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佬的作妖日常 >  第九十八章 重蹈覆辙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听闻这一次,大邑跟大澜的公主都来了。”北宸逸缓缓出声。

北临玥的笑脸瞬间就破了,看向北宸逸的眼神带着一丝幽怨。

他沉默了,北宸逸继续道:“如今他膝下适龄的未婚皇子,也就只有北璟,北子贤和你,你觉得,这一局,花落谁家呢?”

“皇兄!”北临玥哀叹:“跟你出来是来散心的,不是来找你添堵的。”

父皇膝下所有的皇子中,大哥北宸逸已经娶了个传说中的废物草包,老二北璟至今未娶等的就是一个能给他带来助力的女人。

三哥北子贤向来深居简出,他的存在感低到父皇都已经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儿子,老四早幺,五哥北燕娶了太子的表妹,这一局,以父皇的性子,估计会让太子跟自己拿下两国的公主。

“三国沉寂了十五年,旁边的虾兵小蟹已经闹腾的够久了。”北宸逸道。

北临玥平日里含笑的眸子多了一分慎重,看了窗外一眼,又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不然就皇兄你娶……”

北宸逸定定的看了他一眼,面色微寒,北临玥嚅嗫着嘴唇没再继续说下去。

“本王平日里可是太过放纵你了?”

北临玥有些心虚的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这不是大局为重吗?”

北宸逸睨了他一眼,语气恢复冷淡:“本王不会休妻,还是你觉得,本王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是女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如今她们来给父皇贺寿的意图太过明显,父皇原本就忌惮你,若是这一次你不争取,只怕会落得跟……”北临玥意识到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是什么话,及时住了嘴,眸中闪过一丝慌乱。

他连忙看向北宸逸,只见那人一派淡然,没有任何情绪。

“放心吧,本王不会落得跟他一样的下场。”北宸逸说这话的时候只看向窗外,没有多看北临玥一眼。

北临玥暗暗松了一口气,十五年前,他五岁,北宸逸七岁,那一年,北宸逸的父亲是太子,率兵抵御大邑的入侵,赢了,但是再也没能回来,他的妻子在灵堂,一头撞上棺材,就这样跟着殉情了,同年,现在的南齐皇登上东宫之主,主动要求将北宸逸过继到他膝下。

当年的太子也是一代战神,无往不胜,就在那最后一战陨落,对于当年的事情,他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自己多出来的这个兄长,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笑过。

沈倾染拿着北宸逸给的黑卡,顺着隐一的指引到了一家商号,拿了钱就满面春风的往街市走去,难得出来一趟,不好好的宰那个男人一顿,简直对不起她这段时间以来受的委屈。

“小,少爷,咱们这是要去哪儿?”秋杏看着周围人来人往的,原本有些拘谨不自在的,这会儿也放开了,满脸新奇。

之前她家小姐深居简出,出门也只一个劲儿的追着太子,她还从没像今天这样自在的逛着街市过。

“小隐,给爷找个最好的铁器铺子。”沈倾染一边摇着折扇,流光满目的往前走着。

隐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是在叫自己,微微抽了抽嘴角:“前面左转就到了。”

来到门外,沈倾染看着这金碧辉煌的装潢,浑身上下就透着“有钱”两个字,她转身略有疑惑的看向隐一:“你确定这卖的是铁器?不是金器?”

隐一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公子要看些什么?”一个长相圆润的中年男人笑着迎了过来。

这一行人看着就是大主,中年男子在沈倾染旁边弓着腰做出请的手势。

看着屋内的装饰,沈倾染想起来之前老庄头待的那个密室,屋顶大片的夜明珠跟这里简直如出一辙。

“公子是要金器还是银器?咱们金银阁的饰品在京城可是排名第一的,全京城您可找不到比这金银阁更大的金店了。”中年男子的脸上挂着职业假笑。

“有没有铁器?”沈倾染直奔主题。

掌柜的愣了一瞬,再次打量了这行人:“公子想要什么样的铁器?”

沈倾染原本是打算打造一支枪,但是这种武器在这个时代泄露恐怕会引起恐慌,还是不要现世的好。

“你这里有些什么?”她问道。

掌柜的呵呵一笑,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公子可上楼一观。”

来到顶楼,沈倾染被琳琅满目的铁器晃了晃眼,这阵势可不比楼下的金器和银器差啊。

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武器,架子上有很多不同款式的长枪,桌子上摆的都是些精致小巧的暗器,还有弓弩。

这样大的武器库,竟然能够堂而皇之的摆出来卖,这背后的人定然大有来头。

绕了一圈之后她停留在一柄软剑前。

“公子好眼力,这软剑可是出自武器大师陶恭燃之手,世间仅此一柄。”掌柜的道。

“陶恭燃?”沈倾染喃喃着,她回想起来母亲的手札中似乎有提到过这个人,这人是母亲的同门师兄,对于机关术也有一定的造诣。

“那就这个,还有那个,那个,那个,全都给我包起来。”沈倾染抬手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暗器。

掌柜的看着她这样挑白菜一样的买武器,嘴角微微抽了抽,但还是叫人一一给她包了起来。

出门之后,隐一开口:“公子若想要武器可以跟主子说,主子那里的武器可都是精品。”

沈倾染微微一笑:“你家主子要是知道你在背后把他给卖了,会怎么罚你呢?”

隐一眉眼间多了一丝无奈,是他多嘴了,这个女人本就聪慧,她自然知道主子那里有武器,但是不开口要应该有她自己的顾虑。

“下一家走起!”沈倾染突然快步往人潮拥挤的地方走去,隐一拿着刚才打包的一堆武器,跟着沈倾染的步伐逐渐艰难,沈倾染朝桂兰使了个眼色,桂兰一瞬间就悟了,不经意间自己就被挤到了隐一前面,隐一顺手拖住桂兰的胳膊,怕她摔倒。

就这几瞬的功夫已经没了沈倾染的身影。

隐一看向桂兰的眼神带着审视,桂兰仿佛被挤的慌了神,四处张望,大声喊着:“少爷!沈少爷!你在哪儿?!”

在嘈杂的人群中,桂兰喊的小脸通红,满脸焦急的看向隐一:“怎么办怎么办!小少爷她被挤丢了!”

隐一压下自己心中的疑虑:“分头找,她是往前面去的,半个时辰后,不管找没找到都要到马车那里集合。”

桂兰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