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蜀山囧事 >  94、囧·完结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宁h先是一怔,便知他说的是墨麝。冲他点点头示意他不要太过担心,“他中毒颇深,由于中毒后频频催动内力,导致毒血流入心脉,现在命保住了,只是内力尽失了。”

闻言墨翎也只是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墨翎醒后又在莲火门休养了几日,伤势大好,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剩下的就是长时间的静养了。蜀山众人便合计着要离开莲火门返回蜀山了,毕竟在这里呆着不是长远之计。

这日蜀山一行人便来向墨麝告别,虽说他对蜀山众人没有善意,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一声不吭地走掉似乎不妥。

众人来到墨麝的房间时,他正趟在床上,见他们进来也只是淡淡道:“老夫身体不适,就不下床招待各位了。各位请便,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他一生都是极为骄傲自大的,若是可以起身,他定不会让人看他笑话,可见他这次伤得真是极为严重,已经连硬撑都不行了。

百鬼子看了看他,开口道:“我们这次来是跟墨门主道别的,我们该回去了。”

墨麝听了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将眼光移到墨翎身上,“你们可以走,但是墨翎要留下。”

一听这话,沈希萌立刻像炸毛似的,她一步跳到墨翎身前挡住他,“凭什么要墨师兄留下!他已经赢了你,你不可以说话说算数。”

墨麝只是淡淡看她一眼,“他是赢了我,但我答应的是,他赢了我他便是莲火门的门主,所以他自当留下来料理莲火门的事,承担这份重任。”

“你!”沈希萌立刻气的小脸通红。

墨翎走上前来,挡在沈希萌身前,用不大却很坚定的声音道:“我现在以莲火门门主的身份下令,将门主之位传于义兄墨凛。”

墨凛是墨麝收养的义子,因此算是墨翎的义兄,武功修为也是很高,算是莲火门半个少主,传位于他别人也无话可说。

说完这番话,墨翎便拉着沈希萌当先走出了房间。

百鬼子见状道:“如此我们便告退了。”说完也带着众人走了出去。

留下墨麝怒火中烧地指着墨翎的背影大声道:“你!”

然而墨翎却一步也没停留地走出了房门。

房中的墨麝怒火攻心,蓦地呕出一口血来。

这时从内室走出一个女子来,正是言舞。她看了看半坐在床上的墨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拿出手帕替他抹去嘴角的血,又倒了杯茶水给他。

“放过他们吧。”这时她那冰冷的声音响起。

墨麝抬头看着她,眼中的神情意味不明。

言舞继续道:“一定要让他们重蹈我们这一辈的覆辙,让他们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你对他的母亲不是也有愧疚吗?他既然能做到这一步,你以为你还可以阻止他们么?”她嘲讽地笑了,“更何况,你现在已是内力尽失,也不再是莲火门的门主了。”

墨麝不再言语,只是慢慢闭上了眼睛。

蜀山一行人终于完成了这次下山之旅,一切都尘埃落定,众人不慌不忙地一路游山玩水回到了蜀山。

在众人眼中,蜀山已经像是他们的家一般,来到这熟悉的地方,所有人心中都是松了一口气,有种安定的感觉。

蜀山众人的生活又回到了以前那种平淡却惬意的方式。

这日早晨,沈希萌一觉睡到自然醒,走出房门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大声叹道:“啊……好饱好饱……”不过今日她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仔细想了想,终于想到,今天墨师兄怎么没有一大早叫她起来练功?

这么想着沈希萌便在蜀山上四处逛了起来,一直找遍蜀山也没找到那个淡漠的身影,还真是奇怪了。

当她来到正厅之中,就见百鬼子与宁安瑾,薄野枫篁,翦瞳都坐在里面喝茶。

沈希萌有些疑惑地走进去,抢过翦瞳手中的茶盏猛灌几口茶水,这才开口道:“墨师兄去哪了?怎么一早上都没看见他。”

“哦,墨师兄啊。”翦瞳冲她甜甜一笑,“他很早便起了,回莲火门了。”

“什么?”听到莲火门这个词沈希萌差点跳了起来,“他回莲火门干吗?墨麝又把他抓走了?”

翦瞳刚想开口,却被薄野枫篁抢了先。

只见薄野枫篁悠闲地摇开了手中的扇子,魅惑地笑了起来,“听说,是回去成亲呢。”

“成亲!”沈希萌这次连口中的茶水全数喷了出来,“跟谁成亲!墨师兄怎么会成亲呢……啊啊啊啊……”说着便丢下手中的茶盏一路飞奔出了正厅,朝马厩的方向跑去。

“希萌你做什么去?”翦瞳见她急急忙忙的,便在她身后大声问道。

“抢亲!”沈希萌头也不回,丢下这两个字就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了。

屋内的人都无奈地摇着头。薄野枫篁勾魂摄魄地一笑,只是在那笑意的深处,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沈希萌来到马厩不由分说地牵过一匹马,费了好大功夫才爬上马背,在蜀山的这段时间里,宁安瑾已经教会了她骑马。骑上马她便向着蜀山下冲了过去。

一路上未曾停下歇息,终于在傍晚时分才赶到了莲火门,沈希萌从马背上滚了下来,只感觉身子骨都给颠散架了。

抬头便看见莲火门果然张灯结彩,四处都挂着大红灯笼和大大的喜字,沈希萌当即抽了口气,莫非墨师兄真的要成亲了!想到这里她不由分说便往里冲,这办喜事的莲火门确实热闹了不少,比上次她来那种冷冰冰的感觉好了很多,她一路向里面跑去,居然没人拦着她。

一路向别人打听着,一路狂奔跑到正在办喜事的正堂门口,便听见里面有个声音中气十足地说着,“一拜天地!”

