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满天只有一颗星 >  第四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魏晨脸上有着一条伤痕,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坐在副驾驶位的女性军人转过头对我们说。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魏晨脸上有着一条伤痕,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坐在副驾驶位的女性军人转过头对我们说。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魏晨脸上有着一条伤痕,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坐在副驾驶位的女性军人转过头对我们说。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魏晨脸上有着一条伤痕,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坐在副驾驶位的女性军人转过头对我们说。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魏晨脸上有着一条伤痕,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坐在副驾驶位的女性军人转过头对我们说。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魏晨脸上有着一条伤痕,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坐在副驾驶位的女性军人转过头对我们说。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魏晨脸上有着一条伤痕,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坐在副驾驶位的女性军人转过头对我们说。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

军车内。

窗外的废墟一次又一次的划过。

“世界好乱。”

我在心中哀叹一声。

“我叫魏晨。”

正在驾驶车的男性军人开口说道。

魏晨脸上有着一条伤痕,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凶狠。

坐在副驾驶位的女性军人转过头对我们说。

“我叫刘玫,我们是天狼部队的成员。”

两位军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也互相交流起来。

如此一来二去,话闸子也打了开来。

“对了,你们到底怎么在旧城区活下来的?”

“我们的一架军机通过热能扫描,发现了你们六人的踪迹,所以我们才特意赶来一探究竟。”

魏晨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对我们询问。

我代表我们六人发言,随即便将经过告诉了他们,只不过是将宋扬告诉我们会有尸潮的那一段删减掉了。

听我讲完,二军人面面相觑,脸色十分震惊。

“唉。”

不知为何,刘玫与魏晨一同悲叹。

那脸上更多的是悲伤。

“魏晨,你们怎么了?”

魏晨将今日的事情讲出,其双眼已包含了泪水,最后摇了摇头说道。

“三十名烈士以身殉国,最终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默哀,此刻我们能做的只有默哀。

不知多久,刘玫摆摆手对我们说道:“参军报国时,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必那么难过。”

同属一个部队,自然关系甚好,有得更是勾肩搭背互称兄弟。

如今天人两隔,他们怎么会不难过。

车外行尸遍野,车内人情四溢。

“玫姐,我们要去哪?”

文芷问道,显然她很想知道。

“源县。”

源县归属韶市,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有一个刚建立不久的安全区,我们就是从那过来的。”

前往源县的路上畅通无阻,天上的乌云也已经烟消云散。

“很快就要到了,只不过待会会有些颠簸。”

魏晨开始加速,军车的速度立马提到了150千米每时。

透过窗户,我们见到了扎堆的丧尸,那里虽称不上尸潮但也有将近百只。

通过后视镜,魏晨看到了我们有些惊慌的脸色。

“没事,军车改装过多次,绝对能冲过去的。”

说罢,魏晨对刘玫使了个眼色。

唰,咔!

天窗打开,刘玫一人手持着一把95式开始对着远处的丧尸点射起来。

砰砰砰。

枪响弹飞,尸倒血溅。

不得不说,刘玫的枪法实在是好。

见到这种情况,我身旁的杨驹坐不住了,他两眼透露出贪婪,他很想碰一碰枪。

“杨驹,你想碰枪?”

通过后视镜看到杨驹的模样,魏晨嘴角一翘说道。

“当然。”

“凭什么给你碰?”

“因为我百步穿杨。”

天窗上,杨驹持着一柄漆黑无比的狙击步枪。

“NSG-85型狙击步枪,他竟然将这把枪给你。”

杨驹无言,他似乎是变了个人。

冷静,自信皆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让刘玫有些惊讶。

嘭!

一缕青烟从枪口冒出。

一百米开外,三只丧尸的头颅被7.62子弹射穿。

血液飞溅,骨肉落地。

“好!”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魏晨见到这一幕,口中大喝一声,脸上满是激动。

杨驹一脸安稳,手更是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抖动颤抖。

距离丧尸群还有五十米,杨驹屏气凝神,扣下扳机。

嘭!

枪响。

子弹势不可挡,划破长空。

再次一连三杀。

“好枪!好枪!”

一旁的刘玫见杨驹的枪法后,惊叹道。

终于。

我们冲进了丧尸群。

砰砰砰。

军车与丧尸们撞在了一起,场面很是血腥。

原先有着百公里多的时速此时降到了三十多。

“开枪开枪!”

魏晨对着天窗二人大喝一声。

随即又丢了一把95式到了杨驹手上。

狙击步枪在此刻已起不到多大作用。

砰砰砰!

两把95式开始运作,一颗颗子弹射出,挡在车头前的丧尸接连倒下。

呼!

军车引擎声响起,那油门已被魏晨踩到底,配合着杨驹二人的枪林弹雨,我们得以冲出丧尸群,一骑绝尘而去。

源县。

马路上有着零星的丧尸,但在这辆已达到180的军车下直接被撞飞,而后头朝地化作真正死尸。

源县有着一间中学,那不大不小,可容数千人。

距离源县中学不远,我们看到了正在巡逻的军人与许多幸存者。

“到了。”

下了车,魏晨刘玫带着我们开始朝着源县中学内走去。

马路上有着不少店铺开着,听魏晨说,现在钱已无用,想要食物或水,就必须用同位的东西去交换。

若是没有东西交换的话,安全区每天都会给每个人发放些水源与食物,这属实是低保无疑了。

进到源县中学,数百位幸存者在四处游荡,脸上的神情有些颓废。

“你们先在这熟悉一下,我去与穗城联系一下。”

操场上,我们六人行走于此,一眼望去,有许多的幸存者都是扎团聚在一起,根本不与其他的人交流。

“这种情况不应该是互相帮助才对吗?”

文芷见到这些景象,惊异道。

这时,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朝我们走来。

通过他们的目光,我们知道了他们是看上了我身后的文芷与黄小雯。

“两位美女,一起去玩吗?”

寸头七尺,肌肉显著的男子无视了我们,只看着文芷他们说道。

而那男子的身后,还有七个身上被纹身覆盖,看起来就知道是混混的人。

“不去。”

文芷干净利落的回答道。

说完,只见那男子脸上有些不悦,右手在脑袋上挠了挠。

“软的不吃?”

“今天你不想跟我走都不行,给我抓!”

男子邪笑发令道,似乎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不知为何,就在这一刻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仿佛我很期待这种情况发生。

抽出臂力棒,我猛地朝第一个冲来的混混挥去。

那混混身手不错,瞬间躲开了攻势,直接奔上来朝我打了一拳。

身为二级运动员的我自然不可能输给这些混混,所以我硬扛着那拳,同时又挥出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