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苍老师的超时空双飞之旅 >  第七十章 野心的继承者-3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本以为突袭阿特雷,这下可倒好,非但没能成功袭击对方,却先被对方打了个埋伏。/WwW、qb⑸.coМ//如此看来,阎摩罗王以气所侦查的情况应该没错,阿特雷与那上百万的僵尸大军一定就埋伏在周围……

不过,他们到底藏在哪里?这还是一个谜……

“大家尽量分散,远离那些喷起的血柱……”只闻阎摩罗王一边连连惊呼,一边在人群中疯狂地狂奔着。不过,任由他如何嘶吼劝告,如今却也都已无济于事。将士们早已慌乱做了一团,一个个惊声嘶吼着来回奔逃,已然吓得一个个面如土灰,更早已被漫天飘落的血雨淋成了一个个血人……

“这下可糟了……”望着慌乱的人群,无码儿等将帅早已是毫无办法,将士们一路从边关杀入京都与僵尸大军决战,原本便都已提心吊胆没什么士气,如今又中了阿特雷的埋伏,更是火上浇油,恐怕已没有人能够制止住人群的惊恐疯狂,若是阿特雷此时杀出来,只怕……

说话间,喷得老高的血水已开始幻化成一层层薄薄的血雾,只见那血雾依旧在不停地幻化着,最终竟形成了一张血色的大网,渐渐将整个皇城笼罩了起来,并与皇城几面墙下喷出的血水连成了一体,将将士们毫无遗漏地困在了其中……

“阎摩罗王殿下,这下……这下可怎么办是好啊!”见此情景,无码儿赶紧朝着阎摩罗王快步冲去,惊声问道:“看来我们是中了阿特雷的奸计了!你快想想办法吧……”

“哎!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见阎摩罗王紧紧皱着眉头,忽地又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已察觉出,四周围的魔气正在不断加重,想必是阿特雷暗中埋伏的僵尸大军很快便会冲杀出来!如今之计,唯有让大军镇静下来,若是这般慌乱下去,不等敌人攻击,已然自己丧失了斗志,只能等死!”

正说话间,诸天韦驮也已从一旁冲了过来,厉声喝道:“你们放心,阿特雷虽然厉害,但自身的血之斗气却并没有强大到,足以长久掌控如此大规模血牢的地步,短短的时间内,单凭那些行尸走肉不可能将我们全灭,只要我们小心防备地域,用不了多久,这血牢便会自行化解,到时候我们便能夺路冲杀出去……”

“哈哈哈……不愧是诸天,果然要比其他人镇定许多啊……”此时只闻一阵狂笑声从空而降,众人听闻那笑声传来,更是大惊失色,笑声未落,无码儿、韦驮只见前方一处被鲜血染红的泥浆之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渐渐从泥泞之中鼓起来……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渐渐升起的东西已现出了形来,粗一看,竟是一个人形,随着那人形身上的血色污泥渐渐褪去,那人的五官也渐渐清晰起来……

只见那人一头长发垂胸,面带一抹邪笑,正是“暗魔神”阿特雷……

“阿特雷?!”一见阿特雷终于现身出来,诸天韦驮立时抢先一步冲上前去,没等阿特雷再度开口,手中一对金光闪闪的双锏便已朝着他头上砸去……

哪里知道,眼看着韦驮便要冲到阿特雷的身前时,却觉双脚忽然如同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般,竟再也无法从满地的血腥泥泞之中拔出来,被完完全全固定在了原地上……

“韦驮大神,何必这么冲动呢?”望着神情凝重的韦驮诸天,阿特雷忽地冷冷一笑,随即又道:“说起来,自从我跟随鹰魔殿下逃离了神界,你我就再也不曾见过面了吧?”

