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你不乖 >  第 109 章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当天晚上。

商五宝久违地抱着她香香甜甜的大美人妈妈睡觉。

只是……

昏暗灯光下。

男人穿着整整齐齐的睡袍倚在床头,膝盖放着本厚重的医学书籍。

清冽磁性的声音在昏黄黯淡的环境中,格外好听。

正在不疾不徐地读医术。

下一刻。

商五宝伸出一只肉乎乎的小爪子,按住自家爸爸翻页的指尖,一本正经道:“爸爸,我不用你唱摇篮曲啦,让妈妈唱。”

商屿墨慢条斯理地把她小爪子塞进被子里,朝着五宝露出‘父爱微笑’:“爸爸就爱给你唱催眠曲。”

宁迦漾望着他读得那晦涩难懂的医书。

漂亮的桃花眸眨了眨。

他管这叫唱催眠曲?

骗小孩!

商五宝小大人似的叹气:“那好吧。”

爸爸太任性能怎么办?

还不是得宠着。

而后,五宝转身埋进妈妈怀里,恨不得耳朵也藏起来,“妈妈困困。”

宁迦漾睫毛撩起,瞪了眼某个无良爸爸,顺势捂住商五宝的小耳朵:“睡吧,宝贝晚安。”

等五宝睡着后。

宁迦漾拧着秀气的眉毛,没好气道:“五宝还不到三岁,你就给她念听不懂的医书,以后厌学怎么办?”

现在就应该引导她,探索学习的乐趣。

临睡前讲讲童话故事、唱唱温柔的摇篮曲,这才是正常操作。

面对自家太太质问的眼神,商屿墨扣上厚厚的医学书籍,理所当然道:“我跟她这么大的时候,都能背了。”

宁迦漾:“她能跟你一样吗?她还是个宝宝!”

“好。”

商屿墨从善如流地应了句,而后俯身把已经熟睡的五宝抱起来:“宝宝该回房间睡觉了。”

宁迦漾:“……”

他就是故意的!

……

后来。

商屿墨欺负商五宝小朋友不懂事,忽悠她读医书就是唱催眠曲的事情翻车了。

起因是商五宝上学的第一天。

午休时间,是在幼儿园的。

因为是入学的第一天,很多小朋友中午都哭闹着不睡觉,要回家。

有午睡习惯的商五宝小朋友很烦恼。

见老师唱的催眠曲不管用,商五宝小朋友站在自己的小床上,奶声奶气地喊道:“都别哭了,我给你们唱!”

小朋友们挂着泪珠看向商五宝。

虽然小,但是大家都具备基本审美,对班里长相最好看的幼崽存在莫名的崇拜与仰慕感。

尤其是大家都哭闹着要找妈妈爸爸,商五宝眼泪都没有掉,非常坚强。

生活老师见大家都不哭了,顿时像是看救星似的望着商五宝。

“商堇小朋友,你坐下唱。”

商五宝坐下,然后从嘴里开始吐出来一堆在场老师们都听不懂的词汇。

生活老师的眼神:“???”

小朋友们的眼神:“??????”

医务室老师的眼神:“!!!”

我艹?

她在背《黄帝内经》!!!

一个不到三岁的幼儿园小班小朋友在背她读起来都晦涩难懂的古籍。

老师恍恍惚惚地抖着手打开阅读软件搜索《黄帝内经》

发现……

一字不差。

字正腔圆。

小朋友们都变成了蚊香眼,还真被她背困了。

有个小男孩临睡前嘀咕:“这才是真的催眠曲,老师唱的一点都不催眠。”

唱催眠曲的老师:“……”

已经不太认识催眠曲这三个字了。

当老师电话打来时,商屿墨在医学科学院刚刚开完会。

诸位医学界的大佬们还没走。

商屿墨正在完善会议结果,随手点了免提。

“您好,请问是商堇小朋友的爸爸吗?我是商堇的老师周颜。”

“您好,商堇怎么了?”商屿墨握着钢笔的长指顿了秒。

准备出会议室的众人齐刷刷停下脚步。

竖起耳朵想要听八卦。

八卦乃人类天性,即便是这些医学界数得上名号的大佬们也不例外。

尤其是关于商屿墨的八卦!

老师声音故作沉稳,但还是泄露了一丝激动:“商堇小朋友今天中午背出了《黄帝内经》第一篇!”

商屿墨听到商堇没出事。

眉眼沉静地继续书写,语调从容:“哦,还有事吗?”

周老师听到这位家长的语气,有点怀疑人生。

这是黄帝内经啊。

不是三字经啊!

周老师强调:“您家孩子背出了《黄帝内经》第一篇。”

“目前她应该能背到第三篇。”商屿墨漫不经心地答,丝毫不觉得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说话利索也就罢了,还能背出晦涩的医学古文是一件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正常操作。

周老师被震懵了。

“啊,这……”

“没其他事了?”

