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佐国的米大祭酒 >  第三十三章 要活就活上一个世纪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阎圃的府邸并不算大,三人结伴而行,不一会儿便到了目的地——牛棚附近的三间草庐,两暗一明,有一间内似有灯火之色。

米秋野随他俩儿进了亮灯的草庐,没想到看似平白无奇的一间小屋,内部陈设竟让他大为震惊,只见不大的室内空间里赫然矗立着五、六个由竹简堆积而成的书山,密密麻麻地几乎塞满了整个房间,不计其数,在山与山之间,则由大量卷宗、书信填充,蔚为壮观。

米秋野叹服道:“今日方知何为内有乾坤。”

石德林一进来便找了个“山势”平缓的地方躺了下去,倒也舒服自在,听他这么一说,不禁哈哈笑道:“让米郎见笑了,这是在下师兄扈累、扈济堂的住处。”

米秋野问道:“济堂先生人在何处?”

石德林左右张望了一下,才发现了正在角落的竹简堆里酣然入睡的扈累,说道:“墙角熟睡之人便是。”

米秋野吃了一惊,忙低声说道:“济堂先生既已睡了,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石德林完全没有放低音量的意思,若无其事道:“无妨无妨,师兄醒了便是读书,梦里也是读书,并无区别。”

青牛先生望了墙角一眼,说道:“屡次叮嘱睡前须息灯灭烛,他却全然不听,书鬼,无药可救矣。”他转向米秋野说道:“米郎,可否由我把脉。”

把脉时,青牛先生闭目凝神,屡次不经意的眉头微锁,却又很快恢复平静。米秋野借着烛光,把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遍,青牛先生身材不高,气度非凡,一张国字脸上尽显超尘之色,两鬓白发渐生,却仍以黑发为主,身着一袭白衣长衫,腰间挂着一只小小的竹管,怎么看也不过年过五旬罢了。

少顷,青牛先生睁开双眼,说道:“果不出我所料,米郎梦中险些丧命,确系有人下毒所致。”

米秋野和石德林异口同声问道:“什么毒?”

青牛先生道:“冀州有一用毒高手,名唤冷秋练,擅使各种奇毒。起初老牛以为米郎中毒之事必此人所为,然此刻观之,米郎之症或曰下毒,或曰下咒,你二人可曾听过‘梦魇术’?”

石德林大摇其头,米秋野迅速回忆着自己从小到大所接触过的道法,也表示从没听过。

青牛先生开启百科模式,说道:“若老夫不曾记错,梦魇术应是大贤良师张角所创,乃是一高明幻术,只是过于阴毒,施术者可将其施于日常饭食之上,无色无味,无法察觉,被施术者一旦服食便开始噩梦连连,起初会梦到生平亲眼所见的人间惨象,此后周而复始,反复折磨,终有一日,当梦中之人换作自身时,施术者也会随之出现,将其残忍杀死,与此同时,梦境之外的被施术者,倘若无法及时从梦中醒来,同样也会死于非命。”

一番描述,听得米秋野冷汗不止,原来自己还真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可究竟是谁对自己如此恨之入骨,同时还精通这么阴毒的道法呢?

青牛先生继续道:“这一道法,于黄巾起义尽显颓势之际所创,本拟凭借此术在粮草中投毒大破官军,可最终也未能成行,除创始者张角之外,其弟张宝也精通此术,张宝去世后,梦魇术便随之消声觅迹,本以为失传已久,不想一晃十余年,竟又在汉中重现。”

石德林问道:“师父可有破解之法?”

青牛先生未置可否,而是问道:“米郎从何时开始受噩梦所扰?”

米秋野把他的病历仔细说了一遍。

青牛先生听罢,手捻长髯道:“据老夫所知,张角之梦魇术,两三日便要人性命,可依你所言,受此术所困已有半年之久,直到昨日方才势危,由此可知,施咒之人并非精于此道,其道法远不及当年张角、张宝之能,若真是如此,或许尚有转机。实不相瞒,老夫也是头一回领教此术,这把老骨头许久不曾动过,也不知今日斗不斗得过这害人的妖法!”

巨大的挑战点燃了他的斗志,转瞬之间,青牛先生已不再是方才那个喜笑颜开的闲散隐士,只见他神情专注的发号施令道:“破咒需施针,德林,你去将那书鬼的睡塌收拾干净,我要为米郎施以针法。”石德林得令,前去收拾床榻上的竹简、书卷,他则从腰间的竹管里倒出一粒药丸来,清爽碧绿,递给米秋野道:“这‘青鸾丸’是老夫自创之物,颇具排毒、解咒之功效,米郎即可服下。”

米秋野道了声谢,便将药丸吃了,这青鸾丸入口即化,下咽后顿时觉得遍体舒爽,随后着他脱去长衫,躺在床榻上由青牛先生为他施针。

《太平经》对于针灸疗法有着详尽的记载,经云:“灸刺者,所以调安三百六十脉,通阴阳之气而除害者也。三百六十脉者,应一岁三百六十日,日一脉持事,应四时五行而动,出外周旋身上,总于头顶,内系于脏。”

青牛先生生平所学,与《太平经》颇有渊源,米秋野脉象罕见,体内戾气频频反噬,这么棘手的情况他已经没有遇到过了,青牛先生抖擞精神,开始依法施针。

整个针灸过程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一切完毕后,已经是夜里子时三刻,一直精神矍铄的青牛先生此刻也尽显疲态,米秋野心中感动不已,向他郑重施礼道:”晚辈深蒙先生大恩,无以为报。”

青牛先生笑道:“寻常针法而已,是否有效尚不知晓。”他略微舒展了一下双臂,说道:“老夫真是老啦,略施几针便如此疲惫,米郎适才还说我春秋正盛,哈哈哈~你这小友倒也有趣,何不猜上一猜老夫的年纪?“

“至多不过知天命之年。”

“哈哈哈~”青牛先生和石德林同时大笑,石德林道:“再猜。”

“莫非先生已年入古稀?”

青牛先生笑道:“记得老夫出世那年,恰逢米郎祖师张道陵初上龙虎山,开炉炼丹。”

米秋野对于本道历史了如指掌,他清楚地记得张天师携弟子王长初入龙虎山时,正值东汉和帝永元二年(公元90年)。

我了个乖乖,照这样算他岂不是一百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