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晋炀立刻又拨了第二通电话。

凌绝这次是秒接,看来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点过分,接了电话就开始装乖:“你好,晋先生——你先听我解释!”

晋炀:“……你解释。”

凌绝说,他也知道在灼热之地这么个陌生的地方,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好像是通往幽影之地的“井”是非常不可思议,而且不靠谱的——首先,那可能并不真的通往幽影之地,如果它只是通往一片虚无的话,凌绝的行为无异于精神自杀。

凌绝说:“我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最终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假设幽魂领主的确设置了这样的陷阱的话,他要防备的敌人是谁呢?——火焰领主不知所踪,且生命力虚弱,其他两名领主更是连影子都不见了,他没必要继续防备这几个手下败将。”

“当然,他的目标也有可能是我们这些人类,但是,我认为他其实是不知道我们已经来到魔界的,否则他至少该设置一些障碍,而不会让我们畅通无阻地走到这里。”

他说的没错,幽魂领主绝不会放任人类深入到灼热之地,考虑到他对这片大陆地所作所为,他在事实上已经将灼热之地变成了自己的禁-脔,即使凌绝等人不进入幽影之地,仅仅是在灼热之地大兴土木,利用灼热之地的能量建造各种人类需要的武器和建筑,这等于是在和幽魂领主虎口夺食。

“但是,还有另一种可能性,”晋炀说:“幽魂领主并不担心会有敌人通过这口井来到幽影之地。他确信幽影之地对于除他之外的任何人都是致命的死亡之地。”

他说:“我最担心这个可能性……幽魂领主是可以直接攻击到人的灵魂的。”

凌绝不会故作轻松地说什么“没关系我不怕”,他以前也许会这样做,在执行任务前夕晋炀问他会不会怕,他就说不会怕——这倒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因为他的确不怕,所以每次看到有人用心疼的眼神看他,都会让他感到浑身不自然。

不过他现在就没这么幼稚了。

可能是因为死过一次的缘故,他也有了接受他人关心的能力,至少现在他就愿意和晋炀多扯几句,好让对方不要太担心。

然而,不擅长哄人的绝哥一开口就是:“攻击灵魂问题也不大,最严重也就是脑死亡,只要□□存活,之后还是有可能被唤醒的。”

晋先生:“……”

晋先生都要被气笑了:“你对自己就这么有信心啊?脑死亡是多么严重的事情,让你这么说着玩?”

这语气已经有点恐怖了,就像是班主任对着学渣训话,天生有一种压制力。凌绝搓搓胳膊,作出一副“我好怕怕”的样子,又突然想到晋炀根本看不见他,简直是抛媚眼给瞎子看,顿时又有点无聊:“有啊。”

“我对自己就是这么有信心,你不知道吗?对了,不要只说我,你为什么突然要上天?天上有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天上也很危险吗?也许幽魂领主现在就在天上。”

晋炀:“……”

短短一分钟内,已经是攻守易位,显然他们睡都不可能说服另一个了。两人陷入令人尴尬的沉默,过了一会儿之后,凌绝发出胜利的声音:“我想,我们与其在互相指责中浪费大量时间,不如赶快达成一致:我们接下来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并且即使将自己的进度向对方汇报。”

“……我原本就准备向明日集团做汇报,”晋炀说:“我相信你也一样。”

“所以你本来并不想让我知道,”凌绝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真有责任心啊——不,我不是在指责你,听我说完。”

他说:“我一直认为自己不善言辞,所以有些事情比起说,更喜欢用做得让对方明白,可惜现在我也没办法和你面对面地打一架,让你知道当我想做一件事的时候,你是拦不住我的。”

晋炀短促地笑了一声:“我可不认为这是不善言辞……”

凌绝打断了他,他们都不想让这场严肃的对话变成情人之间的调-情,他们没时间和情绪做这样多余的事情。他说:“我只是想让你明白……如果感情会影响你的理智的话,那就只能暂时摈弃感情了。”

听起来很耳熟。

凌绝说:“感情,情绪都可能会让我们变得软弱,在最艰难的时候,我们只能依靠理智活着。现在我的理智告诉我,不管前方有什么……我都必须走下去。”

好吧,确实很耳熟,晋炀想起来这段话的前半段是他曾经说给学员们听的,没想到凌绝居然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他。

当年那个骄傲肆意,什么都不管的少年人也长大了。

他在心中感慨,但话出口就变成无声的叹息:“……为什么这么讲?”

