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棋魂网王之坏坏女主 >  106、明亮的幸福生活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终于回来了,站在写有‘塔矢行洋’门牌的家门前,塔矢亮只觉得恍然隔世,明明自己只是离开了一年,回来竟是十二年后,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很不真实,可又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的生命里。如今,他终于回来了。爸爸,妈妈,你们都还好吗?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温暖,亮才回过神儿来,钟爱的妻子就在身边正担忧的望着他,自己没有失去,老天把她还了回来,他发誓,这一生都会紧紧抓住她的手,不会再让她离开。

塔矢亮紧紧回握着明的手,神情坚定的与之对望。

执子之手,与子白头。

“喂!我说塔矢,你不会是胆怯了吧?哈哈!想想也是啊!虽然说你才离开了一年,塔矢老师他们可是十多年没见到你了,你就这么突然出现的话,不知道塔矢老师会不会被你吓出心脏病来!”

“小光。”一记重锤狠狠的敲在成熟版的进藤光头上。

明,亮同时转身愕然看到身后的进藤捂着头哀怨的对着包子脸的藤原佐为抱怨。

“干嘛打人家啦!我不过是想缓解一下气氛,你们都太紧张啦。”进藤光揉着头说完后瞄到塔矢亮异样的神色,这才惊觉到自己说错了话。

“那个,塔矢,你不用担心,塔矢老师的心脏好得很,肯定不会有事啦,哈哈!”

进藤因为说错话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谁知刚说完这句,又被包子脸的佐为一记重锤敲在头上吼:

“笨蛋小光,塔矢老师看到小亮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得心脏病?”

这些年,小亮不在,他和小光一直照顾在塔矢父母的身边,塔矢老师除了偶尔会失眠,身体可是好得很。

“佐为!不要老打人家的头啦!你确定塔矢老师看到十多年前的小亮会没事?”进藤小心的指指与十二年前无异,听到这句话后僵住的人形雕像,佐为当场愣住。

“说的也是呢,连我都疏忽了,如果就这么回去的话,不知道明子妈妈会不会怀疑小亮是爸爸在外面的私生子呢?”南野明摸着下巴,把视线定格在小亮的身上作沉思状。(喂喂!某人,小亮是私生子的话,你又是什么?)

在六道火热的视线烧烤下,僵住了的塔矢亮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爸爸妈妈他们应该会接受吧!”不确定的语气,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应该会吧!小亮毕竟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没有哪个父母会认不出自己的儿子,嗯,一定会。”明一锤定音,煞有介事的说道,并从心理上给了亮很大的鼓舞。

“嗯。”一定会。

可是父母相信后要怎么跟他们解释呢?

像往常一样,每天的这个时间明子妈妈都会在厨房里煮下午茶,看看时间,小光和佐为也快回来了吧!自从小亮失踪,明也带着秀一去了美国后,他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在他们身边,这些年,多亏他们一直陪着老公下棋,他们夫妻的生活才充实了不少,想起自家老公只有在棋盘上才能露出的轻松愉悦的微笑,明子妈妈就感到万分欣慰,幸好,还有老公陪着自己。

塔矢行洋此时正坐在和室里看报纸,今年的新初段联赛就要开始了,看着报纸上刊登的三名新人职业棋手的介绍,他不由的陷入沉思,多少年了,已经很少能见到和小亮一样有潜力的选手了,还有进藤,如今都已经是三个头衔的拥有者了,如果小亮还在的话~

淡淡的悲伤之情从心底溢出,多年的丧子之痛依旧锥心刺骨,听到从厨房传来的脚步声,行洋急忙抹了把脸换上一张麻木的表情,不让自己的感情外泄,生怕妻子看到了会难过,十多年来,他们夫妻没有少背着对方在背后偷偷的流眼泪,正是这种相濡以沫的感情,才让他们夫妻走过了共同的难关。

看着正在给自己倒茶的妻子眼角的皱纹日益加深,行洋心里就说不出的愧疚,就在塔矢行洋愣神的档,进藤光站在了门口。

为了不突然出现吓到小亮的父母,他们几个人一致决定由进藤光先来给他们打打预防针。

“塔矢老师!阿姨!”进藤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只是看着和室里的人思索着该怎么开口,模样有些窘。

“是小光啊,快进来,我刚煮好了下午茶哦!”塔矢明子热情的招呼着。

见进藤光站在外面神态逡欤醒蠓畔率种械谋ㄖ轿实

“怎么不进来?”

