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美女的护花邪少 >  第476章 大结局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影龙的出现,绝对在叶飞云的意料之外。

他绝对没有想到,影龙会跟李承恩勾结在一块。

影龙还是一如几年前的样子,帅气且沉稳。

当初在潜龙组织的时候,影龙就被称为叶飞云的翻版。无论他的能力还是身材气质,都跟叶飞云都差不多。

而且,两人的实力也是不相伯仲。

只是,影龙的脸上一道伤疤,严重影响了他的给人的印象,看上去狰狞恐怖。

而这道伤疤,恰恰是那年他跟叶飞云比武时候留下的。

伤疤,对于影龙来说,不仅仅只是个伤痛印记,还是那不可磨灭的耻辱。

“三年了,叶飞云,我等这一天等了三年了。”影龙阴森地说道:“正是因为你的存在,遮盖住了我的光芒。不过,今天以后,就不会这样了。”

“今天以后,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叶飞云不顾身上的伤势,而是默默地抽出了三棱军刺。

对影龙,他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个组织的背叛者,是国家的危害,也是一个毒瘤,必须要除去。

这是叶飞云的责任,身为组织的绝对精神领袖,龙王不允许任何的叛逃者活下去。

“今天的夙愿就一笔勾销吧。”影龙也抽出了三棱军刺,阴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喜欢使用这样的武器,所以我决定使用相同的武器杀了你。”

“谁杀谁还不一定。”

叶飞云一边说着一边用灵气封住了自己身体的几个死穴。

他这样做的作用,是为了强行吊住一口气。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战斗,会非常地惨烈。

“有趣……有趣……这比我之前看到过的任何战斗,都有趣。”李承恩拍着手掌,哈哈大笑着,一脸变态的快感。

而在他身后的叶乘风等人,则是狠狠地啐了一口,表现出了自己的仇恨。

“死吧……”

影龙脚尖一点,身体好似离弦之箭一般,猛然蹿了出去。

快、狠、准,这是潜龙组织当年在培养组员的时候,一再强调的事情。

身为一个从潜龙组织走出来的尖兵,影龙将组织的培训内容几乎做到了极致。他的实力本来就不弱于叶飞云,所以行动之时,速度快到了极致。

叶飞云也双手握着三棱军刺,汩汩的鲜血流出,让他几乎抓不稳手中的武器。

他没有动,因为他的双眼已经模糊了,几乎看不清影龙行动的速度。

“扑哧!”

三棱军刺狠狠地扎进了叶飞云的肩膀位置,是贯穿而过!

影龙非常地惊讶,因为他曾经想过叶飞云有无数的变招,所以心中早就想好无数种方法来应对。

只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叶飞云这么不堪一击。

曾经不可一世的龙王,竟然连他根本都是虚招的一刺都躲不过去!

这是多么的嘲讽!

因为这一刺太容易了,所以影龙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吧嗒!”

叶飞云染血的手忽然握住了影龙手中的三棱军刺,狠狠地握住,就连刺破了手掌,鲜血流淌了出来,都浑然不在意。

他的双眼,狠狠地盯着影龙。

影龙的心中咯噔一声,下意识地就想逃跑。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叶飞云在他的心中,是一座永远无法超越的丰碑,就算他现在已经油尽灯枯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凶狠!

“今天,我要代表潜龙组织,扫除垃圾!”

说话间,叶飞云的三棱军刺直接猛刺,刺入了影龙的腹部。

一直到死,影龙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

他根本不怕死,只是死不瞑目!

心中想过一万个杀死叶飞云的方法,想不到他还是死在了叶飞云的手中。

这才是绝佳的讽刺!

一把将影龙的身体推开,叶飞云感到无比地虚弱,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他硬是咬着牙,握紧了三棱军刺站了起来。

身为一名军人,即便是死,都要挺直自己的脊梁。

他的身上有无数的伤口,鲜血直流。不仅如此,更加糟糕的是,他的内脏此刻也是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但是,他不在乎!

他的双眼,冷漠地盯着李承恩……所有事情的主导者。

“想不到啊……想不到,叶飞云,我真的对你刮目相看。”李承恩举着枪瞄准叶飞云,大声笑道:“影龙这个蠢货,竟然如此轻敌,还是死在了你的手里。”

“那是因为他该死。”叶飞云沙哑地说道。

其实,就在刚才影龙奔跑过来的时候,叶飞云就料到凭他现在的身体虚弱程度,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就想到了这个狠辣的苦肉计。

没想到,他竟然成功了!

