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别人修仙,我修先人 >  第107章 意外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浦舒兰说那个洞府需要炼丹才能进入,倒是让夏千骄大开眼界。

修仙界物品千奇百怪,他见过血河肉泥田那种以血脉为钥匙的,也见过罗天洞府,以符箓为钥匙的,没成想竟然还有以丹药为钥匙的。

夏千骄好奇道:“这个前辈好生奇怪,以丹药为钥匙,我还闻所未闻。不知他是要炼制什么丹药?又是几品的丹药?”

若是知道是什么丹药,几品的,倒也好说,先在这里把丹药炼好了,过去直接用就行,不过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恐怕浦舒兰也不会头疼这么久了。

果不其然,浦舒兰摇着头,唏嘘道:“要是能提前炼制丹药,那我就不用发这么久的愁了。”

“怎么说?”夏千骄越发好奇起来:“莫非是必须要现场炼制丹药?”

“自然。”

浦舒兰道:“那洞府设定的有禁制,会随机从一百种丹方当中抽取一个,只有炼对了丹药,才能进入洞府。”

夏千骄疑惑不解:“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也不难吧?丹方就一百种,只要全部炼制出来不就好了?”

“哼哼,你当人家没有考虑清楚这一点?”

浦舒兰冷笑:“那禁制还会检查丹方上残存的丹香,如果丹香流失速度超过了规定时辰,他就会判定为假钥匙。你说的这些方法我都考虑过了,放弃吧,没有一个能行得通的。”

夏千骄点头,打消了走捷径的念头,这洞府的主人也是个奇才,他用丹药当做钥匙,确实会难倒一大批人,但问题是,他这么做,就不怕碰到个炼丹师闯入他的洞府?

等等,不对...

真不想要外人进入,随便找个禁制都比这个强,没必要多此一举,他设下如此考核,恐怕真实意图是想要炼丹师进去。

——亦或者是在对炼丹师们炫耀。

你们看,我设立的门禁,你们一个人都进不来,亏得你们还说自己是炼丹师。

两种可能性都有,夏千骄也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只觉得这个洞府的主人一定是个妙人。

夏千骄意动了。

他道:“那前辈,什么时候可以去?炼丹的材料又要谁来制备?”

庭院里随着夏千骄的这句话骤然打破了宁静,浦舒兰的俏脸顿时喜不自禁,大大咧咧的拍着夏千骄的肩膀,她笑道:“丹药的材料不用你担心,那个洞府会给你提供材料。”

“至于时间嘛,那洞府一年被我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此处一年只会出现一次,算算时间刚好就是七天后。这七天你可以好好准备一下,待时间到了,我再通知你。”

“可。”

唐恩答应了。

···

接下来的七天,唐恩变得非常忙碌,他暂停了修行,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去外域的准备上。

望京仙院与外域同属于墟界,可和秩序井然的望京仙院不同,外域可不受望京仙院的管辖,再加上此地混乱,随处可见上古战场的各种残骸,导致外域成了一个充满未知的世界。

望京仙院里的修士碍于院里的规矩,不会明目张胆的出手,可若是到了外域,那望京仙院的规矩可就不怎么好使了。

很多一些在望京仙院里无法解决的矛盾,都是在外域解决的。

夏千骄和浦舒兰毕竟不是知根知底,谁知道浦舒兰会不会嘴上说带他一块发财,转头就把他卖了嘎腰子呢。

这种可能虽然小,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所以夏千骄先去了一趟赵长老那,给他说明自己即将要和浦舒兰一块去外域,然后他把所有的贡献值兑换了两张符箓,一张是神雷九天符,撕扯这张符箓后,可打出筑基期的一击。第二张是神行百里符,这涨符箓没有攻击力,但却可以在撕碎的一瞬间可以将速度提高百倍,日行可有百里。

是保命的神器。

除此以外,夏千骄还买了一些避毒丹,时刻放在怀里以防万一。

再做好这些后,和浦舒兰约定的七天基本上也就到了。

···

夏千骄不知道浦舒兰这七天都做了哪些准备,再次见到浦舒兰时,她和七天前没有丝毫的变化。

穿着一席淡黄白裙,扎了个高马尾,英姿飒爽,右手提着一把飞剑,左手腕上挂着一对铃铛。

小小的金色铃铛每一次甩动都发出叮当的响声,清脆的声音似乎有一种能强制人宁静下来的功效,夏千骄只看了一眼就面色凝重。

这铃铛,是法宝。

一把飞剑,一串铃铛,别的筑基期都还在用上品法器,浦舒兰就已经拿着两把法宝了。

她可没有她嘴里说的那么穷啊。

“准备好了?”

