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错水红颜 >  第四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林夕经过长时间的自主训练,梦境能力就如同撒了手的氢气球一样,直上云霄。就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不止。每当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一张照片,再编一个故事,就会进入自己想要的梦境。他在梦境里面踩过金字塔、爬过长城、去过亚马逊森林、看过北极的企鹅和不在南极的北极熊,更夸张的是他在一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海底捞鱼吃。

哈哈哈这一切真的是太爽了,这完全就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实中的他那就不一样了,梦终究是梦,永远变不了现实。变得了的是那一差再差的成绩,上课的时候根本不好好读书了,每天拿笔画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图案,看不懂的字符。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林夕却一点不没有复习功课的样子,更让同桌萌萌感到疑惑的是“怎么上课林夕老是傻笑啊”。老师看到林夕在讲台下傻笑,总会多多注意到他,以为这些题都看懂了,结果站起来回答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讲课老师就非常生气。

萌萌不经意间问道:“林夕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奇怪哎。”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哈哈哈”

“你不会是脑子被打的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林夕些许生气的说到:“你才脑子出问题了,我脑子可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聪明。”

跟他在一起做同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夕对自己发小脾气。在萌萌眼睛里,林夕一直类似于一个懦弱胆小鬼。

萌萌温馨提示:“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期末考试了吗?”

“我知道啊,这不是在复习功课吗?”

“可是看不出你有多认真啊,一直在我旁边傻笑,老师让你答题你也傻笑,吃饭的时候你也在傻笑,放学回家也不跟我打招呼了,还在..........”

“你才傻笑类,那是智慧般蒙娜丽莎的微笑。”

看到林夕顶了自己两次嘴,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但是萌萌还是想知道傻笑之后的真相是什么,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可怜的林夕~

“我只是担心你,因为快要考试了,到时候你考得成绩不好,可能会留级。”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旁边的反应。“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呢,但是考不好,可能都不在一个学区了,更别说在一个班级了。”

“考不考的好,我们都不在一个班级,它是随机分配的。”

“这个可以跟老师说的,又不是什么上班职位。再说了,你就这么想留级在读一年吗?”

“我......”林夕被问住了,最近的确光知道玩,做白日梦,都不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你有什么心里话,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快跟我讲讲。”问这么多,也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没遇到什么,我就是学不下去,没时间学.....”

萌萌特别想知道,但是试探了一下,好像不是张嘴就能说的问题,那也就没了办法,不去管他了。

片刻停顿之后,林夕的心里开始纠结,其实还是想跟萌萌说下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她讲,刚才是不是冷漠人家了。

“我那个.......就是最近吧......”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表达。

萌萌没有扭头,直面的盯着书本:“嗯。”

“就是萌萌......那个你做梦吗?”

“哦?什么做梦。”

前因后果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同桌讲了一个遍,萌萌听完之后对他的想象能力十分赞赏,控制梦境的阐述认为也非同一般。美中不足的就是语言组织表达有限,没办法把那种梦境的世界用及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出来。这对每个人的小时候来说,不都一样吗?想得出说不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就是很会做梦对吧。”

这个总结实不是过于简单了?

“额...好像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还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时候能超过我呢,白担心了,你这个对学习没有成绩没有帮助啊。”

“这.........。”好像的确没有帮助,马上就考试了,想一些没用的。

说到这里,萌萌也就明白了,满足了好奇心,仅此而已,对林夕的做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稍有尴尬的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种能力的使用程度,仅限于自娱自乐。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改变,和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外人所不知,这在社会环境上来说是非常苦恼的。

“难道这种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林夕努力的想象着,自己的这个白日做梦的能力到底能应用在哪个行业领域?还是说完全没用的东西耽误了自己的学业,真的把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吗?等到我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去公司应聘职位的时候,别人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如果这样回答,不是很滑稽吗?难道还能现场睡一觉展示一下?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

回到家中的林夕心事重重,平时都是抢着手机玩,这次回到家中什么也没有干,躺在床上发呆。

“林夕你最近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好的高中啊。”汪庆雪问道

“妈,我上的是初二也就是8年纪。”

“啥意思?高中都考不上吗?”

“意思就是这次是期末考试,考的是初三,离高中还差的远呢!”林夕无奈的回答到,“连自己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也算是没谁了。”

“你才多大了,就学会顶嘴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父亲是谁?他是做什么职业的?”林夕突然想起来父亲,转移话题。

“你的父亲名字叫人渣,我怀你的时候,他就跟我离婚了。除了判给我点钱,一无所有。”

“多少啊?”

