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阳春醉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结局(下)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昶华这才将视线转移至四周各界往这赶的众人。

众人感受到昶华扫过来的眼神,个个躬身下拜,“恭迎尊神回归。”

昶华点了点头,“众位不必多礼。之前本尊神偶感天命,秘密前往六界之中寻找让这大千世界永存的契机。不成想本尊神离开这么一小段时间,六界之中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位好手段,好神通啊!”

“尊神,你这是羞煞我等!”天帝第一个出声。

昶华淡淡地睨了他一眼,一挥衣袖将地上的捆仙索隔空托了起来。“想来这捆仙索当初还是本尊神送给天帝的礼物,倒不曾想有朝一日这玩意会用在本尊神的女儿们身上。天帝,你是对本尊神的女儿们有什么不满么?她们违反了天规还是背叛了天条?”

天帝立即低头,“吾惶恐!之前吾实在不知她们就是您的女儿!”

“你不必惶恐,不就是忌惮本尊神手上的无量功德经么!你以为高枕无忧就能长久?有道是欲让其灭亡先让其疯狂,疯狂的背后不过是自取灭亡罢了。

六界能长久运转靠的是平衡。你们利用神通以及漏洞去欺凌人界众生自以为很厉害,殊不知六界平衡一旦打破,便是大家末日来临之际!”

“这……”大家皆面面相觑起来。

繇阳等人立即上前询问,“尊神可有破解之法?”

昶华顿了顿抿了抿嘴,“破解之法在于功德力之上。人界众生拥有功德力的力量便不惧诸位的神通和费尽心思挖掘的漏洞。同时神、仙、妖、魔、冥五界也可以习得功德力,从而让各界欣欣向荣,一派平和。”

昶华的发言还在继续,但是肖倩蓉已经没有心思听了。如今尊神回归,作为尊神的女儿这会儿谁也不敢动她们,谁也不敢提混合血脉的事。当然大家也明白了,这就是神界搞出来的一套阴谋为的抗拒功德力的盛行。

她们姐妹几个的性命危机是解决了,但是她和墨奕寒也就是如今的冥王之间的阻碍却不能扫除。更让她难受的是自己和姐妹们的被六界剿杀死局是墨奕寒帮忙破的,自己又欠他一笔。自己欠他的越来越多,却无从弥补。

肖倩蓉的神色越来越黯淡,最后她找了个借口悄悄地离开。

“五妹,你怎么了?”李思楠几个跟了过来。

肖倩蓉扬起了个寡淡的笑容,“大姐,如今咱们危机已除,我想回我师傅那去。”

“不跟父神告个别么?”

“父神身上有大事要处理,我就不打扰了。麻烦大姐你到时候跟父神说一声。”

李思楠看了肖倩蓉许久,“好,你路上小心!”

肖倩蓉来到玉矶老人的松霖箐,跟玉矶老人唠了两句便把自己关在平日里自己修炼的地方。玉矶老人有心劝慰几句,最后还是叹息一声什么话都没说,希望她自己能走出来。

苦苦煎熬了三日,肖倩蓉最终受不了,留下一纸条前往蛮荒之境杀被流放、关押的大邪大恶的妖魔以及堕神。

等玉矶知道时,昶华已经以神命为引来书写功德力的力量法则,令六界向善慕德。

也就是说六界之中唯一一个能将她从蛮荒之境捞出来的人没了。

肖倩蓉能否从蛮荒之境出来就看她自己的造化。

冥界,众人在商议在哪修建冥界众魂修炼功德力的公共修炼堂时,正在冥思的墨奕寒突然将手指向地图上玉矶老人的松霖箐附近。

众人面面相觑,“王上,那里灵气充沛不假,但是那里附近便是玉矶大仙的洞府,如此会不会有失妥当?”

墨奕寒冷冷吐出两个字“无碍!”。

众人只好听从命令。

冥界的修炼堂修建好之后,墨奕寒直接将自己的办公的地方也搬了过去。闲暇之时也会指点下修炼的普通冥魂,一时之间大家修炼功德力热情高涨。

每每空闲下来之时,墨奕寒总是保持着面向松霖箐的方向发呆。如此十年光阴转瞬即逝,墨奕寒终是忍不住敲开了松霖箐的大门。

玉矶一见是他,叹了口气,将肖倩蓉当年留下来的字条给他。

“小徒早在十年之前就已经去了蛮荒之境,大概还是心里放不下、看不透。你们年轻人呐,唉!这是何苦呢?”

墨奕寒已经听不进去所有,脑子里只有“蓉儿去了蛮荒之境”这八个字。他疯狂地往蛮荒之境跑去,玉矶见情况不妙忙跟上。

“冥王,你要干嘛?倩蓉那孩子之所以只身前往蛮荒之境,为的也不过是能让你好好地活下去!”

“本王根本就不需要她的自我牺牲!”墨奕寒声音颤抖了起来,“她怎么能去那种九死一生的地方。她难道不知道本王一直在等她么?”

“你肩上还有整个冥界的繁荣与兴盛,无论你多痛苦都不许进入蛮荒之境,否则你就是糟践倩蓉那孩子的一片苦心!”玉矶气得白胡子直翘。

墨奕寒踏入蛮荒之境的那条腿被这句话愣生生地止住了。他身形晃了几晃后跌倒在地,后来他干脆直接在蛮荒之境的入口坐了起来。这一坐就是一个月,然后失魂落魄地回去了。

之后每一年在人界的春天的时候,冥王都会消失一段时间。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到了人界暮春时分,他便回来处理事务。如此年复一年。

百年过后,人界繁墨国,墨奕寒曾经居住过的寒王府。

满园的桃花正热热闹闹地开放着,一黑衣男子靠坐在桃树下轻轻地吹着笛子。轻快烂漫的曲调回旋在这小块天地之间。

“阳春三月三日起,春风沐浴暖阳里。十里桃林十里花,漫山遍野灼芳华。桃花簌簌缤纷下,树下佳人履明霞。黄鹂婉转蝶蜂忙,清歌佳酿醉云旁。”

沉醉其中的墨奕寒猛然抬头,玉笛什么时候掉落至地都不曾知晓。

“蓉儿~”

“墨奕寒,你愿意给我吹一辈子的阳春醉么?”

墨奕寒迅疾地将来人一把抱住,“愿意,蓉儿,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这一次在我的梦里停留时间久一点好么,只需要久那么一点点就好!”

听着墨奕寒这卑微的请求,肖倩蓉又是心酸又是气愤。

她在墨奕寒的腰上拧了一把,“我这么个大活人在这,你居然说梦话。”

墨奕寒“嘶”地倒吸了口凉气后,又哭又笑。

“蓉儿,你真的回来了!”

“回来了,我这个麻烦精回来了!”

“回来了就别走!你这个麻烦精我可是惦念了百年,都惦念出执念来了。”

“傻!”

“蓉儿,我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一直很爱你很爱很爱!”

肖倩蓉眯眼一笑,“我早就知道了!”

“那下次可不能随便离开了!”

“之前我并不知道我父神已经帮你们解决了诅咒之事,我一直担心自己会给你引来祸端。”

“现在知道了?”

“嗯,墨奕寒,谢谢你爱我,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

“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