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是哈士奇么 >  第十四章没有兵器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掌门,这还无尘岛的唐师兄和刘师姐。”前门弟子把两人带到云南天面前。

“云掌门”

“云掌门”

两人作揖向面前的人问声道。

云南天看向他们说道:“两位请坐,不知二位前来所谓何事。”

唐伯安起身回道:“此处出岛一是因为不周山出现的凶兽,二是各大仙门送上请柬参加下月家师的寿宴。”唐伯安把请柬抵上前。

云南天接过请柬放在一边说:“两位赶路也辛苦了,就在门中休息几日,白光带两位去客房。”

他们走后云南天对了身旁弟子说:“你去请仙尊,就说有要事商议请他来一趟。”

柳絮跟在后面看着白光满脸疑惑问:“这位师兄是叫白光?”

“是的。”

“那你们门中是否还有与白师兄同名同姓之人。”

“并没有。”

柳絮也不再问跟在他们后面,没走一会儿不远处似乎发生什么事。

火炎炎听说唐仲宁回来,但说师兄还带回一俊俏少年,两人关系似乎比较亲密,自己喜欢师兄这么多年,师兄都没什么回应,也不见他对其他女子有好感,仙门中多有谣传说师兄有龙阳之好。

想到这火炎炎立刻去寻他,看到唐仲宁几人正要上前,就看到一人跳进唐仲宁的怀里。

白思思等人用膳结束后就准备去唐季云的寝庐转转,几人在路上有说有笑的,白思思正给唐季云讲着他们如何大战狮蝎兽的时候,黑蛟不知何时缠上白思思手。

“啊,不要靠近我。”白思思甩着手臂跳上唐仲宁的身。

“墨墨回来。”唐季云伸出手招着黑蛟。

黑蛟也乖乖的回到唐季云身边,白思思还紧紧挂在唐仲宁身上,就听到一声,“松开。”白思思松开了唐仲宁看向那人。

火炎炎挽着唐仲宁的手臂说:“大师兄这人谁啊,我怎么没见过。”

唐仲宁抽回自己的手说:“这是我义弟。”

白思思看她这么贴着自己男神,心中不满的说道:“这位姑娘你虽然是我义兄的师妹,但是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贴着我义兄不太好吧,应该保持距离。”

火炎炎看着白思思想,此人长得的确俊美,就是身形显得单薄,没有男子的阳刚之气。

“我和我师兄一直都是这样相处的,倒是你长得男身女相,刚才还如此失礼的跳在师兄身上,你才是离我师兄远点,免得污了师兄的名声。”

火炎炎又转头挽着唐仲宁的胳膊说:“师兄,你怎么认了这种人为义弟,你有没有查过这人底细,我看他接近你是不怀好意。”

唐仲宁再一次抽回自己的手说道:“炎炎,义弟说得没错你现在是大姑娘,不能总是这样,至于义弟的为人我还是了解,她在不周山相救于我,对我有恩。。”

白思思见唐仲宁维护自己心里还挺开心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哈。”

“你笑什么!”

“我笑有些人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义兄嫌弃你长得丑,还不自知。”

“思思,你……”唐仲宁知道火炎炎的脾气,被人这么一说绝对会炸,还没来得及责备她,火炎炎已经亮出了鞭子攻向她。

白思思一闪躲在树后,火炎炎的鞭子打在树上立刻就是一道焦深的痕迹。

白思思看了一眼,还好没打到我身上问重明:“她这是什么武器挺厉害呀。”

重明回道:“她那是炎电,一鞭下来犹如雷电劈下,鞭痕两侧有烈火焚烧的痕迹,被次鞭打中那是非死即伤。”

“没事,让我看看我能有啥武器。”接着白思思一脸苦笑说:“我,我还没武器啊,怎么办重明。”

重明只说了一个字:“跑!”

