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女巫的姓氏奴隶 >  18章 废柴小哥在线抱怨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鸠侧身躲过道蒙的一拳。

一蓬碧绿的光针接踵而至,射向她移动的轨迹。

道蒙没有自我意识,纯粹受主人的心灵感应所控制,所以两人的配合没有一丝阻滞。

鸠的身影以S的轨迹蛇行疾退,成群的光针犹如一条悬空的绿河,扭动着随之跟上。

而道蒙则步步紧逼,凭借着高强度的肉身,毫不在意被光针误伤。

碧绿光针无法穿透道蒙皮肤的防御屏障,但那些力道却是结结实实的作用在身体上。

所以道蒙体内的吴运被刺得龇牙咧嘴。

那种酸爽,堪比针灸保健。

‘大姐,虽然我的定位是肉,但是你连我一起攻击,有点太过分了哈!’

‘以前知不知道我存在就算了,现在都知晓我在这副身体里头了,还这么搞,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

咸鱼王吴运完全没有共抗外敌的觉悟,他的日常,除了怨天尤人,就剩下吐槽这一项消遣了。

道蒙左脚忽然踩进了一个魔法阵,冲天而起的巨大火流,将重达八百多斤的道蒙掀飞。

一个身高264公分的巨人在空中打着旋飞舞的场景,居然有那么一丝滑稽。

‘你妈.....’吴运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入眼的画面都在画着圈圈,还伴随着炙热的火流,烘烤着半边身体。

鸠毕竟是魔法师,还是比黛吉欧卜高级许多的魔法师,运用魔法战斗才是她擅长的本职。

在她端正态度,认真对待战斗之后,局势立即翻转。

鸠双手各控着一座魔法阵,魔法阵图是两副赤红的光纹圆图,阵图上的符文犹如一朵朵小小的火焰。

赤红光图如影随形,悬空在她手掌几厘米之外。

“炙爆火球”

双手各有一颗比头颅还大的火球飞出,一颗击向黛吉欧卜,一颗射向正在空中无处着力的道蒙。

道蒙身体下落的趋势不停,双手连续出拳,迅疾的拳速竟然卷起劲风——百拳杀

见习魔法师黛吉欧卜,在求生欲趋势下,启动魔法阵的速度堪比中级魔法师。

魔法权杖光芒一闪,一堵藤蔓编制而成的椭圆形墙壁护在身前。

挡住了火球攻击。

火系焰球在接触到木系藤蔓之后,轰然炸开,爆破的威力堪比手榴弹。

火焰中,数条火蛇随着藤蔓攀附而上,将藤蔓墙壁焚烧为灰烬。

整个过程不到三秒钟!

只不过。

墙头上,没了黛吉欧卜的踪影。

火系魔法阵接连发出火球,轰打在那道高大的墙壁上,墙壁被轰出一个接一个大坑。

鸠坚持双手双向攻击,为绿雨千针所伤的肩膀移动过程中,不停渗出鲜红的血液。

钻心的痛楚,她却面不改色,冰霜似的脸蛋没有一丝扭曲变形。

道蒙每次下落到接近地面的高度,就会被火球砸中,尽管以拳头罡风抵消去一部分热力,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将他一次又一次抛向高空。

而黛吉欧卜是个善于利用战场机会的战略系魔法师。

她融合了道蒙的“视界”,借助空中的高度优势视角,冒险躲在两个火球轰出的大坑正中间,那块尚未倒塌的墙壁背后。

此时,鸠的火球沿着墙壁,轰击到了另一端。

殊不知火球已经与黛吉欧卜擦肩而过。

黛吉欧卜得到这个机会,开始施展高阶攻击魔法。

那柄巨树人的手指炼造而成的魔法权杖,此时末端扎入地面。

黛吉欧卜双手捏住杖身,大量的魔力涌入木质权杖。

地面之下,连接权杖的巨树人根须疯狂生长,以中心点呈扇形辐射延伸。

在这段适宜生长的时间段,黛吉欧卜的魔力输入没有被打断。

地下,巨树人的根系,悄然覆盖了鸠脚下的空间。

抓住机会,巨树人的根须骤然破土而出。

十几条手臂粗的根须,在鸠周围钻出,根须成包围之势。

其中两条根须直接将鸠脚下的土壤掏空。

在它们弹起缠绕她的脚踝时,鸠感觉脚下一空,身体往下陷入,竟无法第一时间跳跃逃避。

瞬间,两条从脚下出现的根须率先缠住双脚,然后十几条根须一拥而上,将鸠紧紧裹住。

“死亡拥抱”

这种植物互相之间的绞杀技能,在魔法世界尤为突出。

不少魔法植物另辟蹊径,不再从大地吸收营养,转而直接绞杀异种植物。

甚至强大的魔兽类生物也是它们的营养来源!

将其吞噬,然后作为成长的动力。

没有火球继续将他轰上天,道蒙在重力作用下落到地面。

此时他身上的衣物破成丝缎,就像披了一件草裙,还是被烤得焦卷的草裙。

此时巨树人根须已经将鸠包裹得严严实实,粗壮的根须缓缓蠕动。

向外生长的同时,也向里面的空间进行压迫。

围墙两处破洞的中间地带。

黛吉欧卜双手左下右上,握在魔法权杖杖身之上,她需要不断提供魔力给权杖,以保持魔法的延续。

本该松一口气的黛吉欧卜,此时却是汗如雨下。

权杖上传来阵阵火焰的热力,死亡拥抱的木系魔法,已在崩坏的边缘。

可是黛吉欧卜执意要坚持到最后。

木属性的魔法权杖,竟然开始冒出实质的火焰,火舌从黛吉欧卜紧握的指尖渗出。

骇人惊悚!

