姜行与嘿嘿一笑,“好巧啊,你也在这呢?”

姜行与笑容有些阴森,“是挺巧,要不是这么巧我也不知道你们私底下会这么看待我们姜家。”

那人把头挠破也不敢辩解,他也丝毫不敢大声喘气。

不应该啊!姜行与又不是姜首长他们,他没必要这么害怕。

想清楚后刚想壮起胆子说话,转眼又被姜行与的目光惊得结结巴巴,“我听外面的人都这么说,只是转述一下没其他意思。”

姜行与笑了,“你倒是和我说清是由外面哪人传播的,我保证不告你状。”

他哪敢说啊,这些都是他的心里话,大部分都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

“姜行与同志,我保证不多说了,你就放我们去训练吧。”

不少人给他求情。

“他也是关心浅浅,你就别追究太多了。”

姜行与点头,“这话说的对,你就和我说说王家母子的伤势,说完你就可以走了。”

这简单啊!

那人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告诉姜行与,包括王母掉了一颗牙,全身肿了。

姜行与听得心里挺高兴,转头朝萧家走去,身后人嘀嘀咕咕说着。

“不可能是他,他当时还在上学,大概率就是外人看不惯王家三人给的惩罚。”

“这事干的挺好,不然这三人还真以为京市部队任由他们胡来,咱部队的名声都被他们搞坏了,有人帮我们出气,我们还要高兴呢。”

……

姜浅浅前脚让小白帮忙换了尿裤,听见院外传来敲门声,她吓得让小白重新给换了条尿布。

可不能让人怀疑了。

她匆忙跑去开门,姜行与担忧的眼神就这么直勾勾撞进她眼底,把姜浅浅惊得心口一颤,“哥,你,你进来吧。”

这时间姜行与不该在学校吗?怎么会出现在她家里。

屋内很乱,都是姜浅浅随手乱扔的衣物和小孩的东西。

趁姜浅浅去倒水时,姜行与默默帮她收拾,等姜浅浅端着水上来,堂屋已经干净了不少。

姜浅浅很少和哪个姜家人独自相处,这会还有些不自在,屋内暮暮叫唤一声,刚好解了姜浅浅的尴尬。

她连忙起身,“我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