“多少你问这个干嘛,一百多万吧,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咱家有一百万啊,这么有钱吗?”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怪不得妈妈不工作。

“这不都让你给花了,每天都要好几十,当年我也是那种住别墅的贵妇。”

额,还都让林夕给花了。

林夕:“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忘记了,十几年没联系了,哎~现在你妈妈我没有什么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问这么多,也不见你做作业,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赶紧做作业去。”

大人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能拐着弯扯到你的学习成绩上。

其实现在的林夕跟妈妈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一时的得逞,变忘记了自我。考试也来了,成绩还不好,再加上妈妈的质疑,都给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忽然间。林夕经过长时间的自主训练,梦境能力就如同撒了手的氢气球一样,直上云霄。就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不止。每当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一张照片,再编一个故事,就会进入自己想要的梦境。他在梦境里面踩过金字塔、爬过长城、去过亚马逊森林、看过北极的企鹅和不在南极的北极熊,更夸张的是他在一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海底捞鱼吃。

哈哈哈这一切真的是太爽了,这完全就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实中的他那就不一样了,梦终究是梦,永远变不了现实。变得了的是那一差再差的成绩,上课的时候根本不好好读书了,每天拿笔画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图案,看不懂的字符。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林夕却一点不没有复习功课的样子,更让同桌萌萌感到疑惑的是“怎么上课林夕老是傻笑啊”。老师看到林夕在讲台下傻笑,总会多多注意到他,以为这些题都看懂了,结果站起来回答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讲课老师就非常生气。

萌萌不经意间问道:“林夕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奇怪哎。”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哈哈哈”

“你不会是脑子被打的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林夕些许生气的说到:“你才脑子出问题了,我脑子可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聪明。”

跟他在一起做同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夕对自己发小脾气。在萌萌眼睛里,林夕一直类似于一个懦弱胆小鬼。

萌萌温馨提示:“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期末考试了吗?”

“我知道啊,这不是在复习功课吗?”

“可是看不出你有多认真啊,一直在我旁边傻笑,老师让你答题你也傻笑,吃饭的时候你也在傻笑,放学回家也不跟我打招呼了,还在..........”

“你才傻笑类,那是智慧般蒙娜丽莎的微笑。”

看到林夕顶了自己两次嘴,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但是萌萌还是想知道傻笑之后的真相是什么,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可怜的林夕~

“我只是担心你,因为快要考试了,到时候你考得成绩不好,可能会留级。”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旁边的反应。“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呢,但是考不好,可能都不在一个学区了,更别说在一个班级了。”

“考不考的好,我们都不在一个班级,它是随机分配的。”

“这个可以跟老师说的,又不是什么上班职位。再说了,你就这么想留级在读一年吗?”

“我......”林夕被问住了,最近的确光知道玩,做白日梦,都不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你有什么心里话,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快跟我讲讲。”问这么多,也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没遇到什么,我就是学不下去,没时间学.....”

萌萌特别想知道,但是试探了一下,好像不是张嘴就能说的问题,那也就没了办法,不去管他了。

片刻停顿之后,林夕的心里开始纠结,其实还是想跟萌萌说下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她讲,刚才是不是冷漠人家了。

“我那个.......就是最近吧......”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表达。

萌萌没有扭头,直面的盯着书本:“嗯。”

“就是萌萌......那个你做梦吗?”

“哦?什么做梦。”

前因后果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同桌讲了一个遍,萌萌听完之后对他的想象能力十分赞赏,控制梦境的阐述认为也非同一般。美中不足的就是语言组织表达有限,没办法把那种梦境的世界用及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出来。这对每个人的小时候来说,不都一样吗?想得出说不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就是很会做梦对吧。”

这个总结实不是过于简单了?

“额...好像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还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时候能超过我呢,白担心了,你这个对学习没有成绩没有帮助啊。”

“这.........。”好像的确没有帮助,马上就考试了,想一些没用的。

说到这里,萌萌也就明白了,满足了好奇心,仅此而已,对林夕的做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稍有尴尬的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种能力的使用程度,仅限于自娱自乐。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改变,和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外人所不知,这在社会环境上来说是非常苦恼的。

“难道这种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林夕努力的想象着,自己的这个白日做梦的能力到底能应用在哪个行业领域?还是说完全没用的东西耽误了自己的学业,真的把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吗?等到我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去公司应聘职位的时候,别人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如果这样回答,不是很滑稽吗?难道还能现场睡一觉展示一下?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

回到家中的林夕心事重重,平时都是抢着手机玩,这次回到家中什么也没有干,躺在床上发呆。

“林夕你最近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好的高中啊。”汪庆雪问道

“妈,我上的是初二也就是8年纪。”

“啥意思?高中都考不上吗?”

“意思就是这次是期末考试,考的是初三,离高中还差的远呢!”林夕无奈的回答到,“连自己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也算是没谁了。”

“你才多大了,就学会顶嘴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父亲是谁?他是做什么职业的?”林夕突然想起来父亲,转移话题。

“你的父亲名字叫人渣,我怀你的时候,他就跟我离婚了。除了判给我点钱,一无所有。”

“多少啊?”