地面之下,巨树人的根须网络陷入火海,整个地面霎时间变得炙热起来,如同一张巨大的烤盘。

饶是如此,黛吉欧卜仍然不放开权杖,在烧灼剧痛的刺激之下,魔力输送更加大量。

地底的根须一边被烈焰燃烧,一边持续生长,彼此僵持。

但黛吉欧卜的魔力较对方差了不止一筹,火系魔法呈现碾压的势头。

尤其以火源处的空间,最为明显。

巨大植物体组成的死亡拥抱,已然外强中干。

最外层的树木硬皮尽管没有被烧穿,里头却已中空。

鸠身外的火焰以旋涡的形状旋转,若非遭到合抱的根须限制,此时必然成长为一道威势惊人的火龙卷。

烧过窑的人都知道,封闭的窑炉,压抑的火力,热度才是最高的。

根须牢笼被烧穿,只在弹指之间。

“吼~”

处于旁观状态的道蒙,忽然展喉大吼。

巨大的声浪震得地面碎石微微颤动。

一段岌岌可危的破墙,在声浪中,终于轰然倒塌,滚起一阵灰尘气团。

肌肉撕裂的痛苦席卷而来,吴运感觉下一刻自己仿佛就会被撕成碎片。

不止如此,吴运惊恐的发现,“自己”周身骨骼竟然格格作响。

骨头就像变形金刚的变身过程一样,关节翻动,骨头蹿长的声音清晰可闻。

只不过全无机械齿轮咬合时的科技感,而是骨头节节断掉,然后骨质快速增生的诡异感。

变身的过程持续了四秒,吴运感觉自己被丢进绞肉机足足有一个世纪。

‘这样的痛苦,我真的一次也不想再体验了!’

‘放过我吧!’

‘我在地球的时候就是个废物,我的一生毫无建树,我活得毫无意义。’

‘别人活着,是追求各种理想与梦想,是体验人生享受人生。而我之所以活着,仅仅是因为还没死,仅仅是如此而已!’

‘我是个平凡且枯燥且自甘堕落的咸鱼,在这个魔法世界,我也注定不会有任何建树,就让我安息吧!’

‘我不想努力,我不想战胜苦难,我不愿将自己的人生升华,能不能就这样放过我!’

‘我好惨啊~’

‘我想哭啊,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事啊!’

‘我好倒霉啊~’

‘做人的时候,就有零零散散的琐事,对我来说每一件都是惨不忍睹,过不去的坎。可是不为人所理解啊!’

‘是啊~他们顺顺遂遂的人生,怎么会理解我这种废物陷进去的困境。大概他们就算遇到,也会一步就跨过去吧!’

‘在我之前,就有数不胜数的姓氏奴隶吧!他们每个人都成了伟大的战士,但是我不是这块料啊!’

‘小吉卜啊,你找错人了,啊~不对,你约错魂了啊!’

‘你找谁不比找我强,放我去投胎吧,下辈子,我绝对不再做人了!’

‘我好惨啊~’

‘我太惨了~’

‘我超级无敌惨啊~’

.....

黛吉欧卜心中默念家族流传下来的禁咒,强行打开姓氏奴隶的体能增幅。

这个过程,从来没有哪个姓氏奴隶抱怨过痛苦。

因为以前的姓氏奴隶用来融合的灵魂,都是千挑万选的战士亡灵,既忠诚又勇敢。

所以佩奇奇家族的女巫,很少有人了解变身过程需要经历怎样的煎熬。

况且!

影响吴运情绪的,还不止体能增幅时,变身过程带来的痛苦。

这座连栋的民居,地下室里。

昏暗的灯光跳耀着,闪烁着,光与影随之摇曳晃动。

油灯的灯芯被火焰烧到杂质时,发出“噼啪”的轻微爆裂声。

除此之外,就是一阵更加细微阴沉的咒语咏颂声!

十几个瘦骨嶙峋的咒师席地而坐,围成一圈。

他们咏颂的咒语似乎含有实质的重量,压迫得他们的声线细如蚊鸣。

若有若无的阴沉声音,更显得诡异神秘。

咒师围成的圈子中心,离地一米的位置,空间出现扭曲现象。

猩红的光芒在扭曲的空间里若隐若现,愤怒狂暴与沮丧执拗的情绪感染着每一个人的心。

地下室里的人,脑海中奇怪的念头在横冲直撞,复杂且自相矛盾的想法冲突着脑海。

每一个人的灵魂,都摇摇欲坠,几乎要被抽走。

这些咒师反而欣喜若狂,他们心甘情愿奉献自己的灵魂。

魂质随着咒语化为一股引力,勾连了两个空间,为另一端的圣器指明了方向。

圣器,执念之斧!

此时实体尚且存在于另一处空间,而猩红的光芒,已经撕开了空间壁障,出现在另一处空间。

这是比传送门野蛮百倍的做法,不去顺应空间的规律,而是直接碾碎空间规律。

空间法则在强大的魔力之下,毫无抵抗能力!

正是另一处空间的某股力量,使得铭刻于道蒙灵魂框架内的那座魔法阵,重新开始启动。

而在负面情绪的转化过程中,吴运也堕入到无尽的负面情绪中。

自怨自艾,怨天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