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愿为你流尽眼泪 >  第464章 大结局 下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沈嘉纪却哭笑不得:“怎么问这个奇怪的问题?”

“你先回答我。”

“嗯。”沈嘉纪想了一会后,才回答牧思蕾,“救你。”

尽管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但这个答案还是让牧思蕾感觉到满意,她又问道:“为什么呀?”

“因为欢欢身边有江少勋,我贸然去救欢欢的话,江少勋那醋桶打翻了可不是好事。”这一点,沈嘉纪深有感触,特别是最近,江少勋就连自己的儿子都吃醋了起来。

“诶,原来是因为这样。”牧思蕾不高兴哼了哼,看样子,长欢还在沈嘉纪心中占据的比重还是很大。

沈嘉纪听出了牧思蕾的弦外之音,他轻笑地哄着思蕾:“我最爱的就是你了,欢欢以前被江少勋欺负的时候,我不站在欢欢身边,那谁来保护她。”

“不过最近江少勋是通过了考验,所以我现在只疼你一个人。”

沈嘉纪一本正经说出这些肉麻的话语,更加让牧思蕾心花怒放,她扭头看着窗外:“如果你以后敢欺负我,我就告诉我的粉丝。”

“别,你要是告诉粉丝了,他们一口一个唾沫就可以把我给淹没。”

“哦,这么说你以后就是会欺负我咯?”

虽然早就和朋友一起讨论过女人的脑回路比较奇特,比如现在,沈嘉纪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然而在思蕾眼中看起来,却成了这样的意思。

他很冤枉,但还是宠着思蕾,他对思蕾说道:“你还真是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你可以选择沉默高冷的设定,保持高冷范就行了。”

和牧思蕾在一起,尽管有些话是沈嘉纪听不懂的,比如这些设定什么的,但他都会努力去学,也好在,思蕾和他的性格还是很合得来。

在车子抵达沈家的时候,牧思蕾一路上的欢快仿佛都消失了,因为沈家书香味看起来太浓郁了。

按照剧本里,一般书香味浓郁的家庭,好像都不喜欢演戏的媳妇,牧思蕾刚这样想,就看见长欢的儿子从屋里跑了出来。

看见丢丢那瞬间,牧思蕾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她也真的是傻瓜,长欢身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她也是演员呀,她不由得在心里失笑了起来,她这脑袋瓜子到底再想什么。

丢丢跑到牧思蕾身边,抬头响亮地喊了一声:“舅母好!”

“诶,这,我,这……”牧思蕾结结巴巴了起来,她还没有嫁给沈嘉纪呢,忽然被这样的喊,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

倒是这一声让沈嘉纪无比高兴了起来,沈嘉纪揉了揉丢丢的头发:“丢丢真乖。”

“嘿嘿,舅舅,大红包。”

“你这臭小子。”沈嘉纪捏了捏丢丢的鼻子,“你要大红包做什么?”

丢丢悄悄在沈嘉纪的耳边说道:“妈咪生日快到了,我要给妈咪买生日礼物。”

沈嘉纪在听到丢丢这个要求后,顿时就挑了挑眉,小声说道:“那你今晚好好对你舅母,我就看你表现,再考虑要不要给你一个大红包。”

丢丢看了一眼牧思蕾,露出了一点为难的神色,牧思蕾看着他们在窃窃私语,更加心慌了起来,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呀?

为什么这个孩子要这么为难的看着她?

难道是在说她的那些坏话,不不不,不会的,那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她?

在丢丢听完后,终于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对沈嘉纪应道:“好,舅舅,你看我的吧。”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牧思蕾才被带着进去见了一眼沈嘉纪的爷爷。

牧思蕾以为会看见一个严厉又冷酷的老爷子,却没想到在进入家门的时候,就听到了长欢和沈嘉纪爷爷的笑声。

“这是思蕾吧,来来来,让爷爷看看。”

面对沈然的这热情,顿时就让牧思蕾有点不知所措了,她还以为沈嘉纪的爷爷是一个严肃的老头子,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爷子。

长欢还是第一次看见牧思蕾露出窘迫的表情,她扬起唇角,对自己的外公说道:“外公,你把思蕾吓到了。”

“没,没有,爷爷好。”

牧思蕾一紧张,就喊了沈然为爷爷,这一声,让沈然瞬间就心花怒放了起来:“好,好。”

沈然一直在念叨着沈嘉纪独身,看沈嘉纪以前一直在乎自己的事业,他还担心沈嘉纪会永远保持一个人生活,但现在沈嘉纪带回了牧思蕾回来,还是这么漂亮和高挑的小姑娘。

更何况,长欢又一直在说牧思蕾的好,这姑娘的人品还是值得相信的,于是沈然偷偷地朝着沈嘉纪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表示很喜欢这个孙媳妇。

