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难道这不是灵异 >  第33章 第一百五十节 谅解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张鹏的失恋,在十分钟后结束了。历时两小时零五分。前前后后,也就是一顿宵夜的时间。

开了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在阳台上守候的萧雨诺,看到神色落寞的张鹏,不由得心一软,飞了下来。坐在他身边,拉起他的手。

“好啦好啦,我们哪都不去,就留在这里陪你。”她柔声哄道。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尽管她很不愿意让师傅失望,可顾及到母亲的感受,还有和老张家多年以来的感情,她不得不放弃前往凌霄学院的计划。她今天之所以提出来,也只是想试探一下,却没想到,张鹏的反应这么激烈。

不过也不怪张鹏。几年前,他就受过一次创伤,几乎没了半条命。如果她们再走,很可能就从此一蹶不振了。

退一步说,她们去凌霄学院的目的,也不过是镀镀金,结识一下华国修界的后起之秀、未来巨擘。实际意义是有,但也不见得有多大。毕竟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实力才是一切。

“真的吗?”张鹏望着她,略显激动地问道。

“嗯。”萧雨诺用力地点了下头,说道,“小鹏哥哥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永远不分开。”

听到这话,张鹏简直如沐春风,只感到浑身舒坦无比。那种感觉,就像心爱的宝物失而复得。情绪激动之下,一把搂住身边的伊人,狠狠地亲了一口。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又黯淡下来,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还是听师太的吧……”

“都说不走了,还说什么气话,像个小孩子一样。”萧雨诺不高兴地说道。

“不,我是说真的……”张鹏看着萧雨诺,认真地说道,“我觉得,你们应该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龙游大海,鹏程万里!”这是他的心里话,她们两姐妹天赋异禀,注定有个不平凡的人生。他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却也不能拖了后腿,挡着她们前进的道路。

哪怕再不情愿,也必须割舍。千古以来,但凡成大事者,必定知轻重、懂取舍。他张鹏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知道,有些事情可以耍耍赖,有些却不行。

“你再这样说,我就不理你了!”萧雨诺以为他故作姿态,用力地跺了下脚,转过身去。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张鹏换上一副笑脸,伸手去掐萧雨诺的腰肉。

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萧雨诺气不打一处来,薄唇轻咬,推了他一下。腰身一扭,往楼上去了。

张鹏连忙追过去,跟在她屁股后面,嘚瑟地摸捏了几下,惹得她面红耳赤,羞怒不已。

回到家里,萧天晴正坐在沙发上,一脸担忧。看见两人和好如初,立即跑了过来,扑进张鹏怀里,眼中噙着泪水,楚楚可怜。

“好了好了,没事了。”张鹏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萧天晴默默地着流泪,抱得更紧了。一时间,张鹏有些透不气来,急忙说道,“骨……骨头要断了……”萧天晴可是能单手扔卡车的神力女,他这小身板,咔嚓一下就没了。

听到张鹏的话,萧天晴连忙松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吐了吐舌头。那梨花带雨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仿佛云开日出,雨过天晴,彩虹当空,美不胜收。

过了这个小风波,三人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天天黏在一起。早上的时候,两姐妹晨跑完,就会弄醒张鹏,拉着他刷牙洗脸,下去吃早饭。然后上来看看书、玩玩游戏。吃完午饭,他们会小憩一会儿,然后出去外面逛逛街、或是爬爬山。到了傍晚,就回家吃饭。吃完饭,又去湖边散步,最后回家看电影,洗澡睡觉。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没过多少天,就到了开学的时候。

九月一日的早上,太阳刚出来的时候,两姐妹已经穿好校服,背上书包,踏着细碎的晨曦,坐上厂车,回市区上学了。

由于没人叫起床,张鹏一直睡到十点多才醒来。发现两姐妹不在身边,顿时吓得四处找枪。

那个神秘女人的威胁还没解除,原本挂在家中的妖刀“大红丸”也被对方抢走了。两姐妹一离开,家里就成了绝险之地。

“啊!”

刚找到枪,上了膛,小心翼翼地探出客厅,他就吓得大叫一声,手枪差点掉在地上。透过玻璃窗看去,阳台上站着一道人影,正背对着他,负手而立。

“谁!”

张鹏大喝道,持枪的手却在不停地颤抖。他之所以吓成这样,是因为,对方竟然可以绕开他的“梦中藏镜”,悄然无声地出现在这里。也就意味着,想要杀他,易如反掌。

他有些不寒而栗。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一把破手枪根本没什么用。

“张鹏施主,别来无恙啊?”

