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山脚灵异 >  一百四十四章 孽缘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二闹看着小梅呲牙咧嘴的样子,并且她的指甲越长越长,她的头发也是越长越长,伺机而动,小梅用带钩的头发,四处就卷住李二闹,然后使劲地勒紧,李二闹差点透不过气来。李二闹觉得自己死定了,小梅的力气越来越大,李二闹真的吃不消了,想不到这小东西还有点厉害呀。正想到这,那小东西还真的是要翻天了,只见她纵身跳到了李二闹的身上,还是紧紧夹住李二闹的腰,并且一个劲儿地往上爬,想去咬住李二闹的脖子。

李二闹大怒:“你们真是畜生,我李二闹为了你们母女能够沉冤得雪,下枯井差点死在井底,而现在你们母女联合起来对付我!你们太不讲道义了!可是小梅根本听不懂他的话,因为她现在就想吸李二闹的血,哪里懂什么礼仪不礼仪的!他们两个就这样在那里僵持着,而小梅不断地挣扎着,可是突然她摸到了李二闹脖子上面的玉佩,手上瞬间燃烧了起来!接着火势蔓延,火烧遍她的身体。只听见小梅“啊啊啊”的惨叫声,伴着她的身体烧的噼噼啪啪的声音,荡漾在充满了腐尸味的槐树林里!

如梅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悲惨必然不会放过李二闹,只见如梅双目紧闭,口里闭住一口气,然后使劲一挺胸,口中的符咒之气被逼了出来。李二闹看见二叔的符咒对如梅居然失效了,一时间还真没有靠山了!于是三十六计跑为上策,可是没有跑两步,就把如梅拖着了腿,如梅愤怒地盯着李二闹 ,李二闹知道此时的如梅完全没有意识,说再多也是对牛弹琴,于是也怒视着如梅,李二闹突然想到刚才小梅自然的事情,于是扯下自己的玉佩,捏在手中,趁着如梅向自己扑来的时机,直接把玉佩装进了如梅的怀里,而这玉佩,挨着僵尸鬼怪的身体便会燃烧,只是李二闹今天才知道 这个玉佩原来还有这样的功效,真是太感谢自己亲爱的爷爷了。

只是如梅被这突如其来的焰火,吓得退了几步,试图把这个玉佩甩掉,把身上的火扑灭,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火势开始蔓延,如梅尖叫着,李二闹看着如梅痛苦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不忍,并且如果真的是被烧毁了,那如梅的案子怎么办呢?怎么能让轻者痛仇者快呢?但是这玉佩怎么样才能回到自己的手里呢?于是李二闹试着发号施令:“玉佩,玉佩,快回来,快回来!”谁知道他这招根本就没有用,于是学着二叔的样子,伸出食指和中指 ,指着玉佩命令道:“回来!急急如律令!”可是还是没有效果,并且此时的如梅因为害怕火,而疯狂地抓打着,向李二闹扑来,似乎是想和李二闹同归于尽吧。

李二闹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只是如梅浑身是火,自己只有退后了,就这样如梅一步步把李二闹逼到了一块大石头前,那块大石头足足有两间大房子那么大,李二闹真想有红毛鼠打洞的本领,那样就可以直接钻洞走人了。没有办法了,烈火烤得李二闹受不了,于是大声叫道:“红毛鼠,你在哪里,快来就我呀!”李二闹刚叫了一声,脚下便一软,就掉进了一个黑洞。李二闹“啊啊啊”的叫着。突然有一个熟悉而温柔的声音传来,“二闹哥哥,你没有事吧?”李二闹定睛一看,这不是孝弟吗?于是忙感激地说:“孝弟,谢谢你,要不是,我??????”李二闹一时间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

只见孝弟温柔地笑着,边笑边从黑影中拉出一个人来,再仔细一看,那家伙黑乎乎地脸上,头上全是泥巴,李二闹眼里泛着泪花地看着眼前的泥人,激动把他抱住。孝弟莞尔一笑,而被抱住的家伙而使劲地挣扎着。“你这个死变态,又抱着我干什么呢?”李二闹又听见了那令人厌烦的语调。于是一把推开他,“你才是死变态,叫你走,你就走呀,你也太没有担当了吧!”说着再也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拉着红毛鼠的手说:“谢谢你红毛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又转身看看孝弟,孝弟长高了,漂亮了,亭亭玉立的样子,真像一朵出水芙蓉。李二闹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他们,而孝弟却不好意思地红着脸低下了头。

