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无尽的战火 >  第九十五章 战士们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又见面了,年轻人。”

丧钟的独眼透过面具打量着被他击败过一次的敌人。

这次不太一样,比上次更有压迫感。丧钟的直觉告诉他自己。

“我追踪夜翼到这里,想不到又遇上你了。”他丢掉手中被插了把蝙蝠镖的步枪,“真是个不幸的巧合。”

“是啊,一个会让你不幸的巧合。”张哲将钩爪枪收回,对那张黑红各半的面具冷冷说道。

“你的人头没有赏金,我的任务与你之间也没有太多的交集,根据我所知的情报,你并不是常年呆在哥谭的人,现在没有必要与你战斗。”丧钟朝他摊了摊手,“我可不是搞慈善的,做白工这种事情一点都不适合我。”

张哲扬了扬眉毛,足足十六把幻影剑出现在了身体周围,剑尖全部瞄准了丧钟的位置。

“想跑的话,尽管试试。”

“你觉得吃定我了?”丧钟恼怒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

“如果把你放走的话会令这里的主人很失望。”张哲一边控制着阎魔刀封住丧钟的退路,一边说道,“拔剑吧斯莱德。让我们公平一战,人类对人类,战士对战士,今晚,我们两之间只有一人能站着离开。”

“看来我是没有选择了。”丧钟的双手搭上了腰间的双枪,说道。

张哲耸了耸肩,右手握紧了阎魔刀的刀柄,开始积攒冲刺的力量。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你只有在蝙蝠侠到达之前杀了我才能有机会逃脱这里。”

“足够用了!”

话音未落,丧钟就举枪瞄准并扣下了扳机。

密密麻麻的子弹从两把自动手枪的枪口飞出,与半空中的幻影剑撞在了一起。

蓝色的长剑纷纷在空中解体,弹壳和弹头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张哲控制着幻影剑不断截击着飞向他的子弹,自身则宛如离弦之箭一般缩短着与敌人的距离。

枪膛之中传来了咔咔的空响,幻影剑也一把不剩。

但张哲的目的已经达到。

高速的冲刺忽然停止,巨大的惯性带着阎魔刀脱离了刀鞘,横斩向丧钟的胸口。

居合,但没有使用一丝一毫的恶魔之力,只是依靠冲刺的速度与手臂的力量而使出的居合。

正如他自己所言——今晚的决斗属于人类,他不会使用斯巴达的力量来取胜。

丧钟将手枪反转,用两把枪柄挡在胸前。

阎魔刀只被这仓促之间组成的防御停滞了一瞬,但丧钟抓住了瞬间的停顿,抽出合金长剑将这迅猛一击拦截。

巨大的力量顺着剑柄传到了他的身体中,丧钟连退了三步才堪堪卸去力道。

张哲得理不让,丢开刀鞘双手握刀,一刀接着一刀连绵不断地向丧钟的长剑施加压力,不让他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刀与剑不断接触,一声声清脆的撞击声回荡在哥谭寂静的夜空中。

铿!

阎魔刀又一次狠狠劈向丧钟的头颅,斯莱德别无选择,只能被动地将长剑高举,架住这一次攻击。

他不行了。

刀柄上传回的越来越弱的力量告诉张哲这样一个事实。

两人又一次陷入了角力之中,只不过这一次,占优的是张哲。

体力在飞快地消耗着,但丧钟的消耗量远远大于张哲,按照这样下去,取胜也只是时间问题。

几颗弹珠大小的圆球从丧钟的护手上弹出,落在地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声响。

张哲没有注意对手的小动作,对胜利的渴望已经占据了他的脑海。

刺目的光芒将整个天台照得透亮,毫无准备的张哲在闪光弹亮起的瞬间就失去了眼前的焦距。

见鬼……张哲将十六把幻影剑全部召唤出来,放置在身体周围,剑尖对外开始旋转。

但愿丧钟的动作没有那么快。

但丧钟一直都很快。

视野中若影若现的人形轮廓出现了一瞬,随即他就觉得双腿一轻,后背就重重地撞到了水泥的地面。

阎魔刀被人一脚踢开,喉咙上冰冷的金属触感传入了大脑的神经之中,即使双眼无法看见也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如你所见,你远没有你所认为的那么强悍,年轻人。”

“看起来确实如此。”张哲苦笑着应道,“这场战斗是你赢了。”

“为你的鲁莽而后悔吧。”丧钟将长剑往回收了一段,做出了刺击的姿势,“我会为你转达遗言的。”

“非常不幸,这场胜利并不能改变什么,只是我对自己的一次实验而已。”张哲咧开嘴笑了起来,双眼中的红芒一闪而过。

不祥的预感涌上了丧钟的心头他毫不犹豫地刺向张哲的喉咙,想要就此结果他!

但剑尖在他的喉咙前停住了——一只燃着烈焰的爪子抓住了剑身,令其难以寸进。

惊人的热量顺着剑柄传到了丧钟的手中,佣兵在第一时间松开手后退了两步,但手套的材料已经被烧出伤痕,发出阵阵难闻的味道。

“你到底是什么?!”

“非常可惜,单凭我‘自身‘的力量难以击败你。”张哲站了起来,将一部分化成铁水的长剑丢到了丧钟脚下,“你是这场决斗的赢家,但”今晚的胜者,不是你!”