塔矢行洋已不似当年那般严肃,整个人都温和了很多,但进藤始终对他心有惧意,也可以说是一种敬意,慢慢的抬脚,踏进和室

“塔矢老师~,那个~”不好,舌头打结了。

“那个~呃~”糟糕,死结了。

“进藤,你想说什么?”塔矢行洋微眯了一下眼,注意到门外还有其他的什么人躲在那,于是,不动声色的想看看这孩子到底想说什么。

因为表现欠佳的进藤光,等在外面的几个人都使劲屏住呼吸等着听他继续往下说。

“那个~,呃~,就是~,其实~”

小光你这个笨蛋倒是快说啊,告诉他们小亮还活着,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再把小亮拉出来就大团圆啦,真是急死人,你到底在那里吱吱唔唔的干什么啊!

阿勒?为嘛佐为也跟着躲起来呢?

伸手,推。

“哇啊!”正聚精会神偷听的佐为冷不防的被明推了出去,一个不小心摔趴在地上,整个人**裸的呈现在几个人眼前。

“啊!哈哈!塔矢老师,小光,大家都在啊?哈哈!”佐为很不好意思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好尴尬的出场哦。

明挫败的把头窝进亮的怀里以此掩面,真是丢死人了!

“你们在搞什么鬼?”行洋双手抱肘,端坐在地上看着窘态百出的二人,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进藤光和藤原佐为,进藤光这些年就相当于他的半个儿子,为人直率;佐为就是他的良师益友,性情更是率真。究竟是什么事能让他们两个露出这种神情呢?老实说,他很好奇。

“那个,呃~,其实~,是这样的~,我们今天带了一个人来~,嗯~,所以~”进藤依旧吱吱唔唔的不知道该如何说明才能不刺激到这位棋坛上曾经的泰山北斗。

“你不用再说了,还是直接让门外的人进来吧!”应该是热爱围棋,想找他对弈的人吧!塔矢行洋心里如是想到,并打断了进藤,也省的他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全。

“哎?门外还有其他人吗?怎么不请进来?真是太失礼了!”塔矢明子听到还有其他人在立马站起来迎向门外。

南野明无语望苍天,那两个家伙到底是进去干嘛吃的啊!

躲在门外的塔矢亮听到母亲出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妈妈!

“妈妈!”南野明适时的站了出来,挡下了塔矢明子的脚步,带着歉意的微笑看向室内的行洋夫妇。

“啊啦,这不是是明子吗,真是一点都没变呢,看上去更年轻了!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们,爸爸妈妈也好去给你接机啊,哎?秀一呢?”明子妈妈看到多年不见的儿媳心里甚是高兴,拉过明就开始问长问短。

“啊,秀一啊,孩子长大了总要离开妈妈的啊,我拦都拦(?)不住。”

看到和塔矢夫人亲近的联络感情南野明,小光和佐为同时抹了把额头的汗。

见是小亮的妻子回来,塔矢行洋也很意外,虽然儿子不在了,但这个儿媳还是他们家的。

“爸爸!”明放开母亲的手,恭恭敬敬的站到塔矢行洋面前,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

“回来了就好。”这个儿媳他还是很满意的,离开了这么多年,也该走出来了。

“爸爸,妈妈,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们担心了!没能在身边照顾,真的很抱歉!”