沈嘉纪在看见沈然夸奖牧思蕾的时候,心里也美滋滋的,也不看看他什么眼光,找不到思蕾这样的,他宁愿独身一人。

在晚餐期间,丢丢费力的去讨好牧思蕾,面对这么热情的一家人,思蕾渐渐将陌生感放了下来,很快就融入了整个沈家的大家庭。

而丢丢舅母前舅母后的喊着牧思蕾,更加让牧思蕾不好意思却又满足于此。

长欢看着牧思蕾成功融入进他们的家庭,她高兴到多吃了一碗饭,这样平平淡淡又温馨的生活,正是她所追求的。

饭后。

江少勋带着长欢去消食散步。

月亮斜斜地挂在了空中,皎洁的月光洒了下来,江少勋牵着长欢的手,静静地沿着湖边的小路行走着。

夜晚的风很凉爽,吹在长欢的脸上凉凉的。

江少勋一直护着长欢,生怕她摔着,长欢见江少勋这么紧张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四哥,你太紧张了。”

江少勋煞有其事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前几天在浴室差点滑倒的。”

长欢不好意思嘿嘿一笑,这不是头晕然后差点摔跤么,而那次后,不管她去哪里,他都不放心,即便是在公司上班,也会每个小时打电话来问一次。

即便知道江少勋是在关心自己,但他那样,还是有点让人感觉到很烦。

江少勋牵着长欢站在湖边的凉亭里,湖水里的荷花盛得正开,在风的水吹动中,摇摆得更欢了。

“欢欢。”

江少勋忽然喊了一声,长欢抬头看着江少勋,从江少勋脑袋中的碎片拿出来后,他的头发已经长了出来,整个人又回复成那个最帅气的他。

他伸出手,长欢还以为他又要捧着自己的脸,却没想到他的双手直接捂着了她的耳朵。

一课流星般的花火冲向了天空,在天空中瞬间就炸响了起来,烟花在天空中绽放出了一个美丽的图案,长欢黑色的瞳孔中,倒映着的都是那绚烂的烟花。

她微微张唇,烟花虽美,但却转瞬即逝,所以她甚至舍不得眨眼间,生怕错过这样的美好。

湖岸的另一边。

宋恒正在将一个个烟花点燃,赵程沁则坐在不远处,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抬头看向天空。

宋恒看了一眼赵程沁,见赵程沁的心思都在天空中,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转而点燃了下一个烟花。

“砰”地一声巨响,长欢的耳朵被江少勋给蒙住了,并未让她受到惊吓,她看着天空中那个一箭穿心图案的模样,瞬间就笑了起来:“四哥,是哪对小情侣在搞这样的浪漫?”

江少勋装傻:“不知道呢,也许人家正在求婚呢。”

“那个女孩子一定很幸福。”长欢心里有点小吃味,因为江少勋都没有和她怎么浪漫过。

江少勋渐渐松开了长欢的耳朵,很认真地问道她:“如果你是那个女生,你会答应男生的求婚么?”

长欢哭笑不得地看着江少勋:“如果我爱那个男生,那他愿意这样哄我开心,那我肯定会答应他。”

长欢本意是想让江少勋和自己做一些浪漫的事情,却没想到江少勋瞬间单膝跪地,仿佛变魔术一般,手心上出现了一个戒指盒。

戒指盒上躺着一枚精致又耀眼的戒指,天空中的烟花还在继续炸响着,长欢却好像快昏了过去一样。

她缓了许久,错愕地看着江少勋:“四哥?”

“欢欢,我还没有正式向你求婚过,跟我在一起的时间里,让你受苦了。”

江少勋说得很真诚,长欢轻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眼泪渐渐在眼眶里堆积,以前和江少勋在一起的时候,他是随随便便就在她的指尖上套了一枚戒指。

长欢为了掩盖自己心中快要溢出来的幸福,她轻笑一声,轻抚自己隆起来的腹部:“四哥,你看我们孩子都有了,都老夫老妻了,你这样,会让人笑话的。”

江少勋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欢欢,我还没有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曾经我们错过的,现在开始,我都会一一去弥补,嫁给我。”

江少勋无比的虔诚和认真,长欢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她也想美美的穿一次婚纱,既然江少勋愿意陪她,那她也愿意陪他去做那些没有做过的事情。

江少勋将戒指戴在了长欢的手心上,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吻了吻,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余生,他会好好保护长欢,会和长欢携手到老,不让她再受一点委屈。

江少勋温柔说道:“欢欢,我爱你。”

伴随烟花的盛.开,长欢笑得灿烂:“四哥,我也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