“多少你问这个干嘛,一百多万吧,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咱家有一百万啊,这么有钱吗?”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怪不得妈妈不工作。

“这不都让你给花了,每天都要好几十,当年我也是那种住别墅的贵妇。”

额,还都让林夕给花了。

林夕:“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忘记了,十几年没联系了,哎~现在你妈妈我没有什么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问这么多,也不见你做作业,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赶紧做作业去。”

大人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能拐着弯扯到你的学习成绩上。

其实现在的林夕跟妈妈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一时的得逞,变忘记了自我。考试也来了,成绩还不好,再加上妈妈的质疑,都给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忽然间。林夕经过长时间的自主训练,梦境能力就如同撒了手的氢气球一样,直上云霄。就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不止。每当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一张照片,再编一个故事,就会进入自己想要的梦境。他在梦境里面踩过金字塔、爬过长城、去过亚马逊森林、看过北极的企鹅和不在南极的北极熊,更夸张的是他在一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海底捞鱼吃。

哈哈哈这一切真的是太爽了,这完全就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实中的他那就不一样了,梦终究是梦,永远变不了现实。变得了的是那一差再差的成绩,上课的时候根本不好好读书了,每天拿笔画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图案,看不懂的字符。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林夕却一点不没有复习功课的样子,更让同桌萌萌感到疑惑的是“怎么上课林夕老是傻笑啊”。老师看到林夕在讲台下傻笑,总会多多注意到他,以为这些题都看懂了,结果站起来回答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讲课老师就非常生气。

萌萌不经意间问道:“林夕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奇怪哎。”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哈哈哈”

“你不会是脑子被打的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林夕些许生气的说到:“你才脑子出问题了,我脑子可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聪明。”

跟他在一起做同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夕对自己发小脾气。在萌萌眼睛里,林夕一直类似于一个懦弱胆小鬼。

萌萌温馨提示:“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期末考试了吗?”

“我知道啊,这不是在复习功课吗?”

“可是看不出你有多认真啊,一直在我旁边傻笑,老师让你答题你也傻笑,吃饭的时候你也在傻笑,放学回家也不跟我打招呼了,还在..........”

“你才傻笑类,那是智慧般蒙娜丽莎的微笑。”

看到林夕顶了自己两次嘴,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但是萌萌还是想知道傻笑之后的真相是什么,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可怜的林夕~

“我只是担心你,因为快要考试了,到时候你考得成绩不好,可能会留级。”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旁边的反应。“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呢,但是考不好,可能都不在一个学区了,更别说在一个班级了。”

“考不考的好,我们都不在一个班级,它是随机分配的。”

“这个可以跟老师说的,又不是什么上班职位。再说了,你就这么想留级在读一年吗?”

“我......”林夕被问住了,最近的确光知道玩,做白日梦,都不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你有什么心里话,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快跟我讲讲。”问这么多,也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没遇到什么,我就是学不下去,没时间学.....”

萌萌特别想知道,但是试探了一下,好像不是张嘴就能说的问题,那也就没了办法,不去管他了。

片刻停顿之后,林夕的心里开始纠结,其实还是想跟萌萌说下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她讲,刚才是不是冷漠人家了。

“我那个.......就是最近吧......”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表达。

萌萌没有扭头,直面的盯着书本:“嗯。”

“就是萌萌......那个你做梦吗?”

“哦?什么做梦。”

前因后果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同桌讲了一个遍,萌萌听完之后对他的想象能力十分赞赏,控制梦境的阐述认为也非同一般。美中不足的就是语言组织表达有限,没办法把那种梦境的世界用及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出来。这对每个人的小时候来说,不都一样吗?想得出说不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就是很会做梦对吧。”

这个总结实不是过于简单了?

“额...好像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还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时候能超过我呢,白担心了,你这个对学习没有成绩没有帮助啊。”

“这.........。”好像的确没有帮助,马上就考试了,想一些没用的。

说到这里,萌萌也就明白了,满足了好奇心,仅此而已,对林夕的做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稍有尴尬的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种能力的使用程度,仅限于自娱自乐。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改变,和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外人所不知,这在社会环境上来说是非常苦恼的。

“难道这种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林夕努力的想象着,自己的这个白日做梦的能力到底能应用在哪个行业领域?还是说完全没用的东西耽误了自己的学业,真的把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吗?等到我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去公司应聘职位的时候,别人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如果这样回答,不是很滑稽吗?难道还能现场睡一觉展示一下?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

回到家中的林夕心事重重,平时都是抢着手机玩,这次回到家中什么也没有干,躺在床上发呆。

“林夕你最近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好的高中啊。”汪庆雪问道

“妈,我上的是初二也就是8年纪。”

“啥意思?高中都考不上吗?”

“意思就是这次是期末考试,考的是初三,离高中还差的远呢!”林夕无奈的回答到,“连自己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也算是没谁了。”

“你才多大了,就学会顶嘴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父亲是谁?他是做什么职业的?”林夕突然想起来父亲,转移话题。

“你的父亲名字叫人渣,我怀你的时候,他就跟我离婚了。除了判给我点钱,一无所有。”

“多少啊?”