“都过去了,还说这些做什么,我们这不是好好的吗?到是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在美国吃了不少苦吧!”还是女人理解女人啊,理解万岁。

“不,没有,我过的很好!爸爸,妈妈,我,找到小亮了。”

咣当~

塔矢行洋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明子妈妈则是瞪大了眼睛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敢置信的目光慢慢的从说出这句话的人身上移到了刚刚出现在门口的人身上。

依旧是挺拔俊秀的身影,墨绿色的齐肩长发,明朗秀气的脸,清澈见底的眼~

泪水瞬间模糊了塔矢明子的眼睛,行洋也情难自禁的颤抖着身子站了起来。

那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小亮啊,那是她从小热爱围棋,一心追逐父亲脚步的小亮啊,她的儿子,她失踪了十多年的儿子,终于回来了,本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的人就这么出现了,就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谁来告诉她,这不是梦!

塔矢亮一步步走到父母的身边,将热泪盈眶,不断抽噎的母亲紧紧抱住。

“妈妈!我回来了!”

“小亮,真的是我的小亮回来了吗?”早已泣不成声的塔矢明子在儿子的怀里开始失声痛哭,儿子的失踪就像块巨石般压在她的心上,压的她喘不过气来,现在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了。

“嗯,儿子回来了,妈妈!”

塔矢行洋红着眼眶,愣是没让眼泪流下来,只是难得的感性了一把,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张开双臂把紧紧相拥的妻儿揽在了怀里,一家人终于团聚了。(检查一下您老的心脏,没事吧?废话,你不是早就给治好了吗?)

“爸爸!”

这厢上演着全家团圆戏码的时候,那边的进藤光和佐为也悄然身退,把空间留给好不容易团聚的一家人。

直到晚饭的时候,明亮在父母欣慰的微笑中幸福的享用着明子妈妈亲手为他们做的晚餐。

可怜的是,多年来每天在塔矢家蹭饭的进藤和佐为(被遗忘的两人)饿的肚子咕咕叫,看来今晚只好叫外卖了。

因为是第一天回来,爸爸妈妈肯定有很多话想对小亮说吧,小亮也是,所以,晚饭后没多久,明就以太累为由早早的回房休息了。

独留下来的小亮和父亲面对面的坐着,隔在中间的是一个棋盘,明子妈妈在旁边放了壶茶,看了一眼这对默契的父子便也退了出去。

不需要多余的语言,一切尽在棋盘中。

抓子

猜子

黑白分明

执子棋落

一局终了

塔矢行洋沉默的看着这盘棋,每一手,每一手,都是他的小亮会下的棋,是他的儿子没错,和十二年前一样不变的外表,不变的棋(棋风)。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人能长的跟小亮一模一样的话,他到不觉得什么,毕竟人有相似,但要能下出和当年的小亮一样的棋,这世上,绝无可能。

“你的水平依然停留在十多年前。”

“是,爸爸。”

“原因。”

明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等小亮回到房间已是深夜了,塔矢亮以为妻子睡着了,轻手轻脚的拿了件过去的浴衣进了浴室。

躺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热气打湿了他的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亮猛地做了起来一头扎进水里,过了好一会,塔矢亮才把头从水里拿出来,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同时撑开手把头发向后梳了过去。

就是刚才那种窒息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最近发生的事太多,让他来不及细想,现在放松下来后,过去的那一幕一幕,飞快的,不停的从脑海中闪出来。

飞机发生爆炸,夜焰拼命的护住了自己,然后,有人想抓他,在夜焰跟人交手的时候那个叫宙的人出现了,他击退了那些人,同时也杀死了夜焰,掳走了自己。

夜焰?

走出浴室,塔矢亮回到床边,轻轻的拉开被子在妻子身边躺下,并未睡着的明翻了个身,蠕动着身体钻进丈夫的怀里。

“还没睡着吗?”塔矢亮温柔的把妻子拥在怀里,感受着她的体温与柔软。

“嗯!”明温顺的像只小猫,扬起头,鼻尖顶住了亮下巴,亮呼出的热气打在她的脸上。

“小亮,你有心事?”明不安的用脸颊蹭了蹭亮的胸膛忧心的问。

“没有,早点睡吧!”亮轻柔的拍拍妻子的后背安慰道。

“你的心跳很不规律!”明没有再说话,她不介意他有事瞒着自己,也不想逼问什么,只是担心他。

“真的没什么!”

