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六零姑奶奶是要造飞机的 >  118.研究观察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飞机最早的操纵系统是使用钢缆来操纵, 飞行员的脚踏板、操纵杆包括机翼、方向舵、升降舵等等,都是通过钢缆直接联动到机械机构上,仿佛一张展开的网,从飞行员的操纵席位四面八方的铺设到整架飞机里。

后来为了适应更为灵敏的喷气式战机, 操纵系统也从钢缆升级为液压电动, 而新机的操纵系统在设计上采用了硬式和混合控制两种方式, 升降舵和方向舵仍用钢缆,机翼等采用混合控制, 电动机构和钢缆同时控制。同时飞机上还装有自动驾驶仪, 其舵机和主操纵系统相连, 另外还配备有光电瞄准具。

王川泽带领几个年轻的工程师就是正在研究以上这部分内容,与此同时, 他还需要兼顾安排轰炸机组其他人的工作,跟进整个项目组的研发进程。

这些是主要工作任务, 他还有并行的另外两个研究项目照顾好杉儿和学习如何照顾孩子。

前一个项目王川泽已经从二嫂那里获取了足够多的理论知识, 记了一本笔记本, 并在有条不紊的实践中。

后一个项目

王川泽觉得还是要从行动中得真知。

送周末都不休息的工作狂媳妇廖杉去了研究所, 王川泽回到大院, 把衣服洗出来晾到院里, 上楼后却去敲了敲张国光家的房门。

张国光来开的门,“老王,咋了”

他媳妇何月华也在家,正抱着孩子轻轻晃着,听到动静朝门口这边看了一眼。

王川泽的目光落到她怀里的小孩子身上,又重新看向张国光,“我来向你学习一下。”

「一号试验观察对象张振飞,年龄, 三个月大。」

适时这小子嘴一瘪,哇得哭了起来,当妈的立刻就懂了。

“你先进来吧。”张国光都顾不得招待客人,匆匆转身走过来看儿子,“怎么哭了”

王川泽进屋后自己把门关上。

“刚喂过奶没一会儿,肯定是尿了。”何月华很是淡定,显然已经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

她把孩子放在床上,把小衣服折上去,露出裹着尿布的小屁股,把孩子身上弄脏的尿布解下来,“老张,给我拿温水打湿个帕子。”

张国光赶紧动起来,很快将湿帕子递给何月华。

何月华细心的把孩子屁股擦干净,将他翻转侧过身去,拿起一片干净的尿布铺好放在下面,再将孩子翻转回来,把尿布从后面拉到前面,拿绳子系好。

没有了那种湿湿的贴在皮肤上的感觉,小振飞的脸上又重新平静下来,不再哭闹。

何月华做完这一切,直起身来,就看到身侧两个正在观摩的男人。

她莫名有种感觉,好似刚才不是给她儿子换尿布,而是在给两人上课似的。

王川泽扶了下眼镜,“我觉得我应该是学会了。”

还真是上课啊。

何月华又看向自己对象。

张国光莫名,试探地说,“我应该也记住了”

这是他自己家的吧不是某个实践教学课堂吧

王川泽又学习了一下怎么抱孩子,道谢后就离开了。

张国光刚把他送出门,一转身,孩子就被塞进他怀里了。

他手忙脚乱的赶紧调整好姿势,托住儿子的头,看向自己媳妇。

何月华忙着换衣服,“我要赶紧去趟文工团看看,今天你看着孩子,换尿布你也会了,要是饿了就先冲点奶粉。”

她快速收拾好自己,重新梳了个头,摆脱了带娃深渊她看上去神采奕奕,“我还要去看看姜老师,讨论一下等我回去是先排哪个话剧比较合适。”

张国光就见媳妇风风火火的出门,独留他一个人带娃。

王川泽做了午饭,带去研究所和廖杉吃完后,他回家刷干净饭盒,拿上一包奶粉,又去供销社买了点饼干,拎着去了二哥家。

廖爱党皱眉,“拿这些东西干嘛又不是来外人家,还需要拿东西。”