周老师恍恍惚惚:“没,了,吧……”

商屿墨淡淡道:“那么,再见。”

别人不知道《黄帝内经》的概念,会议室这群人还能不知道。

院长出其不意问:“堇堇为什么只背到了第三篇?”

商屿墨已经收拾好文件准备离开会议室。

听到这个问题,随口答:“只给她读到了第三篇。”

众人:“!!!”

草!

妈的让人嫉妒!

他居然又生了个过目不忘的天才女儿!

院长大喜。

立刻跟上去:“屿墨啊,有兴趣为我国人才事业做做贡献吗?”

商屿墨停都没停:“没兴趣。”

院长契而不舍:“那你有兴趣休假吗?”

商屿墨很有兴趣。

但院长别有目的,所以没应。

果然,下一刻,院长继续道:“给你准一年假期,跟小宁多生几个孩子吧。”

“听说你家还有双胞胎的基因,真是太好了!”

“生一个给你准一年假期,生两个给你准两年,生五个直接给你办提前退休!”

“屿墨!”

“你考虑考虑啊!”

商屿墨语调凉凉:“再说举报。”

院长:“我怎么了?”

商屿墨云淡风轻:“品行不端,利用职务之便引诱员工卖子求假。“

院长:“……”

他现在就想利用职务之便,给他穿小鞋!

……

后来幼儿园老师们知道商堇爸爸是商屿墨后,终于可以坦然面对商堇小朋友了。

原来如此。

那正常了。

原本他们还怀疑商堇是不是投胎时孟婆汤没喝完,还残留前世记忆。

只是——

后来老师们反应过来。

所以?

谪仙是把《黄帝内经》当睡前读物给女儿听?

才导致商堇小朋友误以为这是催眠曲?

啧啧啧。

不愧是天才家庭的教育方式。

**

自从精力十足的商五宝去了幼儿园,商懒懒的‘春困夏倦秋乏冬眠’恋床脑再次上线。

这位嗜睡到调整了上班时间。

下午两点上班。

他可以睡到中午12点。

仿佛要把前几年被商五宝折腾缺的觉都补回来。

以至于某天早晨宁迦漾怎么都叫不起这位在床上‘醉(睡)生梦死’的大型猫科动物,气到拍了张商屿墨的侧颜睡照发微博。

宁迦漾V:「怎么叫醒一只真睡的大型猫科动物?在线等挺急的。照片jpg」

照片上,眉目昳丽如画的男人双眸紧闭,侧躺在雪白枕头上,乌黑短卷发似是被揉过,凌乱肆意的搭在额前,几乎与浓密的睫毛融于一起,衬得肤色冷白如玉,偏偏微翘起的卷曲发梢中和了眉眼清冷,多了几分居家的慵懒无害。

养鱼CP粉们像是一条条争先恐后跃出鱼塘的鱼,蜂拥而至。

他们等了多少年的秀恩爱日常啊!

终于来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能懂我现在激动的心情!!!」

「终于秀日常了!我也挺急的!」

「今天谪仙和仙女磕到了吗?终于磕到啦!!!」

「……」

宁迦漾微博一发,刷新之后,评论直接破万。

顶流女明星的排面必须有。

她看到热评第一:

「怎么叫醒大型猫科动物?@国家动物园大型猫科动物养育基地」

热评回复都已经破千了:

「哈哈哈哈楼上你是要笑死谁!」

「谪仙:我?大型猫科动物?懂?!」

「几年没秀,都快忘了宁仙女对谪仙的爱称是大脑斧了哈哈哈哈」

「商懒懒都当爸爸这么多年了,还不给五宝当榜样早睡早起!」

宁迦漾瞥了眼已经再次睡熟的大型猫科动物,细白指尖轻敲屏幕,回复最后这条——

宁迦漾V:「谁给谁当榜样?作为榜样的五宝小同志已经被这位恋床脑重度患者送去上课了。」

网友们:「可怜的小五宝」

「我对不起五宝,我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

热评第二:「亲他!亲得他喘不过气来,不就起床啦!」

宁迦漾回复:「哦,那今天一天都别想起床了。」

粉丝们倒吸一口凉气——

「嘶!我怀疑仙女在开超跑,并且掌握了证据」

「刚才一辆疾驰的车车从我脸上碾了过去」

「嘶哈嘶哈!!!」

「一天不起床,啧啧啧啧啧啧,谪仙‘老当益壮’啊。」

「谪仙:你在外面就是这么评价我的?」

网友们被笑疯了。

话题逐渐走偏。

宁迦漾完全没有获得什么具有可造作性的建议。

只能趴在床边,双手托腮望着床上那只熟睡的大型猫科动物,毫无办法。

非常想念商·小榜样·五宝。

五宝总是有很多法子让她爸爸起床。

而就是这位每天睡到中午的嗜睡症猫科动物,某天居然半夜起床。

顺便还把睡得正香的宁迦漾给捞起来,往浴室走去。

宁迦漾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迷迷糊糊问:“干嘛呀?”