——“不管前方有什么”是什么意思?

凌绝:“赵安遥说魔王很快就会诞生了,在更深的魔界,我猜想……假如这个更深的魔界不是指和灼热之地一样半死不活的冰原之地的话,应该指的就是幽影之地了吧。”

晋炀没有再问“赵安遥说的话一定可信吗”之类的问题,他们都知道赵安遥在任务中的重要地位,两人就赵安遥的情况又说了几句,晋炀说:“接下来我们要保持联络,如果我在天上真的找到了幽魂领主的话,需要你们在幽影之地的协助。”

凌绝:“好。”

晋炀:“一路顺风。”

凌绝:“祝我们取得最终的胜利。”

……

家属的问题算是搞定了,凌绝冲赵安遥点点头:“有时候,有人关心自己也是件麻烦事,还好现在搞定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准备下井。”

饶是赵安遥这样脑袋不太正常的人也露出牙酸的表情,好像很吃不惯这种别扭狗粮的样子。显然他对于凌绝的“家属”并不感兴趣:“我们不能带所有人一起下去。”

他回过头,看着温君雅等人,这些人在刚刚来到魔界的时候,看起来还是非常正常的人类,可是在魔界呆了几天之后,他们的形象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本衣冠楚楚,一身高科技的明日集团执行员们身上的衣服多有破损,破损的地方就用恶魔植物的藤蔓扎住,或者是用巨大的叶片遮盖住,可想而知,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回归到人类的原始状态,说不定会用恶魔的皮毛当做衣物,每天钻木取火之类的,甚至有可能沦落到吃半生不熟的肉来充饥的状态——考虑到整个灼热之地的温度都在降低,大火炉湖都未必能煮熟食物。

这都是因为他们不想过多地耗费系统的能量,在以往的副本中,系统给人的感觉就是最佳辅助,它们本身做不成什么,要有人类主导行动才可以。但只要系统的寄主人类足够强大,这个系统也就无所不能。可是这里毕竟不是普通副本,要随时做好被切断补寄的准备。

凌绝肯定了赵安遥的想法:“我们要留一部分人在上面接应。因为我们同样也不可能把所有恶魔都带下去,跟着走到这里的恶魔并不忠诚于我,他们是在向一个不存在的‘魔主’效忠。”

而对于大部分的恶魔而言,能来到灼热之地已经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幽影之地过于遥远,而且幽魂领主的能力也和其他几个领主大为不同,人家都是物理攻击,到了他那边变成了魔法伤害,恶魔们再怎么信任凌绝,也不敢在幽魂领主的领地上造次。

既然如此,不如不把他们带下去比较好。

它们在上面也有事情做,凌绝已经想好了。他告诉赵安遥,接下来明日集团恐怕还要往魔界派遣支援,但如果派来的人都和赵安遥他们一样傻乎乎得可不行——凌绝指的是他们刚来到荒芜之地的时候,连路都找不到的愚蠢样子。

赵安遥:“……”

然而,既然赵安遥,温君雅等人已经是明日集团的精英,这就说明即使是在星际时代,也是蠢人多过聪明人。指望笨蛋秒变聪明是不可能的,绝哥理所当然地说:“我们应当主动建造一个适合笨蛋生存的世界。”Μ.166xs

赵安遥真诚地问:“……你这个笨蛋的范围也包含了我,对吗?”

