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未来身份 >  十、意外之极的结果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没好气:“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关我们什么事!”

万良生双手挥动:“我要请两位帮助,两位在社会上有地位,又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经历,说话能令人信服,所以我要完全重回人类社会,要靠两位代我想一个我长期失踪的原因——当然不必说真相,只要两位随意编一个原因,出自两位之口,大家就都会相信。”

听得他如此说,我真是又好笑又好气,竟不知如何响应才好!

白素笑道:“你根本不必向社会交代什么,只要向尊夫人交代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就可以了。”

白素只不过是轻描淡写地提起了他的妻子,万良生却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不过他随即定了定神,用力摇头,大声道:“不必怕她!不必再怕她!”

看到了这种情形,我不禁哈哈大笑:“是不是那类外星人又给了你什么治恶妻的秘方?”

万良生并不欣赏我的笑话,他回答得很正经:“她恶还她恶,现在我完全不必靠她,她再想也恶不到我的头上。我这些年来,利用有限的资金投资,颇有所获。一个人只要基本生活不成问题,就完全没有理由让任何人对自己凶恶,不必怕任何人!”我对万良生这番话由衷地鼓掌——他能够说出这番话来,表示他对人生有了一定的认识,比起以前的万良生来,好了很多。真是奇怪,难道灵魂少了一半,反倒可以使人变得聪明,变得想得开?

(如果本来的灵魂是十分-脏,去了一半,变成五分-脏,这就反而变好了。)

白素道:“那就根本不必我们为你编什么故事。”

万良生神情犹豫,我道:“其实尊夫人也不是那么可怕,我最近才见过她的。”

我话还没有说完,万良生就双手乱摇:“谢谢你,虽然我不必再怕她,可是也请别在我面前提起她!”

真的,我觉得万良生非但不讨厌,而且还很有趣,由此看来,那类外星人的行为,并不造成对人的损害。白素显然早已经看出这一点,所以才接受了万良生的解释。

当晚我们一面谈到天亮,万良生对于那类外星人确然近乎一无所知,问也问不出甚么来。

第二天上午,游艇靠近城市的码头,我们和万良生一起下船,立刻就有在其它游艇上下来的人认出了万良生——他毕竟曾经是富豪,而且一直神秘失踪,所以格外引人瞩目。

而当大下午,万良生在长期失踪之后,重新出现,就成了世界性的新闻。

这家伙也真可恶,他竟然对所有人说:我不在的那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车,只有卫斯理知道,我们有过协议,不予公开。

所以接下来几天中,想在我这里知道万良生失踪时期情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一律回答“无可奉告”。

而万良生重回人间,恢复了他原来的身份之后,十分高姿态,到处活动,而且宣布许多投资计画,都极其庞大,很快就恢复了他豪富的地位。而且更惹人注目的是,他宣布和万何集团脱离任何关系,放弃原本属于他名下的所有集团股份,并且单方面申请和何艳容离婚。

这一切都成为传播媒介热闹之极的头条新闻,于是所有传播媒介开始找寻何艳容女士的下落,要听她的意见。

然而却没有人能够找得到她——这是理所当然之事,连小郭都找不到她,不能想象还有别人可以找到她。小郭至少还追查到她曾经到过乌克兰,由一架神秘的飞机接走,向北飞去。其它人扰攘好久,连这一点都不知道。

我对何艳容的下落也很关注,因为我和她有那个古怪的协议,她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是她的遗产执行人,立刻会成为全世界注目的目标,那是我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传播媒介找不到何艳容,万良生又什么都不肯说,于是各种各样的“传说”、“据闻”等等就纷纷出笼,其中颇有想象力丰富远在卫斯理故事之上者,当然不必一一细表了。

其中颇有意思的一项,是有人替万良生算了一下,他放弃了万何集团的股份,等于放弃了超过五十亿美元。

而万良生放弃了那么多财富,自己另起炉灶,目的自然是为了摆脱何艳容,不想再和她有任何关系。

我和白素讨论了这件事,我认为这是万良生人生观看得开的一个例子,我的根据是越有钱的人越想钱更多,不会有肯放弃那么多钱的行为。

白素却道:“还有另外一种情形,钱实在太多了,多到了五十亿美元也完全不当一回事的时候,也就会有那样的行为。”

我不以为然,因为没有人钱会多到这种地步。

白素笑道:“我想万良生还保持着灵魂能够离开身体的本领,你试想一想,他有这个本领,对他的赚钱事业有什么好处。”

我怔了一怔,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并不是我想不到有什么好处,而是想到的好处太多,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才好!

灵魂能够自由离开身体,就等于是有“神游”的神通,可以随心所欲去任何地方,获悉任何秘密,这对于赚钱事业来说,就是要赚多少钱就可以赚多少钱,算起来万何集团的股份,当然微不足道至于极点。

我呆了半晌,才道:“他有这种本领,竟然不告诉我们。”

白素笑:“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们?”