浦舒兰从远处的太阳身上收回,侧着身子唏嘘道:“中央之地的太阳可真是璀璨啊,想当初那里也是我的目标,可惜天意弄人,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踏进去过一步。”

说完这话,浦舒兰一甩手,右手提着的飞剑立马打着旋飞了起来,随后变大变长,平稳的落在浦舒兰的面前,浦舒兰轻轻一跳踩在了剑身上,她伸出手道:“上来,我带你飞。”

夏千骄不用抓住浦舒兰的手,他抿嘴一跳就上了飞剑。

“嗤,还挺有个性。”

浦舒兰嗤笑一声,转头一点飞剑,飞剑立马带着二人化作一道虹光,疾驰而去。

飞剑上方有一个防护罩,可避免风吹进来,飞剑上两人神态十分惬意,不像是去探索秘境洞天,反而像是去野炊露营。

夏千骄不是第二次乘坐飞剑,但他依旧被飞剑外的景色所吸引震惊。

墟界本身是一个非常大的虚空,星星点点琐碎的的洞府点缀成了星空,当飞剑划过,这些星空流转,然后变换成绚丽的景色。

宛如时空在背后倒转一样,夏千骄一时间甚至都看入了迷。

然而,很快的,飞剑就将这些景色甩在了后面,此刻出现在夏千骄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传送门。

这个传送门屹立在虚空当中,传送门四周驻扎着许多的修士,不时的看到有一些修士在传送门里进进出出。

几个冷面修士看到浦舒兰和夏千骄,一人上前拦住,冷声说道:“站住!”

浦舒兰顺势停下,夏千骄在后面小声道:“前辈,此地是何地方?”

“这里是望京仙院和外域的边界。”

浦舒兰操控飞剑缓慢的靠近,一边同夏千骄解释起来:“外域和望京仙院中间隔着数百万里的虚空沟壑,那里没有任何灵气,也没有任何的补给物,就算是化神期都无法横渡,想要到外域,只能通过传送门过去。”

“虚空沟壑?”

夏千骄咂舌,顺势朝着传送门后面望去,只见传送门后面,是一片没有半点光点的漆黑虚空,没有任何光源,没有任何浮岛,甚至灵气到了那里都会莫名的消失不见。

浦舒兰还是说的保守了,依夏千骄所见,虚空沟壑绝对是字面意义上的绝地,别说化神期,就是合体期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都要打一个问号。

飞剑来到看守传送门的将领面前,浦舒兰从自己的腰间摸出一个令牌,给那人道:“去第十四号区域。”

“第十四号?”

守卫端详一阵令牌,确定她没有问题,又还给浦舒兰,但随后他很疑惑的嘟囔了一句:“最近这是怎么了?十四号区域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啊,怎么最近去十四号区域的人这么多。”

浦舒兰接过令牌,刚想要飞离,忽然脚下一顿,脸色一变,转头回来问道:“你说什么?这几天去十四号区域的人很多?”

那将领眉头一皱:“对,就是很多,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道友勿燥,是我刚才想到了一些东西。”

浦舒兰赔笑一声,下一秒脸直接垮了下来。

夏千骄心里头咯噔一下,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他没有问,只是默默地随着浦舒兰一同进入到传送门中。

少许,当面前的天地再次变化,这时候夏千骄才问道:“前辈,可是出了什么事?”

“希望我猜的是错误的吧...”浦舒兰很苦恼的揉着自己的额角,脸上掩盖不住的担忧,她说:“那个洞府的藏匿之处不仅我一个人知道。”

夏千骄一愣,脸色一寒:“你意思是我出卖了你?”

“不,不是你...这件事和你无关。”

浦舒兰直到夏千骄的脸色变缓,这才道:“很多年前我找过一个和你一样的炼丹师,打算和他一同探索洞府,但是那人表面上答应就我俩知道,背地里却叫来了一帮子人...”

“那一次我用尽了所有的底牌才侥幸逃脱。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找那个家伙的下落,但可惜他始终没有露面,本来我都以为他死在了哪个角落,没想到...”

浦舒兰的脸色越发的阴鸷,整个人透露出说不清楚的杀意,夏千骄在她身后默然,和浦舒兰同住一个洞府,他印象里浦舒兰不是那种争抢好胜的人,能把她逼到誓杀不可,看来当初他们的故事可没有浦舒兰说的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