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百年风云 >  第一百回 遭惊骇少帝毙命 醇王子嗣立为君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慈禧是个害人精,

多少无辜命伤生。

难怪宫廷多宿怨,

封建伦理把人坑。

慈禧太后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把权字看得比命都重要。要叫她交出大权,谈何容易?但慈安太后说得条条是理,她又无法驳斥,刚要发作,忽见李莲英匆匆忙忙跑了进来,跪奏道:“恭亲王有急事,求见二位太后!”慈禧不知内情,赶紧与慈安太后升坐养心殿。

时间不久,就见恭亲王两眼通红地启奏道:“曾国藩死了!”这句话好像当胸一刀,两太后不由得泪如雨下。

按说,官场中死人是常有的事,当主子的本无什么感情,惟独对曾国藩例外,可见他为主子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

慈禧哭罢多时,让恭亲王拟旨,一切从优。经内阁和军机处磋商议定,追封曾国藩“太子少保太傅”溢文正,按大学士例赐恤,赏银三万两治丧,赐祭一坛,派文祥前往致祭。入京师昭忠祠,贤良祠,宣副史馆立传等等。两太后恩准,全国举哀三日。曾国藩所受的荣典,可谓空前绝后了。

恭亲王又请旨,调李鸿章为直隶总督,左宗棠为川陕总督,原江苏巡抚何-暂署理两江。两太后听罢,一一恩准。

曾国藩之死,对慈禧触动很大。心里琢磨:什么争名夺利,呕心沥血,到头来两手空空,终不免一死。放着享乐不找,何苦操心费神?再说,皇上已经十八岁,再不归政,确实也交代不过去。她思前想后,终于同意撤帘了。

同治十二年正月二十六日,两宫太后颁下懿旨,其文道:“皇帝寅绍丕基,于今十有二载,春秋鼎盛,典学有成,兹于本月二十六日,躬亲大政……”是日,同治帝亲政。百官朝贺,又有一番举动。

两太后自从撤帘后,轻松自在,对东太后来说,是求之不得的。慈禧却总觉得丢了点什么,抓心挠肝。她不甘寂寞,常派李莲英窥视皇上的行动。上至朝廷大事,下至生活细节,她照旧干预。就连皇上私房的事,也不放过。为此,同治帝对她愈加反感。

同治帝亲政后,原以为按照自己的意愿安排,无须再受太后掣时,然而,他想错了。他的生母并没有放过他,三天两头找他的麻烦。就连他与皇后合房的事,依然要听慈禧的摆布。同治帝痛苦万分,干脆破罐子破摔,又开始干起荒唐的事来。

光阴似箭,转眼到了慈禧四十岁的寿期。同治帝只好中断微行,为他生母张罗万寿典礼。因为慈禧爱讲面子、挑剔毛病,所以,同治帝格外小心,命礼部从优从隆。经过一番安排,一切礼仪都遵照乾隆六年皇太后万寿成例,加赏八旗年老官兵及京内外实任一二品大员老亲。头三天,同治帝率近支亲藩,恭迎慈禧太后驾御慈宁宫,升座侍宴,由皇上亲自给皇太后敬酒布菜。接着,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尊亲显贵,依次祝寿。礼成,又到长春宫迎东太后。两太后同坐淑芳斋,传命赐宴。王公大臣、六部九卿、世职等,皆分班磕头。宴罢开戏,直唱到东方发白。次日,照旧欢宴。皇帝加封生母那拉氏为“慈禧端佑康颐皇太后”,加封东太后为“慈安端裕康泰皇太后”。赐宴、赐食、赐宝、赐看戏,又忙碌了一天。

书要简短。光慈禧这个生日,就花掉了白银一千万两,闹腾了十余日。

慈禧的万寿典礼之后,同治帝突然病倒了。大家都以为他操劳过度,身患小恙。万没料到病势愈来愈重,竟卧床不起了。经御医诊断说,可能是天花之喜。其实,同治帝患的是杨梅大疮,乃是他微行之时,从娼院得来的脏症。同治帝怕丢皇帝的面子,每次都拒绝医生检查。因此,病势已现危机。

同治帝已知性命难保,干脆就住在皇后官里,整日让皇后守在他的身边。这夫妻俩是有感情的,眼见皇上病成这个样子,阿鲁特氏犹如万刀刺心,痛断了肝肠。一日,同治帝清醒过来,拉着皇后的手,叹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可叹生在帝王家。朕原以为与卿白头偕老,不意身患绝症,朕太对不起你了。”说罢,声泪俱下。阿鲁特氏呜咽着说:“陛下风华正茂,春秋鼎盛,何出此言?都怪这帮御医无能,明日请来高手就好了。”同治摇头道:“晚了,神仙也救不了朕啦!”阿鲁特氏闻听,痛哭失声。同治道:“你别哭了。趁朕明白,你还有哪些话要讲没有?”皇后道:“实不相瞒,婢子已身怀有孕了。”“啊?”同治露出笑脸,“这是真的?”阿鲁特氏道:“婢子怎敢欺君。”“好哇,我也算有后了。不论男孩、女孩,都是咱们的骨肉。朕死后,你身边也有伴儿了!”皇后一边哭着,一边点头。同治又说:“说正经的,生个女孩儿就算了,要是个男孩儿,就让他继承皇位,你也是太后了。”同治帝一高兴,咬着牙坐起来说:“朱笔伺候。”