王川泽硬塞给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两叠钱票,“这是给我娘、还有咱爹娘的,麻烦二哥帮忙寄回去。”

等廖爱党都收下后,王川泽这才看向坐在床上爬的小人儿。

「二号试验观察对象廖如梦,年龄,八个月大。」

李易安把儿子中午吃饭沾上菜汤的衣服换下来,熟络的对王川泽说,“你先坐,我等下和你讲。”

王川泽坐到床沿上,看着小丫头爬到床上摞着的两床叠好的被子旁,抓着被子努力想要站起来的样子,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柔软的浅笑,伸手扶了一把。

“这么大的小孩可以扶着东西站起来了。”李易安把脏衣服先丢进脸盆里,开始给王川泽“补课”,她接着说道,“还可以两指捏起东西来、能坐着自己玩。”

王川泽掏出口袋里的笔记本,在上面认真记着。

廖如梦一个不稳,没站住,摔了个屁股墩,好在床是软的,她没觉得疼,也就没哭,只皱了皱小眉毛。

李易安看女儿小脸上的表情只觉可爱,笑起来,“这么大也会有情绪了,开心的时候会咯咯笑,生气的时候会啊啊叫”

才刚到床高的廖武陵怯生生的扒在王川泽腿边,有些好奇这人这么认真在写什么。

王川泽的目光扫到他身上,想起廖杉之前意有所指的拿这个内向的小男孩调侃他,心里一软,他伸手揉了揉小侄子软软的短发。

床上廖如梦坐着玩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指,突然动作一停,难受的哼哼唧唧起来。

李易安在女儿出声的瞬间就条件反射的转身去拿干净的尿布,“肯定是拉了。”

不等她要给孩子换尿布,王川泽先出声,“二嫂,能让我试试吗”

李易安愕然。

等下午送走了王川泽,李易安又翻开小女儿的衣服,看着规规整整包的很仔细的尿布,她忍不住咋舌,感叹了一句,“三儿真有福气。”

走过来正好听到这句话的廖爱党

他立刻像打了鸡血似的,左右看了看,冲去拿起脸盆就要去洗衣服。

廖爱党心想,他怎么能让他媳妇羡慕别人呢

回到家里,王川泽看了看时间,离杉儿回来还有些时间,他想了想,又去了三号试验观测对象那里。

程德霖看到王川泽,又是忍不住调侃挤兑他,“哟,孕夫怎么来了不是闻到味道就难受吗”

虽然这么说,程德霖还是侧身,行动上表示了对王川泽的欢迎。

江文怡看见是王川泽来了,放下手里从研究所图书馆借来的报纸,问道,“要我陪杉儿去澡堂吗”

“不是,她今天去研究所了,还没回来。”王川泽摇摇头,“我想来看看小江月。”

「三号试验观测对象程江月,年龄,两个半月。」

程德霖立刻把床上的女儿抱起来,第不知道多少次跟人炫耀,“看看,整个大院、甚至飞机厂这边,我敢说,没有比我闺女长得更好的孩子了。”

王川泽赞同的点点头,完全褪去初生时的红色,小姑娘继承了父母偏白的肤色,小小的五官已经能看出像母亲一样的精致,一双肖似其父的桃花眼,可以说完全是挑中父母的长处。

两个多月的小孩子觉还很多,很快就又睡着了,王川泽看程德霖将她放进围栏小床里,突然问道,“那是什么”

程德霖直起身来,见王川泽在看架在小床上的托盘,不免有些得意起来,“我想出来的,要不说咱学机械制造的,就是会善用和创造工具。这个高度刚好,把孩子放在这上面,人就不用弯腰换尿布了。”

他一边说一边做着无实物展示,着过来人的经验,“可不能让你媳妇生完孩子后经常弯腰,会落下月子病的,我听人说,以后都会腰痛。”

