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三千年死人 >  八、逐渐恢复的上一代记忆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卓力克先生也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范先生才道:”那任务呢?你没有完成。”

卓力克道:“是的,我没有完成爆炸汽油站的任务,但是,我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对,”一场战事的成败,只能改变几十年的历史,而人类的历史是永恒的。”

其他几个会员,稍为挪动一下身子,那可能是表现他们对卓力克的话的异议。

史保道:“所以我以后没有再听到有关你的任何消息,你脱离了沙漠部队,躲在什么地方?”

卓力克轻轻地叹了一声后,说道:“在我离开了战地医院之后,我过着几乎与会世隔绝的生活。”

大客厅中又静了下来,很明显,卓力克在他的故事还没有开始之际,已经说过,他要推荐一个已死了三千年的人做会员,这个人,当然就是鲁巴。

而从他的叙述来看,鲁巴这个古埃及人,真的很了不起,如果在当时,就有非人协会这个组织的话,他毫无疑问的可以成为会员。

但是,他无论如何是三千多年前的人了,他的想法再卓绝,也无法和现代人相比的,那么,卓力克先生的推荐是不是可以被接纳,就大有研究的价值了。

所以一时之间,没有人出声,突然,一下咳嗽声,打破了静寂。

那是阿尼密。

不爱讲话的阿尼密,开口讲话了,他的声调很低沉而缓慢,道:“就像所有的超现实故事一样,人的经历,结果是什么现实的东西也没有留下,而只不过剩下了你的经历。”

这几句话,听来很不客气,很有点指责卓力克的经历,根本是他自己编造出来的味道。

其余会员,在听得阿尼密这样说之后,一起向卓力克望去,范先生有点感慨地道:“是啊,沙瀑将你带在身上的羊皮全冲走了。”

卓力克先生的神情却很平静,道:“沙瀑冲走了我系在身上所有的羊皮,这是极其令人痛心的事情,但是,我在到来之前,还抓了两卷羊皮,硬塞在裤袋中,这两卷羊皮,却留了下来。”

各人一听得卓力克这样讲,都现出了一丝丝的兴奋,连一直坐在阴暗角落中的阿尼密,也直了直身子,发出了“啊”地一声。

由于他是一个不喜欢讲话的人,所以他只是发出了“啊”地一声,并没有对他刚才的那几句话,向卓力克表示歉意。

卓力克又道:“你们以为我躲了起来是于什么?是躲避战争?不是,我每天几乎工作二十小时以上,我在努力想读通那两卷羊皮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

大客厅中又静了下来,一阵宗牵的声响,卓力克取出了两卷羊皮来,放在一张几上,摊开,两头都用镇纸压起来,使羊皮全部显露。

那两卷羊皮摊开之后,一卷面积极大,约有两平方尺,另一卷是狭长的,只有一平方尺。面积大的那一卷,上面的文字,是用鲜红色的颜料写上去的,虽然光线很暗,但是那种鲜红,一看之下,还像是能直红到人心中去。

范先生欠了欠身,着亮了那盏灯,又调整了一下灯光照射的角度,使灯光能够直射在那卷摊开了的羊皮之上。除了卓力克之外的五个会员,就算对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多少有点认识,但是其程度也绝及不上卓力克,更何况卓力克又对之研究了近两年之久。

所以,他们都一起望着卓力克,史保指着那张有鲜红的字的那一张羊皮,道:“这就是鲁巴手中的那一张,你曾说过,这是他的自述?”

卓力克道:“可以这样说,当时,其中有一大段,我看不懂,经过了两年来的苦心揣摸研究之后,我还是不能完全懂,但已明白他的意思了。”

范先生“嗯”地一声,说道:“你所懂的那一段,是关于什么遗传,他究竟说了些什么?”

卓力克先生的手,在那卷羊皮的鲜红色的字上,轻轻是抚过,他的脸上。同时也了一种极其虔诚,崇敬的神色来。

卓力克先吸了一口气,才道:“他的那一段记载,是很难解释的,他说,人类的智力,是得自祖先的遗传,每一个人都不一样,有的人得到多,有的人得到少,有的人甚至完全得不到。”

范先生道:“这很容易了解,人生下来就有聪明和愚鲁之分。”

卓力克的神情很恫然,他指着一个字,道:“你们看,将这个字解释为‘祖先’,是我的揣测,在古埃及象形文字中,‘祖先’并不是这个字,可是这里,这个字一共出现十六次,可见它是占着极重要的地位,我勉强将它译成‘祖先’,坚固耐用为这样,在文理上可以接得上去。”

