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春花夕拾,平澜芳华 >  第216章 一滴水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平澜只是校园中的一滴水,不起波澜,不惹尘埃。她平日里总是低着头,带着书卷的香气,穿梭在图书馆和教室之间,仿佛世上所有的热闹与她无关。然而,命运总喜欢在平静中掀起风浪,让最不起眼的小草面临狂风暴雨。

那天,阳光如洗,学校的操场上,篮球如彩虹般穿梭飞翔。张峻豪,那个校园篮球明星,正带领着球队为即将到来的市级比赛做准备。此时此刻,无数女生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而平澜,却是因为图书馆的自习课被迫经过这里。

“平澜,快看,我投这个三分球给你看!” 一个戏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步伐。她不由得抬起头,正好看到一个篮球划过长空,准确无误地投入篮筐。随之而来的,是围观群众的一片喝彩。

“瞧见没有,这就是我们班的明星张峻豪!” 身后一个搭档的同学小声说道,声音中充满了仰慕和自豪。

平澜微微点头,正要继续走,突然一颗篮球像是有眼睛似的,疾速朝她飞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球击中,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周围一片哄笑声。

这一切,竟然全落入了张峻豪的眼里。

“哎,对不起,没看到你!” 张峻豪一边走过来一边说,他的脸上挂着无辜和歉意的笑容,“没事吧?需要我送你去医务室吗?”

平澜攥紧书本,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张峻豪,他的眼睛里有阳光,有自信,还有比比赛还炽热的生活力。

“没...没事,谢谢。我自己可以去。” 她低下了头,声音轻得几乎无法听见。

“那好吧,别忘了消毒。” 张峻豪看了她一眼,转身跑回了篮球场。

平澜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动。这次的不期而遇,如一颗小石头投入平静的湖面,荡起了层层涟漪。

那天之后,平澜似乎成了某种焦点,走到哪里都会有窃窃私语萦绕耳边。有人说她和张峻豪有一腿,有人说张峻豪只是出于礼貌才搭理她,也有人说张峻豪其实看上了她...

平澜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不在意,但心中的涟漪却越来越大,直至她无法控制。

就在这时,学校里传来了一个消息——张峻豪和学校里的花瓶唐杨正在暗中交往。这个消息如同一颗重磅炸弹,让所有关注这场闹剧的人都感到震惊。而平澜,更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和心痛。

她意识到,自己不过是校园里的一滴水,而张峻豪和唐杨的世界,她根本就靠不近。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所有努力和奋斗是否真的值得。

就在这时,一个意外的机遇将她与另一个转学生芳华紧紧联系在一起,不仅仅是学业上的互助,更多的是在心灵上的依靠和慰藉。

平澜的生活似乎又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但张峻豪的那句“没事吧”,却像是一根刺,深深地扎在她的心里,让她无法忘怀。

她是他最苦最难的时候出现的那个女孩,幸亏她出现了,不然他会坠入深渊。张峻豪就像一道光,在最黑暗的时候照进他心里,就算后来她离去,他还是会记住那份光明。

阳光热烈,水波温柔,最喜欢春天不是因为唐杨,而是那个有他的春天。

他那天告白时,她并未想到后面会变故。她是固执,但不是笨蛋。一个人对你的宠溺来源于喜欢你时的心情,还有喜欢你时的细节。她后来也已经回忆起来那个春天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叫陆瑾宇,像极了那种大太阳的天,还是暖洋洋地照着。

“那些手捧鲜花的人,都是一路踩着荆棘走过来的。”

她会路过万家灯火,却始终找寻不到属于自己的那盏灯,万家灯火都不是她的归宿。他们是春风中的赏花人。只是沈彤彤风风火火地闯进她的房间,兴奋得不得了。这段时间以来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是老宋做的。

当天就决定跟他断绝来往。这个报复,来的太快,犹如狂风暴雨。

直到新的老师来,她才去上课,毕竟老师的威慑还是在的。

不过看到新老师就是更惊讶了。

平澜回到了座位,确认没留下什么痕迹,回到了座位。

“询问了一下道听途说:当初始动工家伙是为了追宋丹丹,谁让宋丹丹太皮了呢?开学见面礼头砸万婴复苏图。”

“开学一直在他们宿舍床铺底下等她回来,一回宿舍就脸红心跳,沸点都提升了不少。”

“安静了半个月,实际上是两周都没有打野了。”

“觉得宋丹丹再怎么着也看不上他,意识到了他可能实在是想多。”

“说是再不给他一点表示,就不在考虑的范围内了。”

“碰巧楼下被追求的女生喊沈彤彤下去,宋丹丹气呼呼下去放飞自我了。”

“突然就见面了,觉得好像一直都在等她。”

“再告白一次,一定要有面子一点,问了一下具体时间才下去的。”

“两年学来的撩妹手法,都用在了这个对他来说很特别的人身上,终究是寻到了一个可以发挥特长,展示能力的机会了。”

“那个本子的一页突然这样写的:你总会迎来属于自己的光,或早或晚。”

“确认关系了,在一起谈恋爱了。”

“发现了追她的孩子,早就怀孕了,两个越来越远的人生即使各不不相干,也被强行拉一块了。”

“我的男友是个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名字叫于伟峰。”

“整个暑假都幸福得不像话,好像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怀孕了,请了一个学期假,回家养胎去了。”

“大学毕业后接着把小孩生下来了,从此结婚生子,没了音差。”

“确认关系了。”

“被甩了,他在大二和芳华一块出国了,也许是断了联系。但是我早就不喜欢他了,也没什么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