“多少你问这个干嘛,一百多万吧,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咱家有一百万啊,这么有钱吗?”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怪不得妈妈不工作。

“这不都让你给花了,每天都要好几十,当年我也是那种住别墅的贵妇。”

额,还都让林夕给花了。

林夕:“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忘记了,十几年没联系了,哎~现在你妈妈我没有什么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问这么多,也不见你做作业,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赶紧做作业去。”

大人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能拐着弯扯到你的学习成绩上。

其实现在的林夕跟妈妈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一时的得逞,变忘记了自我。考试也来了,成绩还不好,再加上妈妈的质疑,都给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忽然间。林夕经过长时间的自主训练,梦境能力就如同撒了手的氢气球一样,直上云霄。就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不止。每当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一张照片,再编一个故事,就会进入自己想要的梦境。他在梦境里面踩过金字塔、爬过长城、去过亚马逊森林、看过北极的企鹅和不在南极的北极熊,更夸张的是他在一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海底捞鱼吃。

哈哈哈这一切真的是太爽了,这完全就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实中的他那就不一样了,梦终究是梦,永远变不了现实。变得了的是那一差再差的成绩,上课的时候根本不好好读书了,每天拿笔画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图案,看不懂的字符。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林夕却一点不没有复习功课的样子,更让同桌萌萌感到疑惑的是“怎么上课林夕老是傻笑啊”。老师看到林夕在讲台下傻笑,总会多多注意到他,以为这些题都看懂了,结果站起来回答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讲课老师就非常生气。

萌萌不经意间问道:“林夕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奇怪哎。”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哈哈哈”

“你不会是脑子被打的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林夕些许生气的说到:“你才脑子出问题了,我脑子可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聪明。”

跟他在一起做同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夕对自己发小脾气。在萌萌眼睛里,林夕一直类似于一个懦弱胆小鬼。

萌萌温馨提示:“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期末考试了吗?”

“我知道啊,这不是在复习功课吗?”

“可是看不出你有多认真啊,一直在我旁边傻笑,老师让你答题你也傻笑,吃饭的时候你也在傻笑,放学回家也不跟我打招呼了,还在..........”

“你才傻笑类,那是智慧般蒙娜丽莎的微笑。”

看到林夕顶了自己两次嘴,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但是萌萌还是想知道傻笑之后的真相是什么,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可怜的林夕~

“我只是担心你,因为快要考试了,到时候你考得成绩不好,可能会留级。”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旁边的反应。“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呢,但是考不好,可能都不在一个学区了,更别说在一个班级了。”

“考不考的好,我们都不在一个班级,它是随机分配的。”

“这个可以跟老师说的,又不是什么上班职位。再说了,你就这么想留级在读一年吗?”

“我......”林夕被问住了,最近的确光知道玩,做白日梦,都不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你有什么心里话,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快跟我讲讲。”问这么多,也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没遇到什么,我就是学不下去,没时间学.....”

萌萌特别想知道,但是试探了一下,好像不是张嘴就能说的问题,那也就没了办法,不去管他了。

片刻停顿之后,林夕的心里开始纠结,其实还是想跟萌萌说下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她讲,刚才是不是冷漠人家了。

“我那个.......就是最近吧......”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表达。

萌萌没有扭头,直面的盯着书本:“嗯。”

“就是萌萌......那个你做梦吗?”

“哦?什么做梦。”

前因后果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同桌讲了一个遍,萌萌听完之后对他的想象能力十分赞赏,控制梦境的阐述认为也非同一般。美中不足的就是语言组织表达有限,没办法把那种梦境的世界用及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出来。这对每个人的小时候来说,不都一样吗?想得出说不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就是很会做梦对吧。”

这个总结实不是过于简单了?

“额...好像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还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时候能超过我呢,白担心了,你这个对学习没有成绩没有帮助啊。”

“这.........。”好像的确没有帮助,马上就考试了,想一些没用的。

说到这里,萌萌也就明白了,满足了好奇心,仅此而已,对林夕的做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稍有尴尬的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种能力的使用程度,仅限于自娱自乐。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改变,和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外人所不知,这在社会环境上来说是非常苦恼的。

“难道这种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林夕努力的想象着,自己的这个白日做梦的能力到底能应用在哪个行业领域?还是说完全没用的东西耽误了自己的学业,真的把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吗?等到我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去公司应聘职位的时候,别人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如果这样回答,不是很滑稽吗?难道还能现场睡一觉展示一下?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

回到家中的林夕心事重重,平时都是抢着手机玩,这次回到家中什么也没有干,躺在床上发呆。

“林夕你最近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好的高中啊。”汪庆雪问道

“妈,我上的是初二也就是8年纪。”

“啥意思?高中都考不上吗?”

“意思就是这次是期末考试,考的是初三,离高中还差的远呢!”林夕无奈的回答到,“连自己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也算是没谁了。”

“你才多大了,就学会顶嘴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父亲是谁?他是做什么职业的?”林夕突然想起来父亲,转移话题。

“你的父亲名字叫人渣,我怀你的时候,他就跟我离婚了。除了判给我点钱,一无所有。”

“多少啊?”

