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西路军 >  第21章激战白墩子恶战红柳园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章激战白墩子,恶战红柳园

白墩子地势较高且有水源,自古以来就是安西通往新jiang戈壁滩上的一个供行人歇脚的“驿站”。不知从哪个年代开始,墩墙被人用石灰刷白,故得此名。这里仅住有几户人家。

4月6日晨,左支队赶到白墩子。刚开始生火做饭,水未烧开,马家军的骑兵就追来了。程世才军长和李ian念政委命令部队撤到白墩子外围,依托沙岭,向敌骑猛烈射击。敌人正面进攻受挫,又从两翼包抄过来,结果又遭红军痛击。敌人潮水般退了下去。红军趁机迅速向西北方向转移。

天快黑时,红军到达距白墩子5公里的红柳园子。红柳园子是西进新jiang必经之地,甘新公路从中穿过,周围尽是戈壁滩,路边干涸的河床上生长着一丛丛红柳。

红军刚刚到这里,敌骑就追来了。马家骑兵迅速冲破红军防线,将红军分割开来。程世才立即组织有子弹的战士向敌人反击,并命令二六八团参谋长饶子健带领一个连,迅速抢占南侧一个沙包,用排子枪射击敌人。二六八团三营副营长带着九连,挥舞大刀反击敌人。

红军指战员击退了敌骑多次冲锋,击毙敌五九五团二营营长马汝良等军官数名,击毙敌兵100余名。最后红军指战员乘夜分散突围,沿甘新公路旁边的电线杆子向西北疾进。

红柳园子之战是西路军西征最后一战。八十九师参谋长刘雄武、二六七团政委陈智才、总部译电组长陈茂生等00多名左支队指战员牺牲在这里,担任掩护任务的近百名红军战士被敌俘虏。

第二十二章尾声

星星峡是甘肃进入新jiang的要隘,在新jiang境内,甘新公路从中穿过,被敌军冲散的红军指战员靠北斗星辨别方向,艰难地向星星峡走去。当时,新jiang边防督办盛世才由于受苏联和中国共chan党的影响,倾向进步,和中gong建立了统一战线。4月7日,第一批红军指战员到达星星峡,受到新jiang边务处官兵的热情接待。至4月底,到达星星峡的红军指战员有400余人。悲壮的红西路军西征,至此结束。

一些被俘的红西路军指战员,在多方努力下,也陆续回到了革命的怀抱。

7月

●中gong中央决定,派谢觉哉任兰州红军联络处中央代表。谢觉哉与甘肃省代主席贺耀组在辛亥革命时期同是湖南革命党人,在长沙参加推翻清朝封建制度斗争,建立有革命友谊。谢觉哉来兰州的任务就是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营救西路军战俘工作。后奉党中央、中央jun委指示,中国工农红军驻兰州联络处更名为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彭加伦任处长,谢觉哉任党代表。

●红西路军被俘干部4人,被国民党军押送东下,到西安时被红军联络处发现,经多次交涉,得以释放。8月初,这批同志回到云阳红军总部,换发服装,进行休养。

8月

●谢觉哉、彭加伦在五泉山与进步人士高金城先生会面,请他去河西营救西路军被俘、失散人员,高欣然领命。此后,他便以“甘肃省甘凉肃抗战后援会”主任名义,开办福音堂医院,营救失散、被俘红军,并援助一批流散人员回兰州“八办”。

●西路军政治部组zhi部长张琴秋、红九军政治部科长吴仲廉、妇女独立团团长陶万蓉三人,被国民党青海省党部特派员押送南京“反省院”。周恩来、叶剑英得悉,即与南京当局交涉,于9月6日将她们营救出狱,返回延安。

●八路军兰州红军联络处接周恩来、叶剑英电:红三十军第八十九师师长邵烈坤等多名干部,被关押在兰州国民党第九十七师新兵营,从速营救。谢觉哉会见该师副师长韩锡侯索要回红军干部八名,但邵烈坤师长未能要回,被押送西安后惨遭杀害。

●西路军副总指挥兼红九军军长王树声回到延安。

●原西路军政治委员陈昌浩回到延安。

9月

●毛ze东致电谢觉哉:马步青特务团关押西路军男女干部十余人,应设法营救。

●谢觉哉致电周恩来、叶剑英:马步芳、马步青处服劳役的西路军被俘人员还有两三千人,请与国民党方面协商,令“二马”遣还。

●经兰州“八办”反复交涉,国民党驻兰州之第九十七师,将被俘的15名男女红军指战员交还兰州“八办”。

●高金城先生将关押在张掖的刘瑞龙、魏传统、刘静生、惠子明、董光益、徐宏才、阮正明、张玉清等8名红军干部解往青海的情报密报兰州“八办”。谢觉哉、彭加伦当即电告党中央,进行营救。

●红军干部何兰阶、吴心正、彭大洪、李学如、吴先红、张世清等,由兰州“八办”起程回延安。

●西路军干部刘瑞龙、魏传统、徐洪才、惠子明等四人从青海获释,返八路军驻兰办事处。西路军干部黄鹄显、马良骏、徐明山、曾广澜、石建武、李安保、蔡萍踪、祁俊山等人,从凉州脱险,回到兰州“八办”。

●谢觉哉在兰州会见马步青,马应允兰“八办”派人去凉州收容流散红军。

●王定国等人到南古城、马蹄寺、洪水城、李家沟等地寻访失散红军,传递信息,使不少失散红军得以东返。

●兰“八办”在街头收容了五六十名流散红军,为他们更换衣服,设法治疗疾病,然后送往延安。

10月

●被俘之西路军卫生部政治部主任李传珠、团参谋长寇惠民等四人从武威获释,回到兰州八办。

11月

●毛ze东主席给谢觉哉转来曾日三夫人吴仲廉信一封,托谢设法保护其留在临泽的儿子。

●朱德、彭德怀致电谢觉哉:青海交新兵的千余名红军被俘人员,国民党西安行营主任蒋鼎文已拨交八路军补充团。

●西路军干部团政治处主任徐一新,由肃南农民屈大成陪同,回到八路军驻兰办事处。在兰期间,谢觉哉和徐一新介绍屈加入了中国共chan党。1月,徐一新偕屈大成回到延安,屈入中央党校学习。

●甘州中心县委成员李天义同地下党员王泽喜、潘发生、王克勤(均张掖大满人)及红军战士金志荣等,从张掖来兰州,数日后由兰州八办介绍去延安,入抗大学习。

11月4日

●张闻天在延安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作《关于西路军失败的教训与反国焘路线》的报告,“西路军1800余人于196年10月下旬西渡黄河,与西北回族军阀马步芳、马步青部作战80余次,毙伤敌0000余人。西路军7000余人(其中团以上干部140余人)血洒疆场;近万名战士被敌俘获,其中500余人被敌残害;4000人(包括被俘后逃跑出来的)流落在甘肃、青海、新jiang、宁夏,或返回鄂、豫、皖及川北故地;4700余人通过各种途径(包括被俘后经党中央、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和群众营救,及进抵新jiang的左支队战士)回到陕甘宁边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