我也想不出他必须告诉我们的理由,然而他如果真有这种本领,我还是非把它查出来不可,因为那是灵魂学上的重大课题。

我不会让他独自保存这个秘密——不但由于我生性好奇,而且那确然是十分值得研究的事情。

然而我又立刻发现,如果他刻意保持这个秘密的话,我一点办法都没有——灵魂只是一种存在,并没有一样东西在那里可以看得见摸得着。它来无影去无踪,每个人都有思想,可是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思想在何处。连自己的思想在哪里都无法知道,如何去追踪别人的思想?

所以无法证明、追究万良生是不是有灵魂离开身体的本领。

要追究何以万良生会有这样的能力,应该从根源上追查,根源就是那类外星人,万良生的能力是他们教的。看起来像是人本来就有这样的能力,就是不知道如何运用,要不然万良生怎么能够一学就会?

又或许关键在于灵魂离开身体的时候,如何保存身体。即使是古代神仙,在神游的时候也常常出现身体被破坏的情形。首先要克服的,怕就是这个难关,那类外星人用那个神秘的圆柱体来保存万良生的身体,那圆柱体和海底岩洞中的圆洞,必然是那类外星人设计的装置。

想到这里我已经知道,要彻底了解万良生这种本领的秘密,不应该从万良生那里着手,而应该直接和那类外星人联络,从他们那里获得资料。

可是外星人和灵魂有一个共通点——听起来很怪异,但却是事实。两者之间相同的是:无法主动与之联络!

只能在偶然的机会中才能够和外星人相遇。或者是对方有意思和人联系,才能发生沟通,主动权完全不在人类。

这是由于地球人在整体上处处不如外星人的缘故,不是我的能力所能改变。

不过我对于能够终于和那类外星人取得联络,抱乐观的态度,认为迟早会有这一天。

我乐观的根据是,那类外星人既然对人的思想组有兴趣,他们只得到了万良生一半的思想,必然无法满足,仍会继续用各种条件去交换人类的思想。

(魔鬼用各种引诱来收买人的灵魂!)

那也就是说,那类外星人会持续他们在地球上的活动。

最怕他们离开了地球,在浩瀚宇宙中,上哪里找他们去。而如果他们继续在地球上活动,就总有相遇的机会。

当然我也不是坐在家里等这样的机会来临,我采取了行动。我和白素、红绫商量了之后,我们再次潜水进入那个岩洞。

上次我曾发现在那圆柱体离开之后,在圆洞深处,像是有一些装置,当时用强烈的灯光照射,看到了反光。

我认为再来一次,一则可以对事情有进一步了解,二则也有助于拉近和那类外星人的距离。因为那个岩洞曾是他们活动的基地,他们或者会再在那里出现。

这一次我们携带的配备更多,可是结果却大失所望!

本来以为至少可以在圆洞深处发现一些什么,可是这次更强烈的灯光照向圆洞深处,却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个怪异的圆洞而已,虽然可以肯定它不是自然形成,可是那也说明不了什么。

唯一可以说明的是,万良生是不会再变成软件动物的了,因为那个圆柱体不在岩洞中,上次离去之后,不知道是万良生把它小心藏了起来,还是把它抛弃不要了。

我们都知道那圆柱体和万良生思想组离开身体有巨大的关联——上次红绫只不过放回去的时候,没有照足原来的位置,万良生就几乎要永远成为软件动物。

假设他要进入这个圆柱体中,才能达到身体和思想组分离的目的,而这个圆柱体又必须位置正确的在圆洞之中,才能发挥这个作用,那么现在的情形就说明他失去了思想和身体分开的能力。

又可以假设,万良生还保留了那个圆柱体,如果他进入圆柱体,圆柱体就会自动回到岩洞(像它离去的时候一样),以正确的位置进入圆洞,使他又可以思想组分离,变成软件动物。

不过我们相信万良生不会再那样做。

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他这个秘密,他只要再度“失踪”,我们就可以在岩洞中找到他的身体,只要稍微搬动一下那个圆柱体,他就不能再变回人了。

我们料他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可以得到结论:即使他还有思想组和身体分开的本领,他也不敢再使用。

也所以,白素对他肯放弃大笔财富的原因的估计,可能有差错。白素也想到了这一点,她向我道:“我很可能料错了,是你的想法对——万良生他想通了。在财富和快乐之间,他选择了快乐。”

万良生想要快乐,就必须和何艳容不发生任何关系,就必须放弃万何集团的股份。我很是感叹:“其实人生永远是快乐比财富重要,不过矛盾的是财富在许多许多情形之下,可以给人生带来快乐。”

