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姜染秦亦安 >  第1013章 从此至终年,我只爱他们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方雅琴急忙去开门,不小心脚还撞到了桌子角上,也顾不得疼就去开门了。

宴父在后面喊,“你慢一点,人又不会走。”

一开门,就看到宴遇卿站在门口,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他们已经两三个月都没有见面了。

方雅琴看着面前的儿子,“遇卿,你瘦了。”

宴遇卿看着热泪盈眶的方雅琴,也说不上是什么感受,“可能是最近比较忙!”

这套房子没有之前宴家的别墅一半大,但是布置的非常温馨。

“需要换鞋吗?”宴遇卿问道。

方雅琴立马给他拿了一双新拖鞋出来,“这个是按照你的尺码买的。”

宴遇卿没说话,直径到了宴父面前,“爸,最近感觉好点了吗?”

宴父一脸慈笑,“好多了,你看这个地方晒太阳多舒服啊。”

他虽然身体不太方便了,可是整个人精神状态比之前好多了。

这一切都还要感谢宴遇卿,帮他找回了失散二十多年的女儿。

“你还好吗?什么时候去国外?”宴父看着最最像自己的一个儿子要走了,心里还是万般不舍。

可是年轻人,就应该要出去闯荡。

“我挺好的,估计要等几天去了。”宴遇卿坐在宴父身边,不经意间就看到宴父鬓角的白发了。

宴父点头,“记得常回来看看,我跟你妈两个人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这个你们包含很多人,有在牢里的宴姝珊还有在新海城的阮南溪。

“好!”宴遇卿自然不会拒绝。

宴父转头又喊了一声宴逸书,“逸书,将医药箱给你妈吗拿过来,她刚才脚撞到了。”

宴遇卿起身,“我去拿吧。”

看到他起身了,宴父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你妈刚才急着去开门,所以撞到了。”

宴遇卿到了客厅,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方雅琴,“医药箱在哪里?”

“怎么了,你受伤了吗?”方雅琴立马站起来,过来,不小心牵动着脚上刚才撞的伤口,痛的轻呼了一声。

宴遇卿朝她脚看了一眼,“我们马上要去新海城了,你要是脚上的伤在路上更严重了,我们可没有办法去。”

方雅琴也有些紧张了,“那我去擦点药。”

“医药箱在哪里,我拿给你。”宴遇卿问道。

“酒柜下面的格子里。”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阮南溪如今阵痛越来越明显了,她还是想要坚持自己生。

人来人间一趟,有些痛苦还是要体验一下的。

更何况,她肚子里是她跟自己最爱男人结晶,所以她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张欢看着满头大汗,咬牙不吭声的阮南溪,心疼极了。

“喊出来会好一些,南溪,别忍着了。”

向媛媛当时怕疼,直接剖腹产,看到阮南溪疼着这样,也是没有办法了。

“要不,动手术吧,这样你也能少受点罪。”

阮南溪都摇头,“我还能坚持!”

秦亦安又被她支去买馄饨了,孩子没有出生之前,留着他在这里对他也是一种折磨。

她摸着肚子,酸酸啊,不要让我们担心了。

“柒柒,馄饨来了!”

秦亦安提着一个保温桶进来,看着阮南溪满头大汗,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一样,有种窒息的感觉。

刚好阵痛过去了,阮南溪松了一口气,看着担心自己的秦亦安,轻声说道:“我没事,不要担心。”

她现在最害怕就是秦亦安有个意外。

秦亦安握着她的手,“你要是疼了,就掐我,或者打我。”他极力想要将阮南溪痛楚全部分给自己。

“让我先吃口东西,疼了我就掐你!”她不想让秦亦安为自己担心,答应了下来。

秦亦安一来,张欢跟向媛媛两个人赶紧都解放了,阮南溪疼的时候,他就让阮南溪拼命的掐他。

两个人看着拿给温馨又有些凄惨的画面,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好笑。

向媛媛不由的想到当时陆行白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对着旁边的张欢说道:“说实在,几个男人中,还就数三少一个最男人!”

张欢也是一笑,“我也这样认为!”

英俊,深情,最重要的是爱老婆如命。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医生过来检查说,可以进产房了的时候,秦亦安整个人更加紧张了,冷汗顺着鬓角往下落,这个人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似的。

只有秦亦安自己知道,他内心是多么恐慌,仿佛又能看到那些鲜血横流的情景了。

“亦安,没事吧!”秦亦宁看着他无菌服的衣服带子半天都没有系上,关心的问道。

秦亦安深吸一口气,将脑海那些惊悚的画面忘掉,想着里面躺着的是自己最爱的女人。

“没事,医生说现在可以进了吗?”