所以说,有的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智商就会退化。

如果影龙稳扎稳打,保持着以前十分之一的小心,叶飞云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如果可以的话,叶飞云我真的很想跟你做朋友。”李承恩收敛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怎么样?你可以考虑考虑,现在还不算太迟。”

“但是,我并不想跟你做朋友。”叶飞云摇了摇头说道。

他现在全身的力量,都靠三棱军刺支撑着,否则肯定会倒下去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李承恩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哈哈狂笑了起来:“没错,这才是我所认识的叶飞云嘛,铮铮傲骨!佩服!”

陡然之间,他收敛笑意,整个人也如同阴冷的猛兽一样,双眼迸发出一股狠辣的意味:“不与我合作也可以,但是下场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死吗?没事,已经够本了,但是还缺你一个。”叶飞云惨笑着。

李承恩手中的扳机扣到了一半,忽然止住了自己的这个动作。

“叶飞云,想不想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李承恩似笑非笑地说道:“是关于你的身世的。”

“说吧,我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叶飞云惨笑道:“因为,我会忍不住想要杀了你。”

“对……没错,这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李承恩开始讲述这个故事:“故事的这个主角姓叶。他本是燕京一个超级大贤者,在抗战的时候为国家做过巨大的贡献。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得到过一对双龙戏珠的玉佩。”

“这块玉佩,来历神秘,处处透着一股玄奇的秘密。后来,这位叶姓大贤者,找来了能人异士,推测出这两块玉佩其实是打开一个神奇宝藏的钥匙。因为当年的兵荒马乱,叶大贤人选择去找那块宝藏。”

“抗战胜利之后,国家还不是十分稳定,叶大贤人也没有机会去寻找那块宝藏。好巧不巧,他得了一场大病。弥留之际,他将这两块玉佩,交给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叮嘱他们兄弟齐心,找出这块宝藏的下落。”

“后来的事情,人们几乎淡忘了叶家的这两块宝藏。但是这两兄弟却因为寻找宝藏的事情,产生了分歧。兄长认为这宝藏乃是虚幻缥缈的东西,还是不要做无用功的好。但是弟弟,却一直认为这个宝藏可以让叶家飞黄腾达,执意要寻找。”

“久而久之,原本关系很好的兄弟两人产生了裂缝。看到弟弟那走火入魔的样子,兄长一气之下,带着儿子媳妇远走他乡。而弟弟则是留在了京城,四处派人寻找兄长的下落,然后想要将玉佩夺过来。”

说完之后,李承恩幽幽地叹了口气:“这个故事,是不是十分地狗血?兄弟二人,为了一个宝藏而分裂,原本实力最强的家族,也因为这个原因而快速衰败下去,差点站不稳脚跟。”

叶飞云并没有说话,而是冷冷地看向李承恩。

李承恩伸手,一把将叶乘风给拽了过来:“叶老弟,你还愣着干什么?你跟叶飞云是堂兄弟,一脉相连的传承,到现在怎么不相认了?我还指望看到一幕兄弟相认的温馨画面呢。”

叶乘风脸色惨白,五味陈杂地嘶吼:“我不认识他,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承恩,你想干什么?”

“啧啧啧……真的是人间悲剧啊,兄弟见面,都不会相认。”李承恩摇了摇头,抬手就是一枪。

叶乘风捂着自己的胸口倒了下去,然后一脸的茫然和恐惧。

“你干什么?”叶飞云嘶吼一声,低低地咆哮。

“你心疼了?是啊……换做是我,自己的堂弟死在眼前,也是这么心疼的。”李承恩随意将叶乘风的尸体一扔,然后说道:“叶飞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叶家老爷子利欲熏心,你现在可是京城四少之一。相信以你的才智,能够做那京城四少之首。”

“我没兴趣。”叶飞云冷漠道。

“不……当你做上之后,会感觉这非常有趣的。”李承恩的枪依旧指着叶飞云。

他是个神枪手,例无虚发,自然会十分准确地在叶飞云任何想要移动的时候开枪,击杀对方。

“李承恩,你是不是疯了,你到底想要干嘛?”纳兰傲博压低声音问道。

“干什么?这不是很清楚的事情吗?”李承恩哈哈狂笑着:“将你们几家公子全部给杀了,然后再杀掉叶飞云,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然后我独享两块玉佩,打开那块宝藏。从此以后,燕京再无其他的大家族了。”

叶飞云脸色一变。

好狠辣的计划!

不得不承认,李承恩的计划实在太过精妙,几乎将所有的人都算计了进去。

杀掉其他几家,然后将责任推的干干净净,还可以从容退出,就算是国家也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混蛋,我跟你拼了。”

纳兰傲天嘶吼一声,就冲了过来。

“砰……”

李承恩接连两枪,直接将纳兰傲天跟纳兰傲博给击杀。

正中眉心,一枪爆头!

