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欢迎来到新世界【无限流】 >  第158章 血色葬礼(八)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四肢暂且忽略不计,但躯干这里,就很像是他吃下一把种子,种子在他的体内疯长,最后把他变成现在这样。”

丁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之前还站在房间外围观,但现在却走了进来的一男一女。

“我是医生。这位是警察,”岳英看了一眼惨烈诡异的尸体,轻声问道,“我们能看看吗?”

丁壹直接退到窗边:“随意。”

“但最好不要对上面的花造成损害。”

“好。”岳英很希望现在能有一副医用手套,但现在的情况不是她能挑的,而且在走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夫妻俩默契地配合着检查尸体,小心地避开上面所有植物。

秦愿退到丁壹身边,低声问:“认识?”

“不认识,但昨天进到副本后没多久就碰见他们了。”

秦愿多看了他们两眼:“他们认识。”

“他们是夫妻。”

岳英和靳武泽在这方面的经验毕竟比丁壹和秦愿足,很快就发现了他们两个刚才没有发现的线索。

“你们来看看这里。”

两人闻言走上前,顺着岳英手指的方向看去——男人脖子被靳武泽扒开的地方,原本以为干瘪缩在一起的皮肤因为外力重新张开,露出了原本因为收缩而被隐藏起来的两颗洞。

这大小......看着比蛇能咬成的创口要大一些,而且两颗洞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间距。

“这是......牙印?”

这是丁壹的第一反应,作为看过各种影视作品,画过许多相关角色的爱好者,丁壹对这种伤以及受伤的部位能联想到的就是吸血鬼。

岳英没有着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先说自己的看法和判断:“植物生长需要光照,现在这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情况暂且不论,光说这位的死亡原因,我的推测是失血性死亡。”

“你们看,他的皮肤成灰白色,这是由于失血过多,导致体内氧气供应不足导致的。”

“口唇呈现暗红色,指甲呈现出淡蓝色,眼球凹陷,眼睑下垂。”

“虽然只是通过体表的反馈出的信息做大致判断,没有经过专业的尸检,但大概率就是失血性死亡。”

等妻子说完后,靳武泽接话头:“创口出现在主动脉,不管凶器是什么,扎了两个孔血液一定会涌出来。但创口周围皮肤干净,床铺以及周围未见血迹擦拭的痕迹。”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这要是放在以前,两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只会觉得白日说梦。

但现在——

“凶手可能是......吸血鬼。”

丁壹和秦愿对这个结论的反应很平静。

“方便的话一起去隔壁房间看看吧。”

岳英夫妻没有异议,跟着丁壹两人一起移动到另一间房。

这间房的受害者呈现出的状态跟第一间房有所不同——他的双眼开出了两朵紫色的喇叭花,嘴里只长出一朵重瓣莲花。

四肢和躯干跟第一间房的许愿者一样,都长满了鲜花,皮肤干瘪。

四人一进来最先检查他的脖子,不出意外也在撑开的皮肤上看到了两颗洞。

吸血鬼?

丁壹拧着眉。

吸血鬼跟开花怎么就搭到一块去了?

难不成这个吸血鬼就是热爱园艺,专门把人吸干变成一个适合养花的状态,再把人当成营养土种上花?

多变态啊。

吸血鬼......怕什么来着?

阳光,圣水,十字架,银器...大蒜?

等一下。

阳光?

丁壹突然走到窗边看向白茫茫的天。

“怎么了?”

“天。”

秦愿顺着她的视线去看。

他知道吸血鬼是什么,也知道吸血鬼怕什么。

“云很厚。”秦愿快速明白了她的意思:“从昨天开始云就一直都很厚,起过一阵风,但依旧没有把云吹散。”

吸血鬼到底是怕阳光还是紫外线这点根本就无从考证,如果只按一直流传的版本来说:“没有太阳,是不是就意味着吸血鬼白天也能活动。”

“去问问楼下那两个人,”靳武泽果断道,“作为室友他们一定知道些什么。而且昨天他们都跟死者互相行动过。”

.

四人下楼时,原本崩溃大哭的女人已经停止哭泣,正坐在椅子上发呆;原本瘫坐在地上的男人不见踪影。

靳武泽和岳英走到女人身边,岳英先进行情绪安抚,靳武泽在看见对方情绪还算稳定时开始询问。

但他只是刚提到了那个男人,原本情绪还算稳定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抱着头痛苦地大喊起来:“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好好的。”

“他、我,我不知道——”

“你肯定是被吓到了吧。”岳英突然轻柔地握上了女人的手,语气轻缓地肯定她的痛苦:“睡觉的时候已经很累了,本来进到副本就让人害怕神经一直紧绷。”

“身体疲累,精神又突然放松下来肯定会睡得很沉。”

“今早一睁眼就看到了......会害怕受到冲击这都很正常。”

“幸存者的身份不是错误。在成为幸存者之前,你也是暴露在伤害底下的受害者。”

“我只是想带着你回忆一下,昨天从进入副本以后你们都经历了什么,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不小心触犯到死亡条件。”

一说起昨天,女人原本就不稳定的情绪更加不稳定了。

她和这个男人是同乡,两个人一起过的第一个副本,在无限酒店又碰到过几次,两个人都觉得彼此不容易,一直以兄妹相称,互相也算有个照应。

原本在看见门框溢出的红光时,女人心里多少有点崩溃,但在走进小洋房看见那个男人后,心里突然就定了下来。

原本以为互相有个照应,在这个副本总能好好地活下去。

昨晚睡觉之前一直都是好好的,睡觉的时候她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可是在今早睁开眼转过身的瞬间,她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对上了勇哥已经涣散的双眼——

“我不知道。”她痛苦地大哭,不停地捶打自己的头。

“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只是——”

“别问了,”丁壹打断了靳武泽的话,“她的情绪已经崩溃了。”

丁壹说话间碰了碰秦愿的手臂,秦愿侧目看了她一眼立即配合地跟她一起走向情绪失控的女人。

丁壹挤开岳英,动作麻利地控制住女人伤害自己的双手;在女人的双手被按住瞬间,秦愿直接动手把人打晕。

丁壹接住晕过去的女人,将其抱起放到大厅的长椅上。

“这——”

秦愿站在原地,等着丁壹忙完后一起出门,完全无视已经傻眼的夫妻俩。

丁壹把人放下,转身离开前还不忘帮她擦干脸上的眼泪。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