“多少你问这个干嘛,一百多万吧,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咱家有一百万啊,这么有钱吗?”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怪不得妈妈不工作。

“这不都让你给花了,每天都要好几十,当年我也是那种住别墅的贵妇。”

额,还都让林夕给花了。

林夕:“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忘记了,十几年没联系了,哎~现在你妈妈我没有什么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问这么多,也不见你做作业,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赶紧做作业去。”

大人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能拐着弯扯到你的学习成绩上。

其实现在的林夕跟妈妈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一时的得逞,变忘记了自我。考试也来了,成绩还不好,再加上妈妈的质疑,都给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忽然间。林夕经过长时间的自主训练,梦境能力就如同撒了手的氢气球一样,直上云霄。就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不止。每当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一张照片,再编一个故事,就会进入自己想要的梦境。他在梦境里面踩过金字塔、爬过长城、去过亚马逊森林、看过北极的企鹅和不在南极的北极熊,更夸张的是他在一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海底捞鱼吃。

哈哈哈这一切真的是太爽了,这完全就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实中的他那就不一样了,梦终究是梦,永远变不了现实。变得了的是那一差再差的成绩,上课的时候根本不好好读书了,每天拿笔画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图案,看不懂的字符。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林夕却一点不没有复习功课的样子,更让同桌萌萌感到疑惑的是“怎么上课林夕老是傻笑啊”。老师看到林夕在讲台下傻笑,总会多多注意到他,以为这些题都看懂了,结果站起来回答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讲课老师就非常生气。

萌萌不经意间问道:“林夕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奇怪哎。”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哈哈哈”

“你不会是脑子被打的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林夕些许生气的说到:“你才脑子出问题了,我脑子可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聪明。”

跟他在一起做同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夕对自己发小脾气。在萌萌眼睛里,林夕一直类似于一个懦弱胆小鬼。

萌萌温馨提示:“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期末考试了吗?”

“我知道啊,这不是在复习功课吗?”

“可是看不出你有多认真啊,一直在我旁边傻笑,老师让你答题你也傻笑,吃饭的时候你也在傻笑,放学回家也不跟我打招呼了,还在..........”

“你才傻笑类,那是智慧般蒙娜丽莎的微笑。”

看到林夕顶了自己两次嘴,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但是萌萌还是想知道傻笑之后的真相是什么,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可怜的林夕~

“我只是担心你,因为快要考试了,到时候你考得成绩不好,可能会留级。”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旁边的反应。“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呢,但是考不好,可能都不在一个学区了,更别说在一个班级了。”

“考不考的好,我们都不在一个班级,它是随机分配的。”

“这个可以跟老师说的,又不是什么上班职位。再说了,你就这么想留级在读一年吗?”

“我......”林夕被问住了,最近的确光知道玩,做白日梦,都不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你有什么心里话,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快跟我讲讲。”问这么多,也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没遇到什么,我就是学不下去,没时间学.....”

萌萌特别想知道,但是试探了一下,好像不是张嘴就能说的问题,那也就没了办法,不去管他了。

片刻停顿之后,林夕的心里开始纠结,其实还是想跟萌萌说下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她讲,刚才是不是冷漠人家了。

“我那个.......就是最近吧......”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表达。

萌萌没有扭头,直面的盯着书本:“嗯。”

“就是萌萌......那个你做梦吗?”

“哦?什么做梦。”

前因后果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同桌讲了一个遍,萌萌听完之后对他的想象能力十分赞赏,控制梦境的阐述认为也非同一般。美中不足的就是语言组织表达有限,没办法把那种梦境的世界用及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出来。这对每个人的小时候来说,不都一样吗?想得出说不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就是很会做梦对吧。”

这个总结实不是过于简单了?

“额...好像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还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时候能超过我呢,白担心了,你这个对学习没有成绩没有帮助啊。”

“这.........。”好像的确没有帮助,马上就考试了,想一些没用的。

说到这里,萌萌也就明白了,满足了好奇心,仅此而已,对林夕的做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稍有尴尬的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种能力的使用程度,仅限于自娱自乐。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改变,和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外人所不知,这在社会环境上来说是非常苦恼的。

“难道这种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林夕努力的想象着,自己的这个白日做梦的能力到底能应用在哪个行业领域?还是说完全没用的东西耽误了自己的学业,真的把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吗?等到我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去公司应聘职位的时候,别人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如果这样回答,不是很滑稽吗?难道还能现场睡一觉展示一下?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

回到家中的林夕心事重重,平时都是抢着手机玩,这次回到家中什么也没有干,躺在床上发呆。

“林夕你最近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好的高中啊。”汪庆雪问道

“妈,我上的是初二也就是8年纪。”

“啥意思?高中都考不上吗?”

“意思就是这次是期末考试,考的是初三,离高中还差的远呢!”林夕无奈的回答到,“连自己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也算是没谁了。”

“你才多大了,就学会顶嘴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父亲是谁?他是做什么职业的?”林夕突然想起来父亲,转移话题。

“你的父亲名字叫人渣,我怀你的时候,他就跟我离婚了。除了判给我点钱,一无所有。”

“多少啊?”

