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一扇万界门 >  第105章:约定 (1/6)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姐、姐,醒醒!”

差不多半夜两点的时候,凌枫来到医院,轻轻的摇了摇睡在陪护床上的姐姐。

这一次去庆余年世界,凌枫待了二十来天的样子,换到水蓝星这边,差不多八个小时。

这一次,那边的事情算是彻底的交代妥当了。

在向五六的说服之下,叶轻眉答应了接任天机阁阁主,这一点,是凌枫预料之内的。

虽然说被打击了,但是叶轻眉的理想还是没有改变的,所以,她需要这样一个势力,需要天机阁在以后的时间里帮助她实施自己的计划。

对此,凌枫已经是不关心了。有句话叫做,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凌枫离开之后,自然是也不会管叶轻眉如何折腾天机阁。

但是有一点,凌枫还是和叶轻眉说了,那就是自己答应八品九品的人解除他们身上的生死符的事情。

凌枫还专门把二十年的年限改成了十年,虽然差别不大,但是多多少少能够给叶轻眉增加一点麻烦,恶心一下她。

只要是能够让叶轻眉不舒服的事情,凌枫都愿意去做。

交代完之后,凌枫和向五六道了个别。

对于向五六,凌枫还是有些不舍的,这个当初比自己还小的少年,被自己稍稍一带,就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的干了三十多年。

凌枫很感激他的付出,现在终于是找到了接任者,让他顺利的退了下来,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凌枫心里多多少少也好受了些。

只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两人的缘分只到这里,纵使凌枫和向五六都很不舍,凌枫还是没有多停留,直接回到了水蓝星。

回到水蓝星的时候,差不多一点多,凌枫没有犹豫,直接就朝着医院赶了过来。

“你回来啦。”凌柔睁开眼,看到凌枫后双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道。

“嗯。”点了点头,凌枫看着病床上已经是睡熟了的田琳,轻声说道:“走吧,我们出去说。”

“怎么样,她今天没有闹什么情绪吧?”来到走廊上,凌枫看着跟出来的姐姐,询问道。

“没有啊。”凌柔摇了摇头,道:“小姑娘性格挺好的,完全没有你说的性格偏激之类的行为。”

“没有就好!”凌枫闻言松了口气,田琳不闹,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那行吧,今天辛苦你了,姐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看。”说完,凌枫就打算拉着凌柔去车库开车。

凌柔也没有拒绝,只是一边走,一边问道:“这姑娘和你到底什么关系,我可是很少见你这么关心一个人。”

“是不是女朋友啊,要是是的话早点搞定,有时间带回家里给爸妈看看,反正这姑娘我是看着挺喜欢的。”

凌枫闻言脚步一顿,随即说道:“现在还不是,但是以后会是的。”

这是凌枫思考了很久,才做出的决定。

自己犯的错,自然是要自己来弥补。

况且,凌枫也调查过了,田琳并没有男朋友。男未婚女未嫁,自己又占了人家的身子,自然是不可能放任不管。

“那行,老弟你加油,尽早让爸妈抱上孙子。”拍了拍凌枫的肩膀,凌柔鼓励道。

凌枫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的说道:“到底是你大还是我大,就算是要结婚,那也应该是你在我前面。”

“我不介意你抢先。”凌柔摇摇头,道:“至于我,我还没玩够呢,还没有要结婚的打算,至少几年之内没有。”

“那我还只是刚上大学呢,也还没有到结婚年龄啊……”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来到了车库,凌枫将凌柔送上了车,嘱咐道:“大半夜的,开车慢一点,到家了给我发个信息。”

凌柔朝着凌枫比了个ok的姿势,然后摆摆手,脚一踩油门,车子便缓缓动了起来。

凌枫看着车子渐渐消失在视线里之后,才转身离开,回到了病房。

回到病房里,凌枫看着躺在病床上熟睡的田琳,目光有些复杂。

说起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就像是做梦一样。

而且,一想起昨天给黄佳宁打的电话,凌枫就忍不住的想起苏曼来。之前为了赌气,他硬生生的气走了苏曼和黄佳宁。

现在倒好,两人之间是彻底没有了可能了。

一想到这而,凌枫就又忍不住在心里把叶轻眉从头到尾的骂了一遍。

只是,再骂,事情也都发生了,并不能再改变什么。

“唉……”

