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铸梦1999 >  第413章 江山代有人才出(大结局)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照毛九溪这样教孩子的方式,鄢梦已经吓得不敢生孩子了。

残害祖国的花朵呀!

“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吗?”鄢梦斥责毛九溪道。

“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学数字有什么用?会一点简单的加减乘除就可以了。”毛九溪说。

“表哥。”陈亦云嚼着一根吸管,手捧饮料走了过来:“问你一个问题。假如你去批萨店吃批萨,你想要一个12寸大的批萨,但是服务员告诉我说12寸大的批萨已经卖完了,她可以给你两个6寸大的,你觉得如何?”

毛九溪道:“可以啊,反正还不是嚼烂了吞进肚子里。”

陈亦云伸出食指打了个“叉”,说:“错,圆的面积等于派r的平方,一个12寸的披萨应该等于4个6寸的批萨才对。”

毛九溪:“???”

陈亦云道:“这就是学习数学的好处。”

毛九溪陷入了沉思。

他现在是开影楼的,他现在12寸大幅照片的价格就是按照两张6寸的价格来收取的,按照陈亦云的说法,12寸大幅照片的价格应该按照四张6寸的价格来收取才对呀。

“呃……那个,我有点事,回店里去一趟,你们慢慢玩。”毛九溪说。

“要不要这么勤奋啊,老子结婚还要回店去?”陈骁走过来把手搭在毛九溪的肩膀上问道。

“大概是回去改价目表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表哥记性差,说不定回头就忘了。”陈亦云说。

待毛九溪回到店里的时候,先是把12寸大幅照片的价格改了一下,然后定着20寸、30寸的照片价格发呆。

“表妹刚才是怎么说的?派r的平方,派是多少来着……#¥%¥%&……”

毛九溪终于想通了,当年跟随陈骁的时候,陈骁为什么会督促他去报自考论学习的重要性啊!

作为一个学渣,在学习方面的兴趣本质上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去想了,回头让鄢梦来把价格重新设计过就可以了。

傍晚,陈骁打发完亲朋好友之后,牵着颜荞的手,漫步在长青城的中央公园的人工湖泊边上。

夏日的夕阳在湖波上泛起点点金黄色的波鳞,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结婚了,感觉有什么不同吗?”陈骁问颜荞道。

这些年来,颜荞一直都想要一个名份,但是陈骁总是一拖再拖,这让她的心里很不爽。甚至在得知秦艺回国的时候,还莫名的升起了一丝危机感。

现在好了,有了国家承认的结婚证书,也有了亲朋好友的见证,可是从心理上来讲,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谁又能保证谁就是一辈子的谁呢?

每日相处,除了工作,依然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本质上,毫无变化。

“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一些不同。”颜荞说。

“有什么不同?”陈骁问。

“感觉得到你的真心了,尤其是送我那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时候,说明你很早的时候,心里就有我了。但是吧……也并不见得是好事。”颜荞说。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心里有你,还有什么不好的?”

“你那个时候,跟秦艺分开才两三个月吧。”

“……”

唐初云终于证实了那张名信片的女人公是谁。

她是不小心把名信片掉到了地上,杨晋看到了。唐初云问起之后,杨晋如实回答的。

“这也是个好女孩。”唐初云说。

当她把名信片转交给陈骁的时候,陈骁只是露出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

前世,高中毕业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秦艺,但是却在校友圈里见过秦艺晒的结婚照。

当时陈骁的心里是又酸又苦,所以对那个男人的五官稍微还有一些印象。

凭着脑袋空想是想不出来了,但是对照着这张名信片看,应该就是那个人。

其实秦艺的人生轨迹一直没有被陈骁的重生所改变,留米、工作以及在那边的生活圈子,都跟前世一模一样。唯一有所改变的,应该是因为陈骁而推迟了秦艺跟她的真命天子交往的时间。

可以设想,秦艺的人生轨迹没有被改变,那么她认识这个男生的时间也没有被改变,但是交往时间被推迟了。由此可见,那个男生为了秦艺可以一直等到她改变主意的那天,而且一等就是好几年,他对秦艺的爱慕,远胜陈骁。