“多少你问这个干嘛,一百多万吧,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咱家有一百万啊,这么有钱吗?”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怪不得妈妈不工作。

“这不都让你给花了,每天都要好几十,当年我也是那种住别墅的贵妇。”

额,还都让林夕给花了。

林夕:“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忘记了,十几年没联系了,哎~现在你妈妈我没有什么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问这么多,也不见你做作业,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赶紧做作业去。”

大人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能拐着弯扯到你的学习成绩上。

其实现在的林夕跟妈妈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一时的得逞,变忘记了自我。考试也来了,成绩还不好,再加上妈妈的质疑,都给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忽然间。林夕经过长时间的自主训练,梦境能力就如同撒了手的氢气球一样,直上云霄。就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不止。每当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一张照片,再编一个故事,就会进入自己想要的梦境。他在梦境里面踩过金字塔、爬过长城、去过亚马逊森林、看过北极的企鹅和不在南极的北极熊,更夸张的是他在一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海底捞鱼吃。

哈哈哈这一切真的是太爽了,这完全就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实中的他那就不一样了,梦终究是梦,永远变不了现实。变得了的是那一差再差的成绩,上课的时候根本不好好读书了,每天拿笔画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图案,看不懂的字符。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林夕却一点不没有复习功课的样子,更让同桌萌萌感到疑惑的是“怎么上课林夕老是傻笑啊”。老师看到林夕在讲台下傻笑,总会多多注意到他,以为这些题都看懂了,结果站起来回答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讲课老师就非常生气。

萌萌不经意间问道:“林夕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奇怪哎。”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哈哈哈”

“你不会是脑子被打的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林夕些许生气的说到:“你才脑子出问题了,我脑子可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聪明。”

跟他在一起做同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夕对自己发小脾气。在萌萌眼睛里,林夕一直类似于一个懦弱胆小鬼。

萌萌温馨提示:“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期末考试了吗?”

“我知道啊,这不是在复习功课吗?”

“可是看不出你有多认真啊,一直在我旁边傻笑,老师让你答题你也傻笑,吃饭的时候你也在傻笑,放学回家也不跟我打招呼了,还在..........”

“你才傻笑类,那是智慧般蒙娜丽莎的微笑。”

看到林夕顶了自己两次嘴,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但是萌萌还是想知道傻笑之后的真相是什么,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可怜的林夕~

“我只是担心你,因为快要考试了,到时候你考得成绩不好,可能会留级。”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旁边的反应。“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呢,但是考不好,可能都不在一个学区了,更别说在一个班级了。”

“考不考的好,我们都不在一个班级,它是随机分配的。”

“这个可以跟老师说的,又不是什么上班职位。再说了,你就这么想留级在读一年吗?”

“我......”林夕被问住了,最近的确光知道玩,做白日梦,都不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你有什么心里话,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快跟我讲讲。”问这么多,也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没遇到什么,我就是学不下去,没时间学.....”

萌萌特别想知道,但是试探了一下,好像不是张嘴就能说的问题,那也就没了办法,不去管他了。

片刻停顿之后,林夕的心里开始纠结,其实还是想跟萌萌说下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她讲,刚才是不是冷漠人家了。

“我那个.......就是最近吧......”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表达。

萌萌没有扭头,直面的盯着书本:“嗯。”

“就是萌萌......那个你做梦吗?”

“哦?什么做梦。”

前因后果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同桌讲了一个遍,萌萌听完之后对他的想象能力十分赞赏,控制梦境的阐述认为也非同一般。美中不足的就是语言组织表达有限,没办法把那种梦境的世界用及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出来。这对每个人的小时候来说,不都一样吗?想得出说不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就是很会做梦对吧。”

这个总结实不是过于简单了?

“额...好像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还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时候能超过我呢,白担心了,你这个对学习没有成绩没有帮助啊。”

“这.........。”好像的确没有帮助,马上就考试了,想一些没用的。

说到这里,萌萌也就明白了,满足了好奇心,仅此而已,对林夕的做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稍有尴尬的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种能力的使用程度,仅限于自娱自乐。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改变,和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外人所不知,这在社会环境上来说是非常苦恼的。

“难道这种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林夕努力的想象着,自己的这个白日做梦的能力到底能应用在哪个行业领域?还是说完全没用的东西耽误了自己的学业,真的把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吗?等到我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去公司应聘职位的时候,别人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如果这样回答,不是很滑稽吗?难道还能现场睡一觉展示一下?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

回到家中的林夕心事重重,平时都是抢着手机玩,这次回到家中什么也没有干,躺在床上发呆。

“林夕你最近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好的高中啊。”汪庆雪问道

“妈,我上的是初二也就是8年纪。”

“啥意思?高中都考不上吗?”

“意思就是这次是期末考试,考的是初三,离高中还差的远呢!”林夕无奈的回答到,“连自己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也算是没谁了。”

“你才多大了,就学会顶嘴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父亲是谁?他是做什么职业的?”林夕突然想起来父亲,转移话题。

“你的父亲名字叫人渣,我怀你的时候,他就跟我离婚了。除了判给我点钱,一无所有。”

“多少啊?”

“多少你问这个干嘛,一百多万吧,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咱家有一百万啊,这么有钱吗?”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怪不得妈妈不工作。

“这不都让你给花了,每天都要好几十,当年我也是那种住别墅的贵妇。”

额,还都让林夕给花了。

林夕:“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忘记了,十几年没联系了,哎~现在你妈妈我没有什么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问这么多,也不见你做作业,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赶紧做作业去。”

大人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能拐着弯扯到你的学习成绩上。

其实现在的林夕跟妈妈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一时的得逞,变忘记了自我。考试也来了,成绩还不好,再加上妈妈的质疑,都给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忽然间。林夕经过长时间的自主训练,梦境能力就如同撒了手的氢气球一样,直上云霄。就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不止。每当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一张照片,再编一个故事,就会进入自己想要的梦境。他在梦境里面踩过金字塔、爬过长城、去过亚马逊森林、看过北极的企鹅和不在南极的北极熊,更夸张的是他在一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海底捞鱼吃。

