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棋局博弈天下 >  第76章:问题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容玥笑着应了句:“我也想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公主。”

小姑娘又探出头来看她,水灵灵的眼镜睁得老大。

太子点头:“那么,哪位,能出个主意?”

众人面面相觑,太子态度不明,他们哪儿敢插话。

林墨小心地把自己缩起来,却被太子瞧见:“这不是临渊阁的林大人吗?那便由林大人来想个法子了。”

他一语定下,林墨想拒绝也没机会。

其实看了一圈,只有林墨出面,才是最好的。

林墨隶属临渊阁,在千秋众人眼中,临渊阁又直属陛下。

叫临渊阁供职的林墨来,不管结果如何,也怪不到他人身上。

众人皆是歇一口气。

林墨瞅着是无法推辞了,便告声饶,道:“不如,分派几个人来问些问题,若能答出,便是公主。”

有人出言道:“既是有一真一假,为何不请临渊阁制作司的人来瞧瞧?”

太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瞥,示意林墨解释。

林墨颤巍巍地伸出手:“下臣不才,正供职于制作司……是副司长。”

“这……我们也看不出来。”

就算他是跟随容玥而来,但他的确无法证明假公主是假的。

他已经尽量低调了,怎奈风头实在太盛。

唉,若他为人没有这般才高八斗,便没有今日这提心吊胆哪。

他暗自懊恼。

多才是祸,多才是祸啊。

他试探着问:“公主觉得如何啊?”

公主还是要问的,万一她不满意,惨的可只有他一人。

容玥没有为难他,点了点头。

李眠便是容玥在哪儿他便守在哪儿。

林墨又对众人道:“毕竟是公主,还是得找些素日与公主相熟之人……”

楼上的黄衣姑娘立即招手:“我,我!选我!”

林墨小心翼翼地看容玥脸色,容玥没有反对。

而地上那位,林墨是一眼没看。

黎江也加入问问题的队列,再如何,有找不出第三个人。

林墨没有想到,玥公主竟然人缘差到这个地步,满楼的人,说个相熟的,竟只找出两个。

他有些为难了。

要不,勉强算上自己?

见过两次……也算是熟了吧?

门口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不紧不慢地:“算我一个吧。”

林墨感觉上前迎接:“原来是——顾二爷。”

他才不会迎接什么顾二爷王二爷,他迎的是他临渊阁的门主大人。

门主虽并不是很高的职位,但这位门主不同,他有阁主亲赐令牌,似乎颇得阁主青睐。

顾家少爷将来可能就在他之上,不说巴结,得罪肯定是不能的。

顾长欢淡淡一笑,示意他不用拘礼:“素闻公主之名,颇为了解,我也能算一个的。”

林墨自然是答:“是是是。”

应了之后才想起来看太子眼色。

但太子没什么表示,他脸色一直如此苍白,如此难看。

明明是极其俊美的脸,非要摆出个苦大仇深的模样。

顾长欢一眼就看到容玥,不过他看着是不认识她,直晃晃从她身边过去了。

只有经过的时候,两两相错的那一瞬,他看到她受伤的左脸,她看见他装着别样情绪的眸子。

他把心思藏着,她只看见一点,而且是匆匆一瞥。

宁静无波的眸子里,似乎有些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她没有看清。

更没有深究。

顾长欢过去拜见太子。

太子一直坐在首座,这时却下了座来扶他:“顾侍郎不必多礼。”

于太子而言,这算是给了极大的脸面了。

但顾长欢受之无愧,他不仅是一个侍郎,更重要的身份是顾府世子。

只是从前顾府无人入仕,也便很少人提到顾家其实还是个侯府了。

而现在,又多了一个临渊阁门主的身份。

临渊阁分为司主、令主、门主、统领、阁主。

司主人数最多,从下往上人数一次减少。

到门主,更是只有两位,以为管理明门,以为管理暗门。

而顾长欢,便是那一位暗门管理者。

顾长欢谢过礼后,便到旁边坐着。

林墨正想宣布那就开始,又来一人。

那人一身医官打扮,手上还拎着一箱,先礼数周全地把礼按个行遍了,才道:“我自小同公主一起长大,我理应是可以加入的。”

林墨问:“敢问大名?”

那女子颔首道:“秦情。”

秦情来的时候,略微有些匆忙,看样子是得了消息直接赶来的,连药箱也忘了放下。

方才她进来时并没有看容玥,但容玥心里清楚,秦情其实做事十分细心周全,她是不想叫人抓住任何把柄。

既然都准备就绪,那便开始。

首先是黎江撇着嘴问:“……为何我扣你们鸡腿,从来不……不追究?”

他是怎么也说不出“不计较”三个字的。

毕竟现在站着提问的都非皇族,假公主早就被人扶起来了。

假公主先道:“你我同为武将,皆是为了千秋,如此细微之处,自是无可追究。”

她答的合情合理,但李眠只一声嗤笑。

容玥转脸看他,他再没有动静,早恢复原样。

黎江却是一直看着容玥,显然是在等容玥的回答。

容玥觉得,这种问题简直无聊。

她答道:“李老将军待我恩重如山,在行军打仗上,堪做伯牙。懒得理你,都是看在李老将军的份上。”

这一番话答的黎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他朝太子抱拳躬身,指着容玥道:“臣以为,这是公主。”

黎江这般认真,叫看戏的众人一时忘了反应。

谁不知黎江身负盛名,做派便如闹天的霸王,哪里的热闹他不掺合一手。现下这般……有些诡异。

太子没什么表示,只示意林墨想叫下一个。

下一个,便由秦情来。

她先是仔细打量,似乎苦苦思虑要问些什么。

而后煞有介事般:“你去西北前,我们在望仙楼一聚,那时候是谁给你送来药方?”

她一板一眼,十分认真。

顾长欢忽然就倒了一杯茶水润嗓子。

假公主先出言试探了一句:“那夜……”

秦情微微皱眉,几不可见,似乎在对应着某人的暗号。

假公主立即道:“我们并未见过。”

秦情点点头:“错了,真可惜。”

容玥还未说话,假公主先急道:“你在宫中供职,根本出不来……”

低下已经有人提醒:“看来真是假公主,谁不知秦医官得了特许令牌……”

容玥面不改色:“一个……”

她想起秦情那日怎么说的了。

秦情说,她要在自己去西北之前,让她看一眼她未来夫君。

虽然她没看到。

但这要怎么说,照实吗?

容玥只好答:“忘了。”

她看了一眼李眠,李眠正巧也在看她,深深的眸子里映出她的模样。

两人目光对上,又略不自然地撇开。

秦情诧异地看她,她的确不再有什么反应。

欲言又止啊欲言又止。

林墨朝顾长欢道:“二爷,到你了。”

他眼中漫出些许期待……兴奋。

他也想知道大人要什么。

毕竟是大人要问啊。

太子的目光转过来,似乎看好戏般,眼神中藏着些玩味。

容玥也看向顾长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