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百年厉魂之重相思 >  第四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肌肤赛雪,身上一股长居高位的尊贵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此刻手里把玩着一块丝铁非铁的古老令牌,正是徐北孤身上那块升仙令。

徐北孤有些急促爬了起来,脸上不知缘由的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脑袋有些异样的混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主位女子一眼。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肌肤赛雪,身上一股长居高位的尊贵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此刻手里把玩着一块丝铁非铁的古老令牌,正是徐北孤身上那块升仙令。

徐北孤有些急促爬了起来,脸上不知缘由的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脑袋有些异样的混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主位女子一眼。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肌肤赛雪,身上一股长居高位的尊贵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此刻手里把玩着一块丝铁非铁的古老令牌,正是徐北孤身上那块升仙令。

徐北孤有些急促爬了起来,脸上不知缘由的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脑袋有些异样的混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主位女子一眼。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肌肤赛雪,身上一股长居高位的尊贵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此刻手里把玩着一块丝铁非铁的古老令牌,正是徐北孤身上那块升仙令。

徐北孤有些急促爬了起来,脸上不知缘由的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脑袋有些异样的混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主位女子一眼。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肌肤赛雪,身上一股长居高位的尊贵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此刻手里把玩着一块丝铁非铁的古老令牌,正是徐北孤身上那块升仙令。

徐北孤有些急促爬了起来,脸上不知缘由的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脑袋有些异样的混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主位女子一眼。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肌肤赛雪,身上一股长居高位的尊贵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此刻手里把玩着一块丝铁非铁的古老令牌,正是徐北孤身上那块升仙令。

徐北孤有些急促爬了起来,脸上不知缘由的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脑袋有些异样的混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主位女子一眼。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肌肤赛雪,身上一股长居高位的尊贵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此刻手里把玩着一块丝铁非铁的古老令牌,正是徐北孤身上那块升仙令。

徐北孤有些急促爬了起来,脸上不知缘由的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脑袋有些异样的混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主位女子一眼。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肌肤赛雪,身上一股长居高位的尊贵气势让人不敢直视,此刻手里把玩着一块丝铁非铁的古老令牌,正是徐北孤身上那块升仙令。

徐北孤有些急促爬了起来,脸上不知缘由的绯红一片,心跳加速,脑袋有些异样的混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主位女子一眼。那一夜,徐北孤一刻不敢停留的走了一宿,天亮时正好走出树林,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就这样又连续走了八天,一共二十余日的餐风露宿,徐北孤早已活脱脱浑身脏得像个小乞丐,鞋子走坏了一只,只能用些野草自个儿简单的做了一只草鞋,还别说,走得久了,草鞋也是挺舒服的。

此刻徐北孤站在一个小山丘上,举目吃惊的望着眼前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峰峦起伏,巍峨壮观,再往高处看去,山峰高耸入云,只见山腰处白云环绕,看不清山顶真容,山上林木密布,峻石奇岩,兽鸣之声久久不绝。

山阴处有一条不知名大河绵桓流淌不见尽头,走得近了,河中水流湍急,水质清澈,河上一座可容三人并排同行的木桥横跨两岸,走过木桥,来到山道入口处,一块石碑立于路旁,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三个古朴大字,许是常年风吹日晒,颜料早已褪色得严重,看不清字是写的什么,徐北孤蹲下身子用手心擦了擦碑面,只能模糊的认出前面一个雁字,后面一个山字。

心中暗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么高的山峰,肯定是神仙住的地方,龙坑山和其比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土包,一路的劳累困顿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满腔换上了兴奋喜悦之感,起身拾路而上,整条山道都是用内蕴黑色纹路的灰色石板铺设而成,沿着山顶方向蔓延上去,仿似一条盘山巨蟒。

走不到一小段,徐北孤便再也没有半点兴奋之感了,整个人如同瞬间被浇了一头冷水,心中隐隐不安害怕,因为山道两旁的树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猴子,张牙咧齿的啼鸣个不停,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笼子。

徐北孤只得硬着头皮加快了步伐,喘气声越来越沉,也不知是何原因,猴子只是在树上攀爬跟随,却没有一只敢扑上来争抢,古怪之极。

大半日后,徐北孤终于见到了老道士口中描述的八角石亭,其一脸苍白的趴在石亭台阶上喘个不停,许是一口气走得急了,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累死,说来也怪,那些猴子没有再跟上来,完全不见了踪影。

气力稍缓,徐北孤放下背后竹笼子,用手揉了揉肩膀,一连背了多日,胸前和肩膀都被麻绳勒出了血痕,涩痛酸痒不已,打开竹笼,熟练的一把抓住老母鸡的两扇翅膀将其提了出来,母鸡早已奄奄一息,甚至好几日没有下蛋了,想到下蛋,徐北孤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今天一整天还没吃过半点东西,干粮也吃光了,鸡没下蛋也就啥也没吃,方才上来得急,也忘了在河边喝点水。

“母鸡阿母鸡,只能委屈你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等我得道成仙,你肯定也会随着我成仙的。”说完,在地上找了一块边缘锋利的石头,学着老道士平时杀鸡的样子,闭着眼对着鸡脖子用力一抹,睁眼一看,咦,没有出血!

鸡感到疼痛开始扑通扑通的想要反抗,徐北孤被折腾得烦了,一股狠劲上来,使出浑身力气用力一割,“哗”的一声,鸡血飙射出来,赶紧忍着恶心一手抓着鸡翅膀,一手掰起鸡脖子,顺着八角石亭淋上一大圈。

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涨红了脸,手上微微颤抖,嘴里不断的和老母鸡道歉,光嘴里说着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转身在石亭旁挖了个坑,把鸡给埋了下去,双手合十装模作样的拜了拜,这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铃铃铃”一阵铃铛声响起,把徐北孤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石亭上八个角分别都挂着一枚铃铛,被风吹起,声音悠扬传来,刚刚杀生,心中难免还有些不安,只得回到石亭中就地坐着,祈盼着神仙早点到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仙人没来,太阳却开始西斜,黑夜前最后一抹余晖迸发最后的光亮照在徐北孤脸上,许是饿极,许是连日的疲惫还有期间巨大的心理压力,不知不觉靠着石亭昏睡了过去,梦里老道士在给他买老吴家的牛肉饼,甚是好吃,刚美滋滋的吃不到两口,正想再咬下去时,手中的牛肉饼突然变成了一只母鸡,双眼大冒红光对着他的嘴巴恶狠狠的啄了下去。

“啊!!!”徐北孤霍然惊醒,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哎哟!”一男一女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觉头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磕碰到什么,痛得又倒了下去直咧嘴,一只手捂着额头擦拭。

疼痛稍减,徐北孤这才定神查看,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一双灵动大眼此刻气鼓鼓的怒视着他,同样的一只手也在额头上来回抚摸。

少女一身雪白衫裙上绣着朵朵淡墨色梅花,一头乌黑长发绾成了双髻,小巧琼鼻下樱桃小嘴嫣红,衬得整张俏脸细致清丽,徐北孤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间忘了额头的疼痛,不由看得有些痴了。

“哼,看够了吗,师叔师伯们都在等着问你话呢。”少女看着他呆呆的模样,越想越气,双手插着腰嗔道,额头处一片绯红。

“我,我,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徐北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唐突了,眼光有些躲闪,不敢直视少女,四周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之内,温柔的阳光透过大门照射进来,像晶莹的光球洒落在地面上,再弹射而起,照亮了整座大殿。

大殿之上除了右边坐着一个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外,还坐着四个宫装貌美女子,左二右一,特别是居中最前方处坐有一人,此人相貌美艳之极,脸如温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