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红衣女修 >  第七百零五章 冬雨战魂枪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多年前的薛大仙对待壴雨是这般。多年后的今日,壴雨境界如此之高,他还能依旧这般……

心中渐生敬佩情,蔻寒云也用传音之术向薛大仙表达了自己的敬意。但回答道他的却是,薛大仙无情之嘲讽,话里话外皆是暗讽蔻寒云要背离家乡的话语……

此音入耳,蔻寒云也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壴雨此次离开的并非是“牛河星域”,而是“飘零界”。并且此一行,路远无归期……

洞府外,一方桌,话语不多的慢品茶水间,有人陆续的离开。

第一个离开的薛大仙,他至始至终也没有将壴雨看做主上。短暂离开几百载归来后,薛大仙对壴雨的态度不会有变。他们之间没有情分,有的只是薛大仙对壴雨相送炼器之道的感谢。

但此感谢,薛大仙自觉也已经回报,现在的他,也自然不会久留。

对于薛大仙,壴雨没有多说什么,但壴雨却看见,彼此之间有着‘因果线’的存在!这也就代表着,无论薛大仙表现的多么不在意,可是其内心之中,已经将壴雨视为友……

而壴雨也不是喜欢告别的人,有些事她已然做了,但也不会言出。

直至多年后,旧仇寻来期,薛大仙望着向来不问世事,却在此刻挺身而出的 “金蝉大族”,渐渐明白了什么……

在薛大仙离开后,蔻寒云也随即离开。他不同于薛大仙,有意追随壴雨,哪怕是去往其它界面。只是,在离开之前,他还有许多要告别的人,和许多要交代安排的事情。

毕竟,蔻寒云的家,在这里,他所在意的人,也在这里……

当蔻寒云离开后,只剩下了桃盼疏与那名年轻的黑袍女子。

这三人,相互之间的话最少,但却是最亲近的人。血脉之情,浓与水,更何况三人来自‘鬼宗’,宗族之情传承有序。

而最要紧的是,这三中,有两人都曾是‘鬼宗’桃家祖。要知晓,能在‘鬼宗’成为老祖,绝对都是超然修。虽然壴雨是后被誉称‘鬼宗’桃家祖,但也自是超然修……

“先祖,晚辈先行退下了……”将手中品到无味的茶水放下,桃盼疏慢慢站起身来,退后一步向壴雨施礼道。

“苦你再等下一位烛晨修了……”略微点了下头,壴雨望着桃盼疏,一切都放在了心底中。

眼神交汇,桃盼疏只道一声“不苦”,紧接着向壴雨深深一拜之,转身飘然而去。

此刻,陪在壴雨身边的年轻女修士,名叫桃攸七,也是桃盼疏等待了多年的烛晨修……

“烛晨”虽是破碎界面,却也绝非有限之星空,其内所存在着的修仙星辰与文明,不计其数。虽然,其中的大多数都无法走上‘升仙台’,迈入“飘零界”。可是,‘鬼宗’所在的那片星空,绝非唯一……

桃盼疏曾幻想过许多次,自己最终会等来一位怎样的烛晨修来代替自己的‘开悟宗’老祖的位置。可是,无论他怎么幻想也没有想到,居然来了一位自己的族人。虽未曾谋面,但一见之,血脉便为之沸腾!

这种沸腾,远远超过了他瞧见壴雨来到‘开悟宗’时的反应。毕竟,壴雨的桃家血脉来自桃真,又属于逆天换命得来,自成一脉。而这桃攸七,在血脉之上,与桃盼疏同属一脉,不论备份,只谈远近,当属至亲!

因此,桃盼疏对桃攸七格外疼爱,算得上是将自己能够给予的都给予了。只是,壴雨一句话,便改变了一切。

桃盼疏不得不与桃攸七分离,也不得不再等候一位烛晨修接替自己的位置。

哪怕孤独岁月他乡日,喜逢血脉至亲暖。哪怕早已大乘可追仙,终等来者鹏旋回……

桃盼疏的苦,壴雨知晓。但桃盼疏口中的“不苦”,也没有欺骗。

几人之中,唯有桃盼疏迈入了大乘,最明白什么是‘仙境’!他能够感受到,壴雨所凝聚的‘本源’多么特殊。虽不明白这是‘本源’的特殊,还是‘道’的特殊。但桃盼疏明白,壴雨走时之境界,与回来之境界,截然不同间所用时间太过短暂。这种强,已经非言语可形容。故此,桃攸七能跟随壴雨身后,乃是大造化,他身为同脉之长,自是高兴……

那句不苦,也当真不苦!

桃盼疏走了,只剩下了桃攸七与壴雨二人。

壴雨始终不言,只是想看看岳希言是否会出现。其实,她可以动用‘因果’来看,只是她不愿意罢了……

此刻壴雨的心境很平静,但心情却尤为的复杂。一方面,她希望岳希言出现。一方面,她又不希望岳希言出现。这种反复正是她的性格使然!