却在这时,那人忽然回过头来,面带微笑地说道。

看到对方的面容,张鹏当即松了口气,差点儿瘫软在地上。来人一身素衣,手持拂尘,肩背长剑,不是静音师太又是谁?

“你干嘛偷偷摸摸的……”张鹏收起枪,没好气地说道,“来别人家,不应该先敲门吗?”

“贫尼来时,施主正酣睡如泥。贫尼不敢扰人清梦,固自作主张,先上来看看风景。若是施主觉得不妥,贫尼可以重来一次,登门拜访。”静音师太微微颔首,平心静气地说道。有礼有节,器宇不凡,反倒是张鹏像是个不懂事儿的人了。

“那就不用了,反正也这么熟了,又不是外人。”张鹏笑着说道。他一想起目前的处境,那黑衣女人的存在,彷如头悬利剑,口气马上变得亲热起来。

接着,张鹏煮了水,给师太沏茶,毕恭毕敬地端过去。可当事人却只是象征性地端起来,吹了口气,又放回下来,连杯沿都没沾一下,似乎有什么脏东西,嫌弃不已。

“师太,喝茶。”张鹏热情洋溢地说道,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静音师太看看茶杯,又看看张鹏,犹豫了好一会儿,仿佛下定了莫大的决心,这才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口。

老妮子,敢跟哥斗……

张鹏一边腹诽着,一边讨好地说道,“师傅,您这次来,准备住多久啊?我这就去给您收拾房间。”

“张鹏施主,你该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静音师太微微一笑,说道。

“呃……”张鹏被噎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换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说道,“也不知道怎么了,上次有个疯女人,半夜突然跑过来,想杀我,还好我跑得快……”接着,张鹏就一五一十地,将那晚遇到的事情说了。当然,梦中藏镜的事情隐而不提。

“是不是……”静音师太眉头微皱,问道,“你做了什么坏事,祸害了人家?”

“我都不认识她。”张鹏无辜地说道。

“其实……”静音师太看着张鹏,停顿了一下,才说道,“几天前,马施主和贫尼说了情况。她说对方武艺了得,不像寻常人,而且一口土话,叽里咕噜的,完全听不懂。”

“那是东瀛话。”为了避免师太误会,张鹏连忙解释道。

“哦,原来是东瀛人……”静音师太恍然道,“是因为那两把妖刀吧?”

“师傅说得对。”张鹏趁机拍了一记马屁,然后又挑拨道,“那小鬼子还挺厉害的,一进门,唰的一下,扔了个飞镖,就把您的金甲符给破了。”

符法被破,静音师太却毫不生气,不以为然地说道,“她能和马施主打个平手,自然不简单。区区玩物,挡不住也属正常。”

“那怎么办?”张鹏紧张地问道,“还有没有什么法宝,能镇住她的。”

“有是有,不过……”静音师太沉吟着,可张鹏等了半天,也没见她说完后半句。

“不过什么?”张鹏追问道,心里暗骂不已,这老妮子,肯定在打什么算盘。不过他一穷二白,也没啥东西值得对方惦记的。难道莲花庵的主持,南方修界巨擘,还缺他银行卡里的几十万。当下心一定,说道,“师傅,有啥需要,只管说。”

“如果……”静音师太拉长声音,顿了顿,说道,“你能说服马施主,让小云小飞去凌霄学院读书,贫尼就送你一件宝贝。”

“啊?”张鹏皱起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点头答应下来。哪怕没有师太这句话,他也会劝的,毕竟这事,关乎两姐妹的前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如果真的爱她,就放她飞。”大不了,去天都蹲几年就是。

“嗯。”静音师太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面带微笑地摘下左手中指上的一枚戒指,放在手心里,展示给张鹏看。

“这是什么?”张鹏端详着戒指,问道。这枚戒指通体暗红,表层之下,似有金光流淌,却又非金非玉,看不出材质。

“你看……”静音师太朝前一抛,念了声“变”,那戒指骤然放大,凌空化作一块东西,“噗”的一声,落在地上。仔细看去,竟然是个绣满了金丝银线的红色背囊。

“此乃‘百宝囊’,可作纳物减重之用,内有替身符、黄烟符、金钟符各一张。遇到危险,保命还是没问题的。此外……”静音师太指着背囊上绣着的“莲花庵”三个字,说道,“见到本门器物,对方必会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取你性命。”

“行不行的啊……”张鹏感觉十分不靠谱,就凭这点儿东西,也能对付那东瀛女人?

“张鹏施主,莫要担心。你黄气厚重,定能化险为夷。”说完,师太拂尘一摆,到楼下和马静蕾讲佛念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