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给你一世温柔 >  第三十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一番话震惊了除了许多美的所有人。尤其的冯姗姗。

“阿···阿姨,这个说来话长,咱们有时间再说哈。”王路风现在心虚的不敢去看冯姗姗,他可以想象到,冯姗姗现在一定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好,刚好说今天要请小城和小纯吃饭的,你们就都来吧。人多热闹,阿姨年纪大了,喜欢热闹一些。”

“哎呀阿姨,您看起来一点都不老。”

王路风嘴甜的说道。

“呵呵呵,你这个小子啊,就属你嘴最甜。”许妈妈开心的说道。她最吃这一套了。

许爸爸这个时候开口了。

“好了。不要再打扰他们的工作了,距离下班还有一会儿,咱们先去找个好点儿的饭店,定一个大点儿的包间。”

“好好,我记得小风家不是在这有一家餐厅的吗?去哪儿都是去,不如去捧捧场。”

“也行!那就这样定了。”

说完许多美的父母就转身出去了。他们准备提前去准备着。

两位长辈一走,冯姗姗整个人都抑制不住自己了。

“王大虎?王路风!!!”

“姗姗,你听我解释啊。”王路风赶紧上去解释。

“你居然用假名字糊弄我?而且你居然还有婚约???”冯姗姗脸黑的都能用来蘸毛笔了。

“姗姗···”王路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了。

赵以纯觉得情况不对,赶紧拉着冯姗姗坐在了椅子上。冯姗姗这个火爆脾气,不拉着事要出事的。

“姗姗,有什么事下班再说吧,现在这么多人在呢。”赵以纯劝道。

“哼!”冯姗姗用鼻子哼了一下王路风,却也听了赵以纯的话没有再说什么。

赵以纯看着安稳住了冯姗姗,也就离开了策划部回到了68楼。

面对冯姗姗的眼刀子,王路风心虚的跑去茶水间倒水,此时许多美也在,她有些抱歉的看着王路风。

“怪我没拦着我妈,我妈那张嘴啊···”

“没事,这个不怪阿姨也不能怪你,这事早晚都要告诉她的,只不过我没想到这么快。。。”

王路风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子。现在关键的事就是怎么着才能快速的求得冯姗姗的原谅了。

很快,下班时间到了,几个人到了饭店,许多美早早的就在饭店里等候了。

“哎呀,你们可终于到了。我刚才和你们叔叔点了几个菜,你们再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添的。不要客气哈,叔叔阿姨请客。”

“谢谢叔叔,谢谢阿姨。”

冯姗姗没想到王路风居然还是个富二代呢,怪不得上次点菜的时候这么顺手呢。那他干嘛还要装作穷**丝来骗她?

王路风自然是不会让许爸爸许妈妈来付账的,他来的时候已经打过招呼了,这顿饭记账。

许多美坐在许妈妈旁边,赵以纯挨着她,然后是冯姗姗王路风夏凉城。

夏凉城对这个座位很不满意,但是他另一旁边坐着的是许父,也没发表什么言语。

菜很快就上来了,许母隔着许多美和赵以纯和冯姗姗说话,一个劲的给她们夹菜。她特别喜欢这两个女孩子,尤其是赵以纯。

许多美看着自己的老妈这么热情的样子有些好笑,真是难为小纯了。替她受了这份唠叨。

只是她不知道赵以纯很享受这种感觉,具体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大概是觉得许母性格好吧。

王路风试图想融入她们的聊天,想要挽回些什么。可是没人搭理他。

无奈下只好跟着夏凉城和许父聊一些他年轻时当警察的事情。

许父虽然平常沉默寡言,但是只要一喝酒,就会变成话唠。

一个劲儿的说着他自己年轻时候的事。这边的许母也说起了年轻时候的事。

许父名字是许安,大学读的是警校,一毕业就当了警察,这是他最热爱的岗位。由于他对身上的那身制服的一腔热血,往往是警局里最拼命的那个。

许安家的家庭条件一般,可许母赵丽莎却是集团千金,本来他们是不可能有机会认识的,只是在一次匪徒劫持人质的时候,赵丽莎是被劫持的人质,而当时出警的警察就是许安。拼了命救出了赵丽莎击毙了劫匪。

当时赵丽莎被吓坏了,许安把她抱出了劫持地点,好一阵的安抚。

后来两个人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只是他们说着说着,脸上都露出了伤感的神情。

“唉,不说了不说了,都是些陈年旧事了。”赵丽莎及时的止住了话题。

赵以纯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们这么伤感,但是也知道是不想让人知道的伤心往事。

她赶紧转移了话题。

“阿姨,你想不想看我小时候的照片。”赵以纯之所以让许母看她的照片,也是因为她小时候胖胖的,应该能让许母看了开怀一些吧。

“好啊。”许母开心的应了。

赵以纯拿出手机,在相册里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阿姨你看,这是我上初三的时候的照片。不过您别看那个时候我是瘦的,之前我可是足足一百六十多斤呢。”