哈哈哈这一切真的是太爽了,这完全就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实中的他那就不一样了,梦终究是梦,永远变不了现实。变得了的是那一差再差的成绩,上课的时候根本不好好读书了,每天拿笔画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图案,看不懂的字符。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林夕却一点不没有复习功课的样子,更让同桌萌萌感到疑惑的是“怎么上课林夕老是傻笑啊”。老师看到林夕在讲台下傻笑,总会多多注意到他,以为这些题都看懂了,结果站起来回答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讲课老师就非常生气。

萌萌不经意间问道:“林夕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奇怪哎。”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哈哈哈”

“你不会是脑子被打的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林夕些许生气的说到:“你才脑子出问题了,我脑子可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聪明。”

跟他在一起做同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夕对自己发小脾气。在萌萌眼睛里,林夕一直类似于一个懦弱胆小鬼。

萌萌温馨提示:“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期末考试了吗?”

“我知道啊,这不是在复习功课吗?”

“可是看不出你有多认真啊,一直在我旁边傻笑,老师让你答题你也傻笑,吃饭的时候你也在傻笑,放学回家也不跟我打招呼了,还在..........”

“你才傻笑类,那是智慧般蒙娜丽莎的微笑。”

看到林夕顶了自己两次嘴,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但是萌萌还是想知道傻笑之后的真相是什么,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可怜的林夕~

“我只是担心你,因为快要考试了,到时候你考得成绩不好,可能会留级。”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旁边的反应。“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呢,但是考不好,可能都不在一个学区了,更别说在一个班级了。”

“考不考的好,我们都不在一个班级,它是随机分配的。”

“这个可以跟老师说的,又不是什么上班职位。再说了,你就这么想留级在读一年吗?”

“我......”林夕被问住了,最近的确光知道玩,做白日梦,都不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你有什么心里话,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快跟我讲讲。”问这么多,也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没遇到什么,我就是学不下去,没时间学.....”

萌萌特别想知道,但是试探了一下,好像不是张嘴就能说的问题,那也就没了办法,不去管他了。

片刻停顿之后,林夕的心里开始纠结,其实还是想跟萌萌说下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她讲,刚才是不是冷漠人家了。

“我那个.......就是最近吧......”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表达。

萌萌没有扭头,直面的盯着书本:“嗯。”

“就是萌萌......那个你做梦吗?”

“哦?什么做梦。”

前因后果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同桌讲了一个遍,萌萌听完之后对他的想象能力十分赞赏,控制梦境的阐述认为也非同一般。美中不足的就是语言组织表达有限,没办法把那种梦境的世界用及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出来。这对每个人的小时候来说,不都一样吗?想得出说不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就是很会做梦对吧。”

这个总结实不是过于简单了?

“额...好像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还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时候能超过我呢,白担心了,你这个对学习没有成绩没有帮助啊。”

“这.........。”好像的确没有帮助,马上就考试了,想一些没用的。

说到这里,萌萌也就明白了,满足了好奇心,仅此而已,对林夕的做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稍有尴尬的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种能力的使用程度,仅限于自娱自乐。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改变,和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外人所不知,这在社会环境上来说是非常苦恼的。

“难道这种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林夕努力的想象着,自己的这个白日做梦的能力到底能应用在哪个行业领域?还是说完全没用的东西耽误了自己的学业,真的把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吗?等到我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去公司应聘职位的时候,别人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如果这样回答,不是很滑稽吗?难道还能现场睡一觉展示一下?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

回到家中的林夕心事重重,平时都是抢着手机玩,这次回到家中什么也没有干,躺在床上发呆。

“林夕你最近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好的高中啊。”汪庆雪问道

“妈,我上的是初二也就是8年纪。”

“啥意思?高中都考不上吗?”

“意思就是这次是期末考试,考的是初三,离高中还差的远呢!”林夕无奈的回答到,“连自己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也算是没谁了。”

“你才多大了,就学会顶嘴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父亲是谁?他是做什么职业的?”林夕突然想起来父亲,转移话题。

“你的父亲名字叫人渣,我怀你的时候,他就跟我离婚了。除了判给我点钱,一无所有。”

“多少啊?”

“多少你问这个干嘛,一百多万吧,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咱家有一百万啊,这么有钱吗?”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怪不得妈妈不工作。

“这不都让你给花了,每天都要好几十,当年我也是那种住别墅的贵妇。”

额,还都让林夕给花了。

林夕:“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忘记了,十几年没联系了,哎~现在你妈妈我没有什么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问这么多,也不见你做作业,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赶紧做作业去。”

大人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能拐着弯扯到你的学习成绩上。

其实现在的林夕跟妈妈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一时的得逞,变忘记了自我。考试也来了,成绩还不好,再加上妈妈的质疑,都给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忽然间。林夕经过长时间的自主训练,梦境能力就如同撒了手的氢气球一样,直上云霄。就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不止。每当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一张照片,再编一个故事,就会进入自己想要的梦境。他在梦境里面踩过金字塔、爬过长城、去过亚马逊森林、看过北极的企鹅和不在南极的北极熊,更夸张的是他在一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海底捞鱼吃。

