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男配的小腰精又穿书了 >  第一百零七章 大结局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青年在嘶声尖叫,嚎啕痛哭,犹如失去了主人的无坟幽鬼,“主人,不要——”

“不要抛下我,主人”,青年趴跪在地,抱着女子痛苦摇头,身子发抖的贴上女子额头,嗫嚅唤道,“无漾,无漾,无漾,不要死,不要死,别离开我,别丢下我,我不知道没了你我该去哪里……”

“不要。”

“不要这样。”

女子大概是第一次见他哽咽,一时间连天穹劈下来的雷电都仿佛遥远的隔着江海,眼里,面前,只看得见,听得见青年的声音。

寂静的承受痛苦须臾,她缓缓启唇,面色平静。

“阿幕,你跟了我一百六十三年,日日听我唠叨,日日替我抓鱼,日日替我抄写经书,我一直在想我死之前要送你一个什么礼物好,如今我想到了——”

“阿幕无心,我便送你一颗心,从此阿幕便完整了。”

“世间上最后一个守护神灵消散,阿幕……你自由了。”

“梦中人无漾”在看见那颗血淋淋的心脏后,脑海里的疼痛就更剧烈了,她痛得缩起身子,浑身就像是有针尖在扎她的血肉一般,她仿佛置身于这场大雨中,被骤雨和眼前的惨景剥夺了呼吸。

她似乎痛昏了过去。

醒来后无漾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竹床上。

耳边似乎有仙鹤在清啼,鼻尖有树木草叶的清香,空气略微湿润,像是才下过一场小雨,一切静谧而美好,仿佛昨夜暴雨中挖心送人的一幕只是一场梦魇。

“醒了?”

竹楼的门忽然被推开,进来一个俊美的红衣男子,他面露喜色,修长纤细的手指摸了摸肩膀上的小蘑菇,“咕咕,你这次做得不错,居然替我找回了青龙帝君,本君赏你一对姻缘可好?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对象?粉的、橙的、绿的、黄的、白的、黑的、有毒的无毒的?”

“心月……狐”,无漾喃喃。

“正是本君”,男子满脸春风的打开纸扇,只见纸扇上潦草的写着两句,“自古人生多磨难,不如成亲玩一玩”,上头还写着四字,“专业做媒。”

无漾正要起身,心月狐却猛地摇了几下扇子,“别,你的心脏刚放回去,还是多修养修养”,顿了下又意味深长的哦了声,“你想见帝君对吧?我去禀告帝君。”

言罢,身影便消失了。

无漾蹙眉,青龙帝君?

她的记忆回来了,自是知道梦境里的一切都是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个守护神,正是她自己。

她不是死了吗?

她摸向胸口,里面又有了一颗鲜活的心脏,不激烈,却一下又一下的缓慢跳动着。

心月狐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不是他让自己去穿书执行任务吗?她第一个任务都还未完成,为什么会被送回了记忆和心脏?

她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

能认出心月狐,还是靠了粉粉,除了粉粉的主人,她想不出粉粉还会对谁这么亲密。

这一切也太蹊跷了。

须臾,心月狐回来了。

他长得像书中描绘的风流才子,总执着一把折扇,只是她注意到折扇上的小诗又换了,“你言秋日胜春朝,我看鸳鸯最逍遥。”

他风骚的摇了摇纸扇,冲她笑道,“姑娘,做媒吗?本君专业的。”

“滚!”

无漾刚醒来没多久,眼里还带着迷茫,就听门外又传来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紧接着,一片青色衣摆慢慢进入眼帘——

男子墨黑乌润的长发被青色发带随意束住,薄唇轻抿,俊逸精致的脸颊细腻瓷白,下颌紧绷,随手一挥,心月狐便不犹带不甘的消失在了竹楼内。

“阿幕。”

无漾惊愕的睁大眼,眼前之人像是前世的阿幕,但比阿幕更加清冷,像是高不可攀的峭岭之花。

“我是青龙帝君幕玄。”

“……”无漾:“青龙帝君……我的心脏怎么会……是你救了我?”

男子淡唇轻启,走了过去,庞大的灵力灌入她的心口,卷长如蒲扇的睫毛不颤不抖,语调轻缓,“你也可以叫我墨献,凡间的化名,你救过我,我也救了你,不接受两相抵消,你可以考虑一下,是要我以身相许给你,还是你以身相许给我?”

无漾:“……”

后来,心月狐逢人便说帝君的姻缘是自己撮合的。

并且编制了一本“帝君情缘箓”在天界大肆售卖,价格童叟无欺。

“话说青龙帝君为何总是闭关不出?仙界盛会上也极少露面?这原因呐,是因为咱们青龙帝君痴练法术,结果这练啊练啊一不小心就走火入魔了——”

“帝君虽自恃法力高强,强压住了走火入魔导致的魂魄四溢,但仍然有一缕情魄溜入了人间,且因为青龙帝君素日里压抑这情魄太久,这情魄到了人间后虽是个残缺,但仍是对情爱之事有了渴望之心。”

“你们绝对想不到,这三魂七魄里的一缕情魄,居然会在爱欲之下滋长出了心脏!”

一众神官皆惊讶错愕,却也知道心月狐讲情缘故事时最讨厌别人打扰,于是继续屏气凝神的听着,纷纷好奇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青龙帝君自然是找到了这缕情魄,只是呀”,哗地展开折扇,扇面上写着两句小诗,“千年铁树开了花,七天七夜不下榻——”

众人:“噫吁嚱——”

“只是呀,帝君的这缕情魄在她的主人无漾死后,生生挖出了自己的心脏,以两颗心脏为引,以自己浑身血液为媒,使用了最强禁术心魂咒,生生世世都要跟随他的主人。”

有人忍不住道:“心魂咒?帝君的这缕情魄可够衷心的,为了一个主人,不怕自己魂飞魄散吗?心魂咒可是与鬼界缔结契约,以灵魂交易,死后是要受万鬼撕咬的,那帝君如何做了?”

心月狐狡黠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扇面:“帝君开花了。”

“啊?”众人懵。

扇子被心月狐倒了过来,扇柄在每个神官脑袋上敲了一下,“笨!帝君的情魄缠上了一个姑娘,帝君能放过吗?何况还是个为帝君掏过心的姑娘,这可是掏心窝子的爱情,呜呜呜,这样好的姻缘,竟是本君一手促成!”

折扇“唰”的打开,又是两句小诗,“****龙吟糜,撑霆裂月压春雨。”

啧啧喟叹:“禽兽啊禽兽,逼人家以身相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