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谁让他入朝为官的! >  第100章 保庆王不死?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朱苡沫呼出一口气,坐回了位子。

她清楚许天衣是故意在激怒他,每次都是这样,这个家伙跟人说话总是冲得很。

与其说是她一直跟他在对着干,她倒是觉得每次都是被他逼到了这样对立的地步。

“朱裕欣不适合银行,你另选他人吧。”朱苡沫的嗓音中减少了些许威严,平静如水。

“你与我说没用,你要说服的是你那位侄女。不是我打击你,给你三天三夜,你也说服不了她。你扪心自问,她听你的话吗?你去劝说,只会更加坚定她要进银行的决心。”

许天衣笑容变得和煦,变得意味深长。

朱苡沫一双凤眼逼视许天衣:“你答应了她什么!”

事到如今,她岂能不知,一定是许天衣与朱裕欣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才使得朱裕欣,甘愿加入银行。

因为许天衣表现得太自信了!

“你真要听,我怕伱坐不住。”许天衣摆摆手,“还是别听了,为了你好。”

站在一旁的起灵,神色无奈。

许天衣越是这样说,就越是会刺激自家殿下,碰上这么一个人,对自家殿下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说。”朱苡沫说道。

起灵闭上了眼。

果然啊。

许天衣摊摊手:“也没什么,就是跟你那位侄女说,保庆王不死喽。”

砰!

朱苡沫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看着许天衣。

“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如此风言风语!”

黑衣女子如捕食的花猫,盯着许天衣,只待长公主殿下一声令下,就将其当场擒下。

饶是习惯了这个家伙的口出狂言,在听到这句话后,朱苡沫还是没有忍住,她现在已然将许天衣当成了一个疯子看待。

保庆王不死?

庆王是一品亲王,是她的三哥,谁能杀他?谁敢杀他!

面对暴怒的朱苡沫,许天衣反而折身,坐回了位子。

“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么,国安之政岐王死了,青黎兵变黎王死了,下一个不就该轮到庆王了?没有哪個女儿不心疼自己的父亲,你可以把我的话当作是与朱裕欣的一桩交易。”

许天衣甚至是在充斥怒火的目光下,风轻云淡地喝了口茶。

朱苡沫不断告诉自己要镇定。

“不过是一介布衣,去了西域做出点功绩,丘南国之于我大承,渺小如何?你之官职俸禄,不一样来自我大承?何敢断言我大承皇室之事!”她嗓音冷厉。

“国安之征,岐王率军出征南方大山蛮族,七万虎贲军全军覆没,就连岐王本身也是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乃大承皇室之无畏气魄。”许天衣说道。

“可这背后,完全就是岐王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是铁血军人的沙发勇气和爱国情怀?没有一点其他的原因?”

面对许天衣平淡的质问,朱苡沫的娇躯竟是微微一颤。

在她的眼神示意下,起灵退出了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朱苡沫坐在椅子上,眼神有些发散。

国安之征,一直是她不想提及,不敢面对的一场战事,她的大哥,那个无比疼爱宠溺自己的大哥,一去无回。

大哥,大承皇长子,在四哥四皇兄登基后被封为一品亲王,岐王。

三年前,岐王率领七万虎贲军,出征大山蛮族的南黎王朝,怀着无比期待的她,是要等着捷报频传的,可最终等来的却是天大噩耗,她的皇长兄,死在了大山之中。

那场战事,七万虎贲军全军覆没,但也给南黎王朝造成了重创,安定了南方大山,所以被称为国安之征。

也是因为大哥身死,她情绪低落,天子皇兄看了,便让她出去散散心,才有了接下来的暗访民间,以及被那人,那位天下第一的魔教教主所救的事情。

三年时间,不长,但对执掌承天建的她来说,却是经历极多,变化极大。

正因为越发熟稔庙堂之事,她越是觉得了一些蹊跷,不论是国安之征,还是紧接着次年二哥发起的青黎兵变。

皇权之争,集权之稳,都是她这身怀皇室血脉之人,从小就知道的事情。

可从小,几位皇兄哥哥都是无比宠爱她,她从不去想那些阴暗的事情,更不敢去想。

直到大哥死了,二哥也死了,尽管她不愿意相信,还是不得不承认,四哥在其中有一些手段和谋划。

但她什么都做不了,也不能做。

所以,这几年,朱苡沫一直都将这些事情压在心底,庙堂之人无人敢随意在天子面前提及,更无人敢在她这位长公主殿下面前提及。

去年就被她知道了一个六品主簿私下妄谈这些事情,那官员最后的下场是革除官职,发配边疆,家眷全部搬出京都,后辈子孙永远不得入朝为官。

自那之后,庙堂之上,所有官员都知道,国安之征、青黎兵变是天子的忌讳,更是她这位长公主殿下的禁忌!

不知过了多久,朱苡沫才回过神来,眸子看向许天衣,没有愤怒,反而多少倦意。

“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皇室之事,与你无关,多加关注只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朱苡沫说道,“我的提醒已经足够直接了。”

许天衣默不作声。

朱苡沫又说道:“朱裕欣那边,我会与她说的,能不能说服她是我的事。”

许天衣点点头。

既然朱苡沫不撞南墙不回头,他自然无话可说,她们这对姑姑侄女的水火不容关系,朱苡沫比她更清楚,他许天衣甚至都不需要提醒什么。

只是经过今日这一谈,尤其还说到了国安之征、青黎兵变,他与朱苡沫的关系就可以说是很不好了。

他真惹怒了朱苡沫。

最不济,许天衣在她朱苡沫这里的印象,已经达到了最低点。

许天衣离开了长公主府。

今天的谈话,他其实没有完全说假话,除了拿朱裕欣的真正身世做威胁,他确实答应了朱裕欣,保庆王不死。

到底是庆王一手养大,而且庆王对朱裕欣一直是疼爱有加,尽到了一个父亲应有的责任。

父爱如山。

朱裕欣对既是自己养父,又是自己叔父的庆王,自然一样关心,也从没有觉得知道了真正身世之后,庆王就不再是是自己的父亲。

朱苡沫、朱裕欣,这对姑姑侄女不会想到,许天衣现在做的这些事情,会在将来极大化解她们之间的矛盾。

许天衣所作所为,也算是煞费苦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