卓力克在解释了一番之后,才又对范先生道:“鲁巴的意思,还不是说人生下就有聪明和愚鲁之分那样简单,他的意思是,人类文明的进步,全是依靠人类的想像力而来的,而人的想像力,是无边无涯的,对一件具体物件的想像力,是来自遥远的记忆。”

各人都皱着眉,卓力克的话,十分难以明白。

卓力克又道:“所以,遥远的记忆,比遗传来得恰当,或者说,是遗传而来的遥远的记忆。譬如说,爱迪生发明电灯,在大家都使用油灯的时代中,他必须先有想像,先想像有一盏灯,不用油,不会被风吹熄,明亮,方便。这种想像是怎么来的呢?照鲁巴的解释是,本来就是有这种灯的,人类的祖先见过,用过,但后来不知怎么消失了,但是用过,见过这种灯的记忆,却在遗传下来,在爱迪生的脑中,成为一种想像,爱迪生是有了这种想像,才能不怕失败地去做,终于将电灯造成功的。”

各人互望着,卓力克又道:“照鲁巴说,人类‘祖先’的一切文明,会逐年逐年,在不知道什么人的脑中,形成记忆,于是,一项新的发明诞生,一种新的想法形成,实际上,这全是人类祖先早已有过的,而他自己——”

卓力克顿了一顿,指着羊皮:“在这上面,他表示了痛苦,因为他和他的时代不适合,他过早地得到了大多的遗传的遥远的记忆,早了六千年。”

范先生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道:“早了六千年!鲁巴已知道了今后三千年人类科学的发展?”

卓力克坚定地道;“照鲁巴的说法,是人类科学的恢复,逐步逐步的恢复。”

卓力克先生的声音,有点激动,而非人协会的客厅中,其他的会员,却都保持着沉默。

卓力克望着各人,苦笑了一下,道:“这很难使人相信,是不是?”

范先生伸手。在脸上抚了一下,道:“卓力克,这或者只是鲁巴的一种想法,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我是说,这种想法,本身也是鲁巴的想像力之一。我个人承认鲁巴是一个有着丰富想像的天才,像他那样的天才,在他的时代之中——”

范先生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瘦长个子的立时接了上去,说道:“那真可以说超时代的了。”

卓力克先生皱着眉,说道:“你们的意思是——”

另一个会员道:“我个人的意见是,鲁巴的这种说法,没有可靠的根据。”

卓力克的神情,显然有点失望,但是他一点也不气馁,而且很像是胸有成竹一样,他环顾各人,道:“那么,如何解释有些人会成为发明家,想出许多人类完全没有的东西呢?”

卓力克的这个问题引起了一阵低语。

范先生首先道:“卓力克,我看你被鲁巴之宫中的一切迷惑了,有的人能成为发明家,想出许多人类未曾有过的东西,就客观而论,那是人类文明一点一滴进步的结果,有了先前的许多进步。才累积起来,成为某一种成果。在主观方面而论,那是由于这个人的本身的努力——”

卓力克插口道:“先要有一种想法,但想法是很多人会有的,人想飞,就有了飞机的发明,想飞的人很多个,不止一个——”

卓力克还没有说完了,但是范先生却作了一个手势,阻止卓力克先生打断他的话,插口讲下去,道:“以你说过的爱迪生发明电灯这一点而论,就是一类文明累积的结果,如果没有富兰克林先生发明了电,爱迪生的想像力再丰富,也不能有电灯的发明的。”

卓力克缓缓地摇着头,道:“是的,所以鲁巴生不逢辰,他太早得到了‘遗传’,所以无法配合那时代,照我的意见,富兰克林之所以能够发现电,应用电,也是在祖先的特殊‘遗传的因素’——’

各人虽然都耐心地在听卓力克说着,但是从他们的神态上,都可能看得出来,他们的意见,和卓力克是完全不相同的。

卓力克又道:“如果说,爱迪生是所有人之中,第一个想到‘电力’这样东西的人,那当然是不对的,在爱迪生之前,可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到过,但因为时代的不适合,所以他们的‘想法’,未曾得到实现,这就是时间的配合。”

其他的会员都不出声,在“非人协会”的聚会之中,是很少出现这样情形的,可是卓力克却充满了信心,他又道:“如果我告诉你们,鲁巴在三千年前,已经知道了相对论的理论,你们有什么意见?”

最神秘的会员阿尼密,又咳嗽了一声,道:“用古埃及象形文字写上的相对论?”

