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幸运星屠龙勇者的悠闲日常 >  第十四话 优丽耶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是冯仁孝,信息爆发的时代当中,获得信息的手段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即使是孩子也可以轻易地接触到各种信息,经常能够看到刚刚学会话的孩子手里捧着个平板电脑或者是智能手机熟练地操作着,这样的结果就是现在的孩子知道的东西远远比我们时候知道的东西要多得多,想想我们时候……

◇◇◇◇◇◇◇◇◇◇◇◇◇◇◇◇◇◇◇◇◇◇◇◇◇◇◇◇◇◇◇◇◇◇◇◇◇

“抱歉呢,让你看笑话了,因为那孩子的出身是武门,武者的意识比较强,不过因为年纪还太……”

多赛尔先生苦笑着向我道着歉,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啊,我是不会跟孩子斤斤计较的啦。

不过刚才的话里有些事情我倒是比较在意。

“出身武门?难道那孩子不是这里的孤儿吗?”

“那孩子是在一年之前来到这里的,听她的双亲是非常优秀的武人,只不过在一年前全部都战死了。”

“诶?一年前?”

“那孩子的家乡是南方的索拉尔王国,一年前被邪龙神毁灭了,她的父母似乎也是在那次与邪龙神的战斗中全部牺牲的样子。”

“……这样啊……”

这种时候该什么呢?

起来那孩子似乎是和玛莎婆婆来自同一个国家的啊。

敢于向古烈比亚挑战的武人其勇气的确值得钦佩,也许在少女幼的心灵当中,父母奋战的样子就是前进的目标吧。

如果这么想的话,的确就可以理解那孩子的言行了。

不过那孩子似乎误会了“勇气”的意思,再这样横冲直撞的话,早晚是要吃亏的。

虽然有着这样的担心,但是看样子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需要我来操心,塞西丽姐似乎能够确实地压制住那孩子的冲动。

多赛尔先生领着我来到了房屋需要修缮的地方,稍微检查了一下,问题应该是屋顶的瓦片因为老旧而产生了缺失,瓦片下面虽然还铺着厚厚的茅草,不过因为时间太久了的关系,所以都已经变成腐叶土了。

喂喂喂,这样可不行啊,土里面都能看到独角仙的幼虫了啊喂!?

瓦片的事情还好办,只要稍微修补一下就可以了,但是要彻底解决问题的话,还是要将屋顶上的茅草都换过一遍才行啊。

“茅草吗?现在这个季节还真的很难弄到大量的茅草,要是连茅草也换过的话,最起码也要等到秋天才行呢,所以也就不用麻烦了,只要将瓦片修补好就可以了,实话,从屋顶上掉下独角仙的幼虫什么的,孩子们也很开心的,感觉就像寻宝一样呢,哈哈哈哈哈……”

“……”

……大叔……这里不应该“哈哈哈”吧?

这个世界的人心理承受能力还真强呢。

既然连委托人都不在意了,那么我也就不再多什么了,只是修缮瓦片实在是太简单了……

刚这么想就遇到麻烦了。

这两天白天太阳不错,所以暴露出来的腐叶土也被太阳晒得松松软软的,但是夜间的湿气还是蛮高的,所以没有被太阳晒到是部分还是那么潮湿,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像我这样一脚踩下去的话……

“……糟糕了……”

腐叶土一下子埋没到脚脖子上了啊。

呀咧呀咧……在这种地方遇难什么的真心不想要啊。

看来在动手修缮瓦片之前,还是先找几块合适的木板搭一个落脚吧。

我从梯子上爬下来,想要问问多赛尔先生要到什么地方去找合适的木板,然后就看到从墙角那边探出来的一溜排的脑袋……

啊啦,原来是这里的孩子们吗,比较年幼的孩子看上去好像刚刚学会走路,年龄最大的孩子也好像刚刚可以读初中的年纪。

“你们好。”

微笑着向孩子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看到孩子们像是见了猫的老鼠似的“刷刷刷”地全部逃光了。

“……”

我把手抬在半空中僵在那里……实话,这样真的很受伤的。

话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面目可憎吗?