“哼!只能说是算你幸运!”诸天韦驮一声冷哼,猛地一瞪眼便又喝道:“自从当日你随着魔朝众人大闹神界后逃离,我便已暗暗起誓,若是再见到你,一定要杀了你这个叛徒!不管我与你父亲曾是八拜之交,也绝不姑息……”

“呵,原来你还记得,我父亲是你的结拜义兄啊!你这个背叛者……”

此话一出,无码儿等人顿时心中大震。这么久以来,大家都只知道韦驮与早已被神族处刑的六道圣君皆为同一时期的诸天,却从未听说过,韦驮竟与六道圣君为结拜兄弟……

“记得又如何?”韦驮皱了皱眉,忽地又冷声喝道:“我原本以为你父亲六道是个大英雄,即便是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他,我也在所不辞!奈何,我这义兄竟是个人面兽心、野心勃勃的家伙,潜伏在神界之中终日酝酿着自己的阴谋,哼,我真是错信了他……”

“野心?即便是有野心,就该被满门抄斩吗?”听了韦驮的话,阿特雷勃然大怒,收敛起唇角的笑容,立时怒声喝道:“即便我父亲是有心要重整神族,却也是为了让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获得真正的自由!相比之下,难道你们更愿意一辈子做大梵天手下的一条狗吗?”

“他破坏了神族数千年来的规矩,理应处死!”韦驮依旧神情激动地道:“不错,当初大梵殿下下令将六道全族诛杀,的确有些过火,但那也是为了防止六道的野心被人所继承,设计图的秘密被其他人所发现,再度危害三界,这又有什么不对?”

“设计图?什么设计图?”一听韦驮的话,无码儿不由地一愣,赶紧转首朝着立在身旁的阎摩罗王问道:“据说当初六道圣君被神族处死,是因为六道圣君违抗命令,擅自带兵冲入魔界,欲将魔朝彻底毁灭,这与什么设计图又有何关系?难道这事情还另有隐情?”

面对无码儿的发问,阎摩罗王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沉沉点了点头……

无码儿一见阎摩罗王不愿多说,立时又继续追问道:“喂!你们神族到底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事情?那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能说……”阎摩罗王别过脸去,冷声答道:“事关我神族机密,恕我无法实言相告……”

“是因为生化神兵兽的设计图……”不等阎摩罗王话音落下,却闻诸天韦驮已在前方头也不回地说道。

一听这话,阎摩罗王立时大怒,扬声便朝着韦驮喝道:“韦驮!那事情已被列为机密,你怎能说出来?难道你忘了大梵殿下曾说过的话吗?”

“如今说也无妨……”只闻韦驮又再度开口答道:“当初大梵殿下唯恐那事件泄露出去,只是怕有人继承六道圣君的野心,再度利用那设计图危害三界!不过,显然我们还是未能阻止事态的发展。既然如今阿特雷已经继承了父亲的野心,并且将事情做到了无法挽回的局面,我们又何必继续顾及呢?”

“这……”

阎摩罗王一阵犹豫,立时只闻无码儿又在一旁喝道:“喂!你们这两个老东西,到底是在隐瞒着我们什么?你们到底是说不说?”

“那好,我便告诉你吧……”阎摩罗王叹了口气,顿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其实,第二次屠魔战争时期,六道圣君被处死的原因不过是个幌子。若只是因为六道违抗大梵殿下之命,即便是要处死,也只需处死他一人,然而其整个家族却都被处斩,这一结果,本来便是漏洞百出。不过,时隔这么久,事情的真相倒也早已被隐瞒了下来,所以才一直不曾有人提出疑惑。其实……其实六道圣君一族之所以被全部诛杀,其中的主要原因,便是因为那张生化神兵兽设计图……”