丧钟的双脚用力一蹬,朝着平台的边缘跑去。

张哲的身体鬼魅般地出现在他的身后,一只手抓向他的后心。

钩爪枪适时地发射,拉着丧钟避开了张哲的爪子。

随后,整个天台都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丧钟松开钩爪枪,将身体蜷成一团,借着冲击波的力道将自己推进了对面的一扇窗户之中,并在地板上翻滚以卸去巨大的力道。

不少玻璃渣刺进了他护甲上被张哲造成的缺口中,但他已经无暇顾及了。

斯莱德扶着窗框站了起来,望向了对面熊熊燃烧的天台。

“真是个怪物。”片刻之后,他自言自语道。

“可不是吗……”

近在咫尺的附和令斯莱德的瞳孔骤然缩小。

三把幻影剑托着张哲,停留在窗台下方半米处。他除了背上的灰色斗篷多了不少裂口外看起来毫发无伤。

“你是怎么过来的!”丧钟惊愕地大喊道。

“用这个托着跳过来的。”张哲指了指自己脚底下的蓝色长剑,然后跳到了窗户之中,“第一次尝试还算成功,没有被炸死或摔残。不过你可真够狠的,在天台外面贴了一圈炸药。”

他一把抓住丧钟的头盔,将他朝窗台上狠狠地砸了十几下,直到确认丧钟失去了意识他才放开手,小心翼翼地解开了斗篷,用手摸了摸背后。

手感相当不平整,似乎还有不少的水泥碎块嵌进了他的肌肉中。

爆炸对他造成的损伤极大,虽然躲开了致命的攻击,但随后而来的余波被他完全接了下来。打倒了丧钟的他也只是强弩之末。

随手抹了抹站到手上的血迹,张哲从储物空间中找到了蝙蝠侠的通讯器,接通了阿尔弗雷德的频率。

“蝙蝠洞,把我所在的坐标发给GCPD,告诉他们这里有一个昏迷的斯莱德.威尔森等待他们接收并送往阿克汉姆。”

“明白了,张哲少爷,我这就通知戈登警长。”

“还有……”张哲深吸了口气,把疼痛感从脑海中压下,“我的背部受了重伤,几乎不能动弹,麻烦蝙蝠侠前来回收。”

“布鲁斯少爷在十分钟前切断了通讯,不过我已经把家中的另一个车钥匙交给了亚当斯小姐和林小姐,她们会去接应你。”阿尔弗雷德用他千年不变的轻快嗓音说道。

“让她们快一些,拜托了。”

“以防万一,我会在她们抵达之后再通知GCPD。在这期间请保证阿克汉姆贵宾的位置。”

“明白。”

……一小时后,蝙蝠洞……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四十多块玻璃碎片和十几块小的花岗岩出现在你已经愈合的伤口中?”

看着显示屏上蓝白相间的人体透视图,连摘下了面具的布鲁斯韦恩都有些惊讶。

“嘶~当然是…嘶~它们进去之后才愈合的。”张哲抽动着眼皮,趴在一个临时的手术台上,任由林雨和布鲁斯用手术刀把他的皮肤割开,“我的体质得到了改善,就算受重伤都能很快恢复,但是就目前为止看来不是什么好事……嘶~话说你们就不能给我打点麻药或是镇痛剂之类的东西吗,就这么下刀很痛啊!”

“抱歉,用完了,医药箱里有过期的你要吗?”林雨不怀好意地问道。

“怎么可能用完了!明明是你刚刚才给倒在地上的!”

“那你说一下,你是要,还是不,要,啊?”

“总感觉你是在报复……”张哲吃力地转过头,看了看女刺客的脸,仿佛要确认什么。

“哎呀哎呀,我们可是相亲相爱的队友啊,我这么大度怎么可能会记仇呢?”林雨笑眯眯地用手术刀给张哲的背上添了一道口子并把碎片取出,“我才没有对几章前被你偷袭的事情耿耿于怀呢,一丁点都没有。”

说着,她又在张哲的背上划了几刀,每一刀都刚好是可以取出异物而且在不会伤到张哲的前提下给他最大痛苦的深度。

“现在你只要回答我,需不需要麻药呢?”

“区区疼痛神马的,要麻药何用!”张哲回答的斩钉截铁。

“这可是你说的,其实我还留了一瓶来着……”林雨拉了拉衣服,从胸口中取出了一小瓶透明液体,“但看在你这么硬气的份上应该排不上用场了。”

玻璃瓶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越过栏杆掉在了蝙蝠洞下面的河流中。

“姓林的,我跟你拼了!”

“别乱动,要打的话等治疗结束再打!”布鲁斯一拳打在张哲的背上,再次溅起了一片血腥。

……

“话说,他们这么玩真的没问题吗?”夜翼把手中的棋子放下,问道。

“死不了。”艾琳淡淡地回答道。

在张哲接受治疗的时候,两个空闲人员与新人都躲到蝙蝠洞的角落里下起了象棋。

虽然时不时传来的惨叫声让许曦心惊肉跳,但随着时间推移,当叫声越来越大之后连她都不再关心张哲的悲惨际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