红毛鼠看着这两个人别扭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于是为了打破僵局,便冒了一句,“赶紧想想办法,怎么对付上面那只僵尸吧,要是她烧死了,道爷还这么破案呀。可是如果她不死,我们估计得脱层皮呀!”红毛鼠的话,让尴尬的一男一女立马言归正传了。李二闹看着孝弟说:“孝弟,如梅连我二叔的符咒都不怕,我就真的没有招了。”孝弟看着李二闹,眼睛转了一下,却看着红毛鼠说:“阿毛,你不是有个可以预见未来的水晶球吗?也许那里面会答案呀!”李二闹听着孝弟叫红毛鼠阿毛,心里醋意横生,只是关键时刻不宜发作。

李二闹心里有气,可是在这个黑洞里面,红毛鼠的重要性就体现的淋漓尽致了。于是李二闹把愤怒暂放一边,告诉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而红毛呢,完全不知道李二闹在生自己的气,还在那里和孝弟有说有笑,只是孝弟看着李二闹的样子,多半猜出了什么。于是笑着走向李二闹:“二闹哥哥,你怎么啦?是吃醋了吗?呵呵呵”孝弟说着,还不忘调戏一下李二闹,李二闹看着眼前的孝弟,觉得她真的是长大了,落落大方的样子,如果弄一个比武招亲,那么抢绣球的人,肯定是排满槐树林呀。

孝弟用纤细的手在李二闹面前晃了晃,笑嘻嘻地打趣道:“二闹哥哥,你又开始神游了吗?”红毛鼠看见李二闹那神经兮兮的样子,也跟着大笑起来。“二闹,你是在想哪个初恋情人呀?”

这时候李二闹急忙看看孝弟,孝弟只是笑着没有说话,但是他仍然着急地解释道:“死老鼠,什么叫想哪个初恋情人? 初恋只有一个??????”李二闹说到这里,马上卡住了,“好哇,红毛鼠,你是想套我的话吗?你也太狡猾了吧?”李二闹斜着眼睛,不满地盯着红毛鼠。

红毛鼠也毫不示弱,“我哪里是套你的话呢?你的桃花运本来就好,以前是粉儿 ,你瞧,现在又来了个可爱聪明的孝弟,哈哈哈!”红毛鼠笑着说。

李二闹听这话,觉得红毛鼠的话外之意,好像对孝弟没有意思呀,可是李二闹再想想,自己是人,而孝弟是鬼,他们是根本不可能再一起。可是他们或许还能在一起,于是李二闹把红毛鼠叫道一边对红毛鼠说:“你觉得孝弟怎么样?”

红毛鼠有些糊涂地摸摸头,说:“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不可能喜欢孝弟!”红毛鼠说的有些绝决。李二闹赶紧追问道:“为什么这么肯定呢?我看你们玩的挺好的呀,她还叫你阿毛呢!”李二闹眨着眼睛说。

红毛鼠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刚才气呼呼地就是因为孝弟叫我阿毛呀?我晕,你怎么这样呢?你都不想想,我是红毛家族的长子,我的父母都被鬼王害死了,我怎么会娶仇人的女儿呢?”说到这里,红毛鼠有些伤感了,可是有些话不说完,心里始终是不顺服的。

于是红毛鼠叹了口气说:“我和孝弟联合救你,其实也是巧合,那天你叫我滚,我就滚了,可是我想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你千辛万苦地把我带出来,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赶我走呢?并且,我觉得我烦的也不是什么大错,你根本犯不着那么生气。再分析一下当时的情况,我知道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如梅和小梅的对手,我要走了以后,我就在想,你肯定是为了把我放生了,才会这么做的。后面我漫无目的地走在槐树林里,一阵迎风过后,我冷得打了一个哆嗦,便躲在一颗老槐树的树洞了,暖和一下,可是正要模糊糊睡着的时候,被一阵争吵声吵醒了 。睁开眼睛,便看见鬼母和孝弟在吵架,吵架的原因是孝弟知道你有危险,想来救你,可是鬼母不允许,说你们是不可能的一人一鬼,天地不容。

但是孝弟哪里肯听她母亲的,硬是奔着要去救你,孝弟哭着对鬼母说:“即使你们没有结果,她也要努力,她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了,本来以为你走后,你们就不再见了,结果你又回来了,这就是老天给你们的缘分,既然有缘分,为什么不在一起呢?”孝弟一直不肯屈就,不管鬼母给她介绍什么样的神怪,她都不愿意,她的心里只有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