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吸血鬼姬的综漫之旅 >  第91章 愤怒后萎了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是谁让我们家的心夙这么生气?”

一名眼瞳血红,身穿黑红色铠甲的银发女性从漆黑的门里走出。明明说出的语气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浑身散发的气势仿佛是什么洪水猛兽。

让人想要逃离,逃离内心的恐惧。

“生气什么的不存在,我只是在想,费里德那群家伙喜不喜欢喝会魔法之人的血”我平静的看向北方。

“或许吧,要不要我帮你覆灭那群低等种族?到时候能让你饱餐一顿呢”

扎基笑着环视一群周围的众人。

有兽族,有和心夙过家家游戏的一群人。

每一个被扎基视线扫过的人心脏都像是被大手握住,呼吸困难。明明周围被大雪覆盖,冷汗却从额头流下。

现场也就只有梅柳齐娜有空捂着班妮狄克特和洛琪希的眼睛,让她俩不受到扎基的威慑。

扎基收回目光,伸手接住空中撒下的雪粒。

只要心夙愿意,无数人都能扑上来,成为供心夙玩乐的玩具。

家人?很可笑的东西,在她扎基眼里,这种微不足道的东西基本要多少有多少。

陪着心夙杀戮,陪着心夙疯闹,这种有趣的事情才会让她感到愉悦。

虽然按照心夙的性格,只会以懦弱的方式回避战争,这种如同儿戏一样的慈悲,并不适合她。

那颗心脏,心夙拥有感情的心脏,被那群往世乐土再加上诺亚那老家伙合力搞出的心脏,简直是扒掉猛虎獠牙的利器。

将身上的野性驱散,换来家养感。

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会让心夙的野性再次回归,让她彻底解放天性。

“不用,你要是没收好力一下把世界毁了该咋办?我对战争这些军事问题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想......”说到这,我突然想到旁边还有一群人。

“放心吧,之后我会帮你们讨个公道,后续的死亡人数也记得给我,所以都离开这”

明明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语气,众人的身体抖的像是筛糠,那是上位者的气息,仿佛捏死他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所以他们很快就一哄而散。

留在现场的只有梅柳齐娜、班妮狄克特以及洛琪希,鲁迪乌斯三人组也在兽族们的推搡中离开此地。

“我想着要不要重新建造个国家,比如把阿斯拉王国从地图上抹除,换来我们自己的国家”

“什么嘛,你这和我的计划没区别吧”扎基指了指她自己的头。

“区别很大,你是要毁灭所有人,我则是杀死士兵以及贵族阶级,直接将整个王国改朝换代”

“这不就是一个杀的多一个杀得少吗”

我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向扎基:“你能不能学学我的善良啊,别总想着打打杀杀”

扎基表情古怪,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

复活前吞噬所有宇宙的生命,复活后杀人类眼睛都不带眨的。

这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歪理的?

“梅柳齐娜,你家master善良吗?”扎基对着梅柳齐娜说道。

“善良!”

甚至没有思考,毫不犹豫说出这话的梅柳齐娜让我甚是欣慰,我得意洋洋的看着扎基。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扎基在身后召唤出一道漆黑的门,身体进入到一半的时候她回过头:“什么时候你能支棱起来啊”

说完这些扎基的身体就消失在门里,我则是平淡的转过身走向梅柳齐娜。

什么支棱,只不过是想让我大开杀戒。

触摸过光明的人谁又会再次遁入黑暗,哪怕这道光微不足道,可我依旧渴望。

“那家伙叫扎基,是个喜欢毁灭世界的家伙”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嗯,能感受到”洛琪希点了点头,尽管有梅柳齐娜挡在身前,甚至捂住她的眼睛。

那股死亡的感觉依旧传递到了身体,让人不寒而栗,甚至能明显感受到那人全身散发着不祥气息。

“她的性格是最古怪的,会口吐芬芳,随意杀人,不过她也是最好的朋友”