王川泽点点头,仔细的看了看程德霖改造过的婴儿床,他想了想,觉得还能再改进些。

廖杉在研究所里想弹射座椅的改进方案。

延长了三个座椅弹射的间隔时间后,便会有新的问题产生。

要知道飞机在遇到险情后,短短几秒钟骤降的高度可能都会达到几千米,那么最先弹射的武器控制师和后面的副驾驶、主驾驶飞行员在不同时间节点弹射出舱逃生的高度和速度都会不同,如何让座椅在不同的高度、速度条件下做出最符合当前情况的弹射,成为研究的又一个难关。

崔胜平把大家计算出的不同高度、速度、横滚角条件下的最低安全弹射高度数据整理好,汇总成一个表格,他看着一行行数据有些发愁,“参数和变量太多了,第一个弹射的人和后面弹射的人所需要的推动力肯定是不一样的,这要怎么改”

刘浩耀也叹了口气,之前他们研究战斗机时,只需要考虑一个飞行员弹射的事,现在人数一多,问题也跟着变多。

三人直到天黑下来也没想出个头绪来,只能先各自下班。

廖杉回到家,王川泽已经做好晚饭了,饭菜放在桌上,他在另一边的书桌前写写画画,很是专注,就连廖杉回来都没发现。

“干嘛呢”廖杉好奇的走过去。

王川泽这才放下笔,看向她,“老程捣鼓出一个新玩意,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是可以再改进一下。”

廖杉走近,凑过去一看,纸上画着的草图看着有些眼熟,不多时她便认出来了,这不是尿布台吗

“程德霖在婴儿床上加了这么一个托盘,给孩子换尿布就不用在弯腰了。”王川泽给她解释道,说着自己的想法,“我是觉得可以再改进下,比如旁边再加个杆子,洗干净的尿布可以直接晾在上面。”

廖杉在现代时曾在直播中看到过类似产品的介绍,见识过功能性更加丰富的产品,提议道,“婴儿床的高度其实可以设计到和大床一样的高度,围栏一侧改成可以折叠放下,这样就能与大床无缝拼接;尿布台还可以加一个可以放水盆的小架子,这样洗屁股很方便。”

王川泽眼睛一亮,“你的主意不错那婴儿床下还要加个轮子,方便拖动到大床旁边。”

“床下空间也可以利用起来,做储物用,干净的尿布可以放在里面,换尿布的时候伸手向下一拿就可以,很方便。”廖杉接着说。

新手父母兴奋的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起来,将产品完善得更加丰富。

廖杉看着王川泽在纸上将草图画出来,她心里也变得柔软起来,对孩子也终于有了些实感。

“你总能想到一些新奇的点子。”王川泽望向廖杉,不禁自叹不如。

“这有什么的。”廖杉不以为然,她只是见多了现代各式各样的东西,她还见过婴儿餐椅、学步车,还有那种摇篮,在短视频平台一度成为哄宠物的玩具。

等等,学步车,车

廖杉突然想到自己的老本行,汽车上都会装备的一个零件,她一下子茅塞顿开,对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个。

她想她找到解决弹射座椅研发问题的办法了。

做了一辈子木工的杜师傅看着手里的图纸,看着上面绘制的非常清晰严谨的黑色线条,一阵沉默。

第一次接到按工程图要求做家具的杜师傅忍不住抬眼看向面前的男人,陷入人生怀疑他是打家具的吧不是搞机械的吧

程德霖看着给他展示多功能婴儿床的王川泽也一阵沉默。

“这是我和杉儿研究改造出的,”王川泽把各种功能展示了一遍,好心的问,“你要不要图纸把小江月的床也改成这样”

程德霖身为曾经的机械制造系学生的骄傲被这造飞机的两口子击碎了。

王川泽不明白这人怎么表情一下子灰败下来,疑惑的问,“你不要吗”

来不及粘好自己碎成玻璃的骄傲,程德霖伸手,“要。”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