阿鲁特氏放好炕桌,呈上文房四宝,同治帝大笔一挥,写下遗诏。意思是说,朕死后,立阿鲁特氏之子为皇太子,继承大统……然后,用了釜递给皇后。皇后跪受天恩,哭得更悲了。同治道:“你且不要哭。朕觉得好多了,快准备晚膳。”

阿鲁特氏喜出望外,赶紧让御膳房传膳。饭罢,屏退侍者,光剩下夫妻二人,回忆着甜蜜的往事。

正在这时,慈禧太后破门而入。只见她怒目横眉,咬牙切齿,活像恶煞凶神一般。阿鲁特氏最怕慈禧,早吓得抖作一团。她强打精神下了床:“儿妾迎接皇太后。”慈禧站在地当央,一手掐腰,一手指点着说:“我说过多少次了?皇上不是你一个人的,不准你自己独霸。你可好,都当做耳边风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太后吗?”阿鲁特氏一眼看见躲在慈禧身后的慧妃,就知道毛病出在她的身上。

慧妃富察氏,又聪明又伶俐,深受慈禧宠爱,一直惋惜她没当上皇后。可是,同治帝却不得意她。从成亲到现在,只召幸过两三次。平日,连皇上的面都见不着。慧妃独居清宫,以泪洗面。出于自私和嫉妒,她恨上了阿鲁特氏,不断在慈禧面前说皇后的坏话。

这次皇上病了。什么病?谁也不清楚。慈禧听李莲英说,可能是出天花,又听说没什么大病。所以也没挂在心上。可是慧妃却来她面前搬弄是非:“皇上本来身子就不好,皇后也不知道疼爱他,非-着皇上不可。一旦出现意外,如何是好?”“皇上每天都召幸皇后吗?”李莲英谄媚道:“何止召幸?万岁爷住在皇后宫里,连门儿都不出了。”“是这样!”慈禧大怒,“走,跟我看看去!”就这样闯进了坤宁宫。

书接前文。皇后战战兢兢地说:“太后息怒,儿臣有下情回禀。只因皇上病重……”“住口!”慈禧怒喝道:“既然知道皇上病重,为什么还这样缠磨他?呸!你个下贱货,不值钱的臊狐狸!”阿鲁特氏实在忍无可忍,抬起头来说道:“请太后嘴下留情,儿实在委屈。”“哟,你还委屈?今儿个,我叫你大点委屈!”慈禧一伸手,把皇后的头发抓住,抡起巴掌,左右开弓,“啪啪”打了十几个耳光。并且,还吼叫道:“来人!传敬事房,把这个贱货拉出去,狠狠给我打!”“-!”李莲英转身要走。“且慢!”同治帝竭尽全力,喊了一声,跪在床上哀求道:“皇额娘,求求您。看在儿子的分上,就饶了她吧,都怪儿子不好。”慈禧闻听,火儿更大了:“当然,你也不是好东西。你以为翅膀硬了,我就管不了你啦?哼,我连你也一样揍!”慈禧扑过去,抓住同治帝的衣领,“乒乓”就是俩嘴巴。皇后不顾一切地扑到床上,用身体护住皇上说:“禀太后,要打就打我好了。皇上有病,禁不得打。”“呸!狐狸精,你给我滚开。”说着,她飞起一脚,正踢在皇后的小腹上。阿鲁特氏惨叫一声,仰面跌倒,顿时就背过气了。同治帝肝胆皆裂:“朕的妻啊!”从床上滚落在地上,两眼一翻,昏死过去。慈禧见了,也暗吃一惊。但她不肯放下皇太后的架子,又在皇后身上踢了一脚,才忿忿离去。

慈禧走后,宫监们一拥而上,把皇上、皇后都架到床上。总管陈胜文,又派人去叫御医。时间不大,李德立、栾太急匆匆跑进坤宁宫。经过一阵抢救,总算把皇后救过来了。一检查,是子宫出血,流了产。李德立开了几副大补药,让皇后服下,才算保住性命。

再检查皇上的病,把俩人都惊呆了。他们这才得知,皇上患的是杨梅大疮,下身全溃烂了。再加上受惊焦急、悲痛过度,已经不可挽救。李德立随便开了几副药,给皇上服用完毕,轻轻退出坤宁宫。李德立对栾太道:“怪不得外问传闻说皇上微行,今天算验证了。我看是没救了,不知阁下有何高见?”栾太摇摇头说:“皇上得杨梅,还是极少见的。本来,这种病最缠手,可又耽误到现在。我看,扁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