壴雨重情,却也害怕情之牵绊!她希望岳希言出现,是重情,但更多的是将对吴静儿思念放在了岳希言身上。她不希望岳希言出现,也是害怕需要承担岳希言出现后的一切。

毕竟,岳希言当真出现,自己就要带她离开。至此,牵绊出现,不利于仙途,也不利于道……

“仙尊,我们何时动身?”几日的光阴后,桃攸七向壴雨开了口。

她没有同桃盼疏一样唤壴雨先祖,而是应壴雨的要求,唤其仙尊。在桃攸七看来,这似乎是一种不愿亲近的表现。但其实,这正是壴雨愿意亲近的表现。

“你倦了吗?”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壴雨挑眉一笑道。

“没有…只是好奇……”摇了摇头,桃攸七回答道。

见此,壴雨又端起了茶杯,有些感叹道:

“随时可以走,只是我还没有想好,要先去何地。”

在壴雨前来‘开悟宗’之前,姜离突然找到了自己。他只言了一句抱歉,便大方的将自己的‘道如意’交给了壴雨。嘱咐壴雨百年之后归还就可,他自己有要紧的事要办,无法应约送壴雨前去“云海界”了。

对此,壴雨自是乐的开怀,但还未问清姜离有何要紧事,他便已然用‘空间本源’打开了一片空间,跨步而去……

“传说中仙尊您可不是一位举棋不定的人。”望着有些苦恼的壴雨,桃攸七想了一想后,最终说出了心中言。

而壴雨闻之,不免来了兴趣,反问道:“是吗?传说中我是怎样的人?”

“不好说,文献记载的很少,只有先祖自传中曾提过点点。但也应该是被刻意抹去了……”话语显得有些隐晦,桃攸七的眼睛也避开了壴雨……

这桃攸七口中的先祖自传,正是桃二离开‘鬼宗’前,按照族规记录下自传生平。其中,修炼的心得体会皆完好,只是情之一字,大多被抹去……

“所以,你所说的我,只是你认为的我。对吗?”一杯茶入口,壴雨慢声道。

“对吧……”桃攸七想了想,如此回答道。

至此,壴雨摸了摸自己腰间的‘芥子葫芦’,笑着望向桃攸七,也在心中决定了去之方向。

她,必定是要去往“云海界”!只是,她并非是要去“奇珍星域”,而是要去“朱雀星”所在界面的界面通道位置。

其中的原因,也许并非壴雨的主观意愿。但当桃攸七被壴雨送入内‘芥子葫芦’的一方世界,她看着一个只有元婴期境界的粉面小修士,一直追问她也没有冬儿下落时,方才在其不断的话语中明白,壴雨犹豫不定,却最终决定去往最危险之地的原因所在……

洞府外,只剩下了壴雨一人,她依旧品着茶,等着客迎门。

只是,现在她等的是蔻寒云归来,并非是岳希言的出现。

一杯茶,慢慢的品着,有些乏了。

灵光一闪之间,一张竹椅出现,壴雨躺在其上,慢慢的睡去……

来自破碎界面的威压之中,存在一颗孤独的星辰。

它,独自为舞,却不知为何照亮了一片星空。它没有日月相伴,却乐得逍遥自赏。

绚彩的灵光逐渐成形,一袭红衣的壴雨站在此片星空中,远远的观望着,嘴中念道:““朱雀星”……”

这颗星辰是“朱雀星”,当年壴雨来时只有踏古期,神识也无法笼罩此星辰。但现在,位远神识探,早已清楚全貌,却迟迟不动。

她所担心的有很多,但最终那一步,却是要迈出的。只是,在迈出前,她还想等一等……

而此刻,“朱雀星”上唯一的一名修士,穿着一件布蓝衣衫,就安安静静的盘坐在山洞之中。

他是王仙尊,他已然感知到了壴雨的出现,却也同壴雨一样,迟迟未动……

“以他的境界修为,若真心想害我,也不该等如此久。”心中一言,壴雨等待了良久后,不再有任何的试探,一步迈出,却以跨过空间,来到了“朱雀星”的面前。

但,就当壴雨要飞向那片雪山时,一道红芒直射而来。

这红芒的速度很快,但这种快是对凡人而言。对于壴雨这样的修士,神识笼罩之下,这红芒是什么,她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轰”!

一种肉眼可见的波动在“朱雀星”外传来,一种持续不断的“嗡嗡”之声回荡在宇宙之中!

此刻,壴雨的右手伸了出去,一柄红色的长枪被她有些颤抖的握在手中。

此枪,六尺一寸,不能算是长枪,但却正合适壴雨这种身形的女修士使用。

此枪,枪身为木,却有一种无法忽略的金属质感,若仔细去看,枪身之上有一种极为复杂的符文。似字,沧桑。但却不是字,更像是箓符!

此枪,枪头一尺余,散发着微微蓝芒,似不会消散。而最为奇特的是,在枪头与枪身的连接处有一树根交盘着的太极形结冰。

“小辈,天地正鉴,取之一名,因果自结。”

一种沧桑中带着沙哑的声音传来,壴雨微微有些愣神,但下一刻就清醒了过来,心底澎湃的握紧着这柄长枪,一字字讲道:“天地鉴,吾予‘冬雨战魂枪’自证其名!天地,一立!”

话语落,壴雨将这柄自己暂且无法控制的‘冬雨战魂枪’一甩之下立于身侧,眼眶渐渐湿润间小声道:“冬儿,大师姐感受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