夜深人静,明看着在睡梦中不安的小亮连连呓语,时而痛苦,时而无助,这就是你外表坚强下的脆弱吗?被我看到了呢!果然不该把正常人类的你拉进不属于你的世界吗?

为丈夫驱走梦魔,看着他安然入睡,明才放下心来枕在小亮的臂弯里甜甜的睡去,一夜到天亮。

回来后的这些日子,一切都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小亮白天和父亲下棋,晚上和妻子增进感情,一家人其乐融融,只是独独少了秀一。对于秀一在哪,塔矢夫妇没再问过,明也不清楚那晚小亮到底跟父亲都说了什么,她也没问,她相信小亮可以处理好这些事,而她只要安心的和小亮在一起就可以了,幸福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小亮夫妇回来后,行洋爸爸和明子妈妈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每天都神清气爽,两个人看上去好像都年轻了十几岁,这一天,明子妈妈突然说想要去旅行,行洋爸爸也很难得的答应了,还不让小亮他们跟,说是要和妈妈去度一个只属于他们的,难忘的老年蜜月。

几天后,行洋夫妇登上了开往欧洲的航班,首站是巴黎,浪漫的法国之旅。

看着空中早已划破天际的飞机,明极为不爽的拉着丈夫的衣角撅起了嘴

“小亮!我们当初好像也没有去度蜜月耶!”撒娇的语气腻死个人。

突然想起来,我们好像也还没注册呢吧?

“说的也是呢!”亮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怎样?怎样?我们去哪里玩?”明心里那个激动啊!冒着星星眼,巴巴望着小亮,哦呵呵呵,终于可以过二人世界了。

“让我想想看啊!”

“嗯嗯,一定要好好想,我们去北美好不好?听说那里的北极熊很可爱~~~”明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模样屁颠屁颠的跟在小亮身后憧憬着美好的蜜月旅行。

结果,第二天。

“这是哪里?”明指指前面的那扇门不解的问,不是要带她去旅行么?连身份证啥的都带好了,就是没看到飞机票,本来还以为小亮会给她个惊喜的。

“跟我来。”

亮不由分说的拉着明走了进去,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暗红色的小皮本本,正面是烫金的日文:y婚^明

自此,南野明正式更名为塔矢明。

塔矢明内牛满面的任由小亮拉着走,二人十指紧扣的无名指上佩戴的钻石对戒比任何时候都散发着更耀眼的光芒。

为什么,为什么啊?明明做男人的时候一切主导权都在她这的,为什么做了女人就这么杯具?蜜月旅行没有了,就连最后的砝码刚刚也失去了,早知道当时就不会受他的迷惑恍恍惚惚的按下手印了。唉,算了,谁让她那么没骨气,平时看惯了小亮温和的微笑,突然面对笑的极具诱惑的小亮让她一时没能抗拒得了呢!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

呃~,不,我不恨你,真的,一点都不恨你,只要把我的蜜月还回来就好,我只要我的蜜月,蜜月啊,这是每个女人结婚后都想要的好不好?已经晚了这么多年咱也就不计较什么了,可是你不能不给啊,小亮~

“乖!不要难过,蜜月一定会补给你的!”实在受不了妻子的低气压,心情大好的塔矢亮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安慰。

啊!!!小亮啊!拜托你不要笑的这么灿烂,这么耀眼好不好!

“嗯!小亮~”呜呜呜!我的蜜月终于有着落了。

春风那个吹啊!阿勒,广告纸它怎么乱飘?

塔矢亮接住一张从头顶飘落下的广告宣传页,只是看了一眼就被上面的内容紧紧给吸引了。

“这是?”

明也好奇的凑上去看了一眼“哦?这不是棋神杯网络大赛么?已经要开始了啊!”

