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从海贼开始扮演英雄王 >  第二十二章传说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不论他有着什么梦想或是愿望,当他决定对墨亦出手那一刻。

他注定个就会是墨亦脚下那堆积如山的骸骨中的一员。

仅此而已,。

墨亦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而是将目光放在了那被自己摧毁的废墟之中。

“懂事的家伙。”

声音带着几分满意。

随后脚尖再次向着地面点去。

轰隆隆!!!!

一阵恐怖的力量爆发出来。

在墨亦的脚下。

赫然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大洞,无数不详的的恐怖气息不断散出来。

墨亦的身体在不详之中不断下坠。

最后消失的不见踪迹。

而废墟之中。

失去双腿的金狮子被那世人认为高贵无比的孤高之红按住肩膀,倒在地上。

红伯爵也如同臣民一般,躬身拜倒在地。、

行...

半跪之礼。

他的眼中是一片震惊以及...

恐惧!!!

黑暗如同潮水一般不断的在墨亦的脚下沸腾,那是让寻常人仅仅看上一眼都会感到从内心深处恐惧的梦魇。

亦或是人类诞生那天开始就在血脉之中铭刻下了对于黑暗的工具。

在没有火光与灯光的时代,黑暗代表了死亡,代表了无可预知的危险。

而这浓稠的如同血液一般不断侵蚀四周的黑暗,则好似来自地狱之中恶鬼的魔爪。

咕噜噜~

咕噜..

这已经凝结成实质的黑暗,带着把人拉入噩梦之中的力量不断的咆哮着。

墨亦的四周,哪位大而圣洁的金光,将这带着无边怨气与怒气的黑暗隔离开来。

但即便如此。

墨亦也依旧能够察觉到在这黑暗之中所孕育的恐怖力量。

鲜血~

骸骨~

尸山血海~

那令人作呕的2腥臭味几乎就快穿透墨亦那恐怖的力量。

随着墨亦的身体在黑暗之中不断的下坠,那种感觉开始并渐渐消退。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无尽寂寥。

来自死亡的无尽寂寥。

在这不着边际的黑暗之中,好似一只来自远古时代的杀戮魔神,正握着自己的杀器吗,面露狞色的盯着踏入他领土的敌人一般。

呼呼呼~~

恐怖的杀气透过那黑色的漩涡向着第六层无限地狱之中散发出去。

第六层这些不可一世的罪犯们已经在不知道第几次被墨亦的举动震惊了。

他们的眼神已已经因为之前的行为而但对于震惊感到了几分疲惫。

现在在这群家伙心里,墨亦就算干出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足为奇。

能够一拳把巴雷特打成死狗。

让高贵如红伯爵都不得不在他的面前俯首称臣,这样的男人本身的存在就已经是个奇迹。

“老家伙~他到底是谁!!”金狮子史基虽然失去了双腿,但是浑身的气势却依旧如同雄狮一般强横。

红伯爵巴洛里克·莱德菲尔德好像没有听到金狮子的问题一般。

眉头不断的拧在一起,那一对充满睿智与优雅的眼眸此刻已经不复往日的高贵。

孤高之红这一位在海军推进城第六层无限地狱之中。

被囚禁了几十年也依旧没有改变自己那份高贵的强者。

在墨亦全身被金光笼罩的一刻,家族之中那古老的传说也在他的耳边响起。

“他是...”

“一个传说....”

巴洛里克·莱德菲尔德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颤抖以及惊愕。

但是更多的则是。

畏惧....

对于曾经为数不多能够与巴洛里克·莱德菲尔德站在同一高度的强者,金狮子史基听出了自己的老对手露出了那一丝恐惧的语气。

“能够让老东西如此恐惧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不过是谁都好!”

金狮子嘴角带起一丝冷笑。

“只要能给这群虚伪的海军造成麻烦,不管是谁都好。”

强横的杀气在在黑暗之中不断的勾勒出了一副诡异的画卷。

在墨亦的面前缓缓的浮现。

而墨亦的嘴角也是带起了一丝轻笑。

老伙计,几百年不见你依旧是那般的‘可爱’啊。

画卷之上,一把黑色的怪异长剑在一座祭坛之上被无数的黑色锁链束缚。

之所以说它怪异。

是因为那把长剑的剑身俩侧分别还带有利刺。

黑色的剑刃上时不时的闪过几丝黑色的杀气。

若是有人拿起这把长剑,一旦使用不当就会成为这把长剑的剑下亡灵。

用之不慎,反噬其主~

此为~

不祥之剑!!

