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昆仑向左地狱往右 >  章七 瑶宫月华(上)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夜凉如水,已是深夜时分,浅浅的月色透进雕花窗,落在宽大的牙床之上,照出三条纠缠在一处的影子。

瞧时辰约摸子时三刻,将离轻轻将两位少女的腿儿玉臂挪开,披衣而起。

望着两位已然睡得酣熟,玉体横陈、衣衫不整的少女,将离心中比平日多了几分难言的感受。也不知是否心态的变化,恍然间,那两双露出锦被一截,洁白如玉的细腻长腿,竟也似比平日更多了一丝异样的诱惑之感。

将离轻轻叹息一声,走上前来将少女的锦被盖好,漫步踱出双凤殿。

是夜心绪难宁,怎么也无法入睡。当抱着两位少女柔软的身子,鼻端闻着幽幽香气,回想起日间青鸾那带着几分媚意的娇俏小脸,他觉得一切似乎都与以前不同了。

脑子里思索着这些日子里的种种,漫无目的地行走了一阵,忽见眼前的宫阙仍是灯火通明。抬眼一打量,竟是来到了菡萏宫外。心道:“这么晚了,菡萏姐姐怎地还未入睡?”

“公子!”殿中庭院处传来一声欣喜的惊呼。

将离走近两步,往院中一瞧,只见院中摆放着一张木桌,桌上放置着几本书籍,另有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

一身粉色罗裙的菡萏仙子正一手执着一根毛笔,一手向他挥舞,脸上带着惊喜的笑意。

瑶池各宫都有宫门,但几乎都是摆设,甚少有闭上的时候。盖因瑶池全是女子,并没有任何可以防范之处。即便是有了将离这个男子存在,也仍旧是这般。

将离对她一笑,缓步走上前来,一眼望见桌上尚有一幅未写完的字,那内容正是前些时候他吟诵的那首《侠客行》。

他素知菡萏仙子平日不喜读书写字,见得这等情形微觉诧异,微笑道:“姐姐,今日怎生雅兴这般好?这么晚了还在写字。”

菡萏仙子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才疏学浅,今后想多读读书,写写字。公子,你来得正好,快给我瞧瞧,我这幅字写的如何?”

将离点了点头,笑吟吟地走了几步,转向书桌之前。这一瞧之下,心中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这幅字写得尚有几分工整,可舍此之外,字迹平平,实在是无有任何值得称道之处。

他无法昧着良心称赞写得上佳,又思及菡萏仙子深夜仍在练习,颇有几分刻苦,着实不忍打击了她的兴致。于是笑道:“这纸张洁若白雪、薄如蝉翼、细韧光滑,端是十分难得。嗯,这墨入纸不润、香味浓郁、色作漆黑,也极其不凡……”

“公子~”菡萏仙子俏脸微微一沉,小嘴忍不住撅了起来。她如何听不出公子这般满口溢美地称赞纸张和墨,显是她的字儿当真无有丝毫可称赞之处了,心中不免有些怏怏。

将离瞧着她可爱的表情,登觉几分开怀,轻笑道:“姐姐,这写字也只为陶冶性情,写得如何倒不是太打紧。待以后写得多了,字儿也慢慢会变美。”

菡萏仙子丹凤眸子一转,娇声道:“公子,那今后你可以教我读书写字么?”

将离微微一怔,他如何不知菡萏仙子对自己的心意,想来她深夜仍在写字,当也是因为自己之故了。思及她待自己的种种好处,这点小事又怎会不答应,点点头道:“当然,若不嫌弃,来日便同姐姐一道读书写字。”

菡萏仙子心中十分欢喜,腻声道:“公子真好……”

将离暗叹一声,这一份份的情债怕是要让他好生棘手了。脸上却仍旧是带着浅浅的笑容,说道:“姐姐待我才是好,夜已深了,这写字也不在一时,莫要心急,来日方长。”

菡萏仙子将将离送出宫外,回转时心中仍是美滋滋的。

将离出得菡萏宫,却仍是信步闲逛,思如走马。月亮移动,地上的影子由浓转淡,不觉已走了一刻钟。忽然瞥见,前方不远处有一道荧光闪过,不禁加快步子前行几丈凝神望去。

但见眼前是一片空旷广场,一位彩装女子盈盈俏丽,手持一根青竹棒,棒尖斜指着他的胸膛。月光投射下来,地上留下一道仪态万千的影子。

将离怔了片刻,见眼前女子既不动弹,也不说话。细细一打量,方才瞧出这女子不是真人,而是一座白玉雕成的玉像。

当下又走前两步,见这玉像脸上罩着一层薄薄的雪白面纱,彷如轻云蔽月。乌黑的秀发竟是真的人发,梳作灵蛇髻,发间戴着一根镶碧玉的凤纹金簪。

一对漆黑的眸子竟是以某种黑宝石雕成,眸中光华流转、神采飞扬。额间、手臂露出的白玉纹理隐隐透出晕红,几与常人的肌肤无异,如冰似雪,较之真人似是尤要美上三分。

忽的一阵微风拂来,玉像淡绿的绸衫微微颤动,裙裾飞扬。

似有雷霆闪电划过心头,一道绝美的身影自记忆中泛起。将离双目迷离,喃喃道:“玄女姐姐……”原来不知不觉间,他竟是信步来到九天玄女的披香殿之外。

玉像的目光直直向着他,恍若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神色间捉摸不定。面纱外的深邃眸子似喜似嗔,似忧似愁,似是情意绵绵,又似黯然神伤。

他微微侧了侧身子,恍然间,那玉像的眼光似乎也跟着转动。

将离痴痴盯着玉像,神驰目眩,越瞧越美,越瞧越是惊心动魄,目光再也移不开分毫。《庄子·逍遥游》中的一段话猛得浮上心头,忍不住便吟了出来:“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

瑶池中绝色美女甚多,而火凤青鸾琼英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将离平日瞧着她们,时常觉得天下绝色已然莫过于此,再也无法超越。脑中那一道惊鸿一瞥的影子却被她埋在心底深处,总是下意识被他忽略,丝毫不敢思及。

而此刻面对这覆着面纱的玉像,他竟是如痴如醉、神为之夺,恍若中邪着魔,便连鼻端也仿佛隐隐闻到兰麝一般的馥郁馨香。

心念纷飞,心魔骤起。

如此木然站立不觉时光流逝,目光竟连片刻也离不开玉像,心中只觉能得眼前玉像一个动人微笑,一句柔声细语,便是立时死了也甘之如饴。

他喃喃道:“庄子说的姑射仙子,怕也不及眼前人儿吧……玄女姐姐……”

玉像眸子神光变幻不定,竟似听了他的话而有所感触。

将离目光痴迷,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向着玉像脸上的轻纱而去,速度极慢,却又仿佛坚定异常。

浑浑噩噩间,不知过了多久时候,似是几息,又似是一刻,手指轻轻碰上了轻柔的面纱。

刹那间,仿佛一道电光重重落在将离心头,让他浑身一颤。一幕画面似在眼前浮现。

画面中,渡厄真人的身影木然立于桌前,痴痴盯着眼前的画像,面容由年轻而转为苍老,直至老朽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