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晚明霸业 >  第十二章 望之不似人君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朱由校将张雪年领到门前,便自顾一边儿去玩耍。

张雪年一人独入春坊,瞧见了春坊的场景,心中却对于太子的评价瞬间拉低了好几个等级。

朱常洛虽然不为朱翊钧所喜,但是平日素来规矩,晨昏定省都很守时。

张雪年远远的见过几次,对于太子认识并不清晰。

今日得以近距离观察太子,只见太子歪戴乌纱折角向上巾,身穿朱红色衮龙袍却遮掩不住虚胖的身躯,面色清白无光,天气炎热却手脚冰凉,怀里抱着一只狸猫,手止不住的在猫腹摩挲,张雪年与吴有性在一起相识久了,也知晓一些医术,这分明是肾虚到了极致的表现。

虽然张雪年已经被宫人迎入门中,太子却并未注意到,眼睛盯着不远处宫人前胸束缚着的涌起直勾勾的看着。

好你个肾虚太子。

在太子身边,是一个身材挺拔,身穿曳撒的,头戴官帽的宦官。面色不悦的站在太子身侧,看神色激动的样子,明显刚才争吵过。

而在宦官身边不远处,则是一身穿淡蓝色圆领衫,身材瘦削的读书人,眼神灵动,一脸好奇的看着张雪年。

张雪年对着太子躬身行礼,“臣张雪年拜见殿下。”

“咳咳,是张大人来了,快快起身。”

太子起身有些艰难,目光软绵绵的看了张雪年一眼,看了半天终究是没看出什么。太子没受过什么教育,也不懂的什么礼法,让张雪年起身,却不是虚托,而是艰难上前搀扶起张雪年。

张雪年感觉有些诧异,却并无多言。

“给张大人赐坐。”

话音落下,便有小火者给张雪年搬来座椅,铺上软垫。

张雪年坐在软垫上,太子轻声问道:“张大人每日为父皇的身体劳心费神,于本宫,于朝堂来说,都是莫大的恩情,本宫心怀感激,故设宴招待张大人,以表心意。”

张雪年拱手说着漂亮话,“陛下龙体康泰,实属圣上自身勤勉振奋,大明列祖列宗保佑,臣不过微末之劳,何敢鞠躬。”

酒菜置备整齐,有宫女侍奉左右,太子下令开席,众人边吃边聊。

太子对旁边儿一直表现的很是气愤的宫人介绍说道:“张大人,这位是本宫的伴读王安,你们多结交结交。”

张雪年主动敬了一杯酒,笑着说道:“原来是王公公,久仰久仰。”

王安却冷笑一声说道:“杂家在宫中深居简出,每日只是陪太子殿下读书,声名不显,张大人如何知道杂家的名字,又如何来久仰之说?”

张雪年心里暗道,这竟然还有这种骚操作?不都是太监大多数是趋炎附势之辈吗?这位这脾气有些直白了。

旁边儿那位年轻的书生不待太子殿下介绍,便圆场说道:“张差刺杀太子一案,王公公处理妥当,便是陛下都赞誉有加,想必张大人是因此事听说的吧。”

张雪年点点头,又看向那位儒生,忍不住问道:“太子殿下,这位是?”

“哦,在下歙人汪文言,无名之辈,还是不劳太子殿下金口了。”

汪文言,张雪年发现自己竟然知道这个小人物。之所以张雪年认识他,是因为这家伙是狱吏出身,在狱中监守自盗,逃亡在外,是锦衣卫通缉的重要人物。

后来走了东林的路子,投奔在太子门下。

别人不知道他的底细,张雪年却很清楚,这厮跟东林左光斗、魏大中等人暗中一直有往来,算是东林党位于太子党门下的联络员。

为什么陛下对太子素来不喜,因为太子跟东林党的关系太好了。

太子以为自己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陛下的观察之中,哪怕是他身边只是多了一个跟自己一样花钱买来的国子监监生。

