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八零甜妻宠夫指南 >  第13章 他们要怎么不放过我?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哎呦,迎新嫂子,春生媳妇咋欺负人了?”

杨芳一脸惊讶地叹道:“那闺女瞧着柔柔弱弱的,逢人就笑,也不像是会欺负人的人呐。”

“人心隔肚皮,你没见着,咋知道人家不会欺负人?”

吴迎新气愤地说道:“反正我家秀娟就是被欺负哭了,你们瞧现在人还在哭着呢!今天不管咋说,他们王家必须给个公道,不然我可不得放过她!”

吴迎新的性格,杨芳和田花都是有所了解的,一时间也说不准真假,邻里之间闹得太难看也不好。

杨芳不放心,拧眉道:“迎新嫂子,我跟你去,看看有啥误会都得说清楚了才成。”

“啥误会?没有误会,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王春生他媳妇都得给我家秀娟赔礼道歉。”

吴迎新气得拉扯着眼泪连连的吴秀娟就往王春生家走。

沈枳瑶跟张翠花刚把饭菜做好,天色已经慢慢暗下来了,估摸着王春生他们姊妹三个也快回来了。

沈枳瑶就把饭菜摆上桌,又在锅里烧水,准备等他们回来洗澡。

张翠花笑道:“现在天气还冷,就给他们烧点水洗洗热乎乎的舒服点。等天气热了,让他们自己下山到河里洗去,河里的水宽敞又干净,比在家里洗可要舒服多了。”

“男孩子去河里洗洗澡倒无所谓,但夏果是姑娘,年纪也不小了,可不得再去河里洗澡了。”

沈枳瑶笑着往锅里加水,看着锅差不多要满了才停下来。

张翠花笑着摆手:“这个你不用操心,去河里洗澡都有规定的,男娃就去河下面洗,女娃子就到河上面去洗,隔着老远,村里的闺女小媳妇都愿意去河里洗澡嘞。况且都是天快黑了才去,就算有人,也瞧不见啥。”

沈枳瑶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了,规矩风俗如此,她再多说点什么可就矫情了。

烧上水后,瞧着天色可能晚上会有雨,沈枳瑶就把早上洗了晾在院子里的衣服给收起来了。

还没干透,她拿回房挂在平时挂衣服的绳子上了。

才刚踏出房间,院子的竹门突然被推开,吴迎新拉着吴秀娟气势汹汹地冲进来,劈头盖脸就质问道:“春生媳妇,你来给我说说,我家秀娟咋遭你恨了?你为啥要欺负她?你个黑心肝的,你是不是打她了?”

“婶娘,你说什么呢?”

沈枳瑶被人劈头盖脸一顿指责,眉心不悦地皱了起来,眸光淡淡地望向吴秀娟,沉声问道:“我欺负你了吗?我什么时候打了你?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吴秀娟被问得一愣,心虚地缩了一下脖子,咬着唇瓣往吴迎新的身后躲,只顾着哭,什么也不说。

吴迎新立马黑脸,跳起来骂沈枳瑶:“你这贱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敢欺负人,你们城里来的都不是啥好东西,今天我不打打你,你还以为我们农村人好欺负!”

吴迎新骂着冲上去就要动手,沈枳瑶从小被教得很有教养,素来不跟人红脸,可此时此刻不仅被人污蔑辱骂,竟还要被打了。

她瞬间冷脸,往后退了一步,眸光冷冷地望着吴迎新,声音提高了一些,说道:“我从来没有欺负人,反倒是你,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就对我指责辱骂还要殴打我。我虽然不想惹事,但也不是好欺负的。我劝你动手之前想清楚了,你要是真的打了我,我男人会不会饶过你!”

“你这小贱人还敢吓唬我,一点规矩都不没有,今天老娘就好好教教你规矩。”

吴迎新向来蛮横不讲理,村里人都怕她,不愿意跟她有过多来往,杨芳和田花见势头不对,连忙上前拉住吴迎新,劝道:“迎新嫂子,你个老辈追上门打春生新媳妇不好看,你别乱来。”

“就是,有啥事好好说,如果春生媳妇有错,我们作证让她给你赔礼道歉。”

张翠花刚去后院收拾菜叶准备拿来喂鸡,听到前院的声音急忙赶来。

见吴迎新要打沈枳瑶,急得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厉声道:“吴迎新,你这是要干啥?趁着我家春生不在,就来欺负我儿媳妇是不是?咋了?我儿媳妇咋惹你了,你追上门来喊打喊骂的?你今天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可不放过你。”

“咋?你还想咋不放过我?你家儿媳妇欺负我侄女在先,我来讨公道有啥不对?你还想跟我打架还是咋滴?”

吴迎新气得跳起来指着张翠花的鼻子就骂。

张翠花哪里肯受这种委屈,气得骂道:“我儿媳妇哪里欺负你家侄女了?分明是你侄女一个黄花大闺女不要脸,跑我家来说要嫁给我家春生,我家春生媳妇对她没打没骂的,她还把我春生媳妇刚洗干净的衣服给砸了,我春生媳妇不计较就算了,你还敢找上门来!那我倒想好好问问你,你家侄女是嫁不出去没人要了还是咋滴?见不得我家春生好,不要脸的非得凑上来?”

“你不要脸,你才不要脸!你瞧瞧你家,你一个病痨子,那两个小的读书还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全靠着一个王春生养着,也不知道哪里好,我侄女会瞧得上?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啥样?”

吴迎新被杨芳和田花拉着,冲不过来,但是嘴里可不饶人。

沈枳瑶上辈子被教育得温柔懂礼,善良大方,可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

她气得想要开口理论,但对方明显不讲道理,开口乱骂人的事她又做不来,一时间紧皱着眉头,咬着牙竟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门口处突然响起了一道冷漠至极又带着怒气的声音:“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好,值得你们家三番五次上门说道!”

王春生人高马大的,他生气的时候,气势很足,将粪桶往院子里一放,他抬脚走过来的时候,院子里瞬间变得非常安静,谁都没有再开口多说一句话。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坚定无比地挡在了张翠花和沈枳瑶的面前,阻隔了所有危险。

他眸光淡淡地落在吴迎新身上,冷着声音说道:“婶娘,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是这么上门来耍横欺负我妈和我媳妇的吗?”

“你……你要干啥?”

吴迎新仰着头看王春生,被他冰冷强大的气势吓得腿有点软,她有些底气不足地咬牙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打我的话,我家那几个儿子可不会放过你的。”

“他们要怎么不放过我?”

王春生冷着脸,眸光凌厉地望着吴迎新,眯了眯眼,又望向了低垂着脑袋哭泣不止的吴秀娟,冷声说道:“我告诉过你我已婚,你听不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