“你知道?”

“嗯,这是迹部财团举办的,当年还是我提议的呢。”

“你提议的?”

“是啊,还不是为了保护佐为,我才让我那个华丽的弟弟揽下了这个活儿,没想到这些年越办越红火,佐为的棋神之名真是响当当的啊,只要是懂围棋的,没有一个会甘愿错过收看棋神杯网络大赛的呢,世界各国慕名参赛的棋手每年不知道要多多少,不管是职业的还是非职业的都可以参加哦!相信我,棋神杯网络大赛的举办盛况绝对比任何一场头衔战来的更加吸引人,呐,小亮,你也报名参加吧!”

“嗯。”

转换场景

“哎~~~~?塔矢也要参加棋神杯大赛吗?”塔矢家隔壁南野宅的客厅里发出一声惊叹,此时的进藤光张大的嘴巴里绝对能塞下一颗鸵鸟蛋。

“嗯,因为暂时无法回到棋院,虽然身份已经恢复了,但在棋院的档案已经被注销,想要回到棋坛上去,这次的棋神杯大赛绝对是一个契机。”正在和佐为复盘的亮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参加这次比赛不光可以增长实力,还可以见识到目前世界棋坛上的整体水平,更加可以让他清楚的看到以自己的实力究竟处在现在的一个什么位置。

“说的也是呢,不知道今年高勇夏那家伙还会不会参加?”进藤很在乎的一个强劲的对手,这几年的国际大赛中没少碰面,每次都是杀的你死我活。

“高勇夏是个很厉害的对手!”很期待能再次和他交手的佐为~

“高勇夏啊,很久没见到他了,也不知道夜焰和他现在怎么样了?”明适时的接下话茬,开始怀念夜焰在身边的日子。

“夜焰?他不是已经?”小亮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如果他没记错,夜焰不是已经被他杀死了吗?

“哎~?我没告诉小亮了吗?夜焰没死哦,我让他到韩国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去了。”毕竟像她这样的好主人已经不多了。再说当年,他打死夜焰并抽走他的记忆只是不想让他说出自己的存在进而影响到他的觉醒,反正夜焰一定会被她救活。

“是吗!”真是太好了,夜焰没有死!

“喂,塔矢,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说不定早早的就被刷下来了!”进藤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不用担心,小亮的实力还是很厉害的呢。”

刚刚才和小亮下完一盘棋的佐为用很中肯的话语来评价,不料,竟引的某人发酸。

“再厉害也有十多年的空白啊,看看他和我现在的差距就知道了。”再厉害也是以前的五段,本人现在可是已经是三个头衔的拥有者了呢,某人甚是得意,他怎么就忘了昨天才和人家下过棋,还被逼的险些弃子投降。

“进藤,我不是十年没下棋,算不上是空白。当初完全不懂围棋的你能一路追上我,现在的我也一样能够超越你。”亮严声厉色的目光直逼进藤,斗志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昂,他一定不会输给他,绝对。

“小亮,要加油,只要进入32强就有奖金可以拿了哦。”一直坐在小亮身旁的明冲着丈夫嫣然一笑,算是鼓励。

“喂,你这女人,就知道钱,这样会给塔矢很大压力的好不好?”进藤光一副你不关心丈夫,让人很受不了的样子趁到明的身边轻轻的戳了戳她。

换来的却是明理所当然的微笑“有什么关系,小亮是男人,是负责养家的,男人只有在生活上有压力,在工作中才能有动力么。还是说?小光你用养家呢?”

明充满疑问,两眼冒着问号看向进藤光,再看看一脸茫然的佐为,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呼

“不会吧,难道是佐为一直在养你???”

噌,噌,噌,数十个井字蹦上进藤光的额头,最后进藤摇身一变成为喷火龙

“谁要他养啦?????”