祭坛之下,数十名身穿黑色祭司服侍的看不清面容的人类,跪拜在地,对着那把不祥之剑。

口中不间断的重复着某些咒语。

随着他们的吟唱之声越来越大,束缚在不祥之剑上黑色锁链散发出了更加强横的气息。

长剑之上的不祥之气越发的暗淡。

墨亦甚至能从那些黑色祭司身上感受到几分窃喜。似乎他们都认为自己降服了这把饱饮鲜血的魔剑一般。

可是...

就在为首那名祭司站起身来,向着祭坛上伸出自己的大手试图去抓住那把长剑的一刻。

哗啦啦!!!!

魔剑上突然迸发出比之前还要强横无数倍的杀气。

嗡嗡~

魔剑瞬间震碎了那束缚住他的黑色锁链。

虽无人把控,但是魔剑凭空飞起。

如同血海一般的恐怖杀气在它的四周快速出现。

下一刻。

噌!!

噌~噌~噌~

血红色的剑光划破了一切,似乎就天神在这把剑的的面前都无法伸出自己的手。

去握住这把充斥了杀戮与不详的魔剑。

黑色祭司们在剑光出现的那一刻之间。

头颅与身体便彻底的分了家。

无力跌落在地上。

但诡异的是。

他们的鲜血好似受到了某种力量指引一般,凭空飞起。

化成了一道诡异的血色长河,向着魔剑不断飞去。

鲜血在魔剑的剑身之上不断吸收。、

嗡嗡嗡~

将鲜血彻底吞噬的魔剑散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剑鸣~

随后..

那副画卷在墨亦的眼前快速的消散。

如同一阵大风刮起了海岸边上的阵阵碎沙一般,随风而逝。

踏~

墨亦不断下坠的身体终于停了下去。

他四周的黑暗完全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被淡蓝色墙壁所铸造的监狱。

无数黑色的锁链盘根交错,纠缠在一起。

而在锁链的最中心,那把带着无以伦比杀气的魔剑被囚禁在了其中。

推进城。

六层地狱。

一层红莲地狱。

二层魔兽地狱。

三层饥饿地狱。

四层灼热地狱。

五层极寒地狱。

六层无限地狱。

世人都知道六层推进城一入如深渊。

每下一层,所关押犯人的实力都会有一个质飞越。

第六层之中所关押的犯人号称每一个都可以对世界造成无法想象的灾难。

可...

就连最初设计这座推进城大监狱的设计师都不会知道的是...

在推进城第六层之下。

依旧存在一层更为恐怖的监狱...

而这层割断了无数空间所囚禁的犯人。

不是为祸千年的罪人,不是令人恐惧的魔兽。

而是一把剑...

一把带着无尽杀伐之气,被诡异与不详所包裹住的一把,绝世凶剑。

不祥之剑..

苦难与诅咒之剑...、

杀戮与毁灭之剑...

世人因为恐惧而在它的身上留下了无数的恶名..

但是

这把剑的这把剑真名叫做...

赫格尼之剑!!!!

传说此剑带有巨大的诅咒,是把“一旦被拔出就不夺人命不归鞘”的魔剑。可以给持有者带去无穷的厄运和灾难,直到死亡。杀死西格鲁特的的宝剑,这把魔剑砍到的人会折寿。象征着荣誉和毁灭。

“老伙计!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有活力啊!”墨亦的声音少见的带着几分缅怀。

在这把魔剑之下,自己曾经无数的敌人尽数饮恨。

嗡嗡嗡~~

随着墨亦出现黑暗之中的一刻开始。

那把魔剑不断的发出好似喜悦一般的呻吟之声。

浓郁的杀伐之气在不断的颤抖。

咔咔咔咔咔咔~

咔咔擦擦擦~

随着赫格尼之剑的异象,那黑色的锁链似乎有所感知一般。

锁链上带起了无数的黑色铭文。

试图将赫格尼之剑升腾起的杀戮之气压制下去。

“哼~”墨亦冷哼了一声。

身上爆发出了一阵恐怖的力量,如同天威一般的金色圣光再次爆发出来。

这间无人知晓的第七层监狱彻底陷入了一片金色的浪潮之中。

于此同时...

海军本部。

马林梵多...

在一条长廊上,三名海军大将并排的走在一起。

不论是黄猿还是暴躁的赤犬亦或是平日里最为散漫的青雉都带着几分严肃的神情。

轰隆隆!!!

怒雷在天空之中不断咆哮。

如墨一般得到乌云倾覆在了海军本部的上空。

三位大将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顶着海鸥帽子的男人。

海军元帅,佛之战国,与三位大将擦肩而过。

但却是默不作声,这份态度让三人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

出大事了..