这种矛盾,当然永远存在,无法解决。

在岩洞中并无发现,走的时候我留下了一件预先带来的东西。那是一封给那类外星人的信。

信用特殊的在水中会发光的材料写在一块金属板上,在信中我强烈的表达了要和他们联络的愿望。我相信既然我曾经和他们打过一次交道,他们只要看到这封信,一定不会令我失望。

只要有再次和他们相会的机会,在人类的身体和灵魂的关系上,我一定可以在他们那里得到许多认识。

然而和超能力、高智能的外星人有交往,毕竟不是容易的事情。出色的地球人如柯南道尔爵士,如果能够有遇上那类外星人的机会,他的灵魂学说一定已经系统化,受全人类所接受了。

另一位坚决相信灵魂存在的杰出地球人,也很可惜没有遇上高智能外星人的机会,所以尽管他对灵魂做出了种种设想,同样无法突破地球人在这方面的认识范围。

那位杰出的地球人,是地球上自有人类以来,至今为止最伟大的发明家爱迪生(。)

爱迪生对人类的思想作出了超特的设想,他设想人的脑部有许多、数以百万计的“小人”在活动,这些“小人”的活动,产生人的思想。

他用了“小人”这个名词,明显的把思想组生命化。这样称呼思想组,和把思想组称为人的灵魂是同样的一种设想——思想组的活动可以和人的身体分开来。

所以爱迪生完全相信灵魂的存在。

而且他相信灵魂一那些数以百万计的“小人”在人死亡之后,还是可以存在。事实上,在他自己生命最后的岁月里,在他发明了无数对人类文明有深远影响的发明之后,他最后的努力是想制造一种设备,这种设备在想象中极其敏感,可以和那此,“小人”接触,也就等于可以和灵魂沟通。

可惜他还没有发明成功这个想象中的“灵魂沟通仪”,他就去世了。

如果爱迪生能够有机会遇上外星人,以他超特的智能,必然可以在外星人帮助之下,在灵魂学上再建立他为人类所立的伟大功勋!

柯南道尔以他文学家的身份肯定灵魂的存在;爱迪生以他科学家的身份肯定灵魂的存在;所有神学家也都肯定灵魂的存在。可是人类在对灵魂的研究上,自从爱迪生去世之后,只有倒退,没有进步,这现象真教人欷-!

从岩洞出来到回家途中,我在感叹之余,把想到的说了出来,白素和红绫都没有表示别的意见,显然她们同意我的想法。

故事到这里,当然也近尾声了。

一定有人说:等一等,有更要的事情没有交代。

是的,很更要,也是这个故事的由来:那位何艳容女士,到底怎么样了?

其结果真是出人意表至于极点!比我一心以为上了那女吸毒者的身的是何艳容,而结果是万良生还要出人意表。

在万良生“回来”之后,所有人都在等待何艳容女上的出现。最早有消息的人,还是小郭。

大约在四十人之后,小郭冲进了我的家,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就急不及特地叫:“那架神秘飞机又出现了!”

我看出他虽然在叫嚷,可是并不兴奋,果然他接着道:“不过那位何女士并没有出现——报告说那飞机确然有一个女乘客,只是体形与何女士不符,相差约一百公斤。”

我听得他那样说,开始没有在意,随口问道:“飞机还是在乌克兰出现?”

小郭道:“不是,这次是哥本哈根,飞机在半小时之前离开丹麦,循飞向亚洲的方向飞行。”

一听到“丹麦”、“哥本哈根”,我不禁叫了一声,伸手在自己的前额上重重拍了一下:“小郭,那体重差了一百公斤的女乘客就是何女士——我应该早就想到的:她到勒曼医院去了。”

小郭听了,也“啊”地一声:“那架神秘飞机原来是属于勒曼医院的!难怪怎么查也查不出来!”

小郭抹了抹汗,随即问:“她的健康有问题?”

我摇头:“看来她是到勒曼医院去换身体——不过事情有些奇怪,她曾经表示过,她对自己的身体很厌倦,不知道为何她忽然改变了主意。”

小郭哼了一声:“换个身体,可以轻一百公斤,何乐而不为?”

我笑道:“她生命密码之中,既然有导致肥胖的基因在,很快就会打回原形——她就是为了怕这种现象重复出现,所以才对自己的来世感到兴趣,存有幻想。”

接着我就把她委托我做遗产的执行人,任务是把她的遗产交给她的来世一事告诉小郭。

小郭听得目瞪口呆:“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我又对小郭说了万良生的一些事,小郭的眼睛和嘴巴张得更大,过了一会才道:“灵魂的一半……真不可思议,灵魂去了一半,还剩下一半,一半的灵魂……算是什么?”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立刻有回答:“一半的灵魂,还是灵魂,可能变得比原来坏,但也可能变得比原来好。总之是一种变化,就像人的身份可以随时发生变化一样——身份变了,人还是这个人,只不过是变好还是变坏而已!”