“哎~?难道不是吗?小光三个头衔,一年的对局费加起来也没有迹部财团给佐为的多吧。”明实事求是的说,那眼神很是无辜。

“进藤,真逊。”亮难得的发挥一次毒舌,能看到进藤受挫真是大快人心。

备受打击的进藤光冲破层层包围的死气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呐喊

“塔矢,你们夫妻不要欺人太甚!!!!!!”

*****

紧张有序的棋神杯网络大赛逐渐拉开了帷幕,光是报名者就有2648人,其中有不少身在世界各地的职业棋手,他们宁愿放弃参加本国头衔战的争夺机会也要参加人人向往的棋神杯。在主办方的编排下,选手们先是在网络上进行一对一的淘汰赛,然后是十人一组的预选赛,最后132人顺利入围,2人不战胜,共计134人。(某只从不看体育赛事,不要对淘汰赛,初赛这些专业名词什么的太计较)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将是一百多场的单循环赛。

这场比赛之所以这么吸引人除了奖金丰厚,当然还要归功于佐为的大名,十年来稳坐世界棋坛第一的骄椅,更是创下了不败的神话,受尽万人景仰,棋神之名当之无愧,有多少人参赛都是为了希望能和他交手,更让人期待的是,只要能一路凯歌的突破重围进军总决赛,就可以面对面的和他交手,这是多少职业棋士梦寐以求的事啊!

关于总决赛,佐为当初坚持要和最后的挑战者面对面的交手,以示敬重,迹部景吾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答应,这些年也多亏他保护得当,才没有让佐为受到任何来自外界的骚扰。于是,每年的总决赛,人们只能通过屏幕看到佐为那只纤长秀丽的美手~

顺便说明一下,日本的头衔战其中就有棋神一衔,不幸的是,此棋神非彼棋神,显然此神跟佐为比起来还远远不够看,这也是让此头衔拥有者恨得牙痒痒的地方,此人也是唯一一个对佐为敬谢不敏的人。

为了能让小亮以精神饱满的状态来迎接接下来的比赛,明每天都尽职尽责的做各种营养餐给他吃,这也让和他们住在一起的佐为和小光大饱口福。

说道这里解释一下,行洋爸爸妈妈离开以后,没人给他们做饭吃的小光和佐为好说歹说终于让小亮夫妇答应父母没回来前暂时和他们一起住,等父母回来后立刻搬回去好方便照顾。

这天一早,明正在厨房里忙活,小光早早的就起来准备开饭了,刚下楼闻着香味就钻进了厨房。

“嗯~,好香啊,这是什么?”

“拿开你的爪子,这可不是给你准备的。”明拿勺子敲掉正欲掀开锅盖的咸猪蹄子,就往外赶人。

“出去,出去啦,是男人的话就不要往厨房里面跑。”

“不要那么小气嘛?给我吃一点你又不会少块肉。”任明怎么赶,进藤光就是死赖着不走,这些日子每天早晚开饭的时候光闻着香味儿了,就是没吃到过散发这个味儿的食物,害的他心里直痒痒,今天他可是特意起了个大早来一探究竟的,怎能无功而退。

“都说了这不是给你吃的,赖在这里也没用,哼!”

“好啦,好啦,我知道这是你给塔矢准备的,你是个好妻子,呐,就让我吃一点,塔矢不会知道的。”进藤讨好的笑笑,用高大的身材把明包围住。

“少给我来这一套,都说你不能吃了,真是的。”明没好气的白了进藤一眼,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吃她豆腐。

“哎?我为什么不能吃?撒谎可不好哦!”进藤光依旧不依不饶。

“呐,小光,你说如果一个女人对自己的男人欲求不满的话,会给他吃什么?”明语出惊人的使出杀手锏,趁进藤被这句话定住的空档把人推出了厨房。

塔矢亮很凑巧的出现在楼梯拐角,刚要下楼就听到妻子这番惊死人的话,又看到呆愣的进藤恍然大悟般的,然后自言自语道“原来塔矢有隐疾啊!”摇摇头,一副我了解了的样子再点点头,慢慢离开,好可惜啊!