秦艺给他寄出的这封名信片,其实是陈骁最好的新婚礼物。

他对秦艺的愧疚还是存在的,毕竟是自己当年的冲动耽误了她。但是秦艺最终能够跟她的真命天子走到一起,也算是一种慰藉。

这种慰藉,远远超过普通礼金带来的效果。

2010年,第一代智能生态城市经过环境检测,达到了模范式的生态城市标准,世纪中源集团的名声已是如日中天。

2018年,第二代智能生态城市落成,陈骁终于做到了把体感设计、人脸识别、无线控制、环境检测、新能源动力等技术相结合。

这是一个真正的,在陈骁的前世也没有实现的样本化城市。

青山环绕,与水相邻,鸟鱼花香。

在这里,实现了人与自然的共存,实现了物种的多样化;

在这里,没有机场,没有燃油型汽车,居住区和商业区由新能源无轨列车输送。整座城市的新能源利用率达到了100%;

在这里,有最智能、最体心的社区服务系统,提高服务质量的同时,还极大的降低了服务成本,老人家和残障人士都可以得到最便捷的帮助。

每一家,每一户都有一个独立的小院,是更人性化的空间创作。

而高度的智能家居使一切都变得更加简单和温馨。

你可以在工作或逛街的时候,设定好厨卫系统,设定好室内通风,控制温度和湿度。

系统可以根据检测到的人脸,自动开合房门,自动设定适合主人的个性化设置。比如光线明暗度、气温高低,弹出主人感兴趣的影音资讯等等。

系统还能与人类进行细致的语音交流。

此时此刻的林栩,就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问:“系统,系统告诉我,男人到底爱什么?”

系统:“男人喜欢温柔贤淑,端庄大方的女人,漂亮不重要。”

林栩:“鬼扯吧,你根本不懂男人,十个男人九个色,还漂亮不重要呢。我看你不要叫人工智能了,你叫人工智障吧!”

系统:“请主人注意断句,本系统说的是:漂亮、不重、要!”

林栩:“你是这么说的吗?”

系统:“请主人注意断句,如有任何疑问,可选择服务中心,进行体验反馈。”

林栩:“看来是得反馈一下了,这语音技术不合格呀,要注意顿号,逗号,句号和省略号的间隔时间才行。”

系统:“如有任何疑问,可选择服务中心,进行体验反馈。”

林栩:“语言词汇也不够丰富。”

系统:“本区八楼主人颜荞邀请林小姐下楼就餐。”

林栩:“告诉她,姑奶奶不打算去。厨卫系统准备晚餐。”

同一栋楼的另一个房间。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追着一个大男孩问道:“曼文哥,你就给我说说这道题怎么做嘛!”

周曼文道:“去去去,找你爸辅导去,没见我正忙着做五年模拟,三年高考吗?”

小女孩道:“曼文哥哥最棒了,长得又帅气,比我爸聪明多了。”

周曼文无奈的拿过小女孩的作业本,看完之后冷笑一声:“这题还不简单?让你爸给你买一辆法拉利,分分钟追上甲车。”

小女孩:“……”

陈骁吃完饭,拿着一本方案书在私人庭院上看着。

“”一个机器人滑动过来,给陈骁递上一杯香茶,是颜荞亲手冲泡的。

人工智能成熟之后,颜荞依然是每天坚持亲自动手弄吃的。

用陈骁的话来说,这样做出来的饭菜才是有灵魂的。

“看什么呢?”颜荞问。

“这是徐维义拟定的第三代智能生态城市的方案。”陈骁说。

“有完没完了?”颜荞有些不满。

“徐维义自己说的,四十岁的年纪正是锐意进取的时候,岂能白白耗费了光阴。”陈骁说。

“他要进取就自己去进取,把你拖下水算什么?你自己说,多少年没有陪我出去旅行了?”颜荞说。

“哦,说到旅行,徐维义在方案中设计了任意门概念,如果能够实现,以后你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避免了舟车劳顿。”

“真的假的?他不是做梦做疯了吧!”