这是三人心中同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随即脸上的表情一肃,快步跟在了战国的的身后。

来到了一间秘密会议室。

进入会议室后的战国,双眼微微一眯,眉头紧皱。双手在身前不断的交错。

紧张的气氛在房间内不断的升腾。

作为海军最高战力的三位大将。

他们太了解自己的老上司了,现在战国的这般的表现,分明就是代表了有不得了的大事发生。

但是...

到底什么事情会令战国如此不安。

要知道此刻坐在他面前的三位。

可是被称为世界战力顶点的大将啊。

若是三人全力施为的话。

就算是四皇,恐怕也都有可能被掀翻的危险。

“三位,就在五分钟前,海军本部与推进城的联系中断了...”

“并且~连带四周用来监视推进城外围海域的监控,也都全失效。”

战国的表情十分严肃,说出的话也是哦一丝不苟,不由的让三人心中一紧。

推进城!那是象征了海军荣誉的大监狱。

无数曾经为祸一方的海贼都在那间监狱之中度过余生。

就连海贼王哥尔·D·罗杰都曾被关押于此。

而现在,在推进城少有人知的第六层之中,依旧关押着足以对世界造成巨大破坏的罪犯们。

赤犬大将,萨卡斯基刚想说些什么。

但看见战国元帅的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便又闭上了嘴。

“推进城的重要性我们都清楚。”

“但是世界会议召开在即,各方势力都已经汇集在了马林梵多..”

“如果贸然调动大量海军调查的话,一定引起不必要的暴动。”

“所以....”

.......

哒哒哒哒哒~

典狱长麦哲伦一改往日的沉稳在大地狱之中飞快的向着第六层狂奔着。

身上不断的散发出了紫色的毒气。

他那如同般若恶鬼一般的面容不断纠结在一起。

眉宇之间带着重重的忌惮。

快点!!再快点!!!!

麦哲伦在心中疯狂呐喊,此刻他恨不得自己的果实能力不是这个让自己不断拉稀的毒毒果实。

而是海军大将黄猿的闪闪果实。

刚才第六层无限地狱之中爆发出来的力量太强了。

就算是他也都因为那好似天威一般的恐怖力量而感到一阵心悸,若是自己的部下们遇到了那个神秘强者的话。

麦哲伦几乎不敢往下继续去想。

脚上的速度,更是加快了几分。

“哟普哈哈~麦哲伦~你跑起来的样子可是真的没有一点典狱长的威严啊!”

“我看这样的话,不如把位置交给我算了~呦普哈哈哈~”

麦哲伦的耳边突然想起了汉拔尼的声音。

只见自己的身边,大腹便便的汉拔尼,停着那个大的夸张的肚腩。

跑的飞快,手里握着黑色的三叉戟,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

脸上还不时的闪过几道红晕。

似乎已经开始幻想了自己一旦成为了典狱长之后的日子一般。

麦哲伦此刻没有多余的心情和自己这个‘口嫌体正直’的下属斗嘴。

也毫不在意对方无意之间说出来的真心话。

“好了!~汉拔尼!快点去无限地狱!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我们这一次于恐怕要面对从未遭遇过的可怕对手了!!”

麦哲伦脚下的动作不停,脸色十分阴森的对着汉拔尼说道,。

而一旁的奔跑的汉拔尼听到了麦哲伦的话也是面色一肃。

虽然他的实力不错,但是还远远达不到麦哲伦的境界。

要知道典狱长麦哲伦可是公认的有着海军大将实力的强者。

能让此刻如此郑重的说出这种话。

恐怕即将面对的家伙应该是一个让自己无法想象的‘怪物’!

想到此处的汉拔尼不仅没有一丝恐惧,甚至还升起了一丝兴奋。

只见他的大脚下速度猛地变快,将麦哲伦远远的甩在身后。

然后高喊道。

“哈哈哈哈哈!!!魂淡麦哲伦,这次只要我能解决问题的话,你的位置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说话间他的身影已经将麦哲伦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麦哲伦看着汉拔尼越发渺小的背影,头上升起了几道黑线。

魂淡!!你又把真心话说出来了吧!!!

脚下更是加快了几分力道。

不过...

似乎力量用错了地方...

噗~~

紫色的毒气从他的两股之间不断的喷涌而出。

“啊!!!麦哲伦你个魂淡又放毒!!”

“靠北啊!!!能不行,每次都这样~!”

“麦哲伦!!!老子要是能出去迟早杀了你!!!”

第五层地狱之中的囚犯们无一例外的大喊了起来。

可着急前往第六层的麦哲伦根本无暇顾及他们。

一般喷射着毒气一边快速奔跑。

居然感觉速度好像比之前还要快上几分。

整个人好似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一般。身后的毒气如同助推器一般将他的身体不断的向前推动。

.....