外面天还黑着呢。

男人声线清冽,隐隐透着点晨起的慵懒:“今天什么日子?”

宁迦漾随口问:“你生日?”

商屿墨语调淡了几分:“商太太,你连我生日都不记得。”

语气不对劲。

宁迦漾悄悄睁开眼睛,入目便对上了男人那双安静望着自己的浅褐色双眸,脑中警铃大作,立刻捧着他的下颚用力亲了口:“哎呀,逗你的。”

“我怎么可能不记得我们家小脑斧是10月29日生日呢。”

这才把人哄好了。

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

宁迦漾还真想不起来。

正月初五?

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春节假期啊!

直到两人收拾好出门,宁迦漾都没猜到。

外面夜色正浓。

宽大的车厢内,光线极暗。

她侧眸看向身旁坐姿端正的年轻男人,一袭黑色双排扣大衣,眉眼如画,衬得整个人冷峻又昳丽。

余光瞥见他那双随意搁在膝盖上的手指。

冷白指骨与垂落在掌心的艳丽红绳构成鲜明对比,唯独那微微晃动的小玉虎珠子,平添了几分野趣。

宁迦漾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下那颗圆润的小玉虎:

“给点提示?”

到底是什么重要日子,让恋床脑的猫科动物,大半夜从床上爬起来。

商屿墨反握住她的指尖。

放在自己掌心把玩,慢悠悠道:“你跟我表白的日子。”

“谁给你表白啦!”

宁迦漾坚决否认,倒打一耙,“明明是你对我一见钟情,暗恋我多年!”

商屿墨继续提示:“春节假期最后一天。”

她当然知道是春节假期最后一天。

宁迦漾红唇扁了扁,怀疑商屿墨是故意耍她玩。

等等!

桃花眸慢慢睁大。

她想起来了。

表白。

正月初五。

是她去刺青的那天。

宁迦漾下意识扭头看向他。

商屿墨慢条斯理问:“想起来了?”

宁迦漾张了张嘴,“怎么……突然想起要……”

毕竟这刺青都好几年了。

之前也没见他说要过什么表白纪念日。

商屿墨捏着她纤细腕骨的指尖微微顿住。

之前那几年,他还没想清楚该如何回应。

因为太在意,太珍惜。

所以要准备得很充足,才能让完美主义的商太太满意。

很快,越野车开进山里。

这座山提前清理过,非常安全,毕竟,商屿墨是要给自家太太送惊喜,不是送惊吓的,自然要保证万无一失。

凌晨四点,山顶。

宁迦漾发现他们离月亮真的好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

这时。

她看到商屿墨从后备箱拿出一盏孔明灯。

漂亮眸子顿时划过惊喜:“你是带我来放孔明灯的吗?”

“嗯。”

商屿墨只带了一盏。

山上很冷。

呼出来的白雾模糊了视线,宁迦漾望着冉冉升起的孔明灯,慢慢飞向皎白的月亮,双手合十许愿,顺便拐了拐商屿墨:“快许愿!”

商屿墨没动。

宁迦漾看他。

几秒钟后,唯物主义商医生双手合十。

月光下。

男人睫毛像是凝结上了薄霜,双眸闭着,神色虔诚而认真。

惹得宁迦漾自己忘了许愿,只顾着看他了。

等商屿墨睁开眼睛。

便对上了自家太太那双清澈好奇的眼眸。

宁迦漾上下打量着他,唇角带着促狭的笑弧:“你许了什么愿?这么虔诚?”

商屿墨握着她的冰凉的小手,给她取暖,没隐瞒:“许愿……如果有来世,对你一见钟情。”

宁迦漾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惊讶又开心。

唇角翘起的弧度抿平。

望着漆黑夜幕上已经消失的孔明灯,有点可惜地轻叹了声:“灯没了,我还没许愿呢。”

商屿墨:“你想许什么愿?”

宁迦漾不假思索:“许愿我们会有来世啊。”

“这样你的愿望也能实现了。”

下一秒。

“小浪花,抬头。”

男人蓦然开口,示意她看向天边。

“看什么?”

宁迦漾下意识抬眼,眼底闪过惊艳。

仅仅是眨眼之间,原本如墨的夜空,已升起漫天飞舞的孔明灯。

灯火延绵不绝,如燎原之势,灼灼燃烧着整个漆黑天幕。

无边夜色,漫天孔明灯下,身姿挺拔修长的男人微微垂眸,清晰可见女孩乌黑瞳仁印满绚烂灯火。

宁迦漾收回目光,与他对视。

仿佛透过燎原灯火看到了男人清冷孤高之下,炽热绚烂的爱意。

所以——

我们相爱之时,人间必定如燎原之势,绚烂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