白思思左闪右避的想都在唐仲宁的身后,火炎炎却没有给她这给机会。

眼看白思思已经无处可比要挨上一鞭了,一白衣女子飞身前来,拿剑帮她挡下一鞭。

火炎炎收回鞭子厉声问道:“你是何人,来管闲事。”

白思思看到眼前的人立刻说:“娘子,你是来救我的么。”

柳絮并没有理白思思对着火炎炎说:“我是无尘岛弟子柳絮。”

火炎炎听那人叫她娘子想他都有娘子了,那自是不会有那癖好了,自己还是有机会的,“你是他娘子。”

“不是。”

“不是你为何救他。”

“我只是觉得你不该攻击一个手无寸铁之人,这样不公平。”

“要公平可以,你把你手上的剑给他,我和他在打过。”

唐仲宁出声道:“炎炎,再这样闹下去,定会惊动掌门,到时候火院长又会关你禁闭了。”

“哼。”火炎炎权衡利弊下便收回了武器。

唐季云向众人作了个揖说道:“下午的上课时辰快到了,我要先行离开了。”

火炎炎这边炽烈院的弟子来唤道:“师姐,火院长唤你回院。”

“师兄,我先回去了。”

火炎炎走后白思思才敢从柳絮身后出来,“谢谢,娘子救我。”

柳絮把剑架在她的脖子上,“谁是你娘子。”

“不是就不是么,有话好好说,别这样。”白思思想去移开剑却没移动。

“你到底是谁?”柳絮问道。

唐伯安和白光也走向她们,白思思看到白光她就明白柳絮已经知道自己不是白光了。

“我就是个无名小卒,之前为了方便才借用了闲云门白光师兄的名讳,在这我先向白光师兄道个歉。”

白光摆手道:“无妨,无妨。”

“那既然你不是闲云门弟子,你姓谁名甚,师从何门。”

白思思想了想回道:“我叫白司,无门无派,就是一乡野闲人,有幸结识了我的义兄唐公子。”

“小兄弟和我是同姓啊,说不定是本家,不知小兄弟的家乡是?”白光问道。

“不好意思,我之前受过重伤,除了名字以前的记忆已经没有了。”白思思想我总能说我是穿越来的谁信啊。

重明又不经想吐槽她,某人莫不是忘了自己刚变成人时就向唐仲宁交代了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那时怎么不想唐仲宁会不会姓自己。

“师妹,你先把剑收起来,既然是我二弟的义弟,那也就是我的义弟,你好,我是唐仲宁的大哥唐伯安。”

“哦。”白思思是一点都不想搭理他,回应了一下就回到唐仲宁身边。

久久几人都不再言语,白光见气氛尴尬便说:“大师兄,我还要带两位道友去客房下榻,就不再打搅师兄了。”

唐仲宁点点头就带着白思思走了。

仙尊已经到了掌门出,云南天起身相迎道:“仙尊。”

仙尊坐下说:“叫我来何时?”

“这几年无尘岛又不太安分,这次又向各仙门送着请柬,邀请各大掌门前去参加寿宴,但我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那小子和他爹一样都是个不安分的主,这次寿宴你就不要去,让仲宁代表你去吧,一来预防他不怀好意,二来仲宁在同辈也是出色不算辱没了他。”

“好的,仙尊。”

“没什么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我屋子还没整理。”仙尊想着那小狼走之前说自己要是不将屋子整理干净,晚上就只给自己吃白粥咸菜。

云南天不可思议看着那飞走仙尊,想居然要赶着回去整理屋子,自入门就知道仙尊是最不喜收拾卫生的人,用他话说反正整理完了还会乱,那就不要整理,后来屋子是干净了,那也是因为收了唐仲宁,唐仲宁实在看不下了每日给他收拾,这怎么就突然变了性子。

一路上白思思一直都没讲话,唐仲宁问:“你怎么了?”

白思思回道:“其实我刚才应该不是打不过她,只是她有神兵我却没有,我也想要个武器。”

“要普通武器简单等下次出仙门可以去灵器店里挑一挑,但是如果你想要神兵这就难了,一般神兵都是有自己的意识,只认自己相认的主。”

“好的吧。”白思思有些失望甩甩手,“嘶-”突然感觉手又些火辣辣的疼,伸出手一看,手心蹭破了一点皮流了些许血。

“你受伤了?”

“嗯嗯,应该刚躲闪时没注意蹭破了皮,没事要不是我刚甩了一下伤口都快结痂了。”

“伤口还是要处理一下的,我们回药心居吧。”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