小郭双手乱摇:“太高深了,我不明白。”

我哈哈大笑:“老实告诉你,我也不明白——可是除了这样的设想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来了!”

小郭长叹一声,脚步摇晃,告辞离去。

当天下午,有有何艳容的新闻,她在集团大厦召开记者会,宣称过去几十天,她是在接受减肥治疗。

记者招待会由电视直接转播,我和白素都在观看。没有人怀疑她的说法,因为她身形的改变实在太明显了。这位原来体形庞大到了看到的人都无法不骇然的何艳容女士,比我上次见她的时候,何止轻了一百公斤!

她看来体形窈窕,曲线玲珑,虽然称不上是美女,可是体态动人,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风韵,再加上她本来就极富学识,事业上又有巨大成就,所以看来更是不凡,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光彩。

而且她那种不可一世的嚣张也消失了,她可能明白了要获得他人的尊敬,并不需要像原来那样。现在她举手投足之间,笑语殷殷之时,就自然而然赢得他人的尊敬,这一点从在埸的所有记者反应中可以清楚看得出来。

我不禁大是感叹:“变化真大,只是可惜,不知道可以维持多久不发胖!”

本来这样的记者招待会,记者应该集中问她对于万良生“回来”之后发生的事有甚么感想和措施的,可是在开始的一个多小时中,所有问题都和她体形的改变有关,变成了减肥专题。

何艳容当然完全没有提起勒曼医院,只说这是发生在她身上的奇迹。

那确然是奇迹——可是我说的“意料之外的结果”却还不是指发生在她身上这个奇迹而言。

最后终于有记者提到了万良生。

何艳容女士回答得很得体:“我想任何成年人都有权决定自己的行为,所以我对万先生的决定没有任何意见。他现在要放弃的一切,原来属于他所有,所以任何时候他如果改变主意,还是属于他所有。”

我听得啧喷称奇:“奇哉怪也!看来勒曼医院不但替她换了身体,而且替她换了灵魂!”

想起当年万良生失踪,她声势汹汹的勒令我和小郭把她的丈夫“抓回来”的那副模样,我简直无法相信她现在会如此理性。

我向白素望去,白素笑得很甜,说了一句话,常时我却一点也不明白,她道:“何女士发出的信息,强烈无比。”

我不明白她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可是她并没有作进一步解释,我就以为她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有加以在意。

当天晚上,午夜时分,电话响起,何艳容在电话中道:“三分钟后可以到府上,希望不会吃闭门羹。”

白素听的电话,她回答:“倒屣欢迎!”

不到三分钟,何女士就翩然光临,她还没有坐下,我就指着她的身体问:“隔多久要换一次?”

何艳容笑:“果然没有什么事可以瞒得到你——这一生不必再换,他们最新的发现,取消了我生命密码中导致肥胖的基因,他们通知了我,我才决定行动,若是两三年就要换一次,我不会有兴趣。”

从她的话中知道勒曼医院又有了新的成就,虽然能够享受这种新成就的只是极少数人,总也是好事。不过同时我也不免黯然,因为这种成就并非来自地球人自己。

我又指着何女士的头,行动和语气那不礼貌得很:“看来这里面也换过了?”

何艳容笑:“我不知道——若然使人觉得有了改变,并不是我刻意如此,而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我拍手笑道:“好极!好极!发生在你身上的变化简直天翻地覆,这一生你的变化已经够多了,不必再为来世身份伤脑筋了吧,我这个遗产执行人的身份也可以取消了。”

何艳容更笑:“非但不能取消,而且还要请你做另外一人的遗产执行人。”

我骇笑:“我可以挂牌做专业遗产执行人了。”

白素也笑,向我道:“我看你猜不着那另外一人是什么人。”

我怔了一怔,知道白素这样说一定有道理,忙问道:“是什么人?”

白素笑得很欢畅:“别说讲给你听你不会相信,就算给你看到了你也不会相信。”

我摇头:“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而这时候何艳容却向白素现出十分佩服的神情,可见确然会有白素所说的情形出现。

我心中大是疑惑,正想再问,何艳容和白素竟然同时道:“请进来!”

一个人应声推门而入,正应了白素所说的话,我看到了这个人,也不相信这个人会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和何艳容一起出现!

这个人竟然是万良生!

他曾经为了逃避何艳容而变成一只海螺,可是此刻一进来,就情深款款,像是发情的小公鸡一样望着何艳容,何艳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道:“我们重新恋爱了——或者说我们开始恋爱了。”

我大约有半小时之久说不出话来,一直等他们两人在相搂抱着离去,我才问白素:“刚才我看到的不是幻觉?”

白素很调皮,反问我:“你说呢?”

我不住摇头——我说不上来,真的说不上来。

太出人意表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