凌绝也冲他真诚微笑。

虽然绝哥气人是真的气人,但他有想法也是真的有想法,他所谓的让笨蛋适合生存的意思就是,让留在上面的明日集团的战士们带领着恶魔们一起搞建设。比如说把各个岛屿和大陆用桥梁连接起来啊;在距离荒芜之地最近的岛屿上设置一个补给站,让支援人员一过来就能补给能量啊;为了防止他们在荒芜之地迷路,还可以在补给站旁边建造一座灯塔,灯柱穿透力十足,这样支援人员即使远在荒芜之地,看到了灯光也知道该往哪儿走啊之类的。

赵安遥听了之后也觉得很不错,很贴心,但他习惯性地抬杠:“这里的岛屿会来回移动,要建桥梁去连接它们的话,可能桥梁没过半小时就塌了。”

“普通的桥梁缺乏弹性是会这样的,我们可以利用黑薯的藤蔓建桥……这种植物和南瓜藤有着相似的习性,只要有支撑就会一直往上面爬。并且质地坚韧,生命力旺盛。”

“黑薯藤蔓,再加上修纳,足以完成我们的简易公共交通建设了。”

赵安遥服气了。

他们接着就和其他人讲了接下来的安排,大家虽然很奇怪凌绝和赵安遥什么时候这么熟了,温君雅甚至还好奇地看了他们几眼。不过能走到这里的都是精英,受过专业训练的,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凌绝下达指令的时候他们也快速听从了。

只是在谁下井,谁留在上面这件事情上小有分歧。

凌绝觉得既然大家之前分成了两个小队,而且两个小队的小队长都做的不错,那接下来也可以这样做。赵安遥是肯定要下井的,在探测魔王这件事上他就是**雷达,他不下去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而赵安遥和温君雅一直都是好搭档,所以凌绝就觉得,赵安遥要下去的话,温君雅肯定是一起下去的。

温君雅自己倒是没有意见,他淡定的表情好像刚刚签过生死契:“我一切听从安排。”

赵安遥说:“组织对你的安排是……留守阵地,和其他小队成员一起带领恶魔建设地上的交通要道。”

温君雅刚刚说一切听从安排的时候,明显是觉得肯定会让他一起下去,没想到赵安遥却来了这么一下子。他的“一切听从安排”立马就不管用了:“我不……”

赵安遥抢在他前面说:“我相信你,在上面的任务并不简单,也不安全,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

——在上面当然不简单不安全,可是下去了那是翻倍的不简单和不安全啊。

温君雅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他看到赵安遥对着他眨了眨左眼。

他立刻就冷静下来了。

这个表情算是他们之间的一个暗号,以前赵安遥每次搞事情,想让他配合的时候就会这样做。

不过,那时候的赵安遥一般都是想要对别人进行恶作剧,不想让他阻挠才会这样。到现在他们都已经很成熟了,赵安遥也很久不会对别人进行恶作剧了。

他不相信现在在魔界,赵安遥还会有恶作剧的想法。

所以……是赵安遥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是他们中间某人有问题,还是恶魔有问题?

留在上面的话要负责监视恶魔,温君雅立刻想到恶魔都是不可信的,他们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种族。所以留在上面的人,要负责这整个一套路线的安全运行……不然之后进入魔界的明日集团支援队伍就无法进入幽影之地了。

这确实需要一个完全信得过的人去做才行。

于是温君雅也冲着赵安遥眨眨眼,他安静地接受了对自己的安排。

既然温队长愿意留守,跟着下去的就只能是宋队长的小队成员了,加上赵安遥共计六人。这六人并未进行什么慷慨陈词,宋维杨说:“请放心,我们早就做好一切准备。”