明满意的拍拍手,总算送走了瘟神,转过身来继续熬她的人参八宝粥,这可是她专门去天界的后山上挖回来的紫玉人参,用来给小亮熬粥的,自从上次半夜里看到他睡的很不踏实,明就决定拿它来给小亮压惊,保证他吃了以后醒神补脑,增强记忆力,提高睡眠质量,消除精神疲劳。有道是有病治病,没病也能益寿延年,这等好物,岂能白白便宜了小光,更重要的是,小光要是吃了,脑子不就更好使了,小亮要追上他也就更不容易了,这人嘛,都是有私心的。

送走小光,明快乐的哼着小曲继续在厨房里忙活,熬粥嘛,要用小火慢慢熬才能熬出味道,人参的药用价值才能充分体的现出来。

塔矢亮轻轻的走进厨房,从背后把妻子抱了个满怀,深深的吸了一口这个小女人身上的香气,在她的耳边磨蹭道:

“在煮什么?”

“熬粥啊,是不是很香?!”明幸福的任由小亮抱着扬起头来问

“嗯,是很香,这就是你早晚都会给我吃一小碗的参粥?”亮不动声色的问到,一边在妻子粉嫩的颈间流连一边撇向炉火上的锅子。

“是啊,有没有觉得最近的精神好了很多?”明把身体靠进丈夫怀里,很享受脖子上传来的阵阵酥酥麻麻,又有点痒痒的感觉。

“嗯,是好了很多,可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隐疾呢?”蛊惑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加大了两只手臂缠在明腰间上的力道。

“你如果真那么欲求不满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作为丈夫,我一定会很尽责的满足你的哦!”松手,拍肩,亮嘴角上挂着一抹坏坏的微笑,满意的看着浑身僵硬的妻子,慢慢退出厨房。

良久,在厨房低头深索的明发出一阵十分,百万分的猥琐笑声

哈哈哈哈,亲爱哒,今晚你就等着吧!

*****

到了晚上,和佐为下完棋已经11点多了,亮回到房间没有看到妻子的身影,心想她应该还在书房,于是先去洗了个热水澡,等他回来后在床上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伊人归来,于是他不得不起来去书房抓人。

明最近迷上了玩游戏,而且还是最普及的那种搭积木,看着一块一块的方块转拼到一起消掉,就感觉很有成就感。汗,她这也是闲的。

突然,亮猛地推开书房门看到对着电脑猛敲的人语带温怒的质问“不知道现在很晚了吗?还不去休息?”

“哦,就来。”明明是人家在等你好不?下完棋也不过来吱一声。

亮拉着妻子关上书房后直奔三楼,明跟在丈夫身后前脚刚踏进卧室,嗖的,忽然想起自家弟弟两个小时前打过来的那通找佐为的电话。

“啊,我想起来了,小亮,你等一下。”说完直接转身推开了对面的那扇门。

话说,佐为跟小亮下完棋后和一直在旁边观战的小光回到房间,两人一先一后去洗了个澡,由于佐为是后洗的那个,洗的时间又有点长,出来的时候也就有点晚,这倒也没什么,问题就在于,他出来的时侯身上的水迹没有擦干净,水珠沿着身体一直滴到地板上,这要在以往也没什么,可谁让现在小亮夫妇又住回来了呢。

于是乎,就在佐为一不小心被脚下的水珠滑倒,压在躺在床上的小光身上的时候,明很不凑巧的推开了他们的房门,然后,看到了这副很让人浮想联翩的画面。

“原来小光是在下面的那个啊!”明恍然大悟,右拳击左掌。

塔矢亮很有风度的替那僵住的二人关上房门,拎着妻子的衣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顺手把人往软塌推倒,欺身压了下去。

直到砰的关上门,被人误会的小光这才恼羞成怒的对着压在他身上的人怒吼

“佐为,你给我起来!”