“我明白了。”萨卡斯基站起身来看着战国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

“我会亲自去查看一下推进城的情况。”

说罢他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套,脸上的表情也是一丝不苟。

身上散发出了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的气势。

推进城作为海军的门面担当之一,绝对不容有失。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戾气,连带着房间内的气氛都变得更将的肃杀。

“不!你们三个一起去,推进城绝对不能有出现任何的差错!!”战国的声音依旧那般的肃穆庄严。

语气之中带着几分不容拒绝。

身为海军元帅即便是大将。

都无法忤逆他的决策。

这一次被称之为‘黄猿大将’的波鲁萨利诺惊讶的放下了自己的二郎腿。

那略带几分猥琐的脸上也是出现了几分惊诧。

“我们三个一同前往?”

要知道三位海军大将同时行动,恐怕是只有四皇这种级别的海贼在进攻海军本部才会发生的事情。

海军大将的名头与实力本身就是一种威慑。

每一个人都有着抵挡一支精锐部队的实力。

而现在战国居然让三人同时出动。

这简直不符合战国‘智将’的名头。

要知道此刻如果三人倾巢而出的话,海军本部一旦受到敌袭。

恐怕会出现不可预料的的情况。

尽管这种事情的概率不足万分之一吗,但是一向以严谨著称的战国。

绝对不这种情况出现一丁点的可能。

“哈哈哈!海军本部就交给我了,你们放心去吧!”

会议室的大门被猛地打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手里拿着一盒仙贝走了进来。

.......

“别闹了,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吧。”

墨亦看着在自己身边不断盘旋的赫格尼之剑,轻轻的呢喃了一声。

随后身后升腾起了一道金色的空间。

王之宝库开启。

赫格尼之剑依依不舍的在墨亦的手中发出了一声剑鸣。

嗡嗡嗡~

随后剑身之上奔腾起了无数黑色的诡异气息。

快速的冲进了王之宝库之中。

啪嗒~~

咔咔~~

随着赫格尼之剑的消失,四周的空间开始不断的塌陷。

这一层空间本就是当年为了安置赫格尼之剑,墨亦手下空间能力者所特意制作出的空间。

如今墨亦取走了赫格尼之剑。

它自然失去了意义。

感受到四周的空间在一层层的崩溃,墨亦的身上金光一闪。

瞬间出现在了推进城第六层无限地狱之中。

“额~~这是...”

汉拔尼手里抓着三叉戟,嘴角一阵忍不住的抽搐。

看着面前已经被摧毁殆尽的囚牢,已经倒在地上看上去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生命体征的巴雷特。

他眼中只剩下了深深的震惊。

咕噜~

汉拔尼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巴雷特的实力他简直他清楚了。

依稀还记得巴雷特入狱那一天。

那如同洪荒猛兽一般的恐怖气势,至今还被汉拔尼记在心里。

没想到时隔多年。

再次见到这个家伙。

对方居然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看上去走的很安详....个屁啊!!!

全身的骨头都被打碎了好,身上那还有一块好皮。

骨头都快碎成渣滓了!!这特么真的是那号称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男人的巴雷特么?

真的不是搞错了吗???

这可是战国元帅和卡普中将,俩位传说亲手送进来的家伙啊。

就在汉拔尼被震惊的说不出来话的时刻。

他突然敏感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陌生的气息。

“你在找我么?”

一瞬间..

好似凛冬之中无尽的寒风瞬间将汉拔尼的的身体冻结一般。

那声音之中没有丝毫的情感,有的只是不可一世的嚣张,和高高在上的冷漠。

墨亦的声音依旧是那般的淡然,冷酷。

“汉拔尼!!小心!!!”姗姗来迟的麦哲伦看到了自己的属下背后出现的陌生男人忍不住的大喊了一声。

手上浓郁的紫色毒气在半空之中开始不断的凝聚成,一条恐怖的巨龙在快速的浮现。

“毒龙!!!”

嗷呜~

毒雾所化成的巨大毒龙,怒吼着冲向了墨亦的,毒气所过之处。

就连号称不可破坏的推进城地板都被腐蚀出了一个个小洞。

发出了‘嗤嗤’的腐蚀声。

令人心生几分恐惧。

“桀桀桀~麦哲伦这家伙还真是有两下子,说他有大将的实力真是没有瞎说。”

“哈哈哈哈!!!臭屁王,你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

“嘎嘎嘎嘎!!”

黑暗之中无数第六层的罪犯们发出了狰狞的狂笑。

让人心中阵阵不安。

让本就黑暗的无限地狱更是增添了几分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