深深的叹了口气,凌枫无可奈何的甩去脑海中的事情,随即然后直接趴在病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凌枫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睁开眼,病床上并没有田琳的身影。凌枫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寻找。

好在,田琳并没有做什么傻事,只是站在窗前,看着正缓缓升起的朝阳。

“饿了没有,你等一下,我现在去给你买早餐。”朝着田琳道了句,凌枫也习惯了得不到回应,直接转身离去。

在楼下买了些包子油条稀饭之类的,凌枫没有敢都在外面耽搁,买了之后就回了病房里。

“我回来了,吃点东西吧。”将早餐放在桌子上,凌枫朝着依旧在看着朝阳的田琳说道。

田琳闻言也没有客气,转过身就坐在了桌子旁。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离开?”拿起一根油条咬了一口,田琳顿了顿,朝着凌枫问道。

“嗯?”凌枫一愣,随即道:“不是我不让你走,是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够出院,还需要养伤。”

“有意思吗?”

放下油条,田琳看着凌枫,“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也查了,我的伤口已经是开始结痂了,就算是不能立即出院,但是也用不了半个月那么长的时间。”

说完,她一双眼紧紧的盯着凌枫,道:“凌枫,我不是傻子!”

“网上的那些东西,你少信,都是忽悠人的。”凌枫看着田琳,道:“要是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医生,我现在就去把医生给你叫来。”

“够了!”田琳大叫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医生是一伙的。”

“虽然说我不知道你什么身份,但是能够把我弄到特护病房来,也能够在我不出面的情况下在学校里给我请那么久的假,就足以说明,你的身份不简单。

你的话,医生怎么可能不听,就算是现在我问,得到的还不是和你嘴里一样的答案。”

看着凌枫,田琳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身份,也不想知道你是什么身份,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放我离开?”

凌枫闻言,坐回了凳子上,看着一脸认真的田琳,想了想后,说道:

“医生确实说了,你的伤口恢复得很好,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一个星期就能够出院。

之所以说还要半个月,不是我想骗你,实在是我不敢放你出去。”

满脸的无奈,凌枫继续道:“在这里,我还能够每天保证你待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但是你出去了后,我很难保证这一点。

要是你趁我不在的时候,跑到什么犄角旮旯里做傻事,那可就没有这次这么好运了。”

田琳闻言,整个人的气势一滞,随即有些不满意的问道:“那听你的意思,你是打算关我一辈子吗?”

“也不是不可以。”凌枫耸耸肩,道:“又不是养不起!”

“你混蛋!”田琳闻言一愣,随即站起身怒骂了一句,一双眼狠狠的瞪着凌枫。

见到田琳发怒,凌枫知道,自己似乎有些过了,连忙站起来安慰道:“口误口误,你别生气,小心伤口裂开。有什么事情,坐下来我们好好商量。”

“我要出去,我要回家,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我想我爸妈,想我姐姐!”没有坚持,田琳坐下来,有些委屈的朝着凌枫说道。

凌枫看着一脸委屈的田琳,心底也有些不好受。对于田琳的情绪,他也很理解,只是……

“你想要按时出院,也不是不可以……”想了想,凌枫终于是做出了妥协。

只是,还不等田琳露出欣喜的表情来,凌枫就又开口道:“但是,有条件!”

“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好心。”虽然有些心有不满,但是好歹凌枫还是做出了妥协,田琳也知道自己要是不答应,估计是真的很难离开了,“说出来看看。”

“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凌枫闻言,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刚出院的几天,你只能在公寓那边住,我也会一直待在你身边。

这几天得时间,我会让人给你物色一个保镖,24小时贴身的那一种。当然,你放心,是女的。”

“这还叫不过分?”田琳闻言,一脸怒意的看着凌枫,“你待在我身边,是不是我洗澡的时候,你也打算在一旁看着啊?

再说了,我一个学生,要保镖来干什么?我每天上课下课都带着一个保镖,你让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怎么看我?”

“那我没办法,谁让你有前科呢。”凌枫耸了耸肩,道:“只有24小时让人盯着你,我才能够放心。”

“凌枫,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冷冷的看着凌枫,田琳冷声说道:“我是生是死,和你又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