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阮南枝傅祁川 >  第197章 手心吻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动作倒是迅速。

半个小时不到,已经洗好切好菜了。

只不过,我明明说的吃酸辣土豆丝,但他好像想炸薯条。

没关系,炸薯条也好吃。

我在沙发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就见他穿着围裙走了出来,向来不可一世的大少爷,摸了摸脑袋,“那个,你要不要先去洗澡?”

我莫名,“我想吃了饭再洗。”

“去洗吧,洗了神清气爽的吃饭,多好。”他情真意切地劝着。

“……”

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非要坚守原则的问题。

吃人嘴软,我选择妥协。

回卧室关上房门,拿上衣服就进了卫生间。

等我洗完澡出去,菜已经做好了。

周放不知道在厨房丢什么东西,听见我出来的动静,冷不丁心虚了一下,然后走出来,“吃饭吧。”

“嗯!”

我有些意外他的厨艺,“看不出来,你这么会做饭。”

四菜一汤,比外面餐厅的卖相也是毫不逊色的。

上帝到底给他关上了哪扇窗。

他替我拉开椅子,挑眉,“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的优点,不比前夫哥少。”

“……”

我坐下,疑惑地抬头,“薯条呢,还没好吗?”

他也懒洋洋坐在我旁边,“什么薯条?”

“你刚不是切了土豆要炸薯条?”

“……靠。”

他骂了一声,精致的下颌朝桌子上的酸辣土豆丝指了指,“我是要做酸辣土豆丝。”

“?”

我往厨房的垃圾桶瞄了一眼,顿悟了,由衷夸赞起来,“那你好厉害。”

偷梁换柱的本事好厉害。

难怪让我去洗澡。

不过,这家餐厅的味道属实不错,每道菜的调味与火候都恰到好处,吃得人很舒服。

他见我心满意足的模样,勾起一丝笑,“喜欢?”

“很喜欢。”

“那你介不介意爱屋及乌一下?”

“?”

我微微一笑,不想演下去了,“你是让我去喜欢上这家餐厅掌勺的大叔吗?”

“……阮南枝!”

他气得磨牙,“你一开始就知道了?”

“昂。”

我点了点头,“主要是……没有人切土豆丝,会先切成土豆条,你知道吧?周大少爷,下次有点常识……”

话音未落,我瞬间睁大了眼睛,伸手挡住。

周放的双唇,猝不及防贴上我的手心,微凉的触感激得我浑身一僵。

他好整以暇地睨着我,“动作挺快?”

“……”

我猛地弹开,保持安全距离,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如果是你动作更快,我不保证自己不会报警。”

“……阮南枝,你就是来克我的。”

他食指弹在我的脑袋上,慢悠悠地起身收拾碗筷。

临走前,他站在玄关处碎碎念,“女生需要用到的日用品,都在客厅的储物柜里,然后记得反锁门,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还有什么,你一次说完?”

“还有,”

他喉结滚了滚,眼眸晶亮,认真的时候,脸上也透着两分痞气,“你准备什么时候履行和我的婚约?”

“……”

我捏了捏手心,“我还没拿到离婚证,而且婚约也是小时候……”

说实话,能够说得出来的都是理由。

真实原因是,我还没有做好又一次捧出自己的一颗心,随时被人善待又或者凌迟的准备。

他看破我的内心,“我要听真话。”

我摊牌了,“我需要点时间想清楚。”

他抄着兜,认可地点点头,“应该的,给你时间慢慢想。”

……

次日,我和周放约好了,去见见方叔上次从沈母那里绑走的人。

周放说那个人交代了点东西。

需要我亲自去听听,再决定要不要信。

他说,“不然从我嘴里说出来,总有几分挑拨离间的味道,破坏我正义的人设。”

准备换衣服、化妆前,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我看了眼手机,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

我笑着起身,脚步轻快地去开门,看见门外站着的人时,愣住了。

我礼貌开口:“周叔叔。”

此时的周父,与那天晚上在医院的气场,截然不同。

如同一个好说话的中年叔叔,“方便进去坐坐?”

“嗯,您请进。”

说话间,我往后退了几步。

家门没关,有保镖守在门口。

周父坐下,视线在房子里梭巡了一番,突然感叹一声,“阿放那小子,平日里谁也不放在眼里,只有对你的事二十年如一日的上心,这套房子,都是他亲自盯着装完的。好端端一个周家少爷,守在这里,别人让他去买个螺丝,他都跑得飞快。”

我心脏好像被什么紧了紧。

稍微有钱一点的人家,房子装修都是全包出去。

到了验收的日子再来一趟就完事了。

我倒了杯水放在周父面前,“是,周放很好。”

对我更是没话说。

我不该害怕,他会在我捧出真心的那一刻,和傅祁川一样拔刀相向。

“放在二十年多前,你和我那个傻儿子,肯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周父终于步入主题,“只是,如今不管你离不离婚,曾经都是傅太太。那他,也该有更好的归宿。”

我捏紧手心,“您的意思是?”

“我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如果没有回到沈家,你与阿放就是云泥之别。”

周父说,“但如今,沈家在傅总的打压下,也已经大不如前了。而且,傅总会不会和你离婚,你心里肯定也有数。”

就差直接告诉我,不管离不离婚,回不回沈家,我都是配不上周放的。

我垂了垂眸子,“您问过周放的意思了吗?”

“他要是愿意,我也不会来找你了。”

周父笑了一声,游刃有余地开口:“他是个愣头青,但傅太太,你是拎得清的。想必你也知道,我不只阿放一个儿子,他如果非要犟,周家也有其他人选。”

言下之意。

周放如果执意和我在一起,周家就由他的那些私生子继承了。

我抬起头,一针见血地问:“周爷爷不会同意吧?”

据我所知,周老爷子是特别疼周放的。

“你看,我就说了你很聪明。”

周父喝了口水,声音沉稳:“只可惜,就是因为你这件事,他和我闹得鸡飞狗跳,老爷子今天早上心梗,这会儿还在医院躺着。周家,现在我说了算。”

他缓缓起身,又一次提醒我的身份,“傅太太,我没本事让他清醒,但你,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