不过张雪年却不会在此时饶了人家的面子,尤其是对方是读书人,张雪年举杯而笑,“原来是大才子汪文言,久仰久仰。”

张雪年人虽然来了,但是却一直只说客套话,表现的与太子不亲也不近,这让酒宴虽然一直进行,却很难进行下去。

最后还是直白的让人头疼的王安打破了僵局、

只见他看了看张雪年,便沉声说道:“张大人,此次殿下请你赴宴,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恳求张大人帮忙。”

张雪年笑道:“哦?下官身为人臣,殿下但有所求,必然竭尽所能,请讲。”

王安见张雪年颇为识趣,就继续说道:“杂家也知道,这件事情有些难以启齿,但毕竟涉及不少人的家业,杂家就越矩一次,替太子殿下说了。

张大人的码头生意做得很好,听说最近有向江南拓展的意思,不知道是否有此事?”

张雪年心中了然,原来是自己动了东林党的肉,这群家伙坐不住了,想走通太子的关系,让自己见好就收。

不过这他娘的是老子的投资,你说不让拓展就不让拓展了

张雪年毫不犹豫,直言不讳道:“绝无此事,在下目前只是奉旨经营天津卫一处码头,至于其他处的码头,想必是学了新技术,自己改造的,与在下无关。”

太子抿了抿嘴,他大概能猜到张雪年的意思。但是心里很是不爽,你天天帮着父皇健身,挡了我做皇帝的路也就算了,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

见王安一脸不信的看着自己,张雪年应付了一句,“王公公,你也清楚,我每日在宫里帮陛下调理身体,哪里有时间和心思经营生意?”

汪文言笑道:“张大人,在下听说您在天津卫交友广泛,虽然您人在京师,但是这生意却由朋友们打理,想必这生意也不用您多费心吧?天津卫那边儿就没跟您说过,他们在扩张生意?”

张雪年笑道:“我怎么敢欺骗太子殿下?要知道太子殿下,那可是除去陛下之外,大明身份最为尊贵之人,我欺骗太子殿下有什么好处不成?”

王安却有几分信了,“那这么说,张大人对于码头扩张之事,并不清楚?”

汪文言低声道:“前些时日,江南传来消息,各大港口皆有新式码头在扩张,人员虽然不清楚,但是具体器具,都是从天津卫发出,这些码头生意火红,仓储吞吐量甚大,已经严重影响到江南各码头商户的生意。”

“自己本事不济,怪我喽?”

张雪年嘟囔个了一句,心里却也是吃惊,这东林党的势力确实不简单,这新式码头刚刚开始拓展,便让人家连根子都摸透了。

他知道,码头的事情会得罪一些人。

只是没想到,这些人那么迫不及待,而且选择最为不理智的做法。

直接不让自己南下。

“张大人,这件事情您可知晓啊?”太子追问。

张雪年沉吟道:“臣这些日子,都在宫中办差,并不知晓。”

“没了?”

“没了。”

“张大人,你可知道,你面前的是谁?”

张雪年缓缓的抬头,看了眼汪文言,语气平缓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想搭理你。”

“你。”汪文言巴结上了王安,虽然没有官身,但是京师官场谁不得高看自己一眼,但是今日张雪年却直接落了自己面子。

这让汪文言的脸色顷刻间很是难堪。

“殿下,陛下隆恩,太孙得以殿前陪驾,这才是无上的荣恩,与陪驾比起来,其他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臣言尽于此,还请殿下斟酌。”

说完张雪年起身拜谢离去。

“这!”

汪文言愣了,“这厮竟然如此无礼?”

太子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这张雪年着实张狂了些。”

王安却面露恍然之色。

这码头的生意既然可以扩散那么快,肯定是有圣上在背后支持,而太子这一次被东林党当枪使了。

而张雪年提起太孙,则是在提点太子,他关心太孙。

王安想明白以后,眼神落在了太子身上。

不过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太子已经身陷局中,难以自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