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六界奇缘之寒雪泣歌 >  第二十八章 回忆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去,用你沾满鲜血的双手去触碰金线,打碎它。”黑暗中的声音命令魇绪道。

魇绪先是小心翼翼的靠近金线,金线触碰到魇绪的血手,金光立刻消失,只留下白白的一块,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突兀。

“打碎它!”黑暗中的声音激动道。

魇绪用力砸向白色处,像是杯子落地摔碎的声音,白色地带碎成一小块一小块。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等到了。从今天起,你就是魔王,我赐名于你魇绪。这黑暗之军由你操控,你可以回去了,去做你想做的事。”

魇绪大笑着跪地磕头,多谢魔尊。随后化作一缕黑烟从白色碎片处飞出去,紧随其后的黑色之军也化作黑烟飞去。

魇绪回归六界,他停驻于升仙城之上,眼前有一道透明的屏障挡住了他的去路。这是升仙城的结界,升仙城历来有李家设置的防止邪魔妖道入侵的结界。魇绪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微笑,左手指尖一弹,结界便消失不见。他挥动左手,身后的部分黑暗之军立刻化作黑烟飞入升仙城各处,附身于触碰到黑烟的人身上,被附身者先是眼珠一黑,立刻变回正常人一般,只是沉默寡言行走于街上,脸上僵硬没有任何表情。魇绪见状十分满意,他闭上眼睛深吸口气,眼神变得诡异,带着剩下的黑暗之军飞入升仙城。

“这是?”付博弈惊讶的看着画面中魇绪到的地方。他转身看向木木,轻轻叫道:“木木?”

木木眉头紧皱,看着画面中曾经的自己。即使过了千年,即使魇绪已奄奄一息跪在自己面前,但是看着画面中魇绪邪魅的微笑,木木与画面中曾经的自己露出了一样恐惧的表情。画面中的魇绪,右手手指一指,一团黑色的烟雾瞬间飞入木木脑中。木木先是痛苦的大叫着,不一会儿,木木双眼变黑,走近魇绪,像是黑暗之军中的一员,跟着魇绪离去。

没等木木缓过来,魇绪接下来去到的地方,更是让雪梅儿为之心颤。付博弈看到画面一转,那熟悉的雪山,一望无际的白,不由得说道:“雪域山。”

付博弈看向雪梅儿,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不喜不悲,只是再往下看,紧握的拳头掩藏不住她此刻呼之欲出的愤怒。

与付博弈看见的雪域山山洞略有不同,画面中的山洞精心装扮,满是红色绸缎,红色灯笼装饰,一片喜庆。

此刻,一对新人正在向老人磕头行礼,付博弈认得这老人,是雪梅儿的爷爷。付博弈心想若是对着爷爷对拜,那这对新人不就是……

一对新人被突然到来的黑风惊了一下,看向身后。魇绪正停驻在空中观看着这场婚礼。

付博弈看清楚了新郎的脸,那分明是穿上新郎服的自己啊。

付博弈肯定的说了声:“寒墨。”,画面中,寒墨眉头轻皱,平静说道:“没想到你居然回来了。”

“上仙,我也没想到,你会为了这山间野鬼连神仙都不做了。”魇绪笑道。

“寒墨,他是谁?”画面中的雪梅儿一脸警惕握着寒墨手道。

寒墨微笑着,握着雪梅儿的手,温柔的亲了亲雪梅儿额头道:“有我在,放心。”

“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吻是最后一次的亲吻。”此刻的雪梅儿摸着额头,哽咽道。

“哈哈哈哈,你这褪去仙体的身体,让她放什么心。我本想将你撕成碎片,解我心头之恨,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魇绪饶有兴趣的看着雪梅儿一飞而下说道:“这样更好玩。”

没等雪梅儿回过神,魇绪已到达雪梅儿咫尺之间,又是得意的一笑,魇绪附身于雪梅儿。

寒墨眉头紧皱,担心的看着被魇绪附身的雪梅儿。此刻,雪梅儿眼睛已被黑色占领,嘴唇发紫,阴冷的笑着对寒墨道:“让你爱的人杀了你,可好?”

说着,雪梅儿唤来一团黑烟,飞离雪域山。老人着急的在洞里喊叫着:“丫头。”

画面一转,被魇绪附身的雪梅儿回到升仙城,站在黑色之军的最前方,双手一挥,让黑色之军毁了升仙城。

“魔王,由不得你撒野。”雪梅儿身后站着的李袁希严肃说道。

雪梅儿转身,一副惊喜的表情:“没想到你主动来了,臭道士。”

李袁希拿着玉笛冲向雪梅儿。被魇绪附身的雪梅儿轻轻一跃,躲开李袁希的攻击,她立刻回踢,一脚踢中李袁希腹部,李袁希大口吐着鲜血,往地面缓缓滑落。

雪梅儿冷笑一声,用魇绪干哑的声音说着:“弱不禁风,还想和我打,哼。”

“那我呢?”熟悉的声音在雪梅儿身后响起。雪梅儿看着身后的寒墨驾驭着轼妖剑快速飞来。

雪梅儿仰天大笑:“寒墨上神真是厉害啊,已是凡人之身还能驾驭轼妖剑。我本想多留你一会儿,既然自动送上门来,那你就去死吧。”

雪梅儿一拳打向寒墨,寒墨毫不躲闪挨下雪梅儿的一拳,这一拳直穿寒墨身躯。

“不要啊,寒墨。”此刻看着千年前画面的雪梅儿恸哭不已,她千年来一直想知道的真相,此刻血淋淋的展现在她面前,那恶毒的一拳。

雪梅儿沉受不住这残酷的一幕,瘫跪在地上,放声痛哭:“怎么会,怎么会挥出这一拳,即使有魇绪操控,我也不能够,不可以。”

付博弈情不自禁的走向雪梅儿,心疼的抱着她:“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雪梅儿紧紧抓住付博弈,哭声使她说的含糊不清,嘴里一直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

“你还在等什么,快。”画面中的寒墨双手紧紧握住雪梅儿穿过自己身体的手,很无力的吼叫着。

雪梅儿使劲挣脱,却收不回手,雪梅儿身后伴随着金光,一个英俊的青年手握闪着金光的神刀,他一掌打向雪梅儿。

雪梅儿身体里一个黑影被打了出来,在黑影彻底脱离雪梅儿身体后,青年毫不犹豫一刀砍向魇绪。魇绪发出痛苦的喊声。

寒墨看着还未苏醒的雪梅儿,一脸欣慰的笑容,他虚弱地说道:“尹琰,我活了千万年,没有求过谁,现在我要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我死后,轼妖剑留给梅儿保管,你放她回雪域山,不要为难她。”说着,寒墨理了理雪梅儿的头发,一脸复杂的神情。

随着魇绪化成多块黑泥坠落地面,收回神刀的青年紧皱眉头看着寒墨:“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