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灵道经 >  第八十九章 孤月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嗯,我先走了,你就自便吧。”楚千雪点了点头,转身唤出一把银光琉璃剑,驾着银光琉璃遁入了紫霄峰之中,应该是找玄灵子复命去了。

李寒枫感概了一番之后,收回了情绪,静静的感悟着这片星夜,这种更加接近天空的感觉,让李寒枫很容易便进入了玄之又玄的境界。

观星台确实是罕有人迹,于是乎李寒枫一待就是好几天,而洞悉峰那边,汪古虽然没有怎么约束李寒枫,但对于那晚楚千雪的造访还是心知肚明的,对于李寒枫能和紫霄峰的人攀上关系,似乎还是很看好的,毕竟紫霄峰是掌门一脉,在玄天宗的地位可是十分尊崇的。

观星台上,星夜光辉点点,一轮满月悬浮在九天之上,银白色的月光落在李寒枫的身上依旧是毫无动静,观星台不远处,一道流光飞来,如同流星般的朝着李寒枫所在的位置飞去,而此时李寒枫却置若罔闻,身上洒满的月光忽然间活跃起来,从那道流光的位置看去,就仿佛是一轮满月在观星台上找到了倒影一般,开始时那个倒影只是浮现着一个人影,到后面,人影完全被月光覆盖,只剩下一轮小了非常多的月亮,只是这轮月影所成的月亮光芒内敛,俨然就是借助着月光的光芒来感悟其中的奥秘。

流光之主再发现李寒枫的情况之后,明显放慢了速度,在意识到李寒枫现在的情况的时候,那道流光的主人非但没有选择避开,反而是严阵以待,似乎打算试试李寒枫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星夜浩瀚,唯月一轮,虽孤不独。”几句真言从李寒枫的口中传出,刚才聚集起来的月光猛然间收缩到李寒枫的身上,在心口的位置消失无踪,与此同时,李寒枫手中的长剑戛然而动,一个简单到了极点的万手招式带着空间的波动朝着流光所在的位置奔腾而去,在两点之间出现了一道还只是娥眉残月的月轮。

那道流光的主人依旧没有停留的冲向了观星台,途中撞向了李寒枫发出的那道残月,残月瞬间被流光击成粉碎,消散的无影无踪。

李寒枫见状,心里不由一紧,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李寒枫与那道残月依旧是存在一丝联系的,通过这一丝联系,李寒枫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在那道流光与残月接触的瞬间,那道流光的主人也随意挥了一剑,而且还是准确无误的击打在残月最为薄弱的位置上,这一手破招可谓是妙到了极点。李寒枫往后退了数米后,站定,等到了那道流光的主人出现在观星台上,方才看清来人的穿着和自己一样,也是玄天宗的弟子,只是气度上给人一种如刀如剑的锋锐感,只是这种锋锐感还太过稚嫩,远远没有达到宗师的境界。

“孤月?”来人淡淡的说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将真正的孤月发挥出来的人,很不错。”

“这位师兄怎么称呼。”李寒枫礼貌的问道。

“你是新晋弟子?”李寒枫的这一问瞬间让来人警惕起来,“你也不可能是朱越那种名家子弟。”名家子弟都有其独特的气质,这点李寒枫确实不具备。

“你是外门弟子!外门弟子怎么会出现在紫霄峰?还在观星台之上!”从疑问到质问,来人的思绪转的很快,“算了,看在你的孤月使得还不错的份上,赶紧离开。”

“这位师兄,是楚千雪楚师姐带我来这里的。”李寒枫心道楚千雪真是料事如神,还真有人来赶自己了,只是自己的孤月剑技初成,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感悟清楚就被打断了,实在是不甘心啊。

“楚师妹?”来人这才仔细的观察起李寒枫来。

而李寒枫早就因为对方的一句楚师妹,一下子就宕机在一边了,没想到自己一直想要一较长短的段天,此刻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随意的一剑击溃了自己冥思苦想好多天才领悟出来的剑技,虽然不完整,但自己刚才也真是全力的一击啊。

“素闻段师兄已经修炼到剑心通明的境界……”李寒枫也是见过不少大阵仗的角色,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以一种冷静的语气抢在段天之前开口。只是还没说完,就被段天打断了。

“哼~”段天对于李寒枫的反应有点不太爽,却又知道同是剑道中人,说这句素闻什么什么的,十之**是讨教的意思,于是随手挽了个剑花,将李寒枫的话生生压了回去。只见一轮明月从李寒枫的侧边一闪而过,在背后的云层被生生切开一道口子,迟迟没有愈合的征兆。

“多谢段师兄指教。”李寒枫哪里看不出段天露的这一手是什么目的,这是一轮已经大成的孤月,自己的残月与之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

“既然是楚师妹带过来的人,除了观星台以外,其他地方禁止踏足半步。”说完,段天也不说自己来观星台的目的,便转身离开了。

李寒枫望着段天离去时的那道流光,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崇敬之感。都说剑痴段天是个冷酷的人,但刚才一交手,李寒枫就知道,段天只是不喜欢废话而已,如果自己的剑意能达到剑心通明甚至更高,说不定段天就会立马与自己比试了。刚悟出那道残月的时候,李寒枫的心里又何尝不是这般想的。

段天离开后,李寒枫自觉一时间也无法再度进入那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天亮之后,索性离开了观星台,回到了洞悉峰上。

刚好在洞悉峰上远远看到汪古的身影,李寒枫想起了楚千雪的话,快步走了上去,向汪古问安,汪古微微颔首,示意李寒枫跟上自己,走到了一处山涧。

“洞悉峰之所以被称为洞悉峰,是因为洞悉峰上最为玄妙的就是那些难以察觉的东西。”汪古忽然如此感概道,同时伸手一抓,空气中居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篆字,那篆字稍纵即逝,汪古便伸手再次探去,“这处山涧集聚了洞悉峰历代先贤的毕生感悟,也是洞悉峰中‘洞悉’二字的来源,所以,在此地修行,往往能事半功倍。”

李寒枫心中一动,不由得惊讶于汪古对自己的坦诚和栽培,然而就在脱口而出一些信任与否的问题时,连忙将嘴边的话全然的咽了下去,反而表现得很激动的样子,“徒儿多谢师父栽培。”

“以你的资历,现在确实不应该带你到这里来。”汪古停住话头,看着李寒枫的反应,李寒枫确实也在纳闷汪古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如果说紫霄峰后山是玄天宗禁地,那么这里作为洞悉峰的传承地也不为过了,所以汪古很是满意于李寒枫的表现,“你没有进入内门有两个原因,其一,便是来历不明,其二,是我要求的,而第一点也就是我的第二点的理由。”

这话比较绕口,然而李寒枫还是听明白了,当然,也是因为楚千雪先前的解释,“因为来历不明,所以需要多费资源观察和评估,但如果只是在外门,因为远离宗门密辛,加上直接由外门长老指引,倒也成了一个最好的结果了。”

“不,来历不明不能成为这种借口,玄天宗每年都会有不少资质卓绝的人拜入门下,如果真的以此来选择内门弟子,那么不知道会错失多少的青年才俊,你,是例外。”

“例外?”这次轮到李寒枫不解了,如果按照自己的解释来看,绝对是可以接受的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