阮南溪已经进去了,现在就等着让他进来了。

“三少,可以进了。”

听到里面护士叫他,秦亦安不再犹豫,立马进去了。

看着秦亦安那慌张的样子,秦亦安摇摇头,看着旁边的林衡,“如果我生孩子了,你也会这样吗?”

林衡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的确还是很震惊的,没想到三少竟然还有这一样的一面。”

这里哪里还是那个冷面阎王运筹帷幄的秦三少了,简直就跟小孩子一样,慌的六神无主的。

陆行白在旁边的也不由得叹息说道:“从来没有见过三少这样,哪怕是当年秦氏快要破产的时候,都没有见三少如此慌过。”

这个三少已经快是他不是的那个三少了。

自从遇到阮南溪之后就变了,变的特别柔情了。

秦亦锦在后面神补刀,“你们都好好珍惜吧,这可是他的第一次,他从来都没有像是今天这样慌过,我们也是拜了小柒的福,才能看到他这样狼狈的一面。”

唐甜甜怪嗔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真的,你们不知道那个小子多镇定,用爸的话来说,就是刀架在脖子上都能面不改色的一个人。”

秦亦锦说的他们都认同,秦亦安的确是那样的一个男人。

走廊里又传来脚步声,几个人回头一看,是宴遇卿推着宴父来了,旁边还有方雅琴。

见到方雅琴过来,秦亦锦他们几个人就十分谨慎。

“不用紧张,我们是来看看小柒的。”宴父开口,他知道之前给他们的印象太不好了,所以急忙解释道。

秦亦锦面色稍稍缓和了一些,怎么说,这都是让阮南溪的亲生父母,哪怕是阮南溪对他们有意见,他都不能怠慢了。

“小柒跟亦安两个人已经进去了,里面有最专业的的医疗团队,我让行白带你们去休息室等一会儿。”

方雅琴拒绝了,“霍大少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她目光焦虑的看着产房,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阮南溪生产一切都顺利。

方雅琴的担忧都写在脸上,就连之前一向不喜欢方雅琴的张欢都觉得不可思议。

秦亦安用毛巾给阮南溪擦着额头上的汗,“柒柒,柒柒,我在这里,不要怕!”

阮南溪这会儿疼的眼泪流出来,就是没有喊出声。

她知道自己一旦喊出声,秦亦安肯定会很担心她,这个男人已经爱她到骨髓里了。

为了酸酸,为了秦亦安,她也会坚强的。

终于,在最后一次憋气用力之后,阮南溪身下似乎有热流经过,随后听到一声啼哭。

秦亦安顾不上孩子,他深情又虔诚的吻了一下阮南溪。

“老婆,辛苦了!我会永远爱你!”

还是旁边的护士提醒他,“三少,是个男孩儿!”

阮南溪一口气还没缓上来,哭笑不得看向秦亦安,“男孩儿怎么办?”

秦亦安眼里此刻只有她一个人,“没关系,男孩也叫酸酸!”

阮南溪出产房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外面等着。

“南溪你终于出来了,担心死我了!”向媛媛想要过来抱一抱阮南溪,被秦亦安挡开了。

“柒柒现在需要休息,不许打扰!”

就这样,所有人都被秦亦安拒绝在病房外了,他终于可以一个人守着阮南溪了。

好在还有一个酸酸可以让他们玩!

秦亦安看着休息一会儿的阮南溪,“阿姨跟叔叔都来了,你要见见吗?”他小心的询问着。

阮南溪点头,“见!”她生了一次孩子,也知道生孩子的痛。

当年的事情,他们也是受害者,如果阮湘君在,也希望自己跟他们相认吧。

秦亦安点头,他知道阮南溪已经原谅方雅琴了,他摸了摸她的头,“先休息休息,等你休息好了再见。”

“那我看看酸酸!”阮南溪只是在产房里见过一眼,现在还想看看孩子。

秦亦安将酸酸抱过来了,粉嫩的小宝宝刚睁开眼,现在正在到处看,阮南溪真的快要爱死这个小宝贝了。

秦亦安拍了一张阮南溪抱着酸酸的照片发了一个微博。

——从此至终年,我只爱他们,也只有他们!与此同时,还有财产赠送和股权赠送书的截图。

从此他就是个一穷二白的人,要靠着阮南溪养活了!