他的队员们沉默地微笑。

让凌绝想不到的是,恶魔居然也有要跟着下去的。首先是被他成功洗脑的石魔,现在这群石魔摆出了“要么飞黄腾达,要么直接去世”的架势,又蹦又跳地说既然来到了灼热之地,也成功吃上了火系恶魔,不去幽影之地看看就太不合适了。他们吃了火系恶魔之后,并没有爆体而亡,只有两只石魔暂时失去战斗能力,陷入昏迷之中,不过这两头石魔没有死,气息也很粗壮,显然是在吸收火焰能量。

等它们醒来之后,会变得更加强大,从普通石魔变成会喷射火焰的“石魔法师”,他们的进化就在眼前,所有的石魔看到了都心潮澎湃,恨不得下一个幸运儿就是自己。

而其他石魔虽然没有那么大的进步,但也都变得强壮了一些,体表的皮肤柔韧度增加,更加耐热。这对于这群依靠坚韧生命力生存在魔界的恶魔而言,是非常大的提升。

所以它们强烈要求一起去幽影之地,而且要举族上下地去,一个都不留!

凌绝觉得……可能这就是弱小恶魔吧,他们弱小太久了,看到一丁点希望,都要用尽全力去抓住。

和石魔形成对比的就是虫族,虫族就没有石魔这样的孤注一掷的心态,但蜘蛛女王和火蚁女王也纷纷表示愿意让一部分工虫兵虫下井。

石魔发出集体的嘘声。

虫族似乎也觉得这样是贪生怕死,一贯和石魔合不来的火蚁女王都蔫儿了,在被嘘的时候低着头没有“吱吱”叫嚣。让他们意外的是,魔主陛下这次格外仁慈,魔主陛下答应了他们想要留守的请求,还告诉他们,现在整个灼热之地、血源之地和荒芜之地都交给他们去建设了,以后建设好了会论功行赏的!

淳朴的虫族丝毫没有想到魔主陛下会画大饼的可能性,他们很快就陷入了未来“瓜分”魔界的狂喜中!

但是很快地,蜘蛛女王,火蚁女王和吸血蜂小女王又意识到了他们互相之间的竞争关系——魔主陛下说了会“论功行赏”,那么到底谁的功劳更大呢?

三位虫族女王互相瞪视着,凌绝还没下去,他们就卷起来了!蜘蛛女王和火蚁女王到底是更加有生存经验,两方一左一右,开始拉拢魔主陛下留在灼热之地的“魔战士”温君雅。

虫族的拉拢方式也就非常简单,魔界没有金钱贿赂的说法,他们就开始从胃囊里吐食物给温君雅。

温君雅:“哕……够了够了,心意领了!领了!”

吸血蜂小女王年纪尚小,缺少这样的“人情世故”,不过它也摩拳擦掌地准备回到血源之地就去找她的母亲!他们吸血蜂一族是最强大的,母亲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最后要分配的就是“翻译官”了,凌绝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把更强大的艾尼克斯留在上面,主要是艾尼克斯和于晓风是分不开的,他总不能把艾尼克斯带下去,让于晓风留在上面空等吧!

那也太残酷了!

所以毋宁质疑地,能跟下去的就只有小傀儡魔了。不过和别人不同,绝哥对小傀儡魔堪称冷酷,并没有征求它意见的意思。

小傀儡魔一瞬间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但它很快就表示“魔主陛下就是离不开我!我都习惯了~”,还冲着艾尼克斯很挑衅地笑~

艾尼克斯默默挽起袖子。

凌绝:“……”

行吧,看来大家都习惯了,是他多虑了。

……

黑洞洞的井下面,有着黯淡反光,波光粼粼地波动着,就像是五彩斑斓的黑。

幽灵从里面钻出来,它们没有多少攻击性,好像是刚死不久,还没有适应死后的世界。

井边更多的则是一些枯骨,破碎的血肉,和各种纠结的毛发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无不昭示着幽影之地的可怖。

凌绝听完系统的数值报告,在系统做好计算之后……“准备,跳跃!”

