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越最惨反派 >  第一百一十一章:你还有我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只是恶意的惩罚,又或者是配合她的闹,所以夜殇并没有用多大的力。

蓝宝贝觉得天要降红雨了,夜殇居然伺候自己梳洗更衣。

最后还贴心的把她抱到了桌子前。

由于久躺,她身子还很软,在桌子前她也是在夜殇的怀中。

一桌子汤汤水水,这次蓝宝贝也没闹,默默的吃起来。

因为她知道,大鱼大肉现在她的胃承受不了。

虽然夜殇没有说,她也知道他们又用了移魂术,她不知道又是哪十个为自己牺牲了。

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也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报该报的仇。

看着蓝宝贝安静的吃着,妖魅觉得她一下子长大了,懂事了。

蓝宝贝突然情绪低落的说道:“殇殇,我爹死了……”

“嘭~~”妖魅盛汤的碗一下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奴婢马上收拾。”妖魅立马跪在地上,虽然跪在地上,眼里也是孤傲,没有一般奴婢的战战兢兢。

夜殇看了一眼妖魅说道:“你不必如此。”

“孤知道。”夜殇搂着蓝宝贝的手,不由的有些用力。

他知道。

蓝宝贝并没有怪他没有告诉自己,聪明的她自然知道,他不想自己难过。

真是个霸道的人,总想把自己保护在他的羽翼之下。

蓝宝贝把头埋进夜殇的胸膛,就像她原来唯一的亲人爷爷去世了一样难受,当时她是自己躲着被窝里哭。

这次她不想,她想靠着这温暖的怀抱里:“殇殇,我以后在也没有亲人了。”

“你还有我。”夜殇把她紧紧搂在自己怀里。

是我不是孤,不是苍穹的摄政王九千岁,也不是苍穹的帮主,他愿意为她走下神坛,只是她的殇殇。

蓝宝贝何尝不知道,他们几次没有对自己痛下杀手,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畏惧夜殇。

是因为他们要拿自己威胁夜殇。

“殇殇,我只有你了,你要答应我,以后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先保全自己。”

就算别人那我威胁你也是,蓝宝贝在心里加了一句。

“嗯。”夜殇自认并为答应,只是回答。

夜殇知道聪明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自己的软肋。

以前他没有什么在乎的,也没有什么想要的,更没有什么怕失去的。

可是就是眼前的人,人他在乎了,想要,还怕失去。

好一会蓝宝贝从他怀里起来,继续开吃。

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打坏人。

她喃喃说道:“殇殇,琅月和灵犀联盟了,不日应该就会攻打苍穹。”

夜殇玩着蓝宝贝头发的手顿了下:“孤知道了,孤会解决。”

“哦。”蓝宝贝知道此刻自己就是个废物,不能帮助他什么,但也不能拖他后腿是不。

吃完饭,夜殇把蓝宝贝抱到花园里太师椅上,就去忙了。

蓝宝贝也不在乎,妖魅送来几碟点心和茶水。

蓝宝贝撑着椅子扶手想站起来,试了几次脚都软软无力。

“你别着急,过几天就好了。”妖魅连忙扶着她。

来不及了,蓝宝贝迫不及待的想好起来,因为她知道要不了多久琅月和灵犀国就会攻打苍穹。

夜殇肯定会出征,战争就意味着生死,也会有伤员,她虽然不能为他做什么,至少自己的医术不错,可以在后面给他诊治伤员。

“那你扶着我走。”蓝宝贝笑得风轻云淡,坚持要练习。

才走了不到半刻,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咬着嘴唇明显在强撑。

“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知不知道为了你牺牲了多少人。”妖魅忍不住对着蓝宝贝吼道,其实她是心痛她。

“我知道,正因如此我才该努力的往上爬,活得更灿烂,才不会让他们白白牺牲。”

妖魅也不在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来给我当婢女。”蓝宝贝想要转移视线,随口问道。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妖魅也随便搪塞着。

“我不信,我很难伺候,你看摄政王府的人都怕伺候我,因为我太会作了,他们都怕被殃及鱼池。”

蓝宝贝不信,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她能感觉到妖魅对自己的心疼。

更何况照顾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夜殇五马分尸,打下十八层地狱。

妖魅白了蓝宝贝一眼,你还知道你作啊,没错还能抢救。

“我喜欢挑战。”

“嗯……”明显妖魅不想说,蓝宝贝也不勉强。

“你扶我休息会。”

妖魅扶着蓝宝贝坐下。

刚坐下,蓝宝贝就看见一个扭着水蛇腰,穿得花枝招展后面跟着两个婢女的女人走进花园。

老远蓝宝贝就闻到她身上刺鼻的水粉味,她微微皱眉问道:“她是谁?”

“她叫清浅。”

“她怎么在摄政王府?”

妖魅吞吞吐吐的说道:“她是摄政王纳的妾。”

“他纳了一百多个妾?”

“都是传言,那些都被遣送回去了。”妖魅明显感觉到蓝宝贝生气了,连忙解释道。

“为什么她还在?”蓝宝贝恶狠狠的盯着清浅,还有她那呼之欲出的胸。

“这个………”妖魅不敢说。

“你是夜殇的人还是我的?”

“摄政王九千岁宠幸过她,自然不能遣送。”说完妖魅连忙退了几步,生怕蓝宝贝发怒。

一秒……

两秒………

一刻钟过去了………

蓝宝贝坐着一动不动。

所以自己被绿了?

妖魅连忙说道:“男人三妻四妾正常,你也别太在意………”

“所以……”蓝宝贝顿了顿,说道:“今日有清浅,没准明日还有绿浅,黄浅………”

“宝贝我知道你难受,可是天下男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蓝宝贝想到夜殇和别人鸾凤颠倒她心里就难受,堵得慌。

清浅走过来,挑衅的看着蓝宝贝:“这是谁啊,起来我要坐这。”

她没见过蓝宝贝自然不认识,看到比自己漂亮的脸蛋,心里总忍不住的想妒忌。

“趁我没生气前滚。”蓝宝贝生气的说道。

眼神不着痕迹的打量清浅,前凸后翘是个尤物,声音也娇得能滴出水来,男人都喜欢这样的。

难道夜殇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