“生化神兵兽设计图?那是什么东西?为何六道圣君会拥有那种东西?”无码儿继续追问道。

“所谓的生化神兵兽设计图,本出自上古三大仙人之一的西红柿仙人之手。西红柿仙人曾专门负责我神族法宝的开发研制,虬龙帝君被大梵天等‘四方天帝’联手消灭之后,大梵殿下便将虬龙的尸身交给了西红柿仙人,命西红柿仙人将其尸身解剖,并研究其身体构造的奥妙,希望能制造出能力超越于一般法宝之上、更为强悍的生化神兵来,如此一来,最终才有了之后浑身上下具备数百件法宝的无敌神兵兽-虬龙,不过,因为神兵兽-虬龙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未免为三界造成灾难,于是大梵殿下下令将虬龙永久封印,并将唯一懂得制造神兵兽的大仙人西红柿囚禁到了异世之中,以免神兵兽的设计图泄露……”阎摩罗王说到这里忽然顿了顿,又叹了口气,这才继续说道:“不过,第二次屠魔战争前期,因魔朝实力过于强大,大梵殿下不得已只得再度启用生化神兵兽-虬龙,并且从异世-马勒戈壁大草原之中,将已被囚禁了数千年之久的西红柿仙人暂时放了出来,因为他是这世上唯一能够驾驭虬龙的人。但西红柿仙人必定是负罪之躯,大梵殿下又怕他在战役中带领虬龙叛离神族,于是便选中身为第二次屠魔战争神族统帅的六道圣君作为虬龙的第二任驾驭者,强行逼迫西红柿仙人将虬龙的驾驭方法传授于六道圣君……两人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秘密接触,也正是在那段时间之中,原本对神族忠心不二的六道圣君,从西红柿仙人的口中得知了很多上古时期不为人知的事件,其中也包括大梵殿下如何不择手段的设伏杀害虬龙帝君、凤凰帝王两位盘古之力的继承者,并且从虬龙帝君的身上夺取了苍龙之力,于是,在西红柿仙人的挑唆下,六道圣君开始变质,更决定推翻大梵殿下对神族的统治,重新开辟一个新的神界……于是,六道圣君从西红柿仙人的手中继承了生化神兵兽的设计图,并准备在第二次屠魔战争结束之后,利用手中的设计图暗中创造更多的生化神兵,用以覆灭神、魔两族,开辟一个崭新的天地……不过很可惜,原本极为机密的计划,却因为六道圣君一名亲信的背叛而泄露,最终在六道圣君尚未着手行动之前,大梵殿下便先一步展开了行动,更借机处死了六道圣君。为了防止六道圣君的家人之中有人得知此计划,并继承他的野心,于是大梵殿下只能痛下狠心,将整个六道家族全部诛灭……”

“原来……原来是这样啊……”

无码儿顿时震惊了,他着实没有想到,当初的圣战之中,竟然还隐藏着如此的阴谋。

然而此时却见阎摩罗王神情凝重地低下了头,似乎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不过话没出口,却已闭口不语……

“继续说呀?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呢?”阿特雷的神情渐渐地扭曲着,再度用冰冷地眼神望向了被自己施法固定在身前的诸天韦驮,冷冷一笑,忽又说道:“韦驮叔叔,接下来的事情,我看还是留给你自己来说吧……”

“当然,我韦驮问心无愧!”韦驮一字一顿地答道,然而,从他神情之中,却还是能听出些许地慌乱,“是我,是我出卖了自己的结义兄弟-六道……当初我与六道圣君结拜为兄弟,彼此心照不宣。西红柿仙人与六道着手叛乱之时,他更在计划展开之前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我,本以为与我这结义兄弟一同开辟一个新的世界,然而我却背叛了他,将他的阴谋全部告知了大梵殿下……”

“是你?”无码儿立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顿了顿,忽地又冷声问道:“韦驮殿下,你当时为何要这么做?”

“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六道圣君毁了这世界……”诸天韦驮冷冰冰答道:“当时三界正处于第二次屠魔战争末期,眼看着众生便要从战乱之中解脱出来,重新过上好日子,若是此时此刻六道圣君再度发起战争,这三界尚未恢复元气,必将再度生灵涂炭!我怎能眼睁睁看着他如此胡作非为而不管?”

“哈哈,你这家伙就不要再找借口了……”忽闻阿特雷冷笑一声,又继续说道:“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难道真的就能安抚你心中的愧疚?你出卖我的父亲,还不是为了讨好大梵天?若不是如此,单凭你在神界的战绩,又怎能升任为诸天一职?而揭发我父亲的计划,正是你提升功绩最好的方法……”

“我……”

“你不必多说……”不等韦驮说话,只闻阿特雷怒吼一声,双眼也开始红润了起来,“韦驮,我已默默等候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能手刃你这个叛徒,以慰我父在天之灵……”

说话间,只见阿特雷猛地一挥手,脚边的泥浆立时腾空而起,在他右手中化为了一把血红色的长剑-伏羲圣剑,朝着已被自己以血色斗气禁锢在身前不能行动的韦驮胸口刺去……

“韦驮!纳命来吧……”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