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此生你是我唯一的义无反顾 >  第十三章 怡静的联系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众人去了家小面馆简单地吃过以后,便到了徐涛家。

打开灯,一进门一股淡淡的茉莉香就侵入了众人的神经,整个房间看起来都干干净净的,没有了慵懒的尘土和落魄的蜘蛛网,每扇窗户都半开着,淡淡的风儿在室内打旋。

“不错嘛,看来这保洁公司不错。”马浩探着头,东看看西看看。

“确实,简直翻天覆地,我还以为走错家门了。”徐涛看着晨旋,晨旋回了一个微笑,表示赞同。

众人进了房间,很满意,简直完美。家具干净整洁,似乎进了屋子,人都可以提起十二分精神。

徐涛打开冰箱门,空空的,显然可怜的冰箱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怎么什么都没有?咱们出去买点吃的好了。”徐涛摇着头说。

“好啊,好啊,我要吃烧鸡,还有鸭脖子,鸭心,鸭舌,还有…….”马浩一听买吃的立马就来了精神,掰着手指头,似乎有永远说不完的好吃点。

众人都走到门口,唯独晨旋在呆呆地坐在沙发。

“晨旋,走呗,买好吃的,!”王军在门口挥着手。

晨旋看了看门口的王军,“不用了,我累了,你们去吧。”

王军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晨旋说不去那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晨旋的想法。

砰的一声,门关了,远远地,还能听到马浩在讨论烧鸡有多么好吃。

晨旋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是怡静的短信。

‘晨旋,最近还好吗?’

‘嗯,挺好的。’晨旋有些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孩。

‘嗯。好久没见你了,老公。我想你了。O(∩_∩)o’

‘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晨旋咬着嘴唇,一字一字地打出。

晨旋发出这条短信,怡静再也没有回消息,‘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这也许就是世界上最虐心的一句话吧。

晨旋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无力地靠在沙发上,手上的烟还在残喘着最后一口气,茶几上的茶也尽力保持着它最后的温度。

唔唔地震动声传来,原来是怡静回的信息。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和平分手吧,你同意不同意。’

晨旋静静地看着这条短信,他后悔说那句话了,真的后悔了。手机一丢,双手抓着头发,头发无力的挣扎,不一会儿就变成乱蓬蓬一团。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人生路上就是这样,本来想放弃,可是到了眼前,确是怎么也做不到。他知道怡静不是什么好女孩,玩弄感情,他也知道他是真心爱着他,他知道他必须放弃,所以才说出那种伤人心的话,他知道,并不代表他能够。

晨旋没有回短信,死死地看着眼前的手机屏幕。不一会儿,手机发出痛苦的哀嚎,今天的铃声真的格外的难听。晨旋看着怡静打来的电话,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办,接还是不接,就在他思考犹豫的时候,电话停了。紧张的晨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似乎解放了。

滴滴滴,怡静又传来一条短信。

‘不接电话,我们就这样了吧,我不是因为别人和你分手,你知道就够了,我再也不会找你了。’似乎要分手的不是晨旋而是怡静。

晨旋看着手机的短信,眼睛不受控制地决堤了。疯狂地大喊,疯狂的呐喊,宣泄心中的不满和对自己做的傻事宣战。对他好一点,世界,算他求你了。

再也没有怡静的短信,电话也再也没有想起。

咚的一声,晨旋一下子跪在地上,双手无力的耷拉在地上,双臂抽搐着,又是一阵咆哮,稀稀落落的眼泪划过晨旋的脸颊,失了心的少年,迷失了自己。整个人一下子被掏空,刺痛着他的灵魂。晨旋,你不是不在乎她吗?你输了,因为你太爱她。

晨旋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眼泪还在继续,他缓缓地走到书房,乱翻了半天找到了一只旧得发涩的钢笔,和一些发霉墨水,他想给怡静写一封信,或许是写给自己的一封信。瞧瞧地寄到学校的收信站,希望有一天,她能看到。

奄奄一息的枯蝶伏在死去的土地上,心存希望地可以得到土地的救赎,然而事实它确成了土地的养料。

心,随着枯蝶而颤栗,一片片,碎成一块块,一片粉,融化在血液里,透进骨子里。失去了依靠和支撑,就像一架枯骨,岁月的痕迹点点然的印在发黄的骨架上,岁月的痕迹大胆地暴露着,任由风吹日晒,却再也没有任何的触觉。他就是一个骨架,一个没有生命的个体,当然感触不到心的痛,心的伤,迷茫。

可是,灵魂驻扎着我们的身体,就算心被碾成粉末,受伤灵魂默默地承受着一切。我们对灵魂不管不顾不问,任由他煎熬。

空洞的心缺着人,或许再也不会回来,或许明天就会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一切都像是一场戏剧,一场梦,生活的起落,感情的得失,真的摸不透,或者,连边都摸不到吧?

噩梦被阳光驱散,周围的黑暗褪去,留在空白的世界里光着身体,看着自己的模样,白茫茫的世界,无论怎么呼喊,永远陪着你只有自己的回声,一声声的回来,哪儿是你?我在哪儿?

阳光愈来愈强烈,白色的世界开始出现破碎的声音,支离破碎一片片时空的碎片从空中掉落,惊恐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没有躲避。

碎片在空中化成一片片迷雾,一片片迷雾的影子化作曾经的你,呱呱坠地的嚎啕大哭,声音在你耳边环绕,那时候我们是那么可爱。

抬着头,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的笑脸,迷人的眼神。

迷雾渐渐散去,惊恐地挥着手臂,抓着雾,仿佛不让他逃走,留不住,什么都没有了,一切的一切。

散去的迷雾,阳光更加的热烈,强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吓得不得不用手去遮挡。

可是它真的太强了,清楚地看到自己血管中的血液那么无助,逃避。密密麻麻的纹路,一张张血红的网,要抓住自己,想逃跑,可是它总是跟着我。

阳光似乎不那么强烈,缓缓地挪开自己的手,大网消失了。

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身上的血管,神经,它们有规律浮动动着,那时候和你熟睡的样子一样。

呐喊着,跪着,疯了似的抓着地面。没有了皮肤的保护,一滩滩血印。

白花花的手骨在眼前,不疼也不痒,吓得不敢动弹,怕自己什么都没有。

忧伤地琴声从身边裹着我,吃人的音符,像一阵旋风,使得我动弹不得,难以呼吸。

闭着眼睛,音风终于走了,看着眼前,一架白骨,没错,我。

灵魂离我而去,心,不在了。

我赶忙追着前面的那股音风,咔咔的骨头磨合地声音,嚓嚓地牙齿闭合的声音。

心,得到你了。

绽开枯白的手,瞧,它在笑。

从未见过如此美的笑容。

晨旋

晨旋的心从未如此地痛过,他把自己比喻着枯蝶,渴望着机会,寻找着光明。然而现实把他的心撕成粉碎,阳光驱散了他心中的阴暗,然而他缺什么都没有了。美好的记忆浮现在他的眼前,时光和阳光慢慢腐蚀着他的身体,那时候的音乐,点点滴滴。他最后变成一具骷髅,和开始的一样,就像文中的‘岁月的痕迹点点然的印在发黄的骨架上,岁月的痕迹大胆地暴露着,任由风吹日晒,却再也没有任何的触觉。’可是当他成为骨架的时候,他还追着自己的心,晨旋的心早已属于怡静。就像文中最后的话‘瞧,它在笑。从未见过如此美的笑容。’

爱慕的人的心,永远在他的眼里,是那么美,哪怕不再属于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