“当然……是假的。”

“我就说嘛!”

“不过也不是全假,他在方案中真的提到了任意门的概念。不过不是说你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而是通过5d全息技术和体感技术相结合,把世界上所有的名胜风景都植入其中。比如你打开夏威易的全息图像,不仅可以观看到立体的景象,听到海浪的声音,还能闻到海水的味道,甚至可以感受到那边的气候、温度、湿度等等。总之一句话,就是身临其境。”

颜荞纳闷道:“徐维义不是搞建筑设计的吗?他能研究这种黑科技?”

陈骁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不断有新的有梦想,也有能力的年轻人涌现出来。徐维义被那小子缠得只有妥协了,才答应他把这项技术考虑到第三代智能生态城市的方案中去。”

颜荞笑道:“就像当年徐维义缠着你要搞智能生态城市似的?”

陈骁道:“估计差不多吧。”

……

“徐总,我这儿有个方案,你给考虑一下吧。”

“老弟啊,你这个方案不现实。现在才2018年,在很多细节上,科技水平是达不到的。不客气的说:投入大、周期长、风险高,这也难怪别的地产公司不给你机会了。”

“就像当年陈总不打算给你机会一样?”

“……,你怎么知道?”

“我爸告诉我的,他一直把你和陈总的事迹挂在嘴边,让我以你们为榜样。”

徐维义愣了一下:“你爸是谁?”

那人道:“武宏祺。”

徐维义换了个坐姿:“小武啊,刚从国外学成归来?我看你这个技术很有卖点,也很有导向性嘛。”

小武:“老实说,徐总,你跟我爸口中的人设有点不一样。”

徐维义:“人嘛,群居动物,如果没有改变社会环境的能力,就要去学会适应这个社会环境,以君共勉。”

2028年,第三代智能生态城市正式落成。

其中最大的卖点,就是“足不出户,饱览世间一切风景”。

陈骁作为一个快五十岁的人,实在是不想奋斗了。

终其一生,已经得到起老天爷给他的第二次机会了。

所以,在一个寂静的夜里,陈骁愤然扔下手中的计划书:“你这不是瞎扯蛋吗?我跟你说,你把地球环境打理好就特么不容易了,想什么火星移民计划呢!”

“爸,做人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莫非你早在少年时代,就能想象出现在的生活环境吗?我念过现代史,你们那一辈的环境糟糕透顶了,您不是一步一步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吗?凭什么到我这儿就不行了?”

“儿子啊,这个世纪中源集团是留着我跟你妈养老用的,你就别祸祸了。”

“哼,跟你们这些老顽固真不什么好说的,我找曼文去。”

周曼文作为当年的孩子王,已经成熟得一匹了。

他语重心长的告诉小陈同志说:“你爸给你房产的吧?”

“嗯,我爸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房子。”

“那好,我们联合小毛、小徐,还有武叔叔,把自己的房产都抵押了,用套出的现金成立一家火星移民计划公司,然后再去找风投。”

“我听说我表哥已经接收了豪运投资公司的管理权,我去跟他谈谈。”

……

2069年,火星移民计划公司最终宣告破产。

小陈同志很失落,他准备找一个见证过奇迹的人聊一聊。

金佛寺,许愿树下。

年近九十岁的颜荞坐在石阶上,手中缓缓的拨弄着佛珠。

听周边的僧侣说,她是来还愿的。

因为颜荞说过,等对方老死的那一天,活着的那个人会来还愿。

“妈。”

“来了?今天是你爸108岁的生忌,去七佛塔给他上柱香吧。”

“108岁?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爸生于1980年,现在2069年呢,不应该是89岁的生忌吗?”

“你爸的年纪应该这么算:(2018-1980) (2069-1999)=108岁。”

“???”

“他答应过会告诉我的,他没有失言。”

七佛塔苑有一对楹联,上书:

“七佛证三际因缘,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佛性遍大千世界;万相乃一心变现,人为空,我尽空,生亦空,空观即不二法门。”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