说着赵以纯往后翻,果然,一个圆滚滚的少女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一旁的冯姗姗和许多美看到了忍不住的笑了。

“小纯,原来你以前是个唐朝美人儿啊。”

许母也笑了,“小纯小的时候还真可爱。”

赵以纯还在翻着照片。

“这是初一的时候在学校照的,这是小学毕业的时候跟林瑜哥一起拍的照片,这张是三年级的时候,是林瑜哥给我拍的。还有这张,三岁的时候拍的,以前我一直都是胖乎乎的,院长奶奶都说我不像是孤儿院长出来的孩子,这么能吃还这么胖。”

许母听着赵以纯说自己是孤儿院长大的,心里有些不好受,这么好的孩子,哪家狠心的父母就这么把她扔了?可恶!

夏凉城的耳朵一直支棱着,尤其是听到赵以纯提起了林瑜。他有些吃味。他也想看看赵以纯那些胖乎乎的照片,她从来没给他看过,更何况居然还有林瑜!

赵以纯翻到最后一张。说道:“这张,是我刚到孤儿院的时候,院长奶奶抱着我的照片。这是每个进入孤儿院的孩子都会有的照片。院长奶奶说有些孩子会被领养,以后可能都见不着了,所以从进入孤儿院开始,每年都会给我们拍一张照片留念。”

许母看到赵以纯的那张照片之后,屏住呼吸好一阵没说话,终于,许母反应过来,手一松,手中的玻璃杯掉到了地上。

“老许!老许,你快看看。”许母拿过赵以纯的手机递到了许父的面前。

“你看看这个孩子!像不像!像不像!”许父接过手机,嘴唇微微的颤抖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许母突如其来的激动情绪,引得大家有些疑惑。

“怎么了妈?”许多美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这样过。

许父从兜里掏出一张旧照片。仔细的对比着。“像!像!裹着的婴儿被都是一模一样。”许父激动的站了起来。

许多美着急的从许父手中拿过照片,看着照片里的两个刚出生的小娃娃疑惑的问道:“怎么了爸妈?这个不是我出生的时候的照片吗?”

这张照片许多美见过,好些年前她在父亲的书桌上见到过,当时她还问,这照片上的小婴儿是谁?她妈妈说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医院同一天出生的另一个孩子。

当时她还有些疑惑,不是说她小的时候没有照片吗?她记得她的第一张照片是在五岁之后才拍的。

许母坐到了赵以纯的旁边,有些紧张有有些拘谨的问道。

“小纯,之前你说你的生日8月28号是进孤儿院的日子,那你是在那里被捡进孤儿院的?你知道吗?”

赵以纯看着许母激动的样子,也不敢说其他的。“院长奶奶说,就在孤儿院门口。”

“南城跟北城挨着,当时逃犯很有可能是就近把孩子丢了。”许父沉沉的开口。

赵以纯有些预感,可是她不敢想太多,怕最后只是一场空。

“爸妈,你们说什么呢?什么孩子啊?”

许多美彻底迷糊了。

“小美,小纯她,很可能是你的亲姐姐啊。”许母情绪有些失控,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内心中的害怕和希望让她很艰难的说完这句话。

“嗯?”许多美更迷糊了。“我俩一般大,怎么可能啊妈。你们····”别不是受她的刺激糊涂了吧。

“当时你出生的时候,是一对双胞胎。”

“怎么可能!我怎么不知道?再说了,双胞胎不是长得一样吗?”许多美被这个消息给吓着了。

“双胞胎不一定是要长得一模一样的。我邻居家的双胞胎就长得一点儿也不像。”王路风说道。

“你爸爸年轻的时候当警察得罪了不少人,有人把你姐姐从医院偷走报复你爸爸。后来找到那个人的时候是在河里。是畏罪自杀。我们疯了一样的找那个孩子,可怎么都找不到,河里捞遍了也不见踪影。所以我们一直以为,那个孩子已经····后来你爸爸因为这个也不继续当警察了,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也是这么多年我们看你看的这么紧的原因。”

“所以出国也是因为这个?”许多美终于能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被看管的这么严。原来还有这么一场。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赵以纯一时间缓不过来。

夏凉城走到她旁边,冯姗姗吧位子让了出来。

夏凉城拉着赵以纯的手,似是在安慰她。

“那怎么能确定小纯就是那个孩子呢,万一不是···”夏凉城没有说完,这话虽然打击,但是一定要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