卓力克取过了另外的一卷羊皮来,手在上面抚摸着,说道:“我还不能够十分肯定,但是这卷羊皮上,你们可以看到,这些奇怪的符号——”

卓力克指着羊皮上的文字,事实上,各人早已看到那些符号了”

这种符号,在看不懂的人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

范先生道:“这是什么?就是爱因斯但的那个著名的公式?卓力克,我看——”

看范先生的神态,像是想打断卓力克的这个话题,不让他再说下去了,卓力克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的神情,有点激动,道:“等一等,我还没有说完。”

卓力克的神态十分严肃,以致范先生挥了一下手,表示了他的歉意,大客厅中又静了半响。

卓力克又道:“我花了很多时间,想弄明白这些符号表示什么,但是我失败了,不过,有点文字,我是可以读得通的,大家不妨听一听。”

各人都没有反对的表示,又静了十几秒钟,卓力克才一面指着那卷羊皮,一面缀缓地读着。

他读得很缓慢,而且有时候,跳过几个字,显然是那几个字,是他不认识的,所以他读的语句,甚至是断续的,不连贯的,但是,在座的各人,却全可以听得出,他在念的是什么。

卓力克先生念道:“光在一种人不能生存的环境中,没有人能呼吸的东西,看来和普通环境没有不同的环境中,行进的速度,是永恒的。………两个……作相同的,永不相交的方向行动,静止的时间,比动作的时间较短……动作和静止……同一时间,而并不同时……”

史保在卓力克读到这里时,陡地站了起来,挥着手,叫道:“别念。”

卓力克先生立时静了下来,史保的脸上,现出一种很骇然的神色,其余各人也是一样。

只有阿尼密,因为在阴暗的落角中,所以看不见他的神情。

但是却可以听到他在喃喃自语,道:“相对论,相对论。”

史保又坐了下来,卓力克的声音,听来很平静,道:“这里还有一段文字说明,这种理论出现之后,人类的科学,就会突飞猛晋,到达一个新的纪元,然后,是另一种新的理论再出现,再将人类的科学面貌,推进到另一个更新的阶段。”

不知道是什么人,发出了一下微弱的声音,道:“那又是什么理论?”

卓力克道:“别忘了鲁巴得到的‘遗传’,超越他生存的年代,六千多年,这种新的理论,可能是我们这年代很久以后的事,我们当然无法知道。”

各人都不说话,卓力克又道:“不过,有几句说明,倒是可以看得明白的,鲁巴说,当科学推进到这个新阶段——我应该说,回复到这一阶段之际,人类得到的是一种用之不竭的宝藏,成为一切动力的来源,而这个来源,和太阳有关的,你们看,这里,太阳这个字,一共出现了三十二次,你们总可以认识这个字。”

当然,谁都认识“太阳”这个字的,在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中,太阳就是一个太阳的符号。卓力克道:“我的推断是:一种新的理论,造成了科学的发展、由此而导致太阳能的广泛的利用。我们不能不承认,地球上的生命,全是由太阳而来,而人类对这生命的泉源的利用,实在是太少了,是不是?”

其余五个会员都点着头。

卓力克又叹了一声,道:“可惜的是,我只带了两卷羊皮来,要是将鲁巴之宫中的羊皮,全带了出来,而我们又能将之读通了的话,那么,人类历史的进展,一下子就可以推进三千年。”

史保摇头道:“也不会有这样的情形,你忘记了时间因素的限制?”

卓力克立时道:“我当然不会忘记,但有谁知道,那种新的理论,不是可以突破时间的限制的呢?”

各人又静了片刻。卓力克望着各人,知道大家对他的提议,已不再反对了,他又道:”现在的问题是,我将之读作‘祖先’的这个字,还有一点问题,在这个字的字形上,有着极其遥远的含义,和我们普通所说的祖先这个字眼不同,我的意思是,那是‘上一代’——这代人已完全毁灭了,在他们毁灭之后的苦干百万年,地球上又出现了生命,神秘的遗传,仍在发生作用,生命又开始慢慢地依照遗传的安排而进化,终于出现了人,而人则依照遗传的安排,而恢复其文明。”

这可以算是卓力克先生的结论了。

范先生有点苦涩地笑了一下,道:”这个字,或者可以解释为从遥远地方来的人?人类本来不是生活在地球上,而是从老远的外地来的?”

卓力克道:“谁知道呢?或许鲁巴知道,或许我们以后的人会知道。鲁巴是这样的伟大的一个人,所以他——”

其余五个会员齐声道:“他应该我们协会的会员。”

卓力克满意地笑了起来。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