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唐武皇 >  第二十章 寇至骊山下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两个时辰后,也就是酉时,在夕阳中李亨到达了骊山。在路上,差不多是申时,李亨接到敌兵已到渭南,这让李亨颇为着急,但是古代的行军速度也就这么快了,着急也没办法啊。

到骊山后,迎接李亨的是吕崇贲、严武还有张镐,李倓已经领着一万兵马早已去了渭南。

此时李亨才了解到,孙孝哲手下大将李纯滔领八千人为先锋,于今早巳时四刻到达渭南,一股骄兵,李倓自然不愿涨其气焰,所以李倓一接到潼关出兵的消息后便领军到渭南防守,伺机消灭他。

李亨听闻后,便立下令全军稍事休息,赶紧造饭,给马放些精料,再加点鸡蛋,趁着傍晚到渭南去,待敌军疲乏后趁机收一波人头。不过这事张垍、李泌他们说什么也不让李亨去干,亲临战阵确实太危险了,万一李亨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是有三个脑袋也不够担这份责的。但是他们几个能劝住李亨才是怪事呢?

等到李亨出发的时候,李泌又一次拦马劝谏道:“战阵之事,军将之责,兵驱渭南,遣一将足已,何须殿下亲为?况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古来人主,鲜有亲上战阵者。”

站着一旁的白孝德看到李泌的眼神后,也连忙出来请命道:“臣愿领军出战,定斩李纯滔于马下。”而张垍也说道:“今天色已晚,将士疲累,今日先休息一晚,待明日再战也不迟啊”

李亨便对白孝德道:“孝德自在军中,何须再领一军。斩将刈旗之事,还需赖将军之力。”

继而又对李泌和张垍说道:“孤今已至军中,闻战则避,唯恐不及。若将士闻之,谁复与战?卿勿复多言!”而后便与大军齐发,留张垍、李泌骊山。

趁夜到达到达渭南县境内后,已过了亥时。李亨让军队原地休息,自己与白孝德、李皋带领三十余骑向渭南敌军军营摸去。当然李亨也没有忘记派人去渭南县传递消息。

李纯滔就驻扎在距离渭南县城十里处的块高地上,那儿本是一大片田地,但是地势较高,又邻近渭水。现在虽是黑夜,但李亨也不敢太靠近军营。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敌军防守森严,营里营内都点着篝火,把整个大营上的天空照的通红。李亨看完后,觉得袭营成功的概率也不大,一时间众人也别无他法,只得回到军中。不过关中平原并非李亨想像中的一片平坦,期间也有很多沟壑。这些沟壑可以找一些平缓的地段用来埋伏步兵,可是李亨的军队是骑兵啊。

李亨突然想起了三国演义上的桥段,当即让李皋带领五十人,带着军鼓到敌营四处转悠,敲上几次,让敌人好好地劳累一下。李亨又让白孝德领三百人前去接应。李皋带着人一通乱敲,只搞得敌营一阵鸡飞狗跳。他要好好谋划一下,如何打掉着一支军队,总不能他跑了三十里地啥都没得到吧!

在渭南城下的李纯滔砍人的心都有了,要不是他听上司孙孝哲说长安人心浮动、毫无守备,他会孤军深入?李纯滔早上从潼关出发后,确实抱着挣功的心思,他现在跟自己的大军拉下三十公里。到达华州时,确实是守军皆逃,这让他以为京兆府诸州县也同华州一样,即使他没胃口吞掉整个长安,但是扫清长安周边也是大功一件啊。可是他到达渭南后就发现不对劲,岩土所看到的村落竟然没有一个人,一粒粮食。当他赶到渭南后,不出所料,四门紧闭,防守严密。而他有任何攻城器械都没带,只能在这儿安营扎寨。他现在只需挺过今晚,明天就能与大军会合,但是他隐隐觉得城里的人今晚要对自己动手了。晚上一遍又一遍的骚扰更印证了他的判断。

李纯滔下令全军都做好备战的准备,一半人马休息,一半人马警惕。即使敌人骚扰,即使军将难耐其烦,要求出击,他都紧闭营门,坚守不出。李皋敲了几遍鼓后,就发现敌人管都不管,放哨的放哨,睡觉的睡觉,只得领着众人返回营地。

城内的李倓听到李亨道了后大为惊喜,在白天,由于李纯滔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攻城,他都没有找到适合出击的机会。李倓也知道,到明天整个孙孝哲的大军都到了,渭南肯定守不住,他也只能撤退。那样的话他败敌前锋,挫其锐气的目的就达不到了。现在打垮这一支军队的时间只能是今夜,要不然明天撤退时被他咬住,就只能让局面更加糟糕。

六月二十日的夜晚依旧热的像火烧一样,虫鸣响彻了整个夜空。李亨的兵马藏在了一条较高的山峦后面,大家都相依而睡。到了寅时的时候大家都被叫醒了,匆匆吃过干粮后,便悄悄向敌营摸去。

李亨兵分两路,两千人由自己和李皋率领,一千人由白孝德率领。李亨绕到敌军南部向敌军发动进攻,白孝德则绕到渭水河谷去,由北向南发动攻击,至于西面则交给了李倓。由于李倓在明,被李纯滔严密监视,只能让他在李亨打响战斗后从渭南杀出,以其三面夹攻大败敌军。

天亮前,李纯滔的一半军队刚睡下,而另一半军队还没睡醒,依旧迷迷糊糊,直到李亨的铁蹄踏了过来。

六百名前锋在李皋的带领下迅速清理了敌营门前的拒马,鹿角,在营门下放起了熊熊大火,待得营门烧朽后便用圆木撞塌了大门,领着军队杀了进去。烧门的时候敌人才反应了过来。李皋让大家排成排,以马槊直刺。此时,六尺长的马槊让敌人根本无法近身,李亨也领着军队冲了上来,一时之间如入无人之境。

不一会儿,敌人的骑兵也冲了过来,李亨突然之间压力大增,骑兵的势头不但被遏制住了,而且隐隐有了向后退的趋势,看的李亨焦急不已。幸亏李皋勇猛,连斩十数人,方才遏诸了颓势。

李纯滔将所有的兵力都压了上来,坚决要把李亨干下去。不过绕到北面的白孝德也攻了进来,两面夹击,敌兵顿时溃乱,李纯滔知道败了,打他还是拼死力战,以求转机,因为他知道一旦退了,就真的败了无可挽回的败了。

在渭南城头上的李倓看到火起之后,便立刻开足马力向着敌营杀去,最终成为了压到李纯滔的最后一根稻草。李纯滔回天无力,只得向东逃去。李亨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下令李倓、白孝德向东追出十公里,追的李纯滔仓皇而逃。

天亮之后,李亨他们返回了渭南,情知不能收,便回军骊山,并路嗣恭疏散老百姓。

敌军遭此一败,再也不敢贸然急进,到了二十二日下午,方才到达骊山之下的戏水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