沈希萌哪敢耽搁立刻冲了进去,这时已经拜到高堂了。她抬头果然看见两个身着大红礼服的人在拜坐在正中的墨麝。

沈希萌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扑了上去,直接扑到新郎脚边使劲抱住那人大腿,张口就哭号道:“墨郎,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怎么可以抛下我和别的大家小姐成亲……我可怎么活呀!你就算心里没了我,也要看在咱们孩子的份上啊……”沈希萌说着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那人身上蹭,“人家……人家怀了你的孩子了啦!”

此话一出,整个大堂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怔在当场,怎么这结婚还冒出这出,难道这新郎曾经还结果一次婚?一时间大家开始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新郎新娘也完全愣在了当场,她只觉她抱着的这人身体完全僵硬,跟石头一般无二。

这时一个清冷好听的声音响起,“你在做什么。”

沈希萌一怔,这……这不是墨翎的声音吗?

听到他这话,沈希萌更加大声了,“墨郎,你不能抛下我啊……我愿意给你当牛做马不求名分,只求待在你身边,不然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

“起来。”墨翎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再次响起。

沈希萌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来,这声音的来源,似乎不是……她抱住的这一位……

她缓缓地,慢慢地,抬起脑袋,首先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抱住大腿的人,完全陌生的面孔……

“你你你……你怎么不是墨师兄……”沈希萌顿时结巴了。

再看看旁边那一身大红喜服的新娘,这时连红盖头都扯下来了,正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新郎。

沈希萌此时才意识到一个时分严重的问题……她……认错人了!

“啊啊……那个……这个……呃……新婚快乐……”沈希萌完全语言错乱了。她忽然想起,刚才似乎是墨师兄跟她说话了。

她将脑袋转向另一边,正看到墨翎就站在自己身后,一双清冷的眸子定定看着她,她讪笑道:“墨师兄……哈哈……哈哈哈……”

众人现下更是议论纷纷,这女子到底是何来路,莫非是专程来莲火门门主的婚礼上捣乱的!又见墨翎似乎是与她相识的,又不好说什么。

“还不快起来。”墨翎看着她一字一顿说道。

沈希萌顿时觉得身上阵阵发冷,赶忙连滚带爬地爬起来,“墨师兄,不是你成亲啊……”

“义兄,抱歉。”墨翎冲那新郎丢下这么一句话便拉起她向外走去。沈希萌还没反应过来,就连滚带爬地跟着他向外走去。沈希萌自知有错,看样子给人家添了不小的乱,因此也不敢说话,只是跟着他走。

也不知道墨翎拉着她走了多久才停下来,等沈希萌意识到,他们已经走到了一处庭院内。晚风一吹,顿觉身上一阵凉爽,什么烦恼都忘却了。

不过此刻的沈希萌可轻松不起来,她偷眼看看面前的墨翎,一张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也不知道他生没生气。

“墨师兄……”沈希萌试探地唤道。

墨翎定定看着她,也不言语。

沈希萌使劲地扭着自己衣角,“墨师兄……我知道错了……”她的声音可怜兮兮的。

“你哪里错了?”墨翎淡淡地问。

“我……我不该来抢亲,不该来给你婚礼捣乱……”

“我的?”墨翎尾音上扬。

“不不!”沈希萌连忙摇头,“是你哥哥的……”看着墨翎似是想说些什么,她连忙开口抢先道,“墨师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头也低低地垂着。

墨翎看着她,忽然叹了口气,“你啊……”语气中充满了无奈,还有一丝丝的宠溺。

墨翎没骂她,这倒教她十分惊奇,沈希萌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墨翎,果然他脸上没有生气的痕迹,她这才松了口气。

“嘿嘿……墨师兄……你不生气就好……”沈希萌冲着他傻笑起来。

墨翎无奈叹气,这不正是自己喜欢的她吗。无忧无虑,天大的事也不放在心上,似乎是一点烦恼也没有。仿佛只要和她在一起,自己也能忘记那些沉重的压的他喘不上气的东西。

“我还以为是墨师兄你要成亲呢!害得我一大早就骑马往这里拼命地赶,现在屁股还疼呢!”见墨翎并没有生气,她胆子也大了起来,絮絮叨叨地说着她一路赶来的事。

“这么怕我成亲?”墨翎轻声问。

“啊咧……”沈希萌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墨翎。

而此时,墨翎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缓缓靠近,他身上有种淡淡的檀香味萦绕在沈希萌的鼻间,使她有些神魂颠倒。

随后他那微凉的唇便轻轻贴上她的,很珍惜的样子。

这夜无风无雨,空气中弥漫着浅淡的幸福香气,一切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