哈哈哈这一切真的是太爽了,这完全就自己的世界。但是现实中的他那就不一样了,梦终究是梦,永远变不了现实。变得了的是那一差再差的成绩,上课的时候根本不好好读书了,每天拿笔画一些别人看不懂的图案,看不懂的字符。

马上就期末考试了,林夕却一点不没有复习功课的样子,更让同桌萌萌感到疑惑的是“怎么上课林夕老是傻笑啊”。老师看到林夕在讲台下傻笑,总会多多注意到他,以为这些题都看懂了,结果站起来回答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讲课老师就非常生气。

萌萌不经意间问道:“林夕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奇怪哎。”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非常奇怪,哈哈哈”

“你不会是脑子被打的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林夕些许生气的说到:“你才脑子出问题了,我脑子可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聪明。”

跟他在一起做同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夕对自己发小脾气。在萌萌眼睛里,林夕一直类似于一个懦弱胆小鬼。

萌萌温馨提示:“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就期末考试了吗?”

“我知道啊,这不是在复习功课吗?”

“可是看不出你有多认真啊,一直在我旁边傻笑,老师让你答题你也傻笑,吃饭的时候你也在傻笑,放学回家也不跟我打招呼了,还在..........”

“你才傻笑类,那是智慧般蒙娜丽莎的微笑。”

看到林夕顶了自己两次嘴,不敢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了,但是萌萌还是想知道傻笑之后的真相是什么,不会真的被打傻了吧。可怜的林夕~

“我只是担心你,因为快要考试了,到时候你考得成绩不好,可能会留级。”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旁边的反应。“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呢,但是考不好,可能都不在一个学区了,更别说在一个班级了。”

“考不考的好,我们都不在一个班级,它是随机分配的。”

“这个可以跟老师说的,又不是什么上班职位。再说了,你就这么想留级在读一年吗?”

“我......”林夕被问住了,最近的确光知道玩,做白日梦,都不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你有什么心里话,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快跟我讲讲。”问这么多,也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没遇到什么,我就是学不下去,没时间学.....”

萌萌特别想知道,但是试探了一下,好像不是张嘴就能说的问题,那也就没了办法,不去管他了。

片刻停顿之后,林夕的心里开始纠结,其实还是想跟萌萌说下最近的事情,该怎么跟她讲,刚才是不是冷漠人家了。

“我那个.......就是最近吧......”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表达。

萌萌没有扭头,直面的盯着书本:“嗯。”

“就是萌萌......那个你做梦吗?”

“哦?什么做梦。”

前因后果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同桌讲了一个遍,萌萌听完之后对他的想象能力十分赞赏,控制梦境的阐述认为也非同一般。美中不足的就是语言组织表达有限,没办法把那种梦境的世界用及其生动的语言描绘出来。这对每个人的小时候来说,不都一样吗?想得出说不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就是很会做梦对吧。”

这个总结实不是过于简单了?

“额...好像说了半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还以你的学习成绩,考试的时候能超过我呢,白担心了,你这个对学习没有成绩没有帮助啊。”

“这.........。”好像的确没有帮助,马上就考试了,想一些没用的。

说到这里,萌萌也就明白了,满足了好奇心,仅此而已,对林夕的做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稍有尴尬的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种能力的使用程度,仅限于自娱自乐。对自己人生未来的改变,和应用场景也一无所知。外人所不知,这在社会环境上来说是非常苦恼的。

“难道这种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吗?”林夕努力的想象着,自己的这个白日做梦的能力到底能应用在哪个行业领域?还是说完全没用的东西耽误了自己的学业,真的把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吗?等到我谈恋爱的时候,女朋友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去公司应聘职位的时候,别人问我有什么优点,我:“我会做梦”。如果这样回答,不是很滑稽吗?难道还能现场睡一觉展示一下?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

回到家中的林夕心事重重,平时都是抢着手机玩,这次回到家中什么也没有干,躺在床上发呆。

“林夕你最近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了,能不能考个好的高中啊。”汪庆雪问道

“妈,我上的是初二也就是8年纪。”

“啥意思?高中都考不上吗?”

“意思就是这次是期末考试,考的是初三,离高中还差的远呢!”林夕无奈的回答到,“连自己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也算是没谁了。”

“你才多大了,就学会顶嘴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父亲是谁?他是做什么职业的?”林夕突然想起来父亲,转移话题。

“你的父亲名字叫人渣,我怀你的时候,他就跟我离婚了。除了判给我点钱,一无所有。”

“多少啊?”

“多少你问这个干嘛,一百多万吧,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咱家有一百万啊,这么有钱吗?”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怪不得妈妈不工作。

“这不都让你给花了,每天都要好几十,当年我也是那种住别墅的贵妇。”

额,还都让林夕给花了。

林夕:“那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忘记了,十几年没联系了,哎~现在你妈妈我没有什么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样。问这么多,也不见你做作业,不是马上期末考试了,赶紧做作业去。”

大人就是这样,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能拐着弯扯到你的学习成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