*****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明咽了咽口水,她当然知道小亮是在生气,但这个时候还是得顺顺他的毛。

“小亮!不要生气嘛!人家也不是故意要看的啦!”这个时候撒娇是最管用的,明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直挺挺的躺在地板上伸手勾住了丈夫的脖子。

“你还说?”看到妻子刻意讨好笑脸,亮的火气明显小了一半

“呐,小亮,不要怪人家啦,老实说哦,看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是下面的那个,那么作为小光对手的你却是在上面的那个,呐,你不觉的自己才是更有成就感的么?”

“说的也是,不过,这种成就感,我现在就想要呢~”塔矢亮坏笑着俯下身来极为性感的在妻子耳边吹着热气。

“哦?”

明心领神会的换上一副挑逗的眼神火辣辣的望着小亮,躺在地板上慢慢的开始扭动着自己腰肢。然后,很主动的,解开自己的衣衫,露出了丰满而娇挺的美胸,一副任君品尝的媚态半裸着引诱着自己的丈夫。

亮被妻子这种充满情~欲的诱惑撩拨的热血膨胀,浑身顿时感觉火烧火燎一般,只觉得今晚的明香艳可口,引人垂涎。

没有犹豫的,亮狠狠的吻上了那娇艳欲滴的唇,香甜,滑腻,柔软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一手托住明的后脑一手捏上了她胸前的丰满。直到吻得明喘不过气来他才意犹未尽的转移了阵地,慢慢的开始沿着她的粉颈至锁骨不断地亲吻,每一处都印上了他的印痕。

明搂着丈夫的脖子,享受着他带给她的这种极致的温柔,她爱死了被他亲吻抚摸的感觉,这种浑身酸麻酥软的感觉像过电一样让人轻颤。

“你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亮一边品尝着美味大餐一边在妻子的耳边低语。

听到丈夫的夸奖,明笑的更加妩媚,有点不怀好意的扯开亮的睡衣,一把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两具火热的身体紧密相贴。明带着笑意的眼神与亮深情相对,然后主动献吻,从嘴唇到下巴,再至喉结,最后停留在丈夫的耳边,轻添着他的耳垂,一只白嫩的小手抚摸上小亮胸前的樱桃,然后戏谑开口问道

“小亮,你真的确定要在地板上做?”

“没有,是的话就不会停下来了。”只是不希望她躺在硬邦邦的地上会不舒服,也难得他在这个时候还能克制的住自己。

“可是~人家喜欢耶!”明好难为情的说

“呵!虽然我不认为拒绝你这个要求会有失风度,但如果明天你还想下得了床的话,就乖乖听话!”说完,亮无视娇嗔的明哀怨又充满笑意的眼神直接把人抱上床。

柔和的月光静悄悄的洒进室内,两个人在大床上紧紧相拥,含情脉脉的凝望着彼此,他们有太多的语言想要跟对方诉说。

那一夜,我们都恨不能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再也不分开,后来我们聊了很多,都是关于这些年彼此的生活以及那些人和那些事,她的过去种种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我,这就是我的妻,一个神秘而强大的女人,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人。那一夜,我们都很尽兴,毫无保留的放纵使我们都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也使我更加离不开她,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能够完全忘记她另一个灵魂的存在。我只要知道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妻,这就足够了。

两个月以后棋神杯网络大赛正式结束,我止步八强,这个成绩让人很欣慰,但并不能让我满足,之后,在所有人的期待下,我以全胜的成绩重新获得职业棋士的资格再次进入棋院成为初段,只等来年的四月重新踏上征程。关于我失踪的这十多年,复出后,报纸杂志上各类报道众说纷纭,久而久之,就成了一个谜。

一切稳定下来后,我定了机票开始筹划明期待已久的蜜月旅行,记得她曾经说过想去北美,问题是到那里真的能看到北极熊么?还有印第安,真不知道那个地方有什么吸引她?算了,只要她喜欢就好,而我只要待在有她的地方就好。

把行李放进早已等在门外的出租车,看着无比雀跃的妻子使我感到由衷的幸福,之后,告别了父母来到机场,开始我们即将开始的蜜月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