他背着滑翔翼,第一个跳了下去。

十秒钟后,赵安遥也下去了。

再过十秒钟,宋维杨也下去了。

……十分钟后,所有人都成功下井,就连石魔也都下饺子一样地扑腾着简易滑翔翼飞下去,井边只留下一个多功能设备,一个生物都没有了。

……

恶心,眩晕,对自己的身体逐渐失去控制,窒息,大脑从一开始的胡思乱想,到无法思考,脑海中只有一个个碎片划过。

凌绝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数到五十的时候呼吸已经乱了,数到一百的时候开始轻微心悸,数到两百的时候严重耳鸣,眼前出现白花,好像他变成了一个老旧电视机,数到三百……三百?还是三百五?不对,他数到哪儿了……

总之,等到他终于落到地面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已经不存在了。

这是非常新奇的体验,在绝哥漫长的战斗生涯中也算是第一次。以往他也中过幻术,或者是被下了什么神经麻痹毒素,又或者是重伤之后的全麻。但是这次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以前他要么会直接晕过去,或者只是无法感受到身体的存在,但是这一次……他就好像是打心眼里换了个种族似的,他似乎不认为自己是应该有身体的。

这让他的记忆产生了一瞬间的错乱。

但他还是记得自己是有腿有手的,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双腿,然后发现——

裸-露在外面的脚踝变成了半透明色,有点像果冻。

凌绝冷静地用手戳了戳,好在触感倒是和果冻不同,还是正常皮肤该有的触感,而他的手也完好无损,似乎变化全都在腿上。

他从地面上爬起来——他自己的腿变得半透明了,用起来还是一样能用,就是有点僵,有种义肢的错觉。

等他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重新找回了自己对身体的掌控感,这才有功夫去观察四周。其他人也都是零零散散的,大多数都在捂着脑袋呻-吟,最后下来的一串石魔最可怜,因为系统没有办法短时间内制作出那么多滑翔翼,所以给他们的都是……儿童滑翔翼。

换句话说就是,缩小版的滑翔翼。

石魔的身高也的确更像是儿童,可他们的体重不是!他们身上肌肉遒劲,比儿童重的多了!

好在石魔一族向来皮糙肉厚,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暂时都起不来。

“……哎哟,”有人抱着头小声喊道:“怎么,怎么地面在晃动啊……”

“我的手呢?我找不到我的手了!”

“是幻觉吗?……我好像在海上……”

果然,大家都出现了一样的状况,这样凌绝也就放心了,说明他看到的不是幻觉——

因为地面是真的在晃动,波涛起伏犹如海面,可是他们脚下的触感又的确是绵密坚实的。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凌绝往地上摸了一把,黏糊糊的。

……有点像是皮肤,运动之后汉湿的皮肤。

他微微用力,指甲刺进去一点,温热的液体溅到他的手上,不痛,没有受伤,没有腐蚀性。

放到鼻子前嗅嗅,是腥的。

……是血液的腥味。

单纯的血肉地面不会让凌绝有“出现幻觉”的想法,他不是没见过强大的血魔,有些血魔甚至能把整个足球场铺满血肉,宛如一个诅咒。但眼前这显然不是血魔能做到的。

幽影之地和他想象中不同,并不是漆黑一片,单说色调的话,这里和魔界其他地方并无不同,可是天上漂浮的大小不一的幽灵,地上……被血肉构成的触-手缠住的灵体状恶魔无不提醒着凌绝,这是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而真正让他感到压力的,则是一望无际的,铺天盖地的血肉“毯子”。

和伫立在这片毯子正中间,仿佛是这片土壤主人的……一个暗红色的,没有面目,四肢也不明显,血管都暴露出来的大恶魔。

祂已经很虚弱了,但周身萦绕着强大的气场,无不在揭示祂的身份。

祂现在正在看着凌绝。

那是痛苦的,绝望的目光,但也是好奇的目光。痛苦是因为祂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灾难”,而好奇则是因为……祂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多出一群祂不认识的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