解决完了这两人,李承恩看也不看,而是对叶飞云笑着说道:“叶飞云,我很钦佩你的能力。不过,现在也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说完,他缓缓扣动了扳机。

叶飞云默默地看着他,心中却是一声叹息。

终于要结束了吗?

他感觉自己真的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去做。

就这样死了,会不会有遗憾呢?

“砰……”

枪声响了,在这荒凉的大山中,显得是这么的凄厉。

不过,叶飞云却没有感觉到身体传来那子弹击中的痛苦,反倒是李承恩,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瞪大了眼睛。

他的胸前,有一根箭矢贯穿而出,沾着鲜血。

这时,叶飞云这才发现,在李承恩的背后,站着一个女人。

而那个女人,正是洛烟华!

原来,她刚才被抬下去之后,感觉伤势并没有那么严重,所以去而复返。

回头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李承恩伙同影龙将叶乘风、纳兰傲天和纳兰傲博两兄弟制住。

她没有打草惊蛇,一路尾随着李承恩过来。

杀死叶乘风的时候,洛烟华没有动手。

杀死纳兰傲博和纳兰傲天两兄弟的时候,洛烟华也没有动手。

唯独李承恩要对付叶飞云的时候,洛烟华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一箭穿心,终结了这个罪恶的生命!

叶飞云身体摇晃,就像是要油尽灯枯了一样,差点要倒下来。

这时,洛烟华飞速地冲过来,一把扶住了他:“你有事吗?叶飞云。”

“没事,暂且还死不了。”

叶飞云看了一眼这满地的死尸,忽然说道:“咱们走吧。”

他的心,真的是倦了。

“嗯,我送你去医院。”洛烟华连忙说道。

“不,你带我去另外一个地方,我还有一个重要的约定没有完成。”叶飞云长着干裂的嘴唇说道。

燕京工体体育馆,此刻热闹非凡。

在这能容纳五万人的体育馆,座无虚席,很多歌迷和粉丝都激动地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左右摇摆着。

这是《华夏最强音》的年终总决赛。

其他几位表演的歌手都演出完毕,大家都在期待着最后一个人上场。

而这个人,正是被大家寄托众望的蓝巧巧。

灯光暗掉,蓝巧巧走上了舞台,带着那把心爱的吉它。

她穿着叶飞云给她买的表演服,整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狂野气质。

这才是真正的蓝巧巧,率真、野性和勇敢!

默默地坐上了板凳,蓝巧巧轻轻地开口:“今天是决赛的最后一听,我想将这首歌送给一个人。这是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人,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

说完,她的眼光,忍不住对台下看了过去。

她看到了左小薰和柳依依,她看到了从淮扬市赶来的慕倾城、梅若华、猛子还有自己的父母还有云姨。

她看到了从天府赶来的姜芷若。

但是,她没有看到叶飞云。

一股浓浓的失望忽然涌上心头,她握着吉它,沉默地站在了台上。

她的沉默,引起大家的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陡然之间,她的双眼忽然明亮了起来,因为她看到一个人影,此刻正站在摄影机的旁边。

那是一个消瘦的身影,叼着一根香烟,看上去无比地疲惫。

但是,蓝巧巧能感觉到他正在注视着自己。

大叔……他来了。

似乎身体里面注满了力量,蓝巧巧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扫弦:“这首歌曲,叫十年!”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

蓝巧巧只是那么轻轻地唱着,没有使用任何的技巧,但是那天籁般的歌喉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沉醉了起来。

唱着唱着,蓝巧巧就流泪了。

因为在此刻,她这才明白,叶飞云的故事,是多么的凄惨。

《华夏最强音》的最终评选还在继续,而叶飞云却拖着受伤的身躯,默默地走出了工体之外。

他就像是一个游魂,根本不知道明天在哪。

他倚在出口的门上,脑海里面不住地回忆,回忆着自己的一辈子,袅袅的香烟,像是祭奠着自己的青春。

“妈妈,妈妈……你快看,这是那天那个叔叔。”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对身旁的女人说道。

女人抬起头,微微有些惊讶地看着叶飞云。

而叶飞云似乎心有灵犀似地,也看到了这个女人。

他的脸上,有千种万种表情。

但是,爱一个人,只有一种表情。

笑了笑之后,叶飞云忽然走了过来。

他伸出了手掌,一如十几年前,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也是这样的平静,但是内心却忐忑无比。

“你好,我叫叶飞云。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叫夏妍诗!”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全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