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你曾出现在她的青春 >  第四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

天幽峰下,有一树林,林中灵兽不知凡几。

徐元机在林中历练,每天猎杀各种灵兽。

经过每天与灵兽殊死搏杀,徐元机满身的血腥气,衣服上布满抓痕,全身上下狼狈不堪。

但经过几天的生死间徘徊,徐元机身上多了一种凌厉杀伐的气质,和生死搏杀的战斗经验。

徐元机现在已经是灵根境七段的武者了,若是论战斗力,足以媲美普通的灵修境初期武者,这便是修炼本命灵根的好处。

叶婉霜百无聊赖的坐在树枝上,怀中抱着天山雪兔,不时的捋着耳边的秀发,观察着徐元机的表现。

历练之前,叶婉霜告诉过徐元机,除非在生死危机关头,否则她不会出手干涉。

这一天,徐元机在外猎杀完灵兽,忽然叶婉霜发现一个小山旁有一个洞窟,洞中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洞中有什么样属性的天材地宝?

徐元机搓了搓手,隐藏全身气机,缓步朝洞口靠近。

距离山洞三丈处,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至。

徐元机顿时汗如雨下。

再向前几步,徐元机全身通红,全身骨头似融化了一般,全身犹如身处烤炉一般。

徐元机急忙灵气附体,但灵气一接触这股热能,便如太阳底下融雪一般,迅速的消散了。

山洞前,徐元机再无法寸进,全身汗水涔涔的往下淌,喉咙咯咯作响。

徐元机艰辛的说道:“好灼热的能量,这山洞中到底住着什么品阶的妖兽?”

叶婉霜晃悠悠的飘到徐元机跟前,一脸的享受。此时已不见了天山雪兔的踪影,想必顶不住灼热,到什么地方凉快去了。毕竟是生活在严寒的环境的灵兽,耐热能力差,甚至讨厌炎热的环境。

可是叶婉霜却实在徐元机身旁如鱼游水般的惬意,看起来舒服至极。

“母亲”徐元机艰涩的开口,“为什么你没有事?灵魂体不是比正常人更惧怕炎热吗?”

灵魂体本就是极阴之体,若无肉身抵挡,灵魂暴露在外则十分惧怕火焰。一旦灵魂体遇到高温,则会自燃,泯灭于世间。

因此徐元机眼见叶婉霜身为灵魂体,却还敢贸然接近,而且不但无事,竟然还十分享受。

徐元机对此疑惑不解。

叶婉霜来到徐元机面前,闲散的说道:“哪有炼药师怕火的?炼药师要通过灵魂力量感知炼药情况,若是炼药师的灵魂适应不了高温,如何炼药?”

“原来如此”徐元机恍然点头,“母亲,那我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是炼药师啊。”

“你这个小笨蛋,玄火宗控火能力天下无双,功法都传给你了,你竟面对这点小热都束手无策了。”

徐元机闻言,连忙根据焚天录的功法路线运转了起来。

灼热的能量经过时,徐元机周身散发极强的吸力,这股能量被徐元机吸收入体。

炽热能量经过徐元机周身经脉,一股灼痛感从全身经脉传来。

经脉被烧的赤红如血,皮肤表面的血纹犹如一条条蚯蚓蠕动着,再配合徐元机扭曲的脸庞,徐元机瞬间变得狰狞可怖。

徐元机双拳紧握,全身经脉犹如被大力拉扯,疼痛至极。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艰辛的掐动着法诀,这一股能量进行着一步步的周天循环。

终于,一小股能量被转化完成,在经脉血肉中穿梭。

紧接着,一股股能量被焚天录转化,在体内游走。

此时,徐元机便感到一股清凉自体内传出,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周围的灼热感有了明显的下降。

徐元机眼见有用,便加大了焚天录得运转效率,徐元机体外逐渐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

刚消失的灼痛感再次产生,但相比于之前,这股灼痛感倒是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徐元机明显感觉被灼热气息所经过的地方,经脉、骨骼、血肉都得以强化,韧性得以增强。

焚天录逐渐运转,灼痛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惬意的享受。

贪婪地吸收着周围的能量,渐渐地,徐元机发现这里的能量浓度已经不再满足他的需要。

于是徐元机起身,继续朝洞口前进。一旦达到自身所能承受能量的极限便停下来,盘膝而坐,继续运转功法转化能量。

沿路上,徐元机周而复始,不知不觉便来到山洞内部。

此时徐元机**强度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经脉扩张了一倍,骨骼更加的坚硬,**也极具韧性。

而且徐元机惊愕的发现,徐元机的皮肤比以前白皙了许多。

回头看时,徐元机盘膝而坐的地方都会明显出现一片漆黑的地带。

徐元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灼热的能量游走的过程中还灼烧了体内的杂质,并通过功法排出体外。

一路上灼热的能量将徐元机的上衣焚烧,此刻他上身赤条条的站在那里。

“呦,我家机儿变的更俊俏了呢”,叶婉霜伸出玉指捏了一下徐元机雪白的胳膊调戏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