“哎呀哎呀,真是对客人失礼了,请你原谅他们吧。”

哦,还有一个孩子没有跟着逃掉,反而大大方方地从墙角的另一侧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看上去像是学高年级年纪的女孩子,有着漂亮的金色眼眸以及非常少见的青白色长发。

不,比起头发和眼睛的颜色,那种人鬼大的态度给人的印象更加深刻呢。

从《世界之眼》中可以看得出,这孩子的名字叫“优丽耶”,虽然有姓氏,但不知道为什么代表姓氏的文字变得模糊不清,让人无法确认。

——啊咧?这是为什么?自从激活《世界之眼》后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

特别的还不止是这里,这孩子的年龄是十一岁,HP虽然还很正常,但是MP却一直保持在最低限度一个非常危险的数值。

MP清零的话会危及生命,这孩子现在的情况并不算得上好呢。

因为有些在意,所以我仔细确认了一下这孩子的状态。

……意外!太意外了!

这孩子的异常状态一栏中清晰地显示着《诅咒》的状态,而且施加诅咒的竟然是那个邪龙神古烈比亚!?

起来,古烈比亚不是被我砸死了吗?为什么她的诅咒状态却没有被解除呢?

直觉地感觉到如果继续深入进去的话,会陷入到麻烦之中,所以我就没有继续再往下看下去了。

“我的脸看上去很可怕吗?”

为了转移视线,我刻意地用轻松的语调这么道。

“啊,用不着在意哦,这里的孩子从就被教育不要轻易接近陌生人的,而且塞西丽姐姐也曾经特别关照过,不要靠近冒险者的。”

“诶?”

“啊啦,你看,所谓的冒险者都是一群言行粗鲁的武夫不是吗?虽然都不是什么坏人,但是也会经常分不清轻重,脆弱的孩子如果随便靠近的话,很容易受伤对吧?”

“……无法否认呢。”

的确无法否认。

这个世界的人们教育程度普遍偏低,更遑论常年在刀口上讨生活的冒险者了,虽然未必会怀有恶意,但是意外地让孩子们受伤的可能性却不低呢。

“那你为什么不跑呢?”

其他孩子都很听话,不过眼前的这个姑娘好像却并不害怕我的样子。

“我看得出来哦,你跟其他冒险者不一样。”

嗯,看得出来,能够跟第一次见面就这么流畅地交流,这个姑娘明显和其他孩子不同。

虽然很在意她为什么会被邪龙神诅咒,不过这并不是随便能提的话题吧?

“呐,修理房顶我需要找几块够长的木板,你知道在什么地方有吗?”

用不着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了,我现在比较关心工作的事情。

“需要木板?仓库里就有啊。”

优丽耶歪着脑袋笑嘻嘻地道。

“仓库里?”

“跟我来!”

丫头挥了挥手,率先向楼下走去。

所谓的“仓库”,就是一楼楼梯下方的一个的空间,对,就是类似“哈利?波特”当初在他姑姑家里住的那种地方。

是木板,其实是替换下来的地板材料,原本是要废物利用当作柴火来使用的,不过有几块还没有变成“柴火”。

将这几快木板夹在腋下,我再一次攀着梯子上了屋顶,这回终于有可以立足的地方了。

将已经开裂或者碎开的瓦片收集起来全部装入一个木桶之中,然后将新的瓦片按照次序排列好,工作是很简单,不过比较枯燥,耐心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

重新检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确认到完全没有问题了以后,我拎着装满碎瓦的木桶沿着梯子爬了下来。

“已经完成了吗?速度还挺快的。”

不知道为什么,优丽耶竟然等在梯子下方。

“……你,一直等在这里吗?”

“是啊。”

“……”

为啥啊?

这个年纪的孩子不是应该更加喜欢玩耍吗?一个人在屋檐下等着修缮屋顶的工作完成的人什么的,这孩子究竟在想什么啊?

因为不知道该什么,于是我只好无视她从楼梯口走了下去。

“呐呐,人家有事情想要问你啊!”

完全不理会我的困惑,优丽耶扯着我的衣角道。

“有什么事?”

“你和塞西丽在交往吗?都进行到什么程度啦?”

“!?”

好悬!

因为太吃惊了,我差儿没从楼梯上滚下去。

“……为为为为什么……”

“你想为什么我会知道是吗?”

“不,我想,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在和塞西丽交往。”

起来,除了第一次见面意外,我貌似再也没跟塞西丽过几句话了吧?

不,感觉起来,好像是塞西丽一直在刻意地躲着我的样子。

这个很好理解,估计是那一次的相遇已经给她造成心理创伤了吧?

“呵哦~~难道,你不是塞西丽的恋人吗?”

“……恋人什么的……话你是从什么地方听到这些名词啊?”

感觉这不是一般十一岁孩子会的话吧?

而且刚才她还问“进行到什么程度”,现在回想起来的话,那不就是她连男女之间更深层次的交流都知道了嘛?

这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