我拍了拍洛琪希的头,带着她们几人走向裘斯塔夫的家。

德鲁迪亚族的族长裘斯塔夫,是第一个被我收入麾下的家伙,虽然这旅程是为了找鲁迪乌斯,不过刚好一并见了。

现在的我们所在的位置是族长的家。

在场的一共有十个,我、梅柳齐娜、班妮狄克特、洛琪希。泰德路迪亚族的族长裘斯塔夫,他的儿子,担任战士长的裘耶斯,鲁迪乌斯三人以及圣兽。

后面那个是自己挤进来的,毕竟在这里没人敢拦着圣兽。

“战死的兽族我会让米里斯厚葬,并分发钱财补偿,让他们的后代进入骑士团里进行学习”

“非常感谢您,神明大人”裘斯塔夫和裘耶斯同时低下头,对着我感谢道。

“嗯,裘斯塔夫,你怎么也老了啊,明明十几年前还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我有些怅然的说道。

“哈哈,神明大人也说了那是十几年前,您还是和以前一样,根本没有改变呢。我家的基列奴跟着您这些年还算安好?”

一头白发的老者不在意的大笑起来,随后询问起自家六岁起就跟随心夙的女儿。

“成为剑帝了,还会尊敬语言,有空了让你们父女见一见”

“真的吗,居然已经是剑帝了,哎呀,我早就知道基列奴那家伙将来肯定有一番成就”

裘斯塔夫拼命想要压下上弯的嘴角,只是这表情,多少带着点诡异。

随后我看向裘耶斯:“小家伙,长大了呢”

“是啊神明大人,当年我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说什么喜欢您,真的很抱歉”

“那种事啊,别说你了,每个见到我的都会说那种话”我摆了摆手,随后看向鲁迪乌斯小队里的瑞杰路德。

“谢谢你当时请我和阿托吃魔物肉,当时还因不懂语言麻烦你帮忙带路”

瑞杰路德摇了摇头:“保护小孩子,是我的职责,就算你的年龄或许和现在不匹配”

“你什么意思啊,我当年只有十一岁,那时候我还真的是个孩子”

“可是你的样貌”瑞杰路德有些拿不准的挠了挠有些锃亮的光头。

十一岁真的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吗?

裘斯塔夫二人还有洛琪希以及鲁迪乌斯三人也是好奇的看着我,那时候只有十一岁?但是样貌却是这样子。

我揉着怀里班妮狄克特的脸,思索了下。

“毕竟我本人是龙,也是世界上和梅柳齐娜一样最后的纯血龙族,刚开始的婴孩时期会成长迅速,但是到了这个状态身体就不会成长了。也就是说,我以后只有这个十五六岁的模样,梅柳齐娜也是,其他混杂血脉还是会继续成长”

其他人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毕竟他们也没见过这个世界的其他龙族,所以对我的话深信不疑。

只有梅柳齐娜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master说谎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这到底是谁教的啊?

不过这个世界确实没有纯血的,就连奥尔斯帝德和佩尔基乌斯也是杂乱,里面有人类血脉。

“那也就是说,心夙大人现在还是幼年期吗?就算几百年依旧如此?”鲁迪乌斯举手说道。

“你这家伙,居然说我是幼年期。不过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我有个朋友就已经活了三十万年”

在场的人除了梅柳齐娜以及早就听过三十万这个数字的洛琪希没有震惊,其他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如果按照一万年一岁......”鲁迪乌斯说到这,带着复杂的眼神看了眼心夙。

要是他那个世界,这个样子的心夙大概是刚出生的婴儿吧,好吧,要是真的娶了,估计不止是死刑了,就算十大酷刑一起用,再加上各种咒骂最后生不如死都有可能。

不过心夙和洛琪希可都是我的神明啊,可恶,被转移之前居然没带走洛琪希的内衣和心夙的匕首。

就算本尊在场我也不可能再求一件,呜呜,作为心夙洛琪希双教唯一的教徒,没有供奉神明的祭品真是失职啊!

要是没有她俩人,我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走出家门。

“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话,我这人拥有时间概念,因此我现在很珍惜现在的每一刻”心夙摊了下手:“等雨季结束,到时候带你们去米里斯教国玩一下”

过了两个星期左右,洛琪希发现了被关在牢笼里的基斯,他是黑狼之牙的一员,负责后勤。

被关进来是因为赌钱,而且这家伙是一张猴子脸,也是魔族。

因为和洛琪希认识,我只能捏着鼻子算是默认把这家伙从监狱放出来。出乎意料的是这家伙和谁都能聊得来,见到我恭敬的跪下高呼神明大人。

遇到瑞杰路德就是呼喊大爷,其余的不是呼喊大小姐就是少爷,只有鲁迪乌斯被特别关照,称作新人。

俩人勾肩搭背的样子总有一种Gay的发展。

虽然我的身份很特殊,但我还是经常被裘斯塔夫邀请,和瑞杰路德以及裘斯塔夫一起喝酒。

然后谈论过去的经历,虽然旁边也有鲁迪乌斯等人。

虽说内容相当血腥,跟个暴走族一样夸耀当年自己干了多少坏事的行为,他俩的经历总是让我不屑的一笑。

“呵呵,就这?我可是连神明都杀死过,六翼天使更是数不胜数”

总之,对于心夙的实话实说并没人相信,而且因为说出了自己是龙族,就算几十岁也是幼年期。

他们只当是孩子间的玩笑话,甚至会拿出照顾孩子的语气来哄心夙。

明明心夙是神明大人啊,太小瞧人了。

“哈哈,咱们的神明大人真厉害,杀死神明我想都不敢想”裘斯塔夫笑着将心夙杯中的酒满上。

“是啊,如果是几百年前,说不定连魔神拉普拉斯都能杀死”瑞杰路德认真的将下酒菜推到心夙面前。

这一切都被梅柳齐娜看在眼里,尽管她知道心夙说的都是实话,但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已经把master当做小孩了。

给我看清楚啊心夙!不要被两个老头的花言巧语欺骗了!他们这是在哄你玩呢!

“嗝......”

因为一杯杯的浇灌,心夙的眼神逐渐失去聚焦,有些迷茫的被洛琪希和梅柳齐娜搀扶。

“你还是少喝点吧,就算是龙族也不带这么胡乱来”

“洛琪希小姐说的没错,master还是少喝点,不然保不齐哪天被撅”

master和撅对于其他人很陌生,但对鲁迪乌斯绝对熟悉,毕竟生前就是宅男。

master?主人?好家伙,这是什么play吗,哎呀哎呀,以后要不要让艾莉丝和希露菲也这么叫我?

哈哈,这到底是什么养成系啊。

“就算吃生肉我都没关系,只是些酒而已......呕”

刚想继续说下去的心夙捂着嘴打开房门,像是再也忍不住一样,一道纯白的巨大光束突然从心夙的口中喷射而出。

强大的光束瞬间洞穿数十公里,沿着这条光束直线上的树干。

“卧槽!”

在场的众人顿时麻了,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那是一道比人还大的光柱啊。

就算大森林的树木再怎么巨大,这一炮下去也能削掉树木躯干的五分之一。

刚吐完的心夙只感觉头晕眼花,又是一股恶心感从胃里浮现。

“梅柳齐娜!我......我又要吐了......”

“快、快把其他从者都搞出来!”

梅柳齐娜焦急的大喊,只有她一人可没法搞定这个样子的心夙,而且就算阻止,她也舍不得打啊。

所以只能让其他从者帮忙了,真是抱歉,这种欺负心夙的事不能让她一人承担,大家要共享才行。

我颤巍巍的举起手,手背上的刻印顿时绽放出刺眼的红光。

率先到来的是蓝色长发紫红色眼瞳的提亚马特,她的脸上带着焦急:“妈妈来了,不要怕,有我在”

随后赶到的是金色长发与血红瞳孔,手托金色圣杯的索多玛之兽,德拉科。

“master,余前来赴约”

黑红色盔甲礼服一体,金色长发的阿尔托莉雅与另一名手握长枪法杖,一头银色长发的摩根同时出现。

“心夙,是谁欺负的你?”阿尔托莉雅将手放在腰间黑红色长剑的把柄上。

“我的王后,是谁让你不惜动用全部刻印?”摩根面无表情的将法杖敲击地面,一股恐怖的杀意席卷了整座大森林。

“或许只是喝醉了而已”

从阴影处走出一名紫色长发,眼睛被眼罩遮挡,手握两把被锁链缠绕的匕首,美杜莎在打量完心夙的状态后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