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降萌宝霸道总裁找上门 >  第2102章:大结局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何灿灿的这句话里面,是有暗示的,她希望洛听风能尽快向自己求婚,如若不然,不就显得自己很恨嫁吗?

可惜,洛听风并没有接收到这份暗示。

何灿灿之前也说过,忙完什么活动,就会好好休息一下。

结果呢,不还是照样忙到飞起?

所以洛听风觉得何灿灿在敷衍自己,心中是又失落又失望,自然的,也不会“自作多情”地想求婚的事。

何灿灿为了不耽误工作,只请了一天的假,第二天便照常去工作。

可是,当她见到经纪人的时候,却发现经纪人在偷偷抹眼泪。

何灿灿很吃惊,经纪人是什么角色啊,竟然会哭?!

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何灿灿柔声问道:“这是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经纪人用纸巾擦了擦眼泪,叹着气,说:“没有,只是觉得委屈而已,想我为公司倾尽所有,没想到最后,却被人警告,甚至要开除,真是让人寒心啊。”

“竟然有这种事?是谁做的,告诉我,我替你出头。”

经纪人轻轻摇头,说:“还是算了,别因为我的事,而影响你和洛听风的感情。”

“所以这是洛听风做的!?”

何灿灿觉得不可能,但是想到洛听风最近的表现,何灿灿忍不住沉下脸色,忿忿道:“这家伙,真是过分!”

说完,何灿灿转身就跑,并开车去了洛听风的公司。

气势汹汹地冲进洛听风的办公室,何灿灿开门见山地问:“洛听风,你干嘛要难为经纪人啊。”

洛听风停下手上的工作,面无表情地抬起眸子,问:“如果不是为了你的经纪人出头,你都不会来找我,是吗?”

“别扯开话题,回答我!”

慢慢收回视线视线,洛听风说:“我之前就告诉过她,不要给安排那么多的工作,是她不听,那我只能警告一下,如果她还不听,那一步,就是把她辞退。”

何灿灿急了,提高了音调,控诉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你有什么想法,就找我来说!”

“我不是没说过,可是有用吗?”

“那、那也不能牵连无辜的人吧。”

洛听风可不觉得经纪人无辜,冷哼了声,说:“她负责你的工作,你累到住进医院,你却说她无辜?”

“那这也属于我的工作,你管什么闲事?”

这话说出来,何灿灿就后悔了,人也呆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补救一下。

洛听风也愣住,下一瞬,他便冷笑出声:“多管闲事?何灿灿,你还真是好样的!为免我又管了不该管的,你走吧。”

这家伙,竟然让自己走!?

何灿灿本来的懊恼,被这句话吹得干干净净,伸手指着洛听风,吼道:“走就走,但是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何灿灿像阵风似的,离开公司,眼睛还涩涩的。

她很生气,觉得本来就是洛听风做错了事,结果还凶她,简直不可理喻!以后,她都不要理那个家伙了!

何灿灿把自己变成了气球,而办公室里的洛听风,同样很生气。

伸手扯了扯领带,洛听风给朋友打了电话,约大家一起去喝酒。

电话里,洛听风的语气很不好,看得出,他此刻正处在愤怒的情绪中。

而什么事能让他如此气愤呢?答案不言而喻。

到了下班时间,白芊芊问景夜爵晚上想吃什么,她可以让家里的阿姨准备。

景夜爵很抱歉地说:“今天不回家吃了。”

“有应酬?”

“是啊,去应酬洛听风。”

“啊?”

知道白芊芊不解,景夜爵又说:“他不是与何灿灿不是有矛盾吗?心情不好,叫我们去喝酒。”

“不是吧,还闹矛盾呐?”

“可不。”

电话这边的白芊芊,陷入了沉默。

看来何灿灿是打定主意,不透露口风了,而洛听风现在,陷入死胡同里,转不出来。

如果让这两个人一直这个样子,恐怕会让彼此之间产生缝隙。

发现白芊芊不说话,景夜爵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眼眸转了一圈,白芊芊有了主意,笑着说:“今晚带上我吧,我要凑个热闹。”

白芊芊的决定,让景夜爵感觉奇怪。

不过他并没有问什么,只是淡淡地笑着,并说:“好。”

洛听风对酒局上多一个人还是少一个人,并不在意,反正他今晚的主要任务,就是喝酒。

所以进了酒吧,朋友们兴致勃勃地聊天,洛听风的身边,却多了一个又一个空酒瓶。

白芊芊就坐在洛听风的身边,见他这个样子,默默叹气,并问:“你喝这么多酒,就能解决问题吗?”

洛听风没有说话。

“其实,灿灿告诉我一个秘密,要我千万千万不能告诉你。”

这次,洛听风有了反应,侧头看着身边的女人。

“可是,我不能告诉你啊。”

洛听风轻轻蹙眉,说:“你该不会在故意耍我吧?”

“耍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啊?”

的确如此。

沉默了片刻,洛听风对白芊芊说:“那你就秘密告诉夜爵,再让他告诉我,这样一来,你也不算违背你的承诺,毕竟,你只答应何灿灿,不将秘密告诉给我。”

哈,这也行?

白芊芊觉得很不靠谱,但想了下,还是在景夜爵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这句话让景夜爵立刻瞪圆了眼睛,而后一脸笑意地看着洛听风。

洛听风本来就着急,见景夜爵只看自己,却不说话,不由心急火燎地斥道:“说了什么,快告诉我啊。”

“呵,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景夜爵摇摇头,而后说:“灿灿是因为想和你结婚,才会这么拼工作,挤时间的,人家现在,正等着你的求婚呢。”

求、求婚!?

洛听风整个人都呆住,总感觉自己喝了太多酒,而出现了幻觉。

白芊芊看他这个呆样子,特别想笑。

可是一想到两个人纠结的心情,白芊芊收起玩闹的心思,很认真地问了洛听风一个问题:“想娶灿灿吗?”

洛听风想也没想,便说:“当然。”

“那就想个绝佳的求婚仪式吧,怎么着,也要比贺子安的有新意。”

对贺子安所谓的求婚,洛听风嗤之以鼻,说道:“贺子安那算什么,几乎是零成本。”

“那就让我们看看你的本事喽。”

洛听风仰头喝了一杯酒,眼睛里,闪着势在必得的光。

按照行程,何灿灿今天上午需要给杂志拍照,下午则继续在组里拍摄。

但奇怪的是,上午的拍照活动被取消,下午的戏份也被串到明天,原本该忙碌的一天,反而无所事事。

何灿灿已经很久没这样闲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她有点不知道该干什么。

这个时候,白芊芊给她打了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让她陪着自己买一支水晶杯,要送给老爷子,做生日贺礼。

这电话可真是打得巧,何灿灿现在特别有时间,当下就应了白芊芊的邀请,两个人碰面之后,就去了一家私人水晶店。

这家水晶店专门售卖水晶制品,虽然价格不菲,却因为品味独特,吸引了一些忠实的顾客。

白芊芊没事就会来逛一逛,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不过今天,白芊芊的心思并不在产品上面。

她从水晶店的窗户,看到外面有一座气球城堡,忙拽着何灿灿的手,说:“灿灿你看,那边的气球城堡好漂亮。”

何灿灿顺着白芊芊所指的方向看了看,说:“是很漂亮。”

“那咱们出去瞧瞧去。”

说完,白芊芊也不管何灿灿同不同意,拽着她就跑到水晶店外面的空地上。

这一片空地也是属于水晶店的,平日里,这边会做些展示,而今天,估计这气球城堡,就是做出的最新展示。

二人站在气球城堡的前面,发现有个门,白芊芊也不管允许不允许,带着何灿灿就钻进去。

“喂,这样可以吗?”

“都没立禁止进入的牌子,肯定没问题。”

两个人说话间,已经走进城堡内部。

这里面都是五彩气球,挺梦幻的,特别像童话故事里的世界。

何灿灿仰头打量着四周,然后,便要对白芊芊说点什么。

可就是这一转身,她发现白芊芊不见了。

奇怪,人呢?

何灿灿一脸纳闷,这个时候,一只蓝色气球慢吞吞地飘到何灿灿面前。

“你可够淘气的,偷跑出来玩?”

何灿灿自言自语,伸手就拽住气球的绳子。

但就在她拽住绳子的一瞬间,一枚亮晶晶的东西就从气球的另外一端,缓缓滑下来。

何灿灿立刻伸平手指,要抓住戒指,可那戒指好像长了翅膀一样,滑进何灿灿的中指。

何灿灿盯着那戒指愣住,随后,气球爆开,里面有彩色纸屑从半空落下,落在何灿灿的头上。

朦朦胧胧间,有人走过来,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说:“听说,在气球城堡里,戴上同样戒指的人,很有缘。”

同样的戒指?

何灿灿看了看自己的戒指,又看了看洛听风手指上的戒指,立刻明白了过来,脸上带着羞色,嘀咕道:“好老套。”

洛听风以为她对戒指不满意,忙解释道:“这是我亲自设计的戒指,绝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想出来,你,喜欢吗?”

这戒指很符合何灿灿的审美,她当下就要点头。

可是一想到洛听风之前还吼过她,何灿灿便哼了一声,还要摘掉手上的戒指。

洛听风看到她的动作,急了,忙说:“别摘啊,这可是求婚戒指。”

求婚戒指?还好没手快。

何灿灿没再继续摘戒指,但脸色依旧冷冷的,说:“我还生气呢。”

洛听风伸手抱住何灿灿,语气诚恳:“对不起,灿灿,都是我不好,是我明白得太晚了。”

咦,洛听风,怎么突然这么好的脾气了?

何灿灿仰起头,扑闪着长长的睫毛,试探地问:“是不是芊芊对你说了什么?”

“她应该对我说什么吗?”

见洛听风不明所以,何灿灿放下心来,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甜甜的笑。

“灿灿,嫁给我,好吗?”

何灿灿也环住洛听风,声音甜甜的:“这戒指都戴在手指上了,就只能同意喽。”

得到满意的答复,洛听风真心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下巴在何灿灿的颈窝处蹭了蹭,洛听风语气温柔地呢喃道:“以后你不管做了什么决定,都要告诉我,免得我胡思乱想,好不好?”

“好。”

何灿灿伸出幸福中,张口便应了下来。

只是仔细了下,怎么感觉这话,没那么单纯呢?

眼眸转了转,何灿灿站直身体,眯着眼说:“果然,还是芊芊对泄露机密了!”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洛听风很懊恼。

他很担心何灿灿会反悔,忙诚恳地说:“不管白芊芊说什么,我早就想向你求婚了,不然你觉得这戒指,岂是一两天就能做好的?”

是啊,何灿灿介意的,本来也不是泄密不泄密,而是洛听风这颗心啊。

如此想着,何灿灿的脸上重新挂上笑意,垫着脚尖,便吻住洛听风。

里面甜甜蜜蜜,而外面的朋友们,也跟着露出会心的笑容。

白芊芊觉得自己功不可没,张口就要说话。

可胃里一阵翻腾,让她差点没吐出来。

余陆川见状,伸手在她的手腕上捏了捏。

这个举动可惊到了白芊芊,在余陆川开口之前,她感觉她都要纠结死了。

片刻之后,余陆川收回手,笑吟吟地说:“芊芊啊,你不用给老爷子挑贺礼了。”

余陆川的笑,让白芊芊心肝一颤,问:“为、为什么?”

“因为你肚子里的宝贝,才是最好的贺礼啊。”

果然,还是有了?!

朋友们纷纷对白芊芊道贺,景夜爵也是又惊又喜的模样。

唯有白芊芊,惶恐不安。

景夜爵知道白芊芊的不安,他吻了吻白芊芊的发顶,声音低沉而好听:“不管未来如何鸡飞狗跳,都有我陪着你。”

心中的惶恐,慢慢消散,白芊芊心想,与心爱的人开启新的旅程,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如此想着,白芊芊对景夜爵,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