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红楼冠军侯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与人言外忧内患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面对赫连琉璃眼中毫不掩饰的求知欲,霍去病只能再次将从小跟着老公爷亲兵的事情说了出来:

“幼时打把式之时,倒是听那几位老伯伯说笑间谈起过,我觉得好玩,便也读了些。”

赫连琉璃也不知信了没有,深深地看了一眼霍去病:“贾公子朝闻圣言暮习武,已经是非常人之姿,若真的只是随便读了些兵法就有这般见地,那真可谓是天赋异禀。”

拱了拱手,霍去病不卑不亢道:“殿下既然能从书里读到兵法,那想来必然也是熟读兵书的,又曾听人言殿下琴棋书画武等,凡有涉猎自幼皆通,我等与之相比之下,却如萤火皓月。”

但从这一点看,霍去病是真的有些佩服这个女人。

若是生就男儿身,什么周王齐王的,恐怕东宫之位早就定下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霍去病的心声,赫连琉洒脱一笑道:“本宫不过一女儿身,兴趣多些也只是为了解闷罢了,当不得什么。”

不过一女儿身?若是男儿身会如何?

霍去病看向那一双眸子,从中却是看不出半点破绽。

可他越发觉得,赫连琉璃心中似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想法。

“哈哈,不谈这些了,今日本宫叫你来,除了想当年感谢一番贾公子的救命之恩外,实则还有些想要提前见着书稿的想法,只是不曾想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赫连琉璃满脸“懊恼”,似乎真是在为看不着侠客传而惋惜。

霍去病也只能失笑不语。

摇了摇头,赫连琉璃忽然又话锋一转:“贾公子,既然你读过兵法,又在书中对前汉时期的国情家事如此了解,那不知对如今大盛,又有何看法呢?”

霍去病:“……”

哪家的公主在吃喝玩乐享福之余,会关心着国情家事?

这个问题涉猎太广,稍有不注意,说不定就会被人安上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考虑了一下,霍去病拱手道:“殿下,如今的大盛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意,不仅一扫蒙元时期猪狗不如的动荡日子,甚至就连前宋,也是比不得如今的百业俱兴。”

他虽然不通商贾经济,但也能从史书上得出结论,对比之下,这番话并不是故意在赫连琉璃面前说她们家的漂亮话。

然而,也只是这一个方面漂亮了。

“嗯,贾公子说的倒是没错,大盛内部百业俱兴着实不假,比起前宋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然也不会闹出个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了。”

赫连琉璃点了点头,下一句却是语出惊人,让霍去病都有些为之侧目。

“只是,本宫还有一问,难道就只有这一方面,好比前宋时期吗?”

当然不止这一方面,其他的,诸如外忧内患,那更是相差甚少,若是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哪一天,就有二圣北上的千古丑事再一次上演。

只是这话,霍去病知道,也可以当着牛继宗的面说,但却不能对赫连琉璃说。

然而谁知道,她自己居然胆敢这么隐喻。

要知道,这一切的缘由,都是从太上皇时期和亲纳贡开始的,而赫连琉璃身为太后最后一个娘家人,享尽殊荣之余,不是应该天然就站在太上皇这一边吗?

见霍去病面色发怔,赫连琉璃当即微微一笑,好似不是什么要紧事一般:“贾公子不必多想,本宫也是读过不少史书的,因此心中有不少似是而非的想法,今日畅所欲言,也只是闲谈罢了,断不会再有第三人知晓。”

这倒真是个不一般的女子。

看着赫连琉璃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霍去病心道。

既然赫连琉璃都敢这么说了,那霍去病也就只管开口:“殿下目光如炬,依我斗胆之言,如今的大盛外忧内患之局面,亦不弱前宋几分。”

“何为内忧,何为外患?”赫连琉璃目光灼灼。

霍去病沉吟片刻道:“自崇宁十八年起,山东江浙等地雨水不绝,洪涝频起,而河南山西几地,却只是淅淅沥沥下过几场杯水车薪的小雨,都道民以食为天,如今饥荒四起,实乃最大内忧!如若不然,诸如白莲教等逆贼,也不会揭竿而起,振臂一挥便有无数难民起义。”

说来说去,都只是一些只想着吃饱饭的苦命人被几个野心家给裹挟送死罢了。

然而终究还是朝廷无能,防洪抗旱之事做不了也就罢了,就连赈灾粮食都要被层层盘剥,所以才导致了灾民越来越多。

这些细节,霍去病相信不用自己多说,赫连琉璃自然明白。

这位不爱红妆的长公主闻言点点头:“那何为外患?”

霍去病继续说道:“外患,自然就是这些年越发被养肥了的蒙元三部余孽,以及东边那起子时常南下劫掠的建奴了。”

此话已经差不多是直言太上皇和亲纳贡之错了,要不是赫连琉璃先一步开口,他还真不会对其说出来。

“自古以来,遍观史书,凡是国力强盛的朝代,其周围不论东夷西狄还是北戎南蛮,皆不敢造次,要称王纳岁,而反过来这般,着实是……”

赫连琉璃看着霍去病,眼神越来越亮,用手撑起下巴道:“陈年旧事已经无法挽回,只能立足当下以求破解之法,若是依贾公子之见,该当如何?”

霍去病第一时间并未开口,而是抬头望向了面前的女子。

他心里隐隐有些古怪,这种感觉,怎么和当初汉帝寻他考校有些似曾相识?

深吸一口气,他回道:“以某浅薄之论,除却革新吏治稳定天下民心外,最重要的,还要当属整顿军备。”

“贾公子觉得,如今的大盛军方有问题?”手中捧着茶盏的赫连琉璃淡淡开口。

霍去病摇摇头道:“殿下,只看如今将门子弟多不入伍的选择,就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了。”

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寻常兵源大多来自农家子弟,通常大字都不识几个,更别说通晓兵法谋略了。

这样的人,通常都出自武勋将门之家从小培养,他们在掌握军中权利的同时,也构成了军队的骨架,使其能够令行禁止。

可如今的将门子弟,诸如贾珍之流,皆是贪生怕死、沉迷酒色的货色,就